我心飞扬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6124|回复: 9

尾山农场200之“趣”——接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1-29 17: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尾山农场200之“趣”——接龙
杨华强
06.05.21 12:00:00 AM
离别上海来到黑龙江,十年下乡艰苦,其中亦充满了无数的青春快乐和情趣,立足各人的独特角度,天文地理、风土人情,笑谈逸事,聪慧与愚蠢,请来接龙吧。
---------------------------------------------------

    1、上海知青冬天不愿穿棉裤
    东北人穿衣,捂盖较多。刚下乡不久,天气逐渐转暖,上海知青普遍不愿穿大棉袄,尤其不愿穿棉裤。收工后宿舍周围不少知青身穿鲜艳的运动衫裤走动,当地老乡大惊失色,说这些知青怎么“光屁股”出来了。惹得我们大笑,他们要是看到上海夏天的乘凉,那应该叫剥皮了。
                                                                                   (包伟堂)

    2、哈市青年的洗脸方法
    和哈尔滨知青住一间宿舍,马上就觉得他们洗脸和我们有很大不同。我们是在水里绞了毛巾把往脸上擦,他们用手舀了水往脸上扑,再往脸上打香皂,然后鼻子在手的上下捋动中“呼哧呼哧”直响,就是脸不脏,一盆水也立时成了浑水,最后用干毛巾把脸擦干。开始时上海和哈尔滨知青互相取笑对方的洗脸方法,后来慢慢趋同了。脸特脏时,真得用哈尔滨知青的洗法。我后来发现,哈尔滨知青李德天,早就改用上海的洗法了。
                                                                                   (包伟堂)

    3.上海青年睡觉脑袋靠炕沿
    刚睡大炕,上海知青都愿意把脑袋靠窗户一头,这不仅是上海人的起居习惯,也显得更私密一些。但东北人却都把脑袋靠炕沿一头。时间长了,还是东北人的位置有道理,因靠窗很冷,容易使肩膀受寒。反过来就解决了这个问题。我还学了一招,把被尾用绳子扎紧,脚就蹬不开了。时间不长,多数上海知青就都头靠炕沿了。
                                                                                   (包伟堂)

    4、技术最好的都是上海知青
    上海知青好用技术解决问题,哈尔滨知青好用关系解决问题。这也是南北方文化很明显的不同。上海知青普遍喜欢钻研技术,刚到农场时,技术岗位多为坐地炮和哈尔滨知青,后期,六分场除了电工仍为哈尔滨知青高志军外,机耕队、木工、甚至赶大车,技术最好的都是上海知青。
                                                                                  (包伟堂)

  5、上海人被嘲笑的话柄
    东北人每家都要在屋外搭个茅坑,再冷的天也要到屋外去方便,南方人每家都备有马桶,睡觉方便两不误,这也是哈尔滨同学嘲笑上海人的话柄。
                                                                                 (陈祖良)  

  6、全家老小都睡一个炕
    东北人全家老小都睡在一个火炕上,年纪大的睡炕头,年青人睡炕尾,不分男女与老少,那怕是来了客人,也是按辈份插如人群中。南方人条件再困难,起码也要分床睡。
                                                                                 (陈祖良)  

  7、哈市青年喜欢换外套
    在农场时有人通过观察,得出结论,上海人喜欢勤换内衣,少换外套,哈市青年则喜欢勤换外套,少换内衣。特别是哈市的女青年,几乎是天天换上整洁的罩衫,而内衣则不是天天换,因为观察者曾经看到,她们的衣领是油光发黑的。(此事本人没有机会经行考察核实)。
                                                                                  (陈祖良)
----------------------------------------------------------------------------------------------------

杨华强
06.05.21 12:00:00 AM
8,接龙戏说南京路
    晚上,七分场连队宿舍的大炕上,上海青年的思乡之情油然而生,此时有人倡议,让我们逐一说出上海南京路上的商店招牌名怎么样?以西藏中路为中轴往东,先说北面的店铺,再说南面的店铺,然后再以西藏中路为中轴往西数,同样先说北面店铺名后说南面店铺。
    顿时宿舍里炸开了锅,所有的上海青年都加入了接龙的游戏,平时不觉得,此时真是令人惊讶,记得一位姓吴的同学在大家的帮助启发下,八九不离十的基本上说出了南京路上所有的店铺名!
    上海青年又是自豪又是兴奋,把同屋的哈尔滨青年也乐得笑出了声,那天的连队满屋都是快乐和欢笑。



----------------------------------------------------------------------------------------------------

测量员
06.05.21 12:00:00 AM
     9,劳改犯的称呼
  对管教队长以及以上级别干部的称呼—政府;
  对知识青年-队长;
  对劳改犯中的积极骨干-班长;
  互相之间-师傅;
----------------------------------------------------------------------------------------------------

陈祖良
06.05.21 12:00:00 AM
10、光要个面子
    在农场时,有些人把脸洗的干干净净,白里透红,但是,如果你看一下她的脖颈,却是黝黑黝黑的,哈哈!光要个面子了。
----------------------------------------------------------------------------------------------------

深红
06.05.21 12:00:00 AM
11,“铲社会主义的苗,留资本主义的草”
    记得,每到夏锄前总要在革委会门前开个动员大会,当时的六分场领导“茹老太婆”(真名忘了),我不记得他对知青有什么笑脸,更多的是记得他张开一口大黄牙,要求我们在夏锄中要锄三遍,但三遍的要求不同,说是“头遍绣花,二遍描云子,三遍才跑马”。其实我们每天2000米的长垄,来回两条,怎么还能绣的了那个花,描的了那个云,所以我们夏锄天天在跑马,个个似赛马。有倒霉的被发现,“茹老太婆”上前训斥:“你家什么成份哪,怎么铲社会主义的苗,留资本主义的草啊!”
----------------------------------------------------------------------------------------------------
回复:尾山农场200之“趣”——接龙
陈祖良
06.05.21 12:00:00 AM
以下是引用 深红2006-5-21 11:59:38 的发言:
      有倒霉的被发现,“茹老太婆”上前训斥:“你家什么成份哪,怎么铲社会主义的苗,留资本主义的草啊!”


  12,锄头刮得如刀一样 贼快
    说起铲苗,想想也好笑,那时候为了锄草利索一点,男生们都把锄头刮得贼快,特别是锄头的两个尖角,锋利无比,要知道,那玉米苗水灵灵的真脆,与它挤在一起的野草则韧性十足,按理是要弯腰薅草,但是,谁肯那样干?往往就是把玉米苗给铲了,真的留下了草,最后只能愤愤地统统一扫而光。幸亏没有给领导发现,现在坦白不算晚吧。
----------------------------------------------------------------------------------------------------

莲池水
06.05.21 12:00:00 AM
13、“他们都把我当驴使”
    老职工张立昌因为性格特别老实,同时患有严重的“妻管严”,因此被大家称为“粘巴张”,他的妻子刘姐是全尾山人人皆知的大美人。刘姐的娘家是德都县屯子的人,所以知青们都托她到屯子里买香瓜子等土产。一次刘姐碰到我愤愤不平地诉苦道:“他们(知青)都把我当驴使。”这话传开后,知青们碰到出苦力的活时都会学刘姐的话回上一句嘴“你把我当驴使啊!”


----------------------------------------------------------------------------------------------------
回复:尾山农场200之“趣”——接龙
测量员
06.05.22 12:00:00 AM
14、“xiaoxiaoxiao”
    农场的土音重,最严重的字集中在“小学校”三字中,如果按照汉语拼音来注音的话,那就是“xiaoxiaoxiao”。

----------------------------------------------------------------------------------------------------
回复:尾山农场200之“趣”——接龙
葛邦全
06.05.22 12:00:00 AM
15,又好看又解馋
    连队为了搞好宿舍卫生工作,大院子也会组织男女生之间的卫生对口检查。
    男生们来到女生宿舍,屋里被褥、毛巾、杯子摆放得整整齐齐,只见大炕把头的一位女生在土墙上贴满了花花绿绿的糖果纸。返沪探亲带回来的大白兔、花生牛轧糖都吃完了,糖纸舍不得扔掉都粘上了墙。
----------------------------------------------------------------------------------------------------

陈祖良
06.05.22 12:00:00 AM
16、老牛冬天穿什么
  刚到农场时,对一切都感到新奇,看到老牛的身上片布未留,很是担心,就去问老职工,到了最冷的时候老牛穿什么,老职工笑嘻嘻地回答说,穿草披,当时我们深信不疑,很久之后才知道这是笑话。
----------------------------------------------------------------------------------------------------

莲池水
06.05.22 12:00:00 AM
17、“二苞”
    咋一听“二苞”这词大家肯定会感到莫名其妙,但如果是五分场的知青可能就会明白这指的是二分场苞米酒。知青们闲时都喜欢喝上两口,而尾山二分场出产的白酒因为是用苞米酿制的,口味比小卖部货架上的白酒要纯正许多,因此很受大家的欢迎。“二苞”并不随便可以买到,我因为经常上场部,分场的老干部曾让我找二分场的大库管理员老伍头开过票买过酒,以后我就成了“二苞”的专买员。这里我要特别感谢这位老伍头。每次我来开票他总是很客气地满足我的要求,其实有将近百分之七十的“二苞”是给知青们捎的。我因为有能耐买到“二苞”而成为了知青们颇受欢迎的人。

----------------------------------------------------------------------------------------------------

莲池水
06.05.22 12:00:00 AM
18、雷抒雁来到了我的小屋
       “七知青罹难”事件见报后五分场成了新闻媒体采访和体验生活的焦点。这天我刚从场部回来正在小屋里分发信件报刊,只见两位军容端正、仪表堂堂的军人走进了我的小屋。他们随意和我聊了起来,问我是那里的知青,生活是否适应,是否经常回去探家等。闲聊中忽然其中一位看到我桌上放着的《解放军文艺》顿时显得颇感兴趣,一边翻看一边问我说:“你们这里也有这杂志?,每期大概什么时候能收到?”然后又回过头告诉另一位军人:“是沈阳印的。”事后我才知道他就是著名的军旅诗人雷抒雁先生,而《解放军文艺》在当时好像是唯一允许出版发行的国家级文艺期刊。
----------------------------------------------------------------------------------------------------

老刘
06.05.22 12:00:00 AM
19,闲来无事串家属
于  人家说:“到一定的时候,人会回忆过去”。又有人讲现在流行时髦——忆旧。不管怎么讲人是有感情的,提起刘姐(蔫巴张的爱人)有一长女现在也已经是当年刘姐的岁数了。在尾山农场五分场闲来无事的日子太多,不知是谁先发明的——那时无处去知青只有串家属去喝水、去聊天、有时去解馋。当时的刘姐家、闵婶家、赵大娘家、电工刘家等等,是我们天津知青每天常客,现在向你们问好,离你们28年了,当时挺烦吧!
----------------------------------------------------------------------------------------------------

包升莲
06.05.23 12:00:00 AM
20,变个花样吃汤圆
   在农场不知怎么一下馋起吃汤圆来了,没有糯粉我就用面粉做皮,里面包些从上海带回的豆酥糖,大家共同享用,其乐融融,美味无穷。
----------------------------------------------------------------------------------------------------

shenlu111
06.05.23 12:00:00 AM
21,熄灯后的故事会
    农场的冬天下午三点多我们要开始吃晚饭了,四点多天就全黑了,黑夜那么长,早早的拉电了,我们躺在床上,睡又睡不着,于是开起了故事会。不知是谁讲起了鬼故事:“在一个漆黑的夜晚,风雨交加……”忽然一个黑影跳下了炕,从头到脚蒙着一条桔色的床单,伸着舌头,跳着向前移动,还用手电照着脸。全宿舍40个人都吓得叫了起来,但又舍不得漏掉听故事,于是一个个捂紧被子,只露出眼睛以上的部分。现在想象真是苦中作乐啊!
----------------------------------------------------------------------------------------------------

shenlu111
06.05.23 12:00:00 AM
22,哈尔滨知青的鞋子
    在农场,上海人的鞋子总是脏兮兮的,而哈尔滨知青的鞋子总是白白的,难道她们每天洗?过不久,一次我有机会和哈尔滨知青住在一起,收工回来,只见她们洗刷完毕后,用刚洗完衣服的肥皂水刷布鞋的白滚边,刷完后也不再用清水过一下,就直接晾起来,两分钟就完事了。我问:怎么不刷里面?回答:里面又看不见。原来如此,哈尔滨人洗鞋大多数情况下只刷外面不刷里面,而上海人却只要鞋里面不脏也就懒得刷外面。看来南方人和北方人的生活习性还是有很大差异的。
----------------------------------------------------------------------------------------------------

老刘
06.05.24 12:00:00 AM
23,菠菜正嫩已开花
    四季尾山的气候无霜期短,分场的菜园和家属的蔬菜地出现今天菠菜正嫩,没有几天再吃菠菜已经开花了,再吃等明年。一种菜能吃了许多种菜也可以吃,结果一起丰收,所以,当地人做菜出现了乱炖、地三仙、煳豆角等菜系。炒粉、炒干豆腐、溜肉段、酥白肉等菜多是馆子里的风味。尤其是西瓜当地没有,一年中最热的几天里,据说从南边调来的西瓜,每年来一两次货,有钱人家用麻袋装,钱少人少则也得买十几个。知青能吃上瓜吗?八仙过海各显其能了。
----------------------------------------------------------------------------------------------------
回复:尾山农场200之“趣”——接龙
杨华强
06.05.25 12:00:00 AM
24,蘑菇木耳黄花菜   
    孩提的时候听幼儿园老师讲小白免采蘑菇的故事印象很深,但是城里的孩子真正能够钻林子、趟草场亲身体验山林野趣的机会很少。
    听说七分场马点后山坡和草场有很多蘑菇和黄花菜,女生们上山采摘晾晒后带回上海非常受欢迎,不免心动。周六晚从场部机关早早去了七分场,第二天清晨同校的好友朱广陵、赵伟民一行三人前去马点找通讯员邱洪宾进山了。去了几次后这才积累了采蘑菇的经验,采蘑菇最好再约请几个女同学一起进山,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有了女生在旁,男生自然心情愉悦,就不会功利主义十足满山遍野寻找蘑菇了。此时,随意笑谈中你在树下、草场就会细心地寻找,一旦发现二三个,即可证明此处的气温湿度一定是适合长蘑菇的地方,越采越多,这样反而能采摘到更多的蘑菇。
    当然,采摘黄花菜最简单,远远地就能看见。采摘木耳和猴头菇则不同,钻进林子一整天不得出来要辛苦得多了!
----------------------------------------------------------------------------------------------------

莲池水
06.05.25 12:00:00 AM
25、窗外的琴声
     在农场住的是大宿舍,一栋平房长达一百多米,一个门洞进来后左右分别为两间大屋。每间大屋砌上两排大抗,每排炕上要住上二十多人。如此集中居住难免声音嘈杂,想要求得片刻清静不啻是奢望。偏偏有些知青还喜欢摆弄一些乐器,如二胡、小提琴、口琴、笛子等,弄得大家烦躁不安,但又不便阻止。我记得有一位上海知青每天晚上再累也要拿出小提琴练习一个多小时,整天练的是乐曲《新疆之春》,不知是乐器质量差还是水平有限,好像很不受大家的欢迎,被知青们贬为“锯火腿”。
     但也有例外的时候,那是一位哈尔滨知青,他每天比大家早起半小时,抱着吉他在窗下弹奏菲律宾乐曲《滨城之夜》。那悦耳动听的旋律把知青们带到了遥远的东南亚,展现给人们的是大海、沙滩、椰树和宁静的夜晚。每天早上吉他声响起,大家都睁开双眼,静静地享受上半小时,然后才起床。
     这位哈尔滨知青是鲜族人,名字我忘了,不知他现在是否成为“音乐人”,他的吉他演技无疑是一流的。

----------------------------------------------------------------------------------------------------

lwf
06.05.28 12:00:00 AM
永远不过时的"名言":计划不如变化快.
----------------------------------------------------------------------------------------------------

lwf
06.05.31 12:00:00 AM
前天,好友来电告知:本人在尾山200最中由于心急出现很多差错[重复出错]:就权当"趣事"吧!
古人曰:用弓当用强,用箭当用长.本人语文:[水平面下],网技[还未手机发信息快].这是看到自己的网站太激动了.还以为未发出,加之眼睛也花,所......
特此向各位文长网师致谦,请多多指教!多多包涵!拜托!



----------------------------------------------------------------------------------------------------

hongbin_qiu
06.06.11 12:00:00 AM
26,“耍什么流氓!”
因为方言不同,造成的误会在刚到尾山时,时有发生。扣子在上海叫钮子,而“纽子”在当地是指小孩的小鸡鸡。一天,七分场的某某到小卖部买扣子,他对年轻的女售货员说:“给我拿几个纽子。”女售货员脸一红问:“什么?”他又重复了一遍,那女的脸色突然一变,大声呵斥:“耍什么流氓!”出柜台就要揪这青年,该青年大惊失色,夺路而走,但经不住围追堵截,束手就擒。经过一番解释,总算解除了误会,当时人们问他,就这点事,你跑什么?他本来普通话就不好,一紧张就说:“这么多人追我,我吓不啦!”
----------------------------------------------------------------------------------------------------

hongbin_qiu
06.06.16 12:00:00 AM
27“.把屁夹住点!”
    刚到农场,城里青年的肠胃适应不了杂粮,直接的反应就是屁多。一天开大会,连长讲了没几句,只听屁声接连不断,比鞭炮还热闹。有调皮捣蛋者更是鼓足力气大肆放屁,简直淹没了话声,连长花星远一着急大喝一声:“你们这些人怎么这么不知廉耻,就不能把屁夹住点!”顿时全场寂静无声,忽然一声悠长的屁声响起,原来是连长自己放了一个屁 。全场轰然大笑,接着,象回应一样,屁声又接连不断地响起。大会在欢乐的气氛中结束。
----------------------------------------------------------------------------------------------------
回复:尾山农场200之“趣”——接龙
lwf
06.07.02 12:00:00 AM
农工38:您好!承蒙关照,在此深表谢意!请将尊姓大名告知好吗?我是“阿午“(李午峰)。上次我们在一起也在讨论你!
----------------------------------------------------------------------------------------------------

lwf
06.08.03 12:00:00 AM
我喜欢君子坦荡荡,虽然周荣毅和曲永杰一直说我:君子坦荡荡要害你一身啊!他们都是为我好!这我清楚,我也明白!
      但我觉得:没有性格的人,那还是人吗?(请网友指教!)
      我的注册:是我女儿帮我注册的,用了拼音,要我就用:李午峰(阿午:我家里的乳名,从小学--中学--大学)
----------------------------------------------------------------------------------------------------
lwf
06.06.17 12:00:00 AM
28“引领尾山时尚的男子”[face3]
古语曰"女为悦己者容",又及"十个男儿九粗心"。却不知当时刚下乡时,属于"老三届的68届龙弟们"大多对时尚没有认识,然而少数年长的龙兄为了"相约星期六",已开始摩拳擦掌,纷纷拿出"拿手绝活":皮鞋擦得贼亮,洋装换得笔挺。更有甚者,还有人想出更绝的:蒸脸美容、涂抹唇膏等等,尽管当时令人大跌眼镜,现在看来此类"绝活"却也从另一个角度,引领了当年的“尾山时尚”。
----------------------------------------------------------------------------------------------------

阿刘
07.01.09 12:00:00 AM
29、上海人把臭虫带到了尾山

     老人家的一声令下,上海知青去尾山替代了劳改犯(尾山的前身本是劳改农场)。犯人住的房间稍加拾掇就成了知青的寝室,那个大呀!南北两炕睡72个人![emb12]活脱脱当时革命样板戏“智取威虎山”中的威虎厅。
   住下当天,不少人感觉皮肤骚痒,随即抓到臭虫。[face22]当地连队的复员老兵大叫:上海人把臭虫带到尾山来了![face42]
----------------------------------------------------------------------------------------------------
发表于 2007-2-5 13:48:46 | 显示全部楼层

30、飞扬的心

我是新手上路,浏览了一遍。包容量很大很广,就尾山之最当飞扬网也。就了解一些情况后,很想接葛邦全的帖子。全尾山知青都是泛同学概念。我和葛邦全76年在赵光共参加过一个学习班,再有看到网络初期和杨华强一起吆喝声。回声谢谢。
二颗菩萨心,一个大平台。
众多有情人,八方和风来。
始作俑者,作茧自缚,为他人作嫁衣裳何妨?我们看到了一颗雷锋的心,感到春天的般温暖。
当授最具雷锋精神奖。

[ 本帖最后由 钱浩然 于 2007-3-3 15:17 编辑 ]
发表于 2007-2-5 15:18:56 | 显示全部楼层

31、二重唱

在尾山,劳作时间最长当属夏季。早晨三点半,晚上看不见,田间三顿饭。
到南岗,大豆地铲草。一条垄,八里地。烈日当空,常有四五人晕倒。七情六欲,全都抛到九霄云外。
但人有三急,有一解用数学术语表示很形象。男生立方,女生坐标,容量流放声听上去就像小溪流的歌。大合唱,小组唱常常有,男女二重唱难得。
一天一坐标,刚锁定东边小树后草丛中,二眼注视北方。恰好又一立方,由北奔南还回首北眺。当容量流放时立刻引起回荡。此音不对啊?再回首,原来在二重唱。十再难得。

[ 本帖最后由 钱浩然 于 2007-3-3 15:16 编辑 ]
发表于 2007-2-6 08:56:2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钱浩然 于 2007-2-5 13:48 发表
……二颗菩萨心,一个大平台。
众多有情人,八方清风来。……

精彩精彩,吗达话讲。
活龙活现钱浩然!
发表于 2007-2-6 12:43:4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这人马虎,作文仅仅应景打招呼。发出后就感觉有些不对,最后一句应为“八方和风来”不知版面能改吗?

[ 本帖最后由 钱浩然 于 2007-3-3 16:11 编辑 ]
发表于 2007-2-6 12:52:4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 钱浩然 的帖子

我看不必改,挺有韵味,“和”字有点俗,前两句特精彩,我个人以为。
但要改也行,你自己的帖子是有权改的。单击右下角的“编辑”就行。

[ 本帖最后由 xsl 于 2007-2-6 13:00 编辑 ]
发表于 2007-2-6 14:25:1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xsl

我认为还是改,“和风”对“有情”这是形式的要求。“和”是我心飞扬之龙的睛。上这个平台犹如上麻将桌。你一帖,我一帖,又吃,又碰,上版了就和了。大俗才是大雅。

[ 本帖最后由 钱浩然 于 2007-3-3 16:13 编辑 ]
发表于 2007-2-6 14:57:3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7 钱浩然 的帖子

在你的原帖(第二楼)的右下角有“编辑 引用 报告 回复”等字样,点击“编辑”,会转到修改的页面,就可以用修改文本的办法修改你的文章了。
发表于 2007-2-6 15:12:3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7 钱浩然 的帖子

钱浩然:你好呀!
很高兴你还记得我,在网上早就见了你的老照片,今又见你文字,你太客气了,我和杨华强要感谢你的参与,盼望给大家带来更多的见识和幽默。你还架着黑框眼镜吗,在没有再见到你前,脑子里还是农场时的模样,钱华我是见到了,没有变,略厚实一些,记得以前是瘦的,你呢,应该胖些吧,很想念。
发表于 2007-2-17 12:44:08 | 显示全部楼层

打柳条-——拜年

葛邦全你好:
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日前老宅的兄弟姐妹们,到饭店吃团圆饭。
走进大堂,一边是红色的发财鱼,另一边是身穿着红色唐服的服务生,大堂中央放着一个齐胸高的瓷瓶,插满了银柳,枝条上挂满了红色的灯笼,和中国结。一个稚气男孩伸手摘下一中国结,又依偎在妈妈的身旁。
节日的喜庆荡漾在他喜悦的脸上,我想他的一生永远会有一个不解的中国结。
望着眼前的红皮柳枝,我想起在尾山打柳条情景。
打柳条是所有农活中最轻松。一是没指标,劳作不再是负担。而出外活动倒是一种需要。寻找柳条时有一种猎奇感觉,舍取柳条时仿佛掌握着生死大权。
我来勾画一个场面。白雪,冬日,蓝天。一群青春人们游弋在无垠的原野上,有一二对心仪相属人儿,淡出视线。去寻找编筐的柳条。
让我们怀着感恩的心情,开心每天的生活。

[ 本帖最后由 钱浩然 于 2007-3-3 15:21 编辑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我心飞扬 ( 沪ICP备06061530号 )

GMT+8, 2019-1-20 14:34 , Processed in 0.077083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