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76|回复: 0

旅游本是“再教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24 21:08: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旅游本是“再教育”
    很不幸,因为头上曾经戴有一顶记者帽子,很多朋友想当然以为我是“旅游大咖”,神游四海,遍访五洲。其实呢,说出来无地自容,两鬓苍苍的我,海外游历,曾经公派法国行,曾经自费泰国游,曾经全家赴日本,一次邮轮一次飞机。除此以外,护照上一片空白。“酸葡萄”心理作祟,只要听说我认识的谁谁又屁颠屁颠地周游列国去了,心头充塞“羡慕嫉妒恨”!
    羡慕是肯定的,嫉妒是难免的,唯有恨难消。我恨自己太笨,始终搞不明白,中国这么大,为何偏偏热衷于跑到外国去旅游,贪图个啥?浪费时间,浪费外币,浪费体力,对着镜头还要浪费表情。
    终于让我逮到了一个“浪费大户”,应该可以问个明白。此君就是马诺。当年咱俩同在北大荒尾山农场七分场和场部学校,回上海后也常有来往,老相识了。
    在尾山知青圈里,马诺酷爱旅游,知道的人不少。据说他每年都要“浪迹天涯”,遍及亚洲非洲欧洲,南北美洲大洋洲,前几年因与企鹅有个约会,还兴致勃勃登上了南极洲大冰川。马诺素不喜欢跟团旅行社,自由散漫惯了,说走就走,一趟行程,少则十几天,多则三月有余。不过他行事很低调,从未在微信朋友圈里晒过国外旅游的照片。如果不是最近知青小聚,他无意中漏出一句“我电脑里收藏的旅游照片有几万张”,也就没有我今年春节刚过,就迫不及待敲开他的家门这档事儿。
    坦白在先,名义上是来欣赏旅游照片,实则是兴师问罪,为啥要大肆“浪费”,帮助外国佬拉动消费!
    进屋坐定,泡上咖啡,打开电脑,滑动鼠标,荧屏上不停跳出照片。话题很轻松,就听马诺说他如何如何“朝拜”世界音乐大师。
    北欧行,到芬兰赫尔辛基,探望西贝柳斯(1865—1957),一曲《芬兰颂》,尽情诉说位于北极圈的小国,曾为了对抗沙俄统治进行过殊死斗争。再到挪威卑尔根,走访作曲家格里戈(1843—1907),这位19世纪下半叶挪威民族乐派代表人物地位崇高,每年的忌日,在他故居都要举行纪念活动,由国王亲自主持。
    到德国莱比锡,走访了音乐家门德尔松(1809-1847)的故居,他创办了德国第一所音乐学院——莱比锡音乐学院。而最让他兴奋的是在奥地利,走进维也纳公墓音乐家专区,抚摸墓碑,瞻仰塑像,全是“如雷贯耳”。凝聚一生力量和信念,创作宏篇巨作《欢乐颂》的贝多芬(1770-1827);西方音乐界旷世奇才莫扎特(1756—1791),协奏曲、小夜曲、嬉游曲由他发扬光大;谱写《摇篮曲》的舒伯特(1797-1828),乃早期浪漫主义音乐的代表人物;创作《蓝色多瑙河》圆舞曲的小施特劳斯(1825—1899),是奥地利著名的作曲家、指挥家、钢琴家……
    听马诺讲得眉飞色舞,在旁暗想,这位仁兄如此痴迷西方古典音乐,一掷千金远道朝拜“老祖宗”,说他“浪费大户”一点没冤枉。再想,有亏也当有赚,提议他应聘旅行社导游,专门开设一条寻访音乐大师旅游新线路,赚他个盆满钵满。不料迎面一瓢凉水,问问中国游客,又有几人愿意到阴森森、人迹罕至的墓地碑林里悠哉游哉?想想也是,没有中文标识,没有中文导游,如不是马诺自己懂点洋文,要让咱去,看到贝多芬他老人家也是两眼一抹黑。
    赶紧换个聊天频道。鼠标轻轻一抖,抖到法国。法国好啊,埃菲尔铁塔,凯旋门,罗浮宫,好歹我老方还去逛过一圈。不料抖出来的是一条“马其诺防线”。这地方位于法国偏僻的边境,交通不便,只能自驾。
    闻名于世的马奇诺防线是法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为防德军再次入侵,在其东北边境地区构筑的巨型防御工事。耗时十二年,造价昂贵,结构坚固,配套齐全,拥有各式堡垒、壕沟、大炮等。法国人自以为从此可以高枕无忧,躲在钢筋水泥里面,吃香的喝辣的。不料第二次世界大战开打,1940年6月,德军避开马奇诺防线,突袭法国比利时交界处阿登高地,长驱直入攻占法国全境。一夜之间,马奇诺防线成为德军的大后方,也成为世界军事史上最失败的战例之一。二战结束,马奇诺防线一些工事成了旅游景点,另一些变成了蘑菇养殖场,而其中的大多数依然静静地埋伏在法德边境,默默地反省历史。
    马奇诺防线在反省,马诺在沉思,居安思危啊!估计他更加坚定信念,别为“居安”跟着旅行社瞎转悠,还是“思危”来得收获大。回头看看他的旅游照片,其选择的旅游景点,果然都有点超乎寻常。
    那年马诺来到德国南方的巴伐利亚州,首府慕尼黑位于阿尔卑斯山北麓,被大片的森林环绕。很多游客并不知道在这座美丽城市的不远处,曾经隐藏有一处恐怖血腥的达豪集中营。马诺专程前去参观旧址,拍摄了很多照片,他说为了“不忘罪恶”。
    达豪集中营是纳粹德国所建立的第一个集中营,1933年由党卫军头目希姆莱主持建立,被称为“集中营之母”。旧址如今仍然保持着当年的原貌,阴森的大铁门上铸造了两行大字:“ARBEIT MACHT FREI”(劳动使人自由)。臭名昭著的波兰奥斯维辛集中营大门上同样有这个标语,这也是纳粹所有集中营共同的标配。
    达豪集中营同样建有毒气室和焚尸炉,没人知道焚尸炉到底焚烧了多少囚犯。苏德战争爆发初期,大批苏军官兵被德军俘虏,运到达豪的6000名苏联战俘,几天之中被全部枪杀。整个二战期间,共有大约370万苏联战俘被送到德国,死于达豪集中营的难以计数。1945年4月,德国法西斯面临彻底失败,希姆莱命令必须撤离集中营的全部囚犯。达豪解放,美军打进集中营后发现,大约还有7500具尸体没来得及焚烧,铁轨上一列39节车厢的闷罐车,里面装了数千具骨瘦如柴的尸体。
    惨绝人寰的血腥场面不断刺激着士兵们,仇恨的情绪开始蔓延。愤怒的美军士兵终于再也不能保持理智,他们将被俘的纳粹看守们押到毒气室后面的一堵高墙前,这些平日作威作福,随意决定别人生杀大权的刽子手们颤抖着乞求饶命。美军连长布什海德中尉下令开枪,在机枪的扫射下,近500名纳粹看守们纷纷倒地。这场发生在二战期间大规模集体屠杀战俘的事件,史称“达豪事件”。事后布什海德中尉被送上军事法庭,他拒不认罪,认为这些纳粹看守死有余辜,自己是行使“非法的正义”。
    德国法西斯的罪恶早已广为人知,可世界上还有很多罪恶,有意无意地被掩盖被淹没。旅游到柬埔寨,马诺就说他心灵受到强烈的震撼。
    因是近邻,柬埔寨已经成为中国人的旅游度假胜地,吴哥古迹,金边王宫,湄公河,洞里萨湖……但首都金边市原红色高棉S-21监狱及南郊的“杀人场”,旅行社基本不会带领中国游客参观,所以又是人迹罕至的景点。
    1975年,波尔布特领导的红色高棉掌权,成立“民主柬埔寨”,一上台就对人民进行大肆屠杀。柬埔寨全国人口1300万,红色高棉执政三年半,多达200万人因饥饿、过劳、被折磨而死亡,或者遭到残酷处决 。S-21监狱原本是一座高中学校,后被用作关押犯人的集中营,这里曾经囚禁了17000多名政治犯及其家属,绝大多数是知识分子和持不同意见的红色高棉干部,包括躺在母亲怀里的婴儿。1979年越南军队和起来造反的红色高棉部队攻入金边,这座集中营只剩下14具尸体和七名幸存者。馆内展出的刑具和介绍令人毛骨悚然,南郊的“杀人场”内,玻璃展柜里堆满了遇难者的骷髅头。也难怪国内旅行社不敢带一众游客前去,这一去,旅游带来的欢乐享受,荡然无存!
    时至今日,“杀人场”虽已被基本填平,仍依稀可见遇难者的残骸。照片上,马诺肃立,合掌,默哀……
    问,默哀时想什么?还是那句话:“不忘罪恶!”当权者不管打什么颜色的旗号,如果残暴无道,草菅人命,终将被人民所推翻。1997年,红色高棉逮捕了波尔布特,判处其终身监禁。第二年,波尔布特在监禁中病死。
    话题太严肃了吧!本想欣赏旅游照片应该是轻松悠闲,现如今搞得“苦大仇深”似的,害得我本已脆弱的心理,阴影面积不知不觉中又增大了N倍。还好,马诺善解人意,没过几天就往我邮箱里发来数百张旅游照片,各时各地,各具情调。
    越南也过春节,年三十,马诺驻足河内街头,看一位老者摆摊,蘸墨挥毫用汉字书写春联,真切感受到中华文明的深远影响;
    意大利佛罗伦萨老桥桥头畔,马诺与两名胖胖的警察愉快地闲聊,丝毫不在乎执法者的威严;
    来到非洲塞伦盖提大草原,马诺遇见一位天才导游,对草原上野生动物生活习性了如指掌,临别时依依不舍,两人合影留念;
    在秘鲁库斯科农贸市场,马诺坐在菜摊前,与女摊主扯家常,聊到开心处,这位胖女人笑得前俯后仰;
    在德国亚琛遇见一群法国中学生,马诺掏出手机播放起法国国歌《马赛曲》,学生们闻听激起一腔爱国热情,随着音乐节拍放声高歌;
     游览埃及卢克索,有埃及游客提出要与中国人合影,马诺见都是美女,立马答应,还欲盖弥彰地说是欣然从命;
     摩洛哥菲斯老街,遇见一群孩童嬉耍,马诺为老不尊,甘当“山羊”,低头弯腰蹲下身子,让孩童双手撑背,跨腿而跃;
     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原罗共中央大楼前,与当地青年谈起未经审判处决原总统齐奥塞斯库夫妇一事,那青年说,做法不妥,但还是必要的,马诺闻之默然;
……
    看完旅游照片,我恍然大悟,原来马诺是响应内心的召唤,老年知青,到外国去,接受世界人民的“再教育”,很有必要!
    我开始怀疑自己之前的断言,马诺果真是“浪费大户”吗?转而一想,我们知青哪个不是“浪费大户”,这一生最大的浪费,就是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结果是,理想破灭,知识贫乏,身体摧残,整整浪费了十年的青春年华,再难挽回。如今很多知青,步入晚年,腿脚尚健,出国旅游看看外面的精彩世界,花钱有多有少,与当年被浪费的青春年华相比较,就别提浪费两字。况且周游世界还可有大收获,就如马诺,电脑里收藏的几万张旅游照片就是明证。
     没料剧情逆袭,我正准备向有关方面申请,注销马诺“浪费大户”户籍时,马诺海外归来投案自首,交待说他的夫人跟随他天南地北,东跑西颠,吃苦受累,最后良心觉悟:“要说旅游,吃住行玩,还是我们中国最好!”
    这可咋整啊,全都乱套了!出国旅游,国内旅游,到底哪个是好,该如何选择?我没能耐,不敢出馊主意,反正钱在自己袋里揣着,腿在自己身上长着,地球那么大,名胜那么多,想旅游,总有一款适合你。
    至于马诺屡次跑国外主动接受世界人民的“再教育”,应该评为“旅游达人”,还是评为“浪费大户”,只能烦请咱尾山知青朋友参加公投了,一人一票。
     说明一点,尾山知青花名册上找不到马诺,那是他网名,真实姓名王建国。再说明一点,公投之招不是我拍脑袋突发奇想,当今世界流行公投票决。如何公投,马诺推荐,可以到英国学习取经,接受“再教育”。【偷笑】【偷笑】
                                                              方钟泽写于2019年4月10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我心飞扬 ( 沪ICP备06061530号 )

GMT+8, 2019-5-27 19:24 , Processed in 0.053404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