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76|回复: 0

“纪念”的帷幕已拉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25 20:16: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纪念”的帷幕已拉开
      上山下乡运动的高潮兴起于1969年,这一年全国成百上千万的知青到农村到边疆,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知青的经历刻骨铭心,知青的情谊天长地久。等到2019年,已经返城已经退休的各地知青,又掀起了一个新高潮,纷纷开展各种形式的上山下乡五十周年纪念活动。
      尾山农场也不例外,各分场的知青们早早开始“亢奋”,上海的,天津的,还有哈尔滨的,都已吹响“集结号”,积极筹备纪念活动。却不曾料到,尾山一分场的上海知青,仗着自己姓“一”,排名老大,趁大家忙着过春节,将“集结号”撂在一旁,吃吃喝喝晕晕乎乎之际,竟然抢先一步,猪年伊始,率先拉开了“纪念”的帷幕!
      2月17日、18日(正月十三、十四)两天,一分场272位知青,赶在元宵节之前,欢聚在苏州一酒家,又是新春团拜,又是下乡纪念,热热闹闹,轰轰烈烈。等其他分场的知青惊讶地听到消息,他们已经鸣金收兵,凯旋而归。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今年上海的冬季让人心烦,阴雨连绵不绝,太阳不肯露脸,过春节雨势也不消停。如今“纪念”又被姓“一”的抢了风头,会不会有人心情更加不爽?别人咋想我不敢评点,反正我没有,都是尾山知青的好事儿,谁先谁后又不碍着谁。相反,有人在前冲锋陷阵,让其他“指挥官”学到了作战经验,调兵遣将更有把握,有何不好。
      坦白从宽,为了刺探军情,刚吃完元宵节汤圆,我就拐弯抹角,约到了筹划一分场“纪念”活动的两位主角,傅正明和方振国。在麦当劳有点醉人的咖啡清香中,我轻松地获得了大量的第一手情报,果然不出所料,他们是早有“预谋”啊!
       在尾山的上海知青中,傅正明是佼佼者,凭着憨厚老实,吃苦耐劳,在农场混上个分场领导干干,升任为第一生产队(即一分场)副队长,支部委员。1979年他随知青返城潮回上海,长期在百货行业担任领导职务。如今退休卸职,领导风范依然,再加上知青的情结浓得难分难解,一分场知青举办啥重大活动,他都是热心的策划者、组织者和参与者。
      2019年这场新春“纪念”也不例外。早在2018年秋天,傅正明与他的团队就已经开始运筹帷幄。对他们而言,这算不上新鲜活儿,从上个世纪的1995年开始,一分场几乎年年都要组织知青农友举行全分场范围的聚会或新春团拜活动。到了2017年,新春聚会升级成了休闲度假形式,这年在太仓菲尼克斯度假村,参加人数179人。2018年新春聚会,南汇尚庭国际大酒店,参加人数221人。只是今年情况有点特殊,实在不敢掉以轻心,新春聚会的方案在网上一公布,没曾想报名人数噌噌地往上蹿,达到创纪录的270多人!
      人多是好事,人多也是烦事。傅正明介绍说,这次活动方案定为“外出休闲二日游”,必须保证大家吃好、睡好、玩好,来时方便,走时安全,活动场所要上规模,设施齐全,还要考虑到费用的经济实惠。为此他们几个人开车自驾,前往上海郊区一路考察农家乐度假村,都没找到合适的。寻寻觅觅,费了好大一番周折,最后跨出上海地界,“情定”苏州吴江汾湖开发区晶浦酒家,准五星级。
      大凡举办群体性活动,最怕有人自我感觉太好,自行其事,不服从指挥。早就听咱东北老乡说了:“鸡多不下蛋,人多瞎杂乱。”话糙理不糙,考验活动组织者的能力、定力、魄力和魅力的时候到了。
      转身问问方振国,结果咋样?看他,满脸的得意。方振国是活动筹备组成员之一,按照预定分工,他和裘金龙两人负责在轨交17号线东方绿舟站“站岗”,引导和安排大家换乘晶浦酒店的接驳大巴。现如今的知青,原先的住家拆的拆搬的搬,早就四分五散,居住在全市的东南西北角。这回出远门,少的要换乘三趟车,多的要倒腾五六趟车。上午8点三刻,第一批人员抵达东方绿舟站,乘上大巴驶向酒店。第二批,第三批……在约定的一个半小时内,全部到齐,没有一人迟到和缺席。第二天下午活动结束,尽管春雨淅沥,大家依然秩序井然,分批乘坐接驳大巴离开酒店,顺利安全地回到各自的家,没有发生一起意外和事故。
      棒!方振国说他忍不住悄悄地竖起大拇指。怎么样,知青虽老矣,那组织性纪律性,那凝聚力战斗力,关键时刻照样拉得出、冲得上、打得响。
      几个月来一直悬着的心终于稳稳地回落到原处,难怪活动组织者们掩饰不住高兴的神情。我也跟着瞎高兴,别忘了我是来刺探军情的,通过各种渠道获得的大道情报小道消息,不得不惊叹他们组织活动之细致之严密,只为确保万无一失。
      虽说是休闲游,毕竟出门在外又要过夜,又都是超六奔七的老头老太,安全永远放在第一位。事无巨细再三关照,春寒保暖,备足衣物;体弱有病,别忘带药;提前出门,准时集合;结队同行,相互照应;宴会聚餐,谢绝白酒……
      整个活动每个环节,分工安排也是一一落实到人。客房分配,餐桌定位,菜肴预订,酒水添加,还有文艺演出,装饰舞台,布置灯光,播放音响,摄影录像。
      说起文艺演出,这可是他们这次“纪念”最得意的杰作。请原谅,因为没在现场,无法描述当时盛景,只能剽窃陈绍言执笔的《致青春》一文,略加修改以飨诸位。
      到达酒家稍事休息,共进午餐后,大家围坐在宽敞的大堂。一曲悠扬温婉的《梨花颂》京剧唱腔音乐响起,率先亮相的是旗袍佳丽,但见她们莲步轻摇,款款走来,宛如出水芙蓉。她们中间许多人第一次穿旗袍,第一次参加走秀,经过一次次的排练,她们终于在行云流水的旋律中自信地开启了华美的序章。紧接着是《上海滩》老克勒列队登场,黑帽黑衫黑皮鞋,一袭大红围脖,神态自若,步履稳健,一展男士的阳刚气质儒雅风度。当老克勒与旗袍佳丽汇合,同台走步,更是引来众人热烈的喝彩,消逝已久的青春年华仿佛重新回到身边。
      下午三点,再次掀起欢乐的高潮。随着主持人的宣布,本次活动的重头戏,农友们自编自演、自娱自乐的文艺演出开始啦!兄弟姐妹们走上舞台《欢聚一堂》(开场歌舞),我们曾经一起离开家乡《闯码头》(沪剧清唱),耳边传来悠扬的《西海情歌》(男声独唱),每天都盼望着走在《回家》(配乐朗诵)的路上,握着母亲颤抖的手,《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男声小组唱),告诉他们,我时常赶着《三套车》(男声三重唱)走在麦田,守望着《好人就在身边》(男女声二重唱),眼望《芦花》和《绒花》(女声小组唱)在春天里再次开放!五十年啦,《当我老了》(男女声二重唱)每当想起《过雪山草地》(男女声大合唱)的那情那景,翘首盼望五洲四海《共圆中国梦》(舞蹈)……
      看这些“老演员”在台上载歌载舞,神采飞扬,又可知道为了这场业余演出,他们在寒冬腊月,安排好家务事,克服种种困难,坚持排练了两个多月。还有众多幕后英雄默默地为他们服务,编剧、导演、报幕、乐队、布景、美工、照明……一个都不能少。台前的幕后的英雄都值得赞颂,在我知悉他们的事迹后,很想将他们的名字写进文章中,可细细一数,尴尬了,比政治局委员人数还多,只得叹息作罢。但我相信,一分场的农友,无论是参加还是没参加“纪念”的,一定会记住他们的“丰功伟绩”。
      那天,与傅正明、方振国两位道别,离开麦当劳,走在回家的路上,心情久久难以平复。我们知青乃是上山下乡运动的“特殊产物”,即便这场运动早已寿终正寝,在知青岁月中结下的“特殊情谊”始终未曾泯灭。世事蹉跎,知青与知青之间看似早已成为一盘散沙,可是一旦闻听“纪念”,马上呼啦啦,“聚沙成塔”!
      1969-2019,半个世纪,黑龙江,北大荒,尾山农场,尾山各分场,知青的“纪念”帷幕已经徐徐拉开。“纪念”的形式不拘一格,既可以如一分场的休闲游,也可以举办茶话会,还可以围桌聚餐,痛痛快快地干上几杯。形式都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五十年啊五十年,我们庆幸久别重逢喜相聚,又能够在一起,酸甜苦辣,喜怒哀乐,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尾山知青“纪念”的帷幕已拉开,我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更加精彩的乐章,更加动情的歌声……
                                                                 方钟泽写于2019年3月8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我心飞扬 ( 沪ICP备06061530号 )

GMT+8, 2019-6-18 07:33 , Processed in 0.04625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