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15|回复: 1

青春的挽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13 10:15: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天是3月13日,是尾山“七英雄”罹难43周年的忌日。2009年夏天,七分场百余知青重回尾山,专程前往她们的墓地祭扫。十年前撰写《尾山再回首》十六篇,发表在飞扬网上。现将其中一篇重新发帖,以纪念之。
      (十二)青春的挽歌
【2009年8月19日  尾山农场五分场】
      回到尾山已是第三天,按照活动计划今天攀登尾山。已记不清多少次感谢老天爷了,今天又要感谢不尽,得知咱要攀山,老天爷慷慨地奉献上一个艳阳天!攀山之前,临时增加了一项活动内容:到五分场二连,凭吊尾山“七英雄”。
      清晨的薄雾还未散尽,乘上大巴士,车厢内气氛略显沉闷,没有以住的欢声笑语。时光倒流,1976年3月13日,一场突如其来的山火,吞噬了五分场二连7位女知青年轻的生命。五分场与七分场相距甚远,今天前往墓地祭奠的七分场知青,没有一人在她们生前与之相识,但冥冥之中,总感觉她们就是咱们的亲姐妹。好不容易来一趟尾山,时间再紧促,也应该到她们的长眠之地来“探亲”。三十三年了,相信她们也一定无时不刻地想念着家乡的亲人,期盼着能经常听到乡音吧。
      从总场出发往五分场,尚未到墓地,砂石铺的道路已到了头,大伙儿下车,步行前往。荒草没踝,露珠湿裤,没有路,只有牛车道,沿着两道深深的车辙,高一脚低一脚,约行十分钟,眼前蓦然出现一大片落叶松林,郁郁苍翠。
      静静地,来到“七英雄”的墓前。七座拱型水泥坟茔整齐排列,在夏日的阳光下折射出刺眼的白光,也刺痛了咱们的心。看着墓碑,默念着她们的英名:杨淑云、施宝慧、汪贵珠、朱慧娟、朱慧丽,李桂芬、檀文芳,悲从心生。山火无情,烈焰冲天,血肉之躯何以能与之抗衡?呜呼,生命太脆弱,青春太短暂!
      欣慰的是,尾山人民始终没有将她们忘怀。每年清明,当地的乡亲,还有学校师生都会前来墓地祭扫。两年前,农场又拨款派人将墓前的纪念碑整修一新,正面镌刻“七英雄纪念碑”六个楷体大字,背面则刻有文革中某位大人物的题词:“英雄的战士,祖国的未来”。不是手迹,是隶体。
      纪念碑前,敬献花圈,肃立默哀。没有哀乐伴奏,只闻松涛呜咽,低吟一曲青春的挽歌。
      殊不知大伙儿注意到没有,花圈挽联上写的是:“七姐妹安息吧!”如要问,为何不写“七英雄”?静思之,如果没有不幸遇难,她们会被戴上“英雄的战士”桂冠吗?须知“3•13”那天,五分场二连有200多名知青,迎着野火,冲锋陷阵在荒草甸,难道他们不是“英雄的战士”吗?褪去“七英雄”人为的光环,还是让咱轻轻地呼唤一声“七姐妹”,更自然也更亲切!
      哦,还有,咱至今没搞清楚“祖国的未来”说的是啥玩意儿。咱是凡人庸人,如要选择“未来”,肯定不会选择“在烈火中永生”,宁愿要“老婆孩子热炕头”。咱也相信,祖国一定希望所有的知青都有个美好幸福的未来,否则也不会让咱们返城与爹妈团聚。
      逝者如斯夫!可叹,四十载光阴,已有太多太多的黑兄黑妹先咱们离开了人世。翻开尾山七分场老知青通讯录,最后几页是已故老知青名册,共37人。默默念叨着一个个熟悉的名字,脑海里清晰地浮现出他们的音容笑貌,在宿舍,在地头,在食堂,在列车,或在闹市街口偶遇,或在电话中侃大山,一切都如昨天……
      昨天已是昨天,今天咱要攀登尾山啦!
                                                               方钟泽写于2009年9月15日
                                                                  选自《尾山再回首》

发表于 2019-3-16 21: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赵伟民 于 2019-3-16 21:13 编辑

我们的昨天-森林扑火 血染青春
点击下列地址收看:

https://v.youku.com/v_show/id_XN ... j.8428770.3416059.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我心飞扬 ( 沪ICP备06061530号 )

GMT+8, 2019-5-23 14:57 , Processed in 0.058503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