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10|回复: 0

放不下手的画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4 21:47: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放不下手的画笔
      知青很多,有理想有抱负的知青很多,有爱好有特长的知青很多,可是从小知青变为老知青,理想抱负不动摇,爱好特长不放弃,则很少很少。段龙海就是很少很少中的一个。
      段龙海,原尾山农场一分场上海知青,酷爱绘画,酷爱至今,从尾山到上海,从未放下过手中的画笔。
      我与龙海相识较早。1974年总场宣传科组织活动,要求各分场选派代表,到一分场参观学习,学习他们是如何抓知青政治思想教育的,如何开展文体活动的。我是七分场二连(西地)的代表。这类活动大多是“政治应用题”,形式大于内容,不说也罢,却有意外收获,那就是认识了龙海。虽初识,相谈甚欢,好客热情的他,一定要我留宿过夜。
      恭敬不如从命,我走进了他们的知青宿舍。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场景,泥坯房,大通铺,南北炕,挤满被窝卷,屋子中间是长长的砖砌火墙,摆放着脸盆饭碗等杂物。龙海带我到他的铺位,这一霎那我眼睛发亮,他的床头和床边,全是画!大大小小的画框,挂着的立着的,临摹的国画,速写的肖像。看这架势他是在举办宿舍画展吧,可又不太像,进进出出的哥们儿,眼皮也不抬,一副见怪不怪的神态。
      这一晚上,我挤睡在他旁边。夜已深,可他毫无倦意,拿着画夹画笔还在涂涂抹抹。他在画速写,“模特儿”是刚从地里干活回来的机耕队员,光屁股一身肌肉,正端来热水擦身。他一口气画了三四幅,正面的,侧面的,蹲着的,寥寥几笔还挺传神。
      被人免费画裸体,就不气不恼?龙海笑笑,他们都知道我的画画爱好,开始不习惯,现在随你想画啥就画吧。还真得感谢这帮子业余“模特儿”,你不可能要求他们扮成石膏像,久而久之,逼得练就眼急手快的速写功夫,一个姿势一个表情一个动作,稍纵即逝,马上定格在脑海里,马上表现在画稿上。
       热爱绘画,爱得如痴如醉。龙海告诉我,他在小学里就喜欢上了涂涂画画,到农场后尽管环境恶劣生活艰苦,初心不改。每天早起,不洗脸不漱口,趁宿舍里人多热闹,拿起画夹就开始速写。他说:“现在我连吃饭也觉得时间紧,常常是一下买好两顿饭,晚上就啃几个馒头。” 他的床头,正当中挂着欧仁·鲍狄埃画像,《国际歌》的词作者。他动情地说:“鲍狄埃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人,他为什么能取得这样伟大的成就,因为他始终如一。一看到他,我就勉励自己,我也要坚持下去。”
      那天他还特意翻开床边的行李箱给我看,里面除了画稿,就是纸张、笔墨、颜料等绘画工具。他说:“我又不抽烟,又不花钱买零食,有钱就买这些东西,把钱花在这上,我从不心疼。”
      还是有心疼的时候,甚至疼得终身难忘!1973年全国大学恢复招考,龙海报考哈尔滨师范学院,招生老师看了他的绘画习作,爱不释手,功底不逊专业,拍板同意录取。没有料到因为他父亲的档案材料,政审没有过关,让他错失了入学深造的机遇。
      失落,沮丧,经历了人生道路的重挫,龙海继续在绘画中努力找回自我。有段时间,他经常被宣传科“抓差”,总场办公大楼正门两侧宣传画廊的美工全由他承包。还被指派到分场帮助布置知青宿舍,政治宣传画,革命大标语,忙得不亦乐乎。1976年9月毛泽东主席逝世,农场急着布置灵堂供人吊唁。大幅的毛主席肖像画一时难找,他大笔挥洒,仅用一天时间就大功告成,形神逼真。
      龙海于1978年岁末随知青大潮流回到上海,顶替母亲进了徐汇区服务公司,先后在宜宾饭店和今晨假日酒店担当美工师。还是他喜欢的工作,钟爱的专业。
      回上海后,我与龙海各忙各的,自顾自的,失联有十几年。已记不得何时何地何人相帮助,我们又牵上了线,是电话线。在电话那头,他喜滋滋地告诉我,太太也是上海知青,与他同一分场同一连队,女儿已读中学。虽然升格当爸爸了,仍然痴迷绘画,仍然废寝忘食,与北大荒时代相比,如今创作的天地更加开阔。
      有一次路过田林新村,我顺道到附近的今晨假日酒店找他。在他狭小局促的工作室,一杯清茶,热乎乎地聊上半天,话题离不开北大荒、尾山、画。他带我参观酒店客房,室内风格各异的装饰画几乎都出自于他手。走廊上还悬挂着好几幅国画,山石嶙峋,鹰翔虎啸,同样是他杰作。
       话说2009年,我们又一次电话联系,很自然问道:“侬最近在忙啥?”回答出乎意料:“我趁休息天在为农民工画速写,免费的。”听明白后,我很感动。恰好我那时在报社主编《读者俱乐部》专版,新开了个小栏目《自娱自乐》,我就请他从邮箱里传来几张为农民工画的速写,选登了其中一幅建筑工人手持铁锹的画像,再配上他自写的文字:
       “改革开放以来,大批农民进城,承担起最苦最累的工作,夜以继日,为城市的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作为老三届北大荒知青,我对农民工可说既熟悉又亲切,既同情又感激。闲暇我经常上街市,和农民工交往,为农民工画像,分文不收。一天画下来,心里感到十分充实与满足。在我看来,一杯粗茶,一碗淡饭,比酒肉盛宴更有趣味。”
      如今回看剪报,将龙海其文其画安排在《自娱自乐》专栏似乎欠妥,他义务奉献绘画专长可不是自娱自乐。与他同为一分场的马为民,在“飞扬网”上写的评论更加贴切:
      “在上海的建筑工地、车站码头、各大公园,经常能看到段龙海先生在为老人、农民工免费作画。寥寥数笔,人物豁然跃上画纸,惟妙惟肖,传神写照。几十年过去了,他的画依旧是栩栩如生、线条简洁流畅的风格。画品如人品,段龙海先生正是通过画画这种艺术实践活动,体现出他高尚的人格品行,传播着艺术的时代感染力。勤奋而又毫不张扬,这是对段龙海先生最好的写照。”
      龙海举办过个人画展,出过画集《为农民工传神》,上海电视台纪实频道曾为他拍摄了专题短片。我尝试着在百度输入关键搜索词“段龙海”三字,马上跳出数十条有关他的文章、评论和照片,很多亲历者或旁观者亲切地称赞他为“人民画家”。
      我与龙海最近一次会面是今年国庆节之后,他从澳大利亚探望女儿回来不久。说起异域风情,赞不绝口蓝天绿地空气清新,可还是忍不住抱怨“有点寂寞”。地旷人稀,语言不通,他喜欢上海的繁华热闹,更不愿放下痴迷了一辈子的画笔画板。他说这个休息天,他又要去鲁迅公园摆摊,继续为知青为老人为农民工免费画像……
                                        方钟泽写于2016年10月21日
                                                                    选自《娓娓尾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我心飞扬 ( 沪ICP备06061530号 )

GMT+8, 2019-3-20 10:51 , Processed in 0.046612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