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47|回复: 0

远嫁上海的天津媳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28 14: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远嫁上海的天津媳妇
      最近一次见到武孟玲,是在她孙子双满月的庆宴上。2016年10月喜庆的日子,她笑容满面,将红蛋巧克力分送给我们这些知青老朋友。
      真为她高兴,可内心还是飘过一阵淡淡的伤感:如果贾竣能等到这一天多好啊!
      贾竣是上海人,武孟玲则从天津远嫁到上海,两人都是尾山七分场二连知青。返城风起,按当时准迁落户政策,这对恋人差点儿被迫分居两地。幸亏遇到另一对也是异城恋的知青,女的是上海人,想嫁到天津去,双双对调,武孟玲的户口这才顺利报进上海。很快,两人成婚安家,不久十月怀胎,添了一个宝贝儿子。
      在农场时,贾竣夫妇就和我关系熟稔。回上海后,仍经常来往走动。逢春节休假,常与戴妙林、徐民玮等几位连队老朋友,相约上他家吃吃喝喝。老规矩,贾竣陪着我们东拉西扯地聊天,武孟玲则下厨房忙得不亦乐乎。热腾腾的饭菜上桌,大伙举杯,不会忘了向她道谢一声:“辛苦了!”
      可别将这声“辛苦了”仅仅当成客套话。熟悉的知青朋友都知道,武孟玲这位天津媳妇真是“辛苦了”。她嫁进门的,绝对称得上一大家子。贾竣排名老七,上有三兄三姐,下有两个小妹妹,不说就知道家里有多热闹。
      结婚后,贾竣夫妇与年迈的老母一起住在巨鹿路老房子里。兄弟姐妹有支内的,也有留在上海,虽都分开居住,可老娘健在,常来常往。如今家里突然来了位满口讲津味普通话的外来媳妇,简直如同外星人闯进地球,相信谁的心里都会有小嘀咕。更别提当婆婆的,同居一个屋檐下,不晓得合得拢合不拢?
      初来乍到,想必武孟玲心里更加忐忑不安。自己最亲的亲人远在天津,丈夫方面的亲人,却是如此陌生。更何况,南北地域差异,生活习惯不同,语言交流障碍,对她都是人生的难题。也不知用了啥灵丹妙药,没多久,贾家的七大姑八大姨,老老少少,很快就认同了这位远嫁上海的外来媳妇,相处融洽,关系密切。我们到贾竣家,每每问候他老母亲,老人总是笑而答道:伊(她)啊,蛮好的蛮好的。
      获得“蛮好”的评价,必然有着天津媳妇无言的奉献,宽厚相待、含辛茹苦、任劳任怨。记得有一次到贾竣家,敲门而入,但见武孟玲一个人站在厨房水斗边,正在洗碗刷锅,一旁的锅碗盆碟摞得像座小山。一大家子聚餐刚散,兄弟姐妹探望老母,总归是来宾,酒足饭饱,抬脚走人,余下收拾残局,非她莫属,义不容辞。还有一次是傍晚在淮海中路偶遇,她刚下班,未及休息就急匆匆出门为婆婆到药房配药,虽为儿媳,比女儿还要操心。我们也曾私下表达同情,太累了吧,她却淡淡一笑:“累嘛呀,这点活儿比起在农场割小麦铲大田,算嘛呀。”身居上海多年,依然浓浓的津腔津调。
      贾竣他们结婚28年的生活,可用风平浪静来形容,谁也不曾料到潜伏着惊涛骇浪。就在儿子读硕刚毕业,2007年6月18日,一直身体健硕、吃得下睡得着的贾竣,参加单位每年的例行体检,意外被检查出患了胰腺癌,且是晚期!病来如山倒,仅仅两个半月,贾竣便于9月5日溘然去世,时年58周岁。
       突如其来的丧夫之痛,可想而知对武孟玲的打击何等沉重!还好,没多久,她从生活的阴影中挣扎出来,在七分场知青聚会中,又可以看到她的身影。
      屈指算来,贾竣故世已有九年之久。不仅是清明,每年9月的忌日,她必定前往墓地祭扫。夫妻之情,别离之痛,唯有自知。
      贾竣走后,武孟玲有空就到她儿子创办的公司里帮着“打打杂”。其实当娘的心思不言自明,在她独自撑起这个家的同时,还不忘为儿子撑起一把伞,遮阳挡雨。如今的她,终于可以轻轻地舒口气,儿子事业有成,身边有一位年轻貌美、温柔体贴的新媳妇相陪伴,还有了爱情的结晶。
      不用说,新媳妇是幸福的,新购置的婚房距离自己娘家近在咫尺,不可能再有如她婆婆所经历的离乡背井,孤独远嫁。新媳妇与婆婆隔了整整一代,她也不太可能刨根究底地寻问,你当初为何要选择“孤独远嫁”这条路?
      若要寻问,没有经历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没有领教过北大荒的风霜雨雪,要搞明白有点儿费劲。曾有研究文章说,在北大荒,无论兵团还是农场,各连队自成一方天地,甚至独处一隅,四周皆是无边的原野,一个连队实际上形成了一个相对封闭的择偶范畴。知青虽然来自各个城市,虽然操着南腔北调,毕竟命运相同,志趣相投,朝夕相处,感情日笃。而知青与知青之间的恋爱,萌生于艰苦的岁月,动荡的年代。他们或基于寻求心理上的慰藉,或为减轻生活中的沉重压力,或缘于同病相怜的命运,但同甘共苦的经历则是手牵红线的“月老”。共同的城市背景,共同的农场经历,共同的知青语言,使两颗年轻的心灵相互碰撞,进而迸发出爱情的火花。
      打开尾山知青的档案,贾竣、武孟玲这样的“双城记”婚姻,全场至少有数百对。虽然是异地情异城恋,他们中绝大多数的婚姻和家庭,始终坚如磐石。曾经的冰天雪地,曾经的同甘共苦,让他或她,心甘情愿地离别自己从小生长的城市,与心上人携手同行,无怨无悔,一路走过来直到今天。
      用今天的世俗眼光来看,“孤独远嫁”近乎愚不可及,可对我们这一代知青而言,一切都是天地良心,一切都是良缘天成。这就是我为什么絮絮叨叨,要写一位最普通的尾山知青,一位最平凡的天津媳妇!
                                            方钟泽写于2016年11月19日
                                                         选自《娓娓尾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我心飞扬 ( 沪ICP备06061530号 )

GMT+8, 2019-5-23 14:43 , Processed in 0.056509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