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46|回复: 0

弹起我心爱的电子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24 20:56: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fang 于 2019-2-24 20:59 编辑

弹起我心爱的电子琴
    不好意思,我一直把电子琴当成玩具,小孩子的大玩具。孙子刚进幼儿园时,他妈怕他哭闹,网上买了一架台式电子琴,淘宝价,三百元。电子琴安装到位,小家伙兴奋异常,除了上学吃饭睡觉,就是端坐在琴凳上,左右手开弓,像模像样地敲击黑白琴键,发出悦耳的叮咚之声。虽然不成调,我们跟着莫名兴奋,家族里从没冒出过音乐天才,希望在我家!可恶,琴声响了不到一星期就哑巴了,小家伙玩腻了,弃之如敝屣。可恨,大玩具霸占客厅一隅,房价这么贵,等于租金打水漂,心疼在滴血。
    直到某一天,我们尾山农场知青聚会,不经意听到某某人说,如今退休的老头老太,喜欢玩电子琴已成了时尚。在老年大学里,电子琴是最热门的课程之一,学员报名要排队。某某人还说,他执教电子琴培训班已有二十多年,桃李满天下,如今年龄已超七十岁,多次请辞,校方就是不让他退,继续开班招收新学员。
      一开始我真不知道某某人的尊姓大名。那天聚会他推门进来,有人高兴地招呼:“大春来了。”知道了,他叫大春。宴席上有人举杯:“大有,干一杯!”我又知道,他叫大有。然后我无酒自醉,彻底糊涂。
      大春?大有?悄悄求教邻座才知道,严大有,尾山农场文艺宣传队里的上海知青。拉的一手好二胡,还会手风琴独奏伴奏,个儿高长得帅,又被拉去跳舞蹈,芭蕾舞《白毛女》里演大春,《红色娘子军》里演洪常青。踢腿,跳跃、滑步,旋转,托举,神采飞扬,英姿勃发,芭蕾男角跳出了名气,相见干脆不叫名字,就叫他大春。
      一来二去,我和大有兄开始熟悉。他是知青中的大哥,属鼠,1948年生。1969年9月上山下乡到北大荒,初到尾山农场八分场,农场筹建文艺宣传队,凭着娴熟的乐器演奏功底,他是最早入选的队员之一,也是队里的台柱子。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尾山文艺宣传队红红火火,名声在外,演员的水准,节目的精彩,在国营农场系统中位居前列,经常受邀到部队到农村友情演出。
      大有兄是1974年离开尾山农场的,推荐上学,上海师范大学艺术系。三年后毕业,分配到卢湾区红星中学(后校名改为清华中学)当音乐老师。
      走上教育岗位不久,正赶上改革开放年代,国门逐渐打开,海外的新鲜玩意儿不断涌入,包括电子琴。电子琴品牌最响亮的当数东邻日本的“卡西欧”,这要归功于1985年上海电视台举办的《卡西欧杯家庭演唱大奖赛》,中国最早的选秀节目。经过初赛复赛,1986年2月8日,农历大年三十,大奖赛举行决赛,当晚上海万人空巷,电视节目收视率达到惊人的94%。冠军巫洪宝家庭所得的奖品,就是一台卡西欧牌电子琴。
      太神奇,太震撼,大有兄说在玩乐器的圈子中,练习弹奏电子琴他属于先行者。弹起心爱的电子琴,没想到就此与之不离不弃,这一恋就是三十多年。也没想到,不仅自己恋恋不舍,还会走进老年大学教授琴艺,让老年朋友也迷恋上了电子琴。
       请谅解,我这人患有严重的新闻职业病,好奇心特重。自从知道大有兄与电子琴有情有缘,去年六月,春夏之交,事前也没打招呼,屁颠屁颠,直奔马当路上的黄浦区(原卢湾区)老年大学,拜访大有兄。不不,应该说是拜访严老师。
      树要皮,人要脸,自知之明,在音乐方面咱是一窍不通的擀面杖,为怕与严老师搭不上腔,来校之前临时抱佛脚,上网咨询:“电子琴与钢琴是近亲吗?”结果招致网友“嘲”声汹涌,傻×,两者风马牛不相及。如说钢琴是乐器中的太上皇,电子琴根本成不了皇子皇孙,一边凉快去吧。只因外形与钢琴相似,同属键盘乐器,才被人称之为电子琴,比较科学的称谓应该是“电子音乐合成器”。
       可是,电子琴一问世就非同凡响。小身材大能量,它采用大规模集成电路,配置声音记忆存储器,用于存放各类乐器的真实声音波形,无论钢琴、萨克斯、小提琴、长号,还是二胡、琵琶、扬琴,各色中外乐器都能模仿得惟妙惟肖,难辨真假。高手演奏,一台电子琴足可混充一支小乐队。
       一直以为电子琴只是小孩子的大玩具,不曾想是高科技时代诞生的“智能琴”。就像老鼠爱大米,“智能人”独爱“智能琴”。大有兄有“智”有“能”,智者,从北大荒到上海,他对音乐的执着和热爱一如既往,从未中断过;能者,他擅长钢琴手风琴,同为黑白键,互相融通,玩电子琴可谓驾轻就熟,稍点就通。
       那次去老年大学,我俩恰好在校门口相遇。过了六月份,就是暑假,学校早早地张贴出新学期招生通知。其中电子琴培训班一栏,预招4个班级,每班学员限招20名。大有兄解释说,电子琴完整的培训周期为4年,4个班级就是4个不同的年级,全都由他来任教。老年大学的教师大多为业余兼职,他也是,一兼二十多年,学成结业的学员已达300多位!
      很遗憾,马上要上课,学员们已经入座静候,我们站在教室外,匆匆聊了几句。很惭愧,老司机也会违章逆向行驶,我老新闻最后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你教的学员中有成为专业演员的吗?”也不知他听到没有,没等回答,已然站上了讲台。
      离开学校,我恨不得扇自己几个大耳光,你以为这里是少年宫啊,音乐天才从娃娃抓起。老年大学那些白发皓首,上课听课,怎会想着成名成家、光宗耀祖,不就惦着老有所学、老有所乐,为追求更完美更幸福的人生晚年而已。
      而已,而已,大有兄可不像我糊涂,他心知肚明,弹琴不走调,教学授课同样不走调,完全是因人施教,为老开课。
      前些日子相约到他家,喝茶聊天。他坦言,教授老年人学电子琴有点难有点烦,初学者不仅手指僵硬,指法笨拙,更缺少基础的乐理知识,几乎从零起步。他坦言,激发老年人学琴的兴趣至关重要,先识简谱,先弹简易的练习曲,先演奏熟悉的曲谱,循序渐进,要让他们不断获得成就感。他坦言,学琴不练等于不学,老年人家务忙,想偷懒可以找出无数个理由,面对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学员,不能呵斥不可嘲讽,唯有和风细雨,鼓励加督促……
      听着听着我就听明白了,历经二十余年,大有兄已经摸索并完善一整套教学方式,自成风格,适合老年人的生理、心理,还有乐理和琴理,受到学员的认可和好评。听着听着我就听明白了,为什么校方明知大有兄已属高龄,仍一再延聘,放眼望去,舍“严”其谁?说得直白些,有大有,才有琴声,严老师已成老年大学的一块金字招牌。
      今年元旦前夕,大有兄通过微信给我发来一组视频和照片,寒假将临,电子琴培训班汇报演出。十台电子琴一字排开,参加伴奏的学员,盛装梳扮,面含微笑,十指轻按黑白键,静静地等着……等着严大有老师的二胡拉出第一声欢快喜庆的迎新音符!
      陶醉在悠扬流畅的电子琴旋律中,不由想起一句成语。很是巧合,前两字,是他的名字“大有”,后两字,是他的微信号“作为”。
      呵呵,大有,作为,大有作为!
      弹起我心爱的电子琴,对于我们这位尾山农场老知青,点赞,褒奖,还有什么比“大有作为”更加恰如其分?     
                                                                  方钟泽写于2019年2月2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我心飞扬 ( 沪ICP备06061530号 )

GMT+8, 2019-3-20 10:50 , Processed in 0.06120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