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01|回复: 0

“市民作家”孔繁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2 21:25: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市民作家”孔繁铉
      2012年上海市民文化节,举办市民写作大赛,赛后评选出百名“市民作家”。获此殊荣的有一位是原黑龙江尾山农场上海知青孔繁铉。还是他,今年又将历年撰写的近百篇作品汇编整理,自费出版了新书《路――孔繁铉传记作品集》。
      可有点奇怪,翻遍尾山农场所有知青的通讯录,怎么也找不到孔繁铉的名字。搞错了?没错,原来在尾山时他的大名叫“孔军”,返回上海后恢复了原名。说孔军,原尾山知青认识他或者知道他的就不在少数了,因为他“经历丰富”。
      孔军与共和国同龄,属牛,因一场重病休学两年,留级成为六七届初中生。他是第二批到尾山的上海知青,1969年7月24日出发。刚到农场他分配在场部修配厂,后调到一分场,又来到国营农场所属七台河煤矿,离开煤矿再到北安良种场。1972年他重返尾山,到七分场二连后再没挪窝,直到1979年初随知青返城潮,病退回沪,结束了北大荒十年生涯。
      孔军与我熟识,我们曾经同在尾山七分场二连(大西地)。实话实说,在知青连队,孔军只是个不起眼的小人物。他为人老实本分,说话不利索还带点儿结巴。那年代知青拼的就是吃苦耐劳,可他体质孱弱,手脚又慢,干不了重活,逢到夏锄,经常拉在最后“打狼”,得靠人帮忙铲上一段。文不行武不能,呆在知青圈子里难免吃亏,常被人瞧不上眼。所以当我跟人讲起孔军当选为“市民作家”,还出版了一本新书,遭到一连串的反问:是他吗,真是他吗?也难怪,在尾山时,怎么看他都不像是文学青年的料。文学青年,哪个不是才思敏捷、满腹经纶、出口成章,可孔军与文学那是八竿子打不着边儿。
      回到上海,孔军仍然还是不起眼的平头百姓。看看他自撰的履历表,1979年至1991年,上海工业洗衣机制造总厂(街道企业)工人;1991年至2009年退休,上海海普制药厂(后改制为旭东海普药业有限公司)工人;1989年获得高中文凭。就是这样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普通工人,有朝一日成为了“市民作家”,让人感到吃惊也在情理之中。
      获赠新书《路》之后,我与孔军交谈过,最感兴趣的话题当然是他如何走上读书写作这条路。他说,海普药厂有一份定期出版的厂报,让他萌生了当通讯员的念头。他留意周边工友发生的好人好事,写成报道一篇又一篇送厂报编辑部,一直没被采用,难免沮丧,但他仍坚持写。终于有一天他的稿件在厂报上刊登了出来,这让他兴奋异常,由此激发了他的“潜能”,认定了自己的前进方向,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晚步文学写作之路”。确实有点晚,立下雄心壮志那年,孔军早已过了“四十而不惑”。
      挥毫疾书,肚里没墨水从何谈起。孔军深知自己文化根基差,2002年,53周岁,他报名参加上海老年大学学习。这一学,整整15年,至今还没有“毕业”。他选读的课程既多且杂,有文学写作、诗词写作、中国文学史、说文解字等等,最后他确定目标,专攻中国古典文学。恰如他在《上海老年大学篇》中所写:“中国文学经典之作,博大精深,体裁齐全,语句荟萃,文章精悍,文采熠熠,说理分明,文史兼顾,传统精神,百读不厌,爱不释手。”
      孔军在老年大学是学习积极分子,他曾一周读四门课,厂门,家门,校门,来回奔跑,忙得不亦乐乎。不仅在课堂里学习,他还参加课外的“文学联谊社”,与志同道合者互相切磋交流,取长补短,共同提高。为提高学员的写作水准,文学社定期编辑习作集《常春藤》,几乎每一集都有他的文章发表其上。成绩的背后,有着不为人知的努力和坚持。两年前他在老年大学上课时,突发腔梗昏迷,被送进瑞金医院急诊室抢救。病愈后不久,他又出现在老年大学的课堂上。
      因为曾经都是尾山知青,拜读孔军的新书《路》,最让人动情的篇章还是他写北大荒那段经历。他写北大荒之春,写北大荒之夏,写北大荒之秋,也写北大荒的冰天雪地。他用朴实无华的笔,记录了夏锄的辛劳,煤矿的危险,大院子的生活……他将《上山下乡篇》列为新书的第一辑,足见上山下乡十年知青生涯于他是何等的刻骨铭心。
      也问过孔军,为何将新书取名“路”。他的解答很有哲理:路是人走出来的,走了就有路,不走就没路,不要管什么时候开始起步上路,坚持走下去才是正路。
      汉代的乐府诗《长歌行》,其中名句为人熟知:“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都说我们知青是被耽误被荒废的一代,上山下乡运动确实让很多知青失去了“努力”的最好时光。尾山老知青孔军,不,应当是孔老夫子第七十四代孙孔繁铉,他不甘心,以“晚步文学写作之路”的实践,告诉我们不必为“少壮不努力”而丧失信心,更不要“老大徒伤悲”。
      真的不必徒伤悲,虽然我们已经步入老年,只要想走敢走坚持走,总能踩出一条属于我们老知青的路。
                                                     方钟泽写于2017年12月26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我心飞扬 ( 沪ICP备06061530号 )

GMT+8, 2019-2-20 13:33 , Processed in 0.046246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