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19|回复: 0

“民间歌手”徐国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30 19:45: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民间歌手”徐国喜
     知道徐国喜,是在2007年尾山农场知青在上海举办的“金秋十月歌会”,近千知青欢聚一堂。歌会上,徐国喜代表七分场知青,上台献演男高音独唱《祖国,慈祥的母亲》,荣获一等奖。
      “谁不爱自己的母亲,用那滚烫的赤子心灵。亲爱的祖国,慈祥的母亲,长江黄河欢腾着,欢腾着深情,我们对您的深情……” 徐国喜挑选这首歌曲参加知青歌会的比赛,当属勇气可嘉。
     《祖国,慈祥的母亲》创作于1981年,1985年在央视春晚上正式唱响。这首诞生于改革开放之初的艺术歌曲,风格朴实自然,品味高雅,被誉为中国乐坛亮丽的花朵,也是魏松、莫华伦和廖昌永等著名歌唱家的保留节目。这曲男高音独唱,抑扬顿挫,跌宕起伏,据说因高难度被列为声乐九级的考试题。全曲起始于中低音区,似诵似唱,随之音调急速跳升,达到全曲高潮,最后曲调又逐渐下降,深情绵绵地表达对祖国母亲的赞美和颂扬。
      犹记得歌会那天,听着徐国喜在台上引吭高歌,悄然问身旁:“是专业演员吗?”一脸懵懂,没人回答,但就此知道,咱七分场有位很能唱的上海知青。
      知道不等同于认识。等认识徐国喜,已是十月歌会的十年之后,黄花菜都快凉了。时近2019年,尾山农场的知青纷纷筹办各项活动,以纪念上山下乡五十周年。七分场的上海知青也没闲着,活动发起人王建国热心提议,准备在明年的知青纪念活动上,隆重推出一台大合唱《山的壮想》,推荐领唱的就是徐国喜。
      “大山里静静地站立的墓碑,荒草里掩埋着沉默的土堆。那一场暴风雨铺天盖地,把多少年轻的花季粉碎,把多少花季粉碎。啊……噢呀喂,噢呀喂!山风轻轻吹,青山高巍巍,不要问我青春悔不悔?山风轻轻吹,青山高巍巍,没什么比生命更可贵……”
      这一曲气势磅礴的大合唱呼喊出知青的心声,在网络上广为流传。而这一曲大合唱成色又很高,因为领唱者是人气爆棚的歌星廖昌永。现如今要把我们这些年近古稀、音乐细胞日渐萎缩的知青,召集起来参加大合唱排练,决非轻而易举。
      商商量量之际,我意外的收获是有幸认识了徐国喜,也知道了唱歌是他的业余爱好。
      徐国喜是上海杨浦区六九届初中生。上山下乡“红”一片,他家“黑”了仨,兄弟三人都分到黑龙江。大哥徐国良到山河农场,二哥徐国杰到大兴安岭林场,他于1970年到了尾山农场七分场。在分场连队,默默无闻当了九年牛倌,铡草拌料,放牛喂牛,生活单调乏味。但徐国喜自有乐趣,无际的荒原就是大舞台,他尽可以扯开嗓子“对牛唱歌”!
      徐的父母都是普通工人,可徐家三兄弟却很有音乐天分。大哥酷爱民乐,擅长二胡,退休后现在上海白桦林知青民乐团担任琴手。二哥最有出息,酷爱唱歌,下乡没两年,就被招进东海舰队文工团担当声乐演员,后又调到总政歌舞团。徐国喜深受二哥熏陶,也爱好唱歌。每年探亲回家,兄弟俩都会聚在一起练唱,通俗的,民族的,美声的,还有抒情的,强力的,假声的,花腔的,把那个年代能唱的革命歌曲全部唱个遍,只要是男高音。
      在尾山农场,徐国喜与王建国同住大院子宿舍,两人相熟。王建国曾用马诺的笔名写过一篇短文《难忘徐国喜》,回忆有关他的趣闻轶事。
      “徐国喜为人正派、忠厚,一脸腼腆的样子,嘴角永远挂着一丝微笑,不吸烟不喝酒,做起事来一丝不苟……徐国喜极讲究仪表,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总显得那么干净利索。一边倒的发型,只要不下地,那头发总是锃亮……唱歌之前,徐国喜先就忙活开了,整理衣服,扣子是否扣好,口袋的盖子在里边还是外边,还有那精心维持的裤线。对着小镜子梳头发,那是绝对不能少的。那一套程序,弄不好就是半小时……该唱歌了,挺胸,收腹,抬头,摆好脚的姿态,调整眼光的角度,清嗓……”其实呢,并不是登上大舞台,只是站在土炕头,唱给那帮子知青哥儿们听。别当笑话,唱歌,他绝对当一回事。
      1979年初,知青返城潮中,按政策,徐国喜顶替父亲进了上海卷烟厂,一线工人,三班倒。然后就如大多数知青所走的相同道路,结婚成家,生子育儿。
      工作很辛苦,家务很繁忙,他始终没有放弃自己的爱好。经二哥的引荐,他拜上海音乐学院声乐教授为师,进行专业培训。他懂得了,纵然天赋好嗓子,全凭真声演唱,声带过度疲劳,早晚要倒嗓;他懂得了,呼吸是歌唱的原动力,学习正确的歌唱呼吸,乃是歌唱艺术最重要和最必要的基础;他懂得了,唱高音不能光靠挤压喉头发声,要使歌声圆润、悦耳,必须利用胸腔、咽喉、鼻腔及头腔,真假声结合,产生混合共鸣;他懂得了,唱歌不能仅是模仿翻唱,要细心感悟歌曲的内涵,唱出自己的特色。
天赋加勤奋,再加正规训练,徐国喜的歌声越唱越嘹亮。只是有点遗憾,他并没有选择走上专业声乐的道路。我曾问起,他解释说,饱受文革摧残,那年代专业文艺团队所剩无几,而等他返城,已过了学习声乐的“黄金年龄”,纵然有心也无门可入。
      不走专业路,他笑称还因为摊上了一个“好爸爸”,顶替进了卷烟厂。香烟的利润,地球人都知道,就如咱北大荒黑土地,肥得冒油。眼看着周边的纺织厂、钢铁厂、机器厂,一家家破产倒闭,工人下岗待业,唯独卷烟厂“笑傲江湖”,工人福利待遇超好,谁也不舍得跳槽离职。
      钱多好办事,全国烟草行业协会隔三差四就举办各种名目的文艺大赛,有本行业的,也有跨系统的。这些大赛为业余歌手们提供了展示才华的舞台,徐国喜他屡屡杀进决赛,屡屡拔得头筹。即便在上海市和区里举办的文艺赛事,他也是获奖大户,家里收藏的奖状证书一大摞。
      2013年,他到龄退休。离开了主业,再无所谓业余,他从“业余歌手”华丽变身为“民间歌手”。都说了,能人高手在民间,藏龙卧虎在民间,他继续驰骋在大大小小的歌会上,冲锋陷阵,屡有斩获。
      那天与徐国喜小聚,聊到尽兴,他情不自禁地轻轻哼唱起《山的壮想》。“……山有山的壮想,海有海的沉醉,不要问我青春悔不悔?山有山的壮想,海有海的沉醉,没有什么比生命更可贵。我们曾经沧海,对风浪无畏,对黑暗无畏。啊,无畏!无畏!”
      唱得好!山有山的壮想,海有海的沉醉,知青有知青的青春不悔,生命可贵!
      徐国喜很清醒,歌坛没有常青树,他崇拜的吴雁泽、李光羲等歌唱家,也因年事已高,不复当年辉煌。“谁懂得呼吸,谁就会唱歌”,他深有体会,要有效延续“歌龄”,离不开强健的双肺。年过花甲的徐国喜,一退休就开始游泳训练,自由泳,蛙泳,每天畅游1200米。1200米哇,标准足球场绕三圈,让我颠颠小跑就喘不上气了,而他坚持游了整整五年!今年他参加体检,肺活量指标竟然相当于30多岁的年轻人。医生惊讶,吃的哪门子补肺丸?自豪回答,一唱歌,二游泳。
      就凭这体魄,保守掐算,我们的徐国喜再唱二十年,完全不在话下。等这次尾山知青纪念上山下乡五十周年,这位“民间歌手”唱响《山的壮想》之后,我们马上就要开始筹划,作曲填词谱新歌。六十周年纪念,请他唱响《尾山的壮想》,七十周年纪念,请他唱响《连池的沉醉》……
      知青这一辈,活得累;仰天歌一曲,心陶醉!
                                                              方钟泽写于2018年12月3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我心飞扬 ( 沪ICP备06061530号 )

GMT+8, 2019-2-20 12:58 , Processed in 0.05945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