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31|回复: 0

孙康的烟草人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7 19:44: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孙康的烟草人生

记不得哪次尾山农场知青聚会,酒足饭饱之余,餐厅包间里冒出袅袅青烟。指着禁烟标记,女士提抗议,众男士无动于衷,依然腾云驾雾。唯有一人,神回复:“无毒不丈夫,无烟不知青!”举座哗然。

说“无烟不知青”有点夸张,知青哥们儿,烟民居多,则是不争的事实。北大荒十年,说起“哈尔滨”“迎春”“葡萄”“握手”,至今还能回味起那丝丝缕缕的烟草醇香。也不必用苛求的眼光,看待知青抽烟那回事。夏锄铲地,精疲力竭冲刺到地头,那一团浓烟提神啊,恨不能全部吸进肺里。冬日漫漫长夜,百无聊赖,鼻孔底下闪烁的点点火星,足以温暖冰凉的心。

知青返城回上海,积习难改,收入增加,烟瘾更大,看不上“飞马”“大前门”,出手就是“牡丹”“红双喜”。回想计划供应年代,人民政府也没忘记烟民,每年发放给居民的各式票证,肉票鱼票蛋票,不忘夹上几张香烟票。但对烟民来说总嫌烟票太少,经常是有钱也无法买烟,恨不能捡几只香烟屁股过过瘾。

为缓解本市卷烟供应短缺,除了做好计划卷烟的供应外,烟草行业各路人马各显神通,挖掘“烟源”,其中就有孙康。他可是咱尾山农场原上海知青,多年来在卢湾区烟糖公司当领导,与烟草打了大半辈子交道。

说起来孙康他还是我的“老领导”。1969年底,他从五分场调入尾山农场总校,是学校最早的上海知青。先入山门为大,等到我们陆陆续续调进总校当老师,纵然年龄超越他,学历高于他,也只能甘居师弟师妹之列。他不大不小还是个官,共青团场部直属机关团总支委员兼学校团支部书记,我们这些团员,不管身份是教师还是学生,无条件服从他的领导。不过孙书记从来不摆官架子,永远和颜悦色,平易近人。即便后来他真的当了官,还是好脾气,仍然保持与群众打成一片的优良传统。

知青返城风起,1979年初孙康回到上海。失业在家,他到泰康食品厂干了半年临时工,卸车运货扛大包。恰逢市商业二局向社会招聘20名营业员,全民编制,他去应聘参加考试。尾山的团干部可不是浪得虚名,肚里有干货,孙康从400多位报名者中脱颖而出。工作分配没啥好说的,最底层,卢湾区烟糖公司下属利民食品店,一家地处市区南缘的日夜商店,站柜台当营业员。

孙康十分珍惜自己努力挣来的这份工作,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四年间,从营业员升职为店长。1984年,区烟糖公司慧眼识人,跳过中心店这一层级,迫不及待将他调到公司业务科,负责市场分析,信息收集。没两年,老科长调任,孙康荣升科长。说是烟糖不分家,其实公司业务重头戏还是烟草这一块。干了没多久,1989年,新任命下达,孙康转任公司经理部经理,兼市烟草贸易中心第三烟草批发市场经理。卢湾区在全市烟草批发商业的统一编序为第三,所以批发市场对外简称“三批”。

烟草行业有点特殊,受国家专卖制度的管理,归属烟草专卖局主管,卷烟由省市级烟草公司统一收购分配销售。孙经理赶上好机遇,改革开放,国家允许各地烟厂除了必须完成的统购指标之外,部分产品可以自主销售。早就知道云南烟草质量好,色泽金黄,烟味纯正,上海生产的卷烟,很大一块的原料就来自于云南。但是云南当地品牌的卷烟进货量很少,上海普通市民还无缘享受。

市烟草贸易中心曾将云南卷烟的进货委托“三批”来做,这也为“三批”奠定了经销云南卷烟的优势。后来随着市场进一步开放,这种独家经营的优势不再,他们必须要自行到云南和全国各地去发掘开拓“烟源”。

回忆起三十年前的云南之行,孙康直言“真的蛮辛苦”。当年的昆明这座边陲省城,几无现代繁华气息,吃住行啥都不方便。出了昆明到下面地区县城,交通全靠长途汽车,翻山越岭,公路陡险,颠颠簸簸就是七八个小时。累了饿了,找路边摊吃上一碗过桥米线,已是莫大的享受。一年当中,到云南来来去去至少七八趟,而一出远门就是十天半个月。

昆明卷烟厂、玉溪卷烟厂是全省的龙头老大企业,生产的“云烟”“红塔山”“阿诗玛”“大重九”等卷烟,久享盛名,非常紧俏。孙康他们利用企业经营的脉络和品牌拓展的能力,与这两家龙头老大密切合作之时,还纵深扩展,与大理、红河、昭通等烟厂建立起稳定的供货渠道。

云南香烟摆上柜台,赢得烟民一片好评,口感柔顺自然,香气纯正丰满,烟味柔和优雅。老烟枪说,最大优点是吸后喉咙清爽不生痰。其实最大优点还是云南香烟列在计划供应之外,不需烟票,只认钞票。一时间,云南香烟成为那个年代的“网红产品”,烟民们以抽云烟为时髦,结婚宴席上除了老牌子“红中华”,还要摆上几盒云烟。

树大招风,引来一群追风人。孙康说,那些年,云南的卷烟厂门庭若市,生意火爆,全国各地烟草商为争货源,使尽招数,明的暗的,倒卖牟利。孙康他们不慌不急,云南人最信赖的还是如同“三批”这样的国企,做生意规规矩矩,拓市场踏踏实实,卷烟成本加销售利润,全都按合同结算,货到款清,从不拖欠。

从无序到规范,从短缺到满足,同时不断完善法制法规,卷烟的经营逐步走上正规。如今食品店烟杂店,摆满了来自上海和全国各地的香烟,“中华”“双喜”“利群”“芙蓉王”“白沙”……看着这一切,孙康他们心窝里也是满满的成就感!

长年累月与香烟打交道,说起品牌品质品味,如数家珍。令我感到意外的是,孙经理做生意,买进卖出,出手就是几十万上百万,他却说:“我对香烟始终怀有一颗敬畏之心。”

敬,因为烟草是国家重要的经济支柱产业之一,事关国计民生,烟草经营管理都必须在国家专卖的框架内运行,政策性极强。规范做事,低调做人,是上海“烟草人”的一贯作风。畏,因为卷烟生意,水太深,有暗流有漩涡,绝对不敢掉以轻心。

谁都知道,香烟利厚。利厚,必然遭人觊觎。那年头,孙经理有权,手中紧攥卷烟的分配权和定价权,只要胆够大,敢伸手,老孙家的地窖里,“红砖”早就摞成小山包。可叹,孙经理天性“胆小如鼠”,循规蹈矩,不敢越雷池一步。每笔业务都由多人经手,合理安排,列明清单,存档备案。该公司赚的,全部进账,不截不留,如数缴税。一本账,清清爽爽,随时随地经得起翻查。

谨小慎微,如履薄冰,有朋友劝他:“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他心明如镜,手中之权是公家给的,滥用牟私利肯定没有好果子吃。还果真应验了,某年,公司内部分工调整,他不再负责烟草经营。“老烟草”离位,来的“新烟草”,没能好好把控住,才一年多,被人举报,落了个锒铛入狱。公司声誉受损,痛定思痛,孙经理重新出山。从此孙康他与烟草不离不弃,可内心对香烟更加“敬畏”,时时警惕不要被香烟的烟雾之气给熏得迷失方向。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各区烟糖公司体制发生重大变革。央企上海烟草集团与地方国营淮海集团共同出资,成立卢湾烟草糖酒有限公司,公司转制后,高层领导均由烟草集团指派,孙康继续担任副总经理等职务。十几年间,他先后转战卢湾、静安、宝山等公司。无论在哪里,加强企业管理,积极拓展业务,都取得不俗的成绩。

虽然有违他的本意,还是请允许我透露个小秘密。棋枰落子,完美收“官”,咱尾山农场上海知青孙康最后升任上海烟草专卖局宝山分局局长,上海烟草集团宝山烟草糖酒有限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

2012年,孙康到龄退休,开始新生活,操持家务,含饴弄孙。他的夫人翁绍贞也是尾山总校老师。终于圆梦,今年八月,夫妇俩随回访团去了一趟北大荒,阔别尾山四十年,与昔日的师生和乡亲久别重逢。当年学生不忘师恩,献上鲜花,拉起大红横幅,热烈欢迎远道而来的知青老师们。

返回上海不久,孙康与我相约在瞿溪路上星巴克,喝咖啡侃大山。他颇为感慨地说,如果北大荒是我们知青人生的起点,返城回上海则是我们知青人生的又一个起点,而这一次人生之路,走得更长走得更远。我问,你还记得当年的起点吗?孙康说他怎么可能忘记!

他的家距离瞿溪路星巴克不远,走出星巴克就可以看到南北高架路。他指着其中一根桥柱,告诉我那就是利民食品店的原址,当年因为造桥辟路,房子给拆除了。桥柱巍巍,稳稳地托起桥梁,桥上车流如龙。孙康说,每次经过,都会想起,这家店,这根柱,就是他回到上海后,重新起步的出发点!

岁月如流,数十载,一步步,没有跌宕起伏的经历,没有惊天动地的事迹,唯有不忘初心,老老实实做人,认认真真做事……这就是孙康的烟草人生,宛如品牌名烟,醇,纯,雅,余味绵长。

                                                            方钟泽写于2018年12月19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我心飞扬 ( 沪ICP备06061530号 )

GMT+8, 2019-2-20 13:46 , Processed in 0.04727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