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049|回复: 8

苏州听评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7-18 10:14: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苏州听评弹
2008年7月18日
我辈知评弹者甚多,听评弹者甚少,对评弹发展的历史了解恐怕少之又少了,当然也包括自己在内。这个判断不仅是平时与朋友交谈时积累出来的结论,更是此次在苏州听评弹时所得到的。一大帮都是年龄在四十、五十多岁以上的干部,只能接受苏州方面安排的评弹扫盲普及的培训了。
星期一的晚上,我们在苏州的光裕社听了一场折子专场,演员是一些最近在中国曲艺汇演时刚得奖的青年人,嗓子清亮,字正腔圆,中气十足,但略欠火候。安排的曲目大多是开篇,有蒋调(蒋月泉)黛玉焚稿,还有丽调(徐丽仙)严调(严雪亭),当然也有说噱弹唱演的大书“武松请乡邻”,最后是苏州小调的“太湖美”和开篇“蝶恋花”,那是赵开生谱曲,由余红仙唱红的熟悉的曲目。
下面我把收集的有关评弹发展的资料整理一下,让大家清凉解暑。
评弹,又称苏州评弹、说书或南词,是一门古老、优美的说唱艺术。起源于江南水乡——苏州,流行于长江三角洲地区。我国领导人中据说陈云非常喜爱评弹,年老后每年冬天,老人家总喜欢到杭州,住在“云栖竹径”,一杯龙井,一曲绕耳。
在四百多年前的明代,苏州地区已经有说书活动了。据吴县志记载:“明清两朝盛行弹词、评话,二者绝然不同,而总名皆曰说书,发源于吴中。”潘心伊在《书坛话堕》一文中介绍,清朝乾隆皇帝到苏州时,曾把当地一位姓王的说书艺人召来,弹唱一段《游龙传》。此人叫王周士,他晚年创立了评弹历史上第一个行会组织——光裕公所(后称光裕社,即这次我们去听评弹的地方,现在成为行会了)。
光裕社成立后,评弹艺术得到了迅速发展。在清嘉庆、道光年间,出现了陈遇乾、俞秀山、毛菖佩、陆世珍前四大名家。到了清同治、光绪年间,评弹演出已经不局限于苏州地区。1843年,上海开阜以后,经济和文化都很快发展起来,人口也日益膨胀,其中苏州地区人氏所占比例尤高,一度上海出现“街头巷尾尽吴语”的情景。评弹进入上海以后,落地生根,向艺术的深度、广度和高度发展,受到了上海人的厚爱。
这时,在苏沪地区又出现了以马如飞、姚时章、赵湘洲、王石泉后四大名家为代表的一大批评弹艺术家,这是评弹艺术成熟的标志,并为以后的大发展奠定了基础。
从二十世纪初开始,评弹活动的中心,已经从苏州转移到了上海,再以上海为中心,向长江三角洲地区辐射,几乎涵盖了整个江浙水乡,还远达北京、天津、武汉等地。以后的五十年,是评弹发展的全盛时期:名家辈出,流派纷呈,好节目层出不穷。名家如张云亭、朱耀庭、谢少泉、杨月槎、魏钰卿、黄兆麟、蒋如亭、汪云峰、周玉泉、许继祥、夏荷生、沈俭安、薛筱卿、徐云志、李伯康、朱介生、姚荫梅、 刘天韵、祁莲芳、张鸿声、张鉴庭、严雪亭、蒋月泉、杨振雄、朱慧珍、侯莉君、徐丽仙、何占春等;好节目有:《杨乃武与小白菜》、《张文祥刺马》、《十美图》、《顾鼎臣》、《啼笑因缘》、《秋海棠》、《孟丽君》、《四进士》、《情探》、《秦香莲》、《武松》、《林冲》等。
五十年代初,上海市人民评弹工作团和苏州市人民评弹团等专业演出团体相继成立,这些团体集中了当时评弹界的不少精英,他们更把这门艺术的水准推向了新的高峰。此后,由于各种原因,评弹经历了艰难曲折,出现式微的征候。但在二十世纪末,长江三角洲地区,仍然还有几十个专业团体的几百位演员,在进行演出。每天更有数以百万计的听众,通过电视和广播,在欣赏着这门被誉为“江南曲艺之花”的优美艺术 评弹。
评弹演出有单档、双档、三个档、小组唱、表演唱、大合唱等多种形式,其中以双档最为常见。
评弹用的语言是苏州方言,表演分为说、噱、弹、唱、演五个方面。说,是演员通过语言来讲述故事、描述环境、制造气氛和刻画人物。噱,是书中的笑料,以引起听众对演出的兴趣。弹和唱就是评弹的音乐部分。演,主要包括“手面”和“起角色”两个方面。手面,是指手的动作运用和面部表情。起角色,是指演员模仿书中人物的音容笑貌,使听众在视觉上和听觉上,对书中角色有一个具体生动的印象。
评弹演出的类型主要有以下几种:
长篇评弹:这是评弹艺术的主要演出类型。演员将一个情节曲折跌宕的故事,分成几十段乃至数百段,每一段称为“一回书”,每回书约有一万至两万字,可演四十分钟至一百分钟不等。在每一部长篇中,都有不少激动人心的故事高潮,称为“关子”。关子与关子环环相扣,以吸引听众连续聆听。一档演员(约一至三人)每天演唱一回。有的从头至尾演完整部长篇,有的只演其中精彩部分。
中篇评弹:是将一个完整的故事,分成三、四回书,由演员多人,在两、三个小时内全部说完的评弹演出类型。中篇往往有评话演员和弹词演员同台演出,各展所长;中篇评弹大多是有说有唱,仅有说表而无弹唱的称为中篇评话。中篇有单独一集的,也有上、下两集和上、中、下三集的,更有多集的称为连续中篇。
短篇评弹:是将一个完整的故事在一小时内说完的评弹演出类型。演员少至一、二人,多至三、四人。有说有唱的节目称为短篇弹词;有说无唱的称为短篇评话。短篇评弹以现代题材为多,也有少数历史题材作品。
评弹选回:是将长篇和中篇中,内容较好的段子,加工而成的书回。一般每个选回演一小时左右。选回不仅具有内容的完整性,还是最能反映原书风貌的精彩片段。
评话又称说大书,以讲历代军国大事为主,其演员多为单挡(一人),演出时讲究说表、插噱、口技、手面和眼神等,一般具有较大幅度的动作。以前唐耿良说“三国”,徐云芝说“三笑”,都是大书,小时候放学回家有时候也会听。现在电视曲艺节目中吴君玉也说大书,大家不妨可以欣赏一下。
弹词又称说小书,大多演唱传奇及野史中的悲欢离合故事,其演员由单档发展为双档、三档(男女兼有),以说、噱、弹、唱为主要艺术手段,吟唱时常用三弦、琵琶伴奏(评弹中用的琵琶品相对少,现在改进以后大概是28品,而一般在民族乐器中都在36品,音阶更宽广)。唱腔音乐为板式变化体,主要曲调为能演唱不同风格内容的书调,同时也吸收许多曲牌及民歌小调。
书调是各种流派唱腔发展的基础,它通过不同艺人演唱,形成了丰富多彩的流派唱腔。大致可分三大流派,即陈(遇乾)调、马(如飞)调、俞(秀山)调。经百余年的发展,又不断出现继承这三位名家风格,且又有创造发展自成一家的新流派。如“陈调”的继承人刘天韵、杨振雄;“俞调”的继承者夏荷生、朱慧珍,他们均自成一家。其中“马调”对后世影响最大,多有继承并自成一派者,如薛(筱卿)调、沈(俭安)调、“琴调”(朱雪琴在“薛调”基础上的发展)。周(玉泉)调是在“马调”基础上的发展,而蒋(月泉)调又出自“周调”,如此发展繁衍形成了苏州评弹流派唱腔千姿百态的兴旺景象。
由于评弹的清洁曲折离奇,表演扣人心弦,形式雅俗共赏,故数百年来流传于江、浙、沪城乡,为社会各阶层人士所喜爱。
小时候,家附近有不少书场,如马当路上的大华书场,八仙桥附近的仙乐书场,顺昌路上也有个书场,父亲也带我们去过。而当时卢湾区内也住着不少评弹大家,如我家对门就是徐云芝的儿子家,从小我就不喜欢那糯的的徐调,做功课时候听对面唱,会有打瞌睡的感觉。那时候最喜欢的是张鉴定的“花庭评理”,那绍兴师爷叫绝了,后来老先生的外孙成为同学,到他家去玩,看到老先生在鼓捣电子管,非常吃惊。姐姐同学中还有位秦纪文的女儿,那时就知道“秦香莲唱秦香莲”的趣事了。唐耿良住在南昌路思南路口,其女婿也是同学。
评弹啊评弹啊,多少人为你如痴如醉,但现在你的知音是越来越少了。太可惜,现在年轻人都已经几乎不知评弹是何物了。
最后,还要感谢学长仲羽教授了,一起品香茗,吹牛,过了一个非常愉快的下午。
发表于 2008-7-18 11:11:2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 的帖子

记得在"最好听的旋律"里也讨论过评弹.我小时候受家庭影响,对评弹也感兴趣.什么杜十娘,宝玉夜探,莺莺操琴,怒责贞娘等,现在还能哼上几句.据说目前评弹沙龙里年轻人白领也不少.
发表于 2008-7-18 19:40:4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 的帖子

对评弹所知甚少,但是,对吴语很是喜欢听,所以,有时也会听一段评话或是评弹,感到很有味道。评话、评弹的表演是很见工夫的,噱头很足。
傅老师对评弹的表述很到位,收藏了,也算是一种知识。
发表于 2008-7-18 19:48:49 | 显示全部楼层
各位楼主:
    能否给在外地的上海人播放一段蒋调听听。谢谢各位了!
发表于 2008-7-18 23:03:04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十年代初,上海市人民评弹工作团和苏州市人民评弹团等专业演出团体相继成立,这些团体集中了当时评弹界的不少精英,他们更把这门艺术的水准推向了新的高峰”
我们对评弹这朵花的了解,最初是无线电台,五,六十年代,吃晚饭时。990千周说说唱唱节目伴随我们度过了许多轻松的傍晚。儿时最早能全段背唱的是“一定要把淮河修好”应该是蒋调吧!人民当家做主人--。七,八十年代是790千周广播书场。七十年代有一篇“一粒米”曾到处传唱。
发表于 2008-7-19 08:17:5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傅禄建 于 2008-7-18 10:14 发表
苏州听评弹
2008年7月18日
我辈知评弹者甚多,听评弹者甚少,对评弹发展的历史了解恐怕少之又少了,当然也包括自己在内。这个判断不仅是平时与朋友交谈时积累出来的结论,更是此次在苏州听评弹时所得到的。一大帮都 ...

傅兄堪称是专业人士,而我等身居姑苏却对评弹知之甚少,实在汗颜哦!
发表于 2008-7-20 10:03:3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赵伟民 于 2008-7-18 19:48 发表
各位楼主:
    能否给在外地的上海人播放一段蒋调听听。谢谢各位了!


在百度的MP3上搜索评弹就能搜到。比如,

蒋调——鶯鶯操琴

[wma]http://www.tcz.name/video/i0616.wma[/wma]

http://tv.mofile.com/VWZOIHCY/

[ 本帖最后由 陈祖良 于 2008-7-20 10:05 编辑 ]
发表于 2008-7-21 15:02:1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陈祖良!
发表于 2008-7-28 05:11:06 | 显示全部楼层
傅兄作学问,无处不精,让小的惭愧不已。更因这评弹艺术,小的是在娘肚里可能就听了,因外祖父是个评弹迷。天天出入书场,晚间那话匣子总是对准了评弹那台,永不调整。

外祖父家就在老城皇庙边上,城皇庙里,就有上海那时顶热闹的书场。我也成了外公的小随从。自然,评弹那艺术,并非小孩子家所能进入,我愿去书场,冲的是那里的零食。从姜丝,到糖莲心,从山楂蜜饯干点糖果。书场里自然有茶水,有瓜子,也有香烟—可都和评弹一样,绝非孩子家能喜欢上的。

可是孩子家自有孩子家的兴趣。听着舅舅们通音知调,也觉得得劲,特别是他们能和戏匣子里唱评弹的一同吐出那最后压韵的词,还正对上调。神了。于是,孩儿我也象模象样地对评弹“感上了兴趣。”抱着舅舅的大弦子,拍了个照,留在了相册里,让人找乐,见笑至今。

不过,今日看到那照片,也让我重顾评弹。说入门,实在不是。只是觉得那是能让人真有兴趣—这也是年龄到家了。西洋之地,年轻人从前是摇滚(Rock ‘n’ Roll),现在又是不瑞客的舞(break dancing),又是踏步的舞(tap dancing),让人也不知如何是好。可是年轻人长了岁数,有了地位,大凡也都成了古典音乐的信徒。我这今个儿,要有那时间,准能天天去书场,听个明白。真是有兴趣了。伯诚不信我还能学京剧的唱腔。原本我自己也不信。要不是四人帮那阵,除了京剧,就没和音乐有关的声音,我或许还不知京剧是什么。自然父亲是马连良的崇拜者,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看来,戏剧和年龄有一定的关系。

不过也让人明白,这“艺术”本非有人按学问做出来的,是天时地利人和造就的。莫扎特,靠宫廷的施舍,为主人编曲,演奏。后来的贝多芬也大致如此。要不是当时除了宫廷,无人请得起这些天才,要是有今日那么多的媒体,那这二位举世天才就不会死与贫困了。自然,他们的音乐也没有今天这样的地位。想着也有意思,从前他们作曲,宫廷里演奏,现在他们的音乐,养活了世界上大大小小多少的交响乐团啊!

说来也让人多想,这古典音乐,好象更有关于时代和时代的气息。古典音乐,从莫扎特,贝多芬的所谓罗曼缔克时代的作品,与其之前和之后的,都不能相比,尽管同属古典音乐。更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为何当今人的创作的古典音乐作品就那么不中听,听了让人觉得是站在大街口听那人来车往,只有让人烦心。音乐的精髓是旋律,而不是格式,格式是格式,而旋律才成音乐。抄也抄不来,没有那能耐,还真就不成。洗星海的“黄河大合唱”就只能是洗星海,Dvorak’s 第九(新世界)交响曲,也不会成了别人的。

这古典音乐的创作,和评弹,或是京剧,有所不同,在与评弹和京剧都有各自固定的那么些曲子,配上不同的故事,有不同的词,按词选曲而配。 可西方的歌剧自然各自有自己的曲子,不能窜着使唤。不过评弹和歌剧有惊人的相似之处,那就是评弹的开篇,象当于歌剧的序曲,与歌剧本身并无内在联系,只是用来招引听众,让他们入席,好让说大书的能言归正传,让歌剧能开始。

细想起来,这相同也自然。评弹和歌剧自然出自不同世界,不同人民,不同社会,但又都是为人之需要。评弹有开篇,歌剧有序曲,自然是殊途同归。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我心飞扬 ( 沪ICP备06061530号 )

GMT+8, 2019-12-16 16:48 , Processed in 0.075042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