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466|回复: 5

“破冰之旅”的费城交响乐团——纪念中美建交30周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6-12 11:31: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破冰之旅”的费城交响乐团——纪念中美建交30周年
2008年6月12日
今年是中美建交30周年,30年的历程走过来,两个伟大的民族尽管有不协和的声音,但在对话的基础上,政府之间有了交流的平台,人民增进了友谊,对于世界而言,是一件大事。
人们还记得,当年中国邀请了美国乒乓球队访华,乒乓球外交开始了“破冰“,随后继伦敦交响乐团和维也纳交响乐团之后,1973年,费城交响乐团访华,进一步推动了中美关系正常化的步伐。
费城交响乐团(Philadelphia Symphony Orchestra),创立于1900年。首任指挥是F.谢尔。L.斯托科夫斯基于1912年就任第三任音乐指导和指挥,为该团的发展立下了功劳。在他手下,乐团以辉煌的音响、多彩的音色,创造了光辉的费城之音,跻身于美国三大交响乐团之一。1936年尤金•奥曼迪接任指挥,任职达41年。从1979年开始,原客席指挥R.穆蒂成为第五任常任指挥。现任指挥是克利斯托夫.艾森巴赫。
1971年,费城交响乐团音乐总监尤金•奥曼迪写信给尼克松总统,建议费城交响乐团去中国演出。在基辛格的努力下,经过两年的协商,费城交响乐团终于收到了中国政府的邀请。1973年9月费城交响乐团成为第一支到中国访问演出的美国交响乐团。访问演出历时两周,演出六场,4场在北京,2场在上海,不收取任何报酬。
以下是一些当年的回忆:
“江青需要批准演出曲目,不是所有的作曲家都适合革命时代中国的模式。奥曼迪推荐了很多作品,最终被允许演奏德彪西、贝多芬、舒伯特、勃拉姆斯,哈里斯的第3交响曲,以及黄河协奏曲。”
“访华演出的重要性使得乐手集结得很慢。在费城老的国际机场出发后,乐队在檀香山呆了一个晚上。在那里小号手吉尔•约翰逊(Gil Johnson)丢失了他的护照,需要发出请求电报以让他继续留在飞机上。下一次飞行是从檀香山到东京,短暂停留之后到上海。这是旅行突然变得很戏剧性。”
“巴士鸣着喇叭,与全天占据北京马路的自行车流分开行走。乐手被细致地安置在每个房间,他们的名字用英文和中文写在门上,走廊里站着紧张等候客人的侍者,他们的任务之一就是随时补充房间热水瓶中的开水。乐手们白天被安排参观长城、明代陵墓、颐和园和紫禁城所。经常可以听到当地的音乐家演奏二胡、琵琶、笙,还有其他的民族乐器。”
“早起床的人观察到严肃的中国人穿着睡衣在街道上练太极拳。一两天之后,小号手迈克玛斯、长号手多森等几个人拿出了他们的秘密武器——飞盘。他们抛起飞盘,街上的人们聚集起来。飞盘穿越了语言和文化的屏障,中国人加入其中。”
“西方人25年没有在这些街道上散步了。骑车的人停了下来,散步者看到这么多的外国人愣在那里。第二天早上,乐队首席诺曼•卡罗和一些其他的小提琴手加入了街道上中国人购买炸油饼的长蛇队。中国人与他们握手。最终,长蛇队伍被打乱,小提琴家们被推到了前面。早餐成了一个观众的游戏。”
“奥曼迪举行了一次排练并会见了当地的指挥家李德伦,以及演奏《黄河》的钢琴家殷承忠。然后,乐队被邀请来聆听坐落在被拆除的北京老城墙边一座破旧混凝土建筑里中央乐团。乐队条件很差。乐手拿着有缺口的和用胶粘过的乐器,他们用手写的、粘贴在一起旧乐谱演奏。李德伦作出了最大努力,但是他排练的贝多芬简直不像样子。这些乐手从1966年开始从事采煤和田间劳动,几个月前,他们突然被招回,从新捡起西洋音乐。”
“旅行在继续。到上海的航程是乘坐一架俄国造飞机,座位很狭小,飞行中只有泡泡糖供应。乐手在上海看到了欧洲人在那里的遗迹。从最高12层的建筑上,他们可以看到高粱地伸展到黄浦江的南面,绚丽的航船,和中国的油轮。乐队被邀请在江上游览,他们听到弦侧有一个6人乐队用传统乐器演奏古老的曲子。”
“主人极力让乐队参观工业展览和党的纪念碑,但是费城人希望购物——这让当地人很惊讶。在被许可的友谊商店,有卷轴和其他的古老中国的提示物品出售。当地的公共汽车在看到费城人经过时候就停下来。小提琴手帕斯奎勒在街上散步,听到了小提琴声。他走进建筑物,上了楼,找到了正在练琴的学生。他给了这个惶恐的孩子上了一个小时的课。”
人们普遍认为,费城交响乐团首次访华演出无论从音乐的角度还是从政治的角度都获得了成功。中央乐团合唱队以英文演唱《美丽的阿美利加》,欢迎费城交响乐团105位音乐家和35位随行人员,为此次访问营造了友好的氛围。演唱使很多在场的美国客人流下热泪,似乎缓和了他们此前对此次中国之行的焦虑。
时隔35年后,今天访华演出的乐手中有10位是当年曾经来过的,他们见证了历史。费城交响乐团这次访华前,在得知四川发生汶川大地震后,迅速与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共同发起在灾区援建希望学校的紧急倡议。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政府的协助下,众多美国公司和社会各界人士积极响应这一倡议,纷纷慷慨解囊。截至6月4日,美资企业和热心人士已向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捐赠超过350万美元。据悉,整个认捐活动将会贯穿交响乐团的中国之旅,预计到6月8日巡演结束时,捐款总额将达到400万美元,可以援建50所抗震希望学校。据费城交响乐团总裁詹姆斯•安德科弗勒介绍,为了表达对灾区人民的同情和慰问,费城交响乐团决定无偿提供特别纪念音乐会的电视转播版权,希望用音乐抚慰灾区人民尤其是孩子们的心灵创伤。参演的乐团成员还自发捐款5000美元,用于援建一座希望学校的图书馆。据悉,费城交响乐团一名小提琴家已亲赴四川灾区,把美好的音乐带给希望学校的孩子们。
6月9-10日,费城交响乐团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演出了2场,我和夫人聆听了第一场。上半场的曲目是伯恩斯坦的一首序曲,然后是格里格的一首非常熟悉的钢琴协奏曲,由郎朗演奏,下半场是萧斯塔科维奇的第五交响曲。说到郎朗,艾森巴赫是他的恩师。
1999年,艾森巴赫和郎朗在拉维尼亚音乐节上第一次见面,艾森巴赫是音乐节的总监,而郎朗只是来试奏的一个17岁的中国少年。原定艾森巴赫让郎朗弹给他听的时间只有20分钟,但后来他要求郎朗弹奏各种不同的作品,从海顿、勃拉姆斯到肖邦、拉赫马尼诺夫和贝多芬。结果郎朗弹了两个小时才结束。郎朗的天才和纯正美妙的琴声令艾森巴赫十分惊讶,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
当时郎朗刚刚从中央音乐学院赴费城科蒂斯音乐学院就读不久,只是个学生,艾森巴赫把郎朗介绍给音乐节的执行总监扎林•梅塔。1999年8月,当钢琴家安德列.瓦茨突然身体不适,无法和芝加哥交响乐团合作时,指挥那场音乐会的艾森巴赫推荐郎朗替代弹奏柴科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结果,郎朗在那场音乐会上一举成名,取得了戏剧性的成功,三个月后,他与国际著名的IMG演出经纪公司签约,从此走上了职业演奏家的道路,并开始了与世界上所有的一流乐团合作。
去年夏天,郎朗推出了他在环球唱片旗下DG唱片公司录制的第六张专辑《贝多芬第一、第四钢琴协奏曲》,这是他第一次录制贝多芬作品,同时也是他与恩师艾森巴赫合作的第一张唱片,郎朗在其中的出色演绎,令艾森巴赫大为赞赏,他称赞郎朗是“天生的贝多芬演绎者”。去年10月,艾森巴赫执棒巴黎管弦乐团,同郎朗在第十届北京国际音乐节闭幕式上作压轴演出,并以一曲师徒二人的四手联弹完美谢幕,为他们的乐坛佳话又增添一个新的动人故事。
最近,艾森巴赫连续带领费城交响乐团排演了马勒的第八交响曲等,这部作品称为“千人交响曲“,规模庞大,气势恢弘。在听演出的过程中,我观察到乐队的乐手已经完成更新换代,年轻乐手很多,亚裔的乐手大概有10多名,首席小提琴就是亚洲人。乐队的音色非常甜美,而且力度非常强,在指挥下强弱音色处理的非常好,工力非同一般。确实,上海现在是一个国际开放的大城市,近半年来,捷克爱乐、梅塔带领的以色列爱乐,伦敦的BBC乐团都相继来过,在音乐的圣殿里,世界人民的友谊更加巩固了。
郎朗在演奏格里格的A小调钢琴协奏曲后,又加演了萧邦的一首练习曲“离别“,为纪念地震中已逝的人们,在天堂里走好。听后催人泪下。
忠心祝愿中美人民更加友好,两个大国为世界的繁荣做出更大的贡献。
 楼主| 发表于 2008-6-12 11:44:1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 的帖子

再发几张照片给朋友们看.
发表于 2008-6-13 09:31:0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 的帖子

处于全球两极的中美两国人民要世世代代友好下去。
领导人,政治家,政客,有他们的思想,他们的利益,他们的权宜;但是,对两国人民,需要有自己的思维,自己的判断,自己的选择。有时候这两者会吻合,有时候这两者并不一致。
“加强交流,互相理解,共同发展”——这是我读完傅禄建这篇介绍的一个想法。
发表于 2008-6-13 23:38:24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傅禄建 于 2008-6-12 11:31 发表
“破冰之旅”的费城交响乐团——纪念中美建交30周年
……

  1973年,在费城交响乐团之前,访华的还有英国皇家爱乐乐团和维也纳爱乐乐团,北京和上海,他们都去了。
  那时的尾山知青,还有绿水青山之间的傅老师,只是从当地的日报、从参考消息上知道这些个消息,并无缘聆听这些音乐会,据说,连专业文艺团体一线的演职人员,都不一定捞得到机会,票子是分配的,观众是经过挑选的。
  这几个乐团的到来和演出,在当时的国内既平静又不平静的湖面上,激起不小的涟漪,在包括音乐在内的文艺界人士中、在关心中外关系的认识中。还有一些人在揣测其中的微言大义,只是,这些个捕风捉影的努力很快到了尽头——接下来的便是对“无标题音乐”的批判。
  傅老师,还记得这一场批判吗?

原帖由 傅禄建 于 2008-6-12 11:31 发表
  6月9-10日,费城交响乐团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演出了2场,我和夫人聆听了第一场。上半场的曲目是伯恩斯坦的一首序曲,然后是格里格的一首非常熟悉的钢琴协奏曲……

  在格里格的钢琴协奏曲里,我总能听到《皮尔·金特》的神韵,美妙无比。傅老师陪着傅夫人,享受这一份闲情逸致,叫人羡慕得眼红。
发表于 2008-6-14 01:05:4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 的帖子

马诺兄,

在那封闭的年代,什么都有点走型了。所以不久前纽约交响乐团在平壤登台,让我感慨不已。

那时真是叫先入为主。记得小泽增而(SEIJI OZAWA)就是在那时在中国红极一时,因为电视上转播了他指挥BEETHOVEN的第五交响曲。记不清是哪一年了。

纽约交响乐团在到平壤前,曾在上海演出。乐团里有一个国里出身的指挥,还有一个刚击败了很多对手,当上了首席双簧管的青岛人。两人都受了中国包装公司的冷落。此一时,彼一时也。

[ 本帖最后由 W.Y.Zhang 于 2008-6-14 01:10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8-6-16 11:48:1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 的帖子

今天早上上班前正好收看中央台的音乐频道,巧的是恰恰在播放这次费城交响乐团在北京的演出,同样追述了35年前的往事,以及提到了乐团这次演出把电视转播权全部费用用于救灾.
马诺兄也提到当年.
确实第一个来访的应该是伦敦交响乐团,演出的曲目是勃拉姆斯的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以及贝多芬的NO7交响曲.费城1973年演出的是贝多芬NO6田园交响曲和“黄河”钢琴协奏曲,再以后卡拉杨带来的是贝多芬NO4、NO8交响曲。
当时在北京演出一般在劳动文化宫和民族文化宫,上海就在福州路上的市政礼堂了。虽然票子都是内部分配,但电视都有转播。于是人们都蜂拥在黑白电视机前聆听。
但就在费城来了以后,江青马上封杀了舒伯特的作品。理由是中国进行了那么些年的阶级斗争,怎么还有那么多的人崇拜西方音乐呢。于是姚文元等人立刻开始批判“无标题音乐”,德彪西的作品受到了严厉的批判。

先给大家介绍“标题音乐”program music

所谓“标题音乐”,简单地说,就是有文字作标题的音乐。如李斯特的交响诗《塔索》、柴科夫斯基的幻想序曲《罗密欧与朱丽叶》等等。“标题音乐”是一种与“纯音乐”(即“无标题音乐”)相对的音乐形式,它是一种带有文学或图画联想性的器乐作品。这就是说,作曲家在创作这种音乐的时候,脑子里面总有某个文学作品、美术作品或民间传说的影子,而“纯音乐”则没有文学或图画的含义。
“标题音乐会序曲”的代表作品有门德尔松的《芬格尔山洞》、柴科夫斯基的《一八一二序曲》等;“标题交响曲”的主要代表作品就是柏辽兹的《幻想交响曲》、《哈罗德在意大利》,李斯特的《浮士德》等;“交响诗”则以李斯特的《前奏曲》等13部交响诗为代表。“戏剧配乐”的代表作是门德尔松的《仲夏夜之梦》、比才的《阿莱城姑娘》等。“标题音乐”总的原则是强调音乐的文学性和描绘性,以显示音乐与生活的关系。
“program”为“纲领”之意,不是指题目。F.李斯特给标题所下的定义是:“作曲家写在纯器乐曲前面的一段通俗易解的话,作曲家这样做是为了防止听音乐的人任意解释自己的曲子,事前指出全曲的诗意,指出其中最主要的东西。
标题音乐作者意图用音乐来表现自然现象和生活情景,这种意图在不同民族、不同时代的音乐作品中都有鲜明的表现。中国古代音乐中有许多描写自然风光、生活情景、狩猎和战争场面的乐曲,如琴曲《高山流水》、《醉渔唱晚》,琵琶曲《海青拿天鹅》、《十面埋伏》等,都属于标题音乐的范畴。标题音乐在中国现代器乐作品中占有很大的比重。不仅交响诗(施咏康的《黄鹤的故事》)、辛沪光的《嘎达梅林》、瞿维的《人民英雄纪念碑》、音乐会序曲(吕其明的《红旗颂》、黄安伦的《春祭》)和标题交响曲(王云阶的《抗日战争》、丁善德的《长征)都有鲜明的标题构思;就是那些过去惯常用于纯音乐的体裁,如协奏曲、弦乐四重奏等,在中国现代创作中也常常是表现特定形象和意境的标题音乐,如何占豪、陈钢的小提琴协奏曲《梁山伯与祝英》,吴祖强等的琵琶协奏曲《草原小姐妹》,践耳、施咏康的弦乐四重奏《白毛女》等都属这类标题音乐。

音乐史上重要的标题音乐:

《第6交响曲》(“田园”)贝多芬
《幻想交响曲》 柏辽兹
《我的祖国》,其中的《伏尔塔瓦河》 斯美塔那
《展览会之画》 穆索尔斯基
《魔法师徒弟》 保罗•杜卡
《动物狂欢节》 圣桑
《蒂尔的恶作剧》 理查德•施特劳斯
《阿尔卑斯交响曲》 理查德•施特劳斯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理查德•施特劳斯
《行星组曲》 古斯塔夫•霍尔斯特
《太平洋231》 奥涅格
《彼得与狼》 谢尔盖•普罗科菲耶夫
《晨曲》 格里格
其实很多标题并不是作曲家自己加上去的,而是后人所加。如贝多芬只在NO3交响曲的扉页上写了“献给英雄”,于是后人就称它为英雄交响曲了。
了解标题音乐之后,那么一些无标题的如“D大调”“E小调”等就成为了无标题音乐了,而且大量的音乐作品都是这样的无标题音乐了,它们更多地给予听众想象的空间。
因此当年批判无标题音乐实在是一场闹剧,无知和愚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我心飞扬 ( 沪ICP备06061530号 )

GMT+8, 2019-12-16 16:15 , Processed in 0.06102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