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陈祖良

难忘的旋律200例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7-1-27 13:56:09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 shenlu1112006-10-28 9:16:39 的发言:
小时候唱过的歌曲,童年时光多么美好。

7、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
晚风吹来一阵阵快乐的歌声,
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上面,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那时候……

前一阵子看过一碟片《血色浪漫2-与青春有关的日子》,里面的主题音乐就是这首歌的旋律,感觉很好。

8、我们的祖国多么好,山河美丽又富饶,
    鲜花遍地阳光照,三面红旗迎风飘。
    啊,我们欢唱,我们自豪!
    我们是新中国的少年儿童,
    要把祖国建设得更美好。

9、有一天伙伴们来到海上,共同度过欢乐的时光。
   我们的舢舨迎着晚风破海浪,年轻的朋友们要去远航。
   你看那天空多么晴朗,你看那海鸥自由飞翔,
   你看那划船的小伙子多么健壮,他就象真正的水手一样。
  
   快快划呀伙伴们,我们把舢舨划向那远方,
   让我们问候富饶的大海,年轻的朋友们要去远航。
   在少先队里我们一起欢唱,在共青团里我们一起成长。
   看我们团结象兄弟姐妹一样,心连心手拉手奔向前方。

   歌声都满怀憧憬和理想,那时怎么也不会想到实现的理想是修地球。最后一首歌还是在尾山的大院子里学会的。
 楼主| 发表于 2007-1-27 13:56:54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 陈祖良2006-10-29 7:58:41 的发言:
10、间奏曲
  在歌剧《乡村骑士》中有一段脍炙人口的音乐——间奏曲,这首由管弦乐队演奏的,共有48小节的间奏曲,旋律清新,手法精练,配器宏亮,一直为世人所喜爱。
  当时因为在网上找不到这段音乐,我花了45元钱去买了一盘歌剧《乡村骑士》,其实就只是为了欣赏这3分39秒的“间奏曲”,如果你听到了这段优美旋律的音乐,不知道有否同感。在很多音乐会的节目里,经常会听到这段脍炙人口的音乐,在很多著名的电影中,它也常被用来作为背景音乐,或是片尾曲。
  《乡村骑士》是玛斯卡尼创作的一部独幕歌剧,根据乔凡尼•威尔加的同名小说改编,于1890年在意大利罗马的科斯坦齐剧院首演成功。剧情大致是:在西西里村,青年士兵图拉杜与村女桑图查相爱,但后又抛弃桑图查与马车夫阿尔菲奥的妻子洛拉相爱。桑图查出于妒忌,向阿尔菲奥揭发洛拉对他的不忠,后图拉杜在与阿尔菲奥的决斗中失败身死。
 楼主| 发表于 2007-1-27 13:57:28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 毕鹤英2006-10-29 10:10:50 的发言:
11. 儿时刚上学的儿歌:
太阳天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上小书包。
我去上学校,天天不迟到,爱学习爱劳动,长大要为人民立功劳。

12. 伴随我们小学生活的歌:
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海面倒映着绿树和白塔,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
在黑土地上的岁月,每当指导员郭奕芳(四分场)带领我们唱起这首歌,会把我们一天的疲劳带走,心情好舒畅。

13. 唱支山歌给当听,我把党来比母亲,母亲只生我的身,党的光辉照我心,旧社会鞭子抽我身,母亲只会泪淋淋,共产党号召我闹革命,夺过鞭子抽敌人,共产党号召我闹革命,夺过鞭子夺过鞭子抽敌人。。。。。。

14. 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继承革命先辈的光荣传统,爱祖国、爱人民,鲜艳的红领巾飘扬在前胸,不怕困难、不怕敌人、顽强学习、坚持斗争,向着胜利勇敢前进,向着胜利勇敢前进前进,向着胜利勇敢前进,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

当年每当唱起这首歌,心里充满了对远大理想的美好憧憬!
 楼主| 发表于 2007-1-27 13:58:46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 陈振为2006-10-29 13:43:19 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 测量员2006-10-28 7:59:44 的发言:
我是外行,很多人说是徐丽仙。

      孩提,曾随爱听评弹的舅婆感染,依稀还能记得几个演员的名字及演唱的曲目。偶见以上帖子,便油然想起蒋月泉曾和朱慧贞搭档演唱,没及多想就信手发了这么个短信,真乃想当然也,见笑了。
    实在是太遥远了,有时还会很怀念那个年代,怀念···
 楼主| 发表于 2007-1-27 13:59:37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 范子昂2006-10-29 14:02:13 的发言:
很怀念那个年代,走在弄堂里,听到从窗口“飘”出无线电播放的越剧、沪剧、评弹唱腔和曲调。
现在电影、电视剧只要用石库门弄堂的镜头,加上越剧、沪剧、评弹唱腔和曲调的背景音乐,那么它要交代的故事发生地和年代,绝对准确了。
 楼主| 发表于 2007-1-27 14:00:43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 过客2006-10-29 17:29:36 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 陈振为2006-10-27 16:51:23 的发言:
......  他那带有一点嘶哑的,低回的嗓音,还有另外一首叫人难忘的曲子,那就是《宝玉夜探》,开头也是两个字,和他合作的女演员是谁?

是不是叫朱慧贞?她是将月泉先生的老搭档了。

蒋月泉先生老搭档是朱慧贞,开篇《宝玉夜探》和杨振言搭档。徐丽仙唱《花木兰》。大概是这样的。
 楼主| 发表于 2007-1-27 14:01:09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 mwm125222006-10-29 21:12:29 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 陈祖良2006-10-29 7:58:41 的发言:
10、间奏曲
  在歌剧《乡村骑士》中有一段脍炙人口的音乐——间奏曲,这首由管弦乐队演奏的,共有48小节的间奏曲,旋律清新,手法精练,配器宏亮,一直为世人所喜爱。


歌剧《乡村骑士》—间奏曲[点击喇叭图标播放或停止]
 楼主| 发表于 2007-1-27 14:01:53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 孙耀华2006-10-29 22:36:46 的发言:
测量员说到评弹,我也凑兴推出一例。
15,和合坊的旋律
下乡之前,我一直生活在淮海路上伊势丹对面的和合坊,我家对面53号是著名评弹艺人徐云之的住宅。我懂事时,徐已经去世,其后人居住其处,记得一位秀丽女子每天上午要在窗前练上一段优美典雅的苏州评弹。每当此时,大珠小珠,嘈嘈切切,和着居家的馨香,评弹清丽的声音传遍了整条小弄堂人家。伴着弦索丁冬,糯糯的吴音 “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杨直上重霄九,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丝丝沁来,透出幽雅的传神魅力。
   
傍晚,夜色渐渐在和合坊内溶化,邻居家的收音机继继续续传来清丽的苏州评弹,隐隐地听到一浓厚的男人声,接着是妇人走下狭窄的楼梯声、叮铛的碗盏声,每天此时隔壁的许先生从铁路局下班回来了,于是,空气中又弥漫浓浓的黄酒味┅┅

在我的眼中,六十年代初的和合坊是温馨和谐的,评弹的旋律也是这个时期生活的主旋律。居住在这里二百多记居民多为江浙两省,以绍兴、宁波、苏州为多。记得六十年代初,外国友人在周总理的邀请下来访频频,且都下榻在锦江饭店。每逢此时,弄堂里的家庭妇女在居委会的组织下集队到街上夹道欢迎。这时候的王家姆妈、张家好婆等等个个兴高采烈,涂上口红,穿上色彩各异的旗袍,捧着鲜花,一个个显得十分漂亮。这时的生活在我们的眼中也很美丽。

和合坊始建于1928年,是条普通的石库门旧式里弄建筑。但在近代史上却具有传奇性。1929年11月11日,出卖彭湃、杨殷等中共领导人的叛徒白鑫藏身于法租界霞飞路(今淮海中路)和合坊43号,最终,陈赓率领中央特科把叛徒击毙在和合坊弄口。

1930年8月9日,1930 年8 月,国民党左派领导人邓演达等为继续贯彻孙中山“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在上海霞飞路和合坊57号,创建中国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即中国农工民主党前身,邓演达和临时行动委员会其他负责人经常在此集会或工作。

文革以后,这条弄堂的旋律发生了变化┅┅

注:**指国民党(电脑显示不出)

[网管]其实您可在词中加"."或"*",如国.民.党左派领导人邓演达......
 楼主| 发表于 2007-1-27 14:02:48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 测量员2006-10-30 6:49:32 的发言:
孙耀华:
没有料到,评弹竟然这样会引起大家的思念。关于蒋月泉的搭档可以继续讨论。我其实不懂。徐云志毕竟是弄堂名人,而且徐太太是一个美食家,一条弄堂都知道。
给一个介绍吧。

16,一辈子追求艺术创新的徐云志

纪念徐云志(1901-1976)诞生一百周年,我们要学习他一辈子不断追求,不断进步,不断革新、创造的精神。

艰难从艺路
徐云志学名燮贤,出身在一个城市平民的家庭。他父亲是一个小职员,靠薪水养家糊口,生活很困难。小时候上过私塾,十四岁辍学。

他家原住大太平巷,后来搬到东半城曹胡徐巷棉花弄。当时,东半城多织机,徐家的邻居都是机房帮的丝织工人。他们中间很多人喜欢唱山歌,劳动时唱,休息时也唱。徐云志从小耳濡目染,受到熏陶。工人师傅们在休息时,还教徐云志唱。徐云志很有音乐天赋,一学就会。而且善于模仿,学啥像啥。工人师傅们也喜欢听他唱。到了夏天的晚上,经常聚集在一起,河边、桥头,像音乐会一样,一起唱山歌哼小调,模仿各种叫卖声。

工人师傅们有时还带他去听戏、听书。后来他自己去听“转书”。音乐会上又多了徐云志学唱京戏,模仿说书的节目。

据徐云志自己的回忆,他听了吴陹泉的《白蛇传》和《玉蜻蜓》以后,听上了瘾。会装病逃学去听书。早点不吃,省下三个铜板坐着听一回书。后来,又听了几个响档说的《珍珠塔》和《双珠凤》,下决心想学说书了。他曾托同学向一个算命先生借了一把三弦,自己开始练弹唱。十四岁那年,他向父亲提出来要学说书,家里反对。但是,不少邻居、许多工人师傅都劝他的父亲,认为应该让他学,会有出息的。

学说书也不容易。一时凑不齐那么多拜师金。在他十五岁那年上,夏莲生在苏州演出,答允收他为徒,只收六十元拜师金,还可以分两次付。因为有特别的优待,徐云志才成了夏莲生的第六个弟子,改艺名为韵芝。

开始学艺三弦已经会弹,由师母教琵琶。三个月后,由师兄夏筱莲教唱俞调开篇。徐云志学艺非常勤奋,生活也很艰苦。上午吊嗓,下午、晚上听书。听第二遍书时,就要向师父回书,还要服侍老师、师母。经常忙到后半夜才休息。

十六岁那年,老师去松江演出,徒弟留在苏州抄脚本。晚上,徐云志为邻居说书,都说他说得很好,鼓励他上台。“茶道”还没有出,只能到小地方去,熟人介绍,去唯亭“破口”。书空,心慌,说得快,半个月就把一部《三笑》说完。合约是一个月,只得把一块钱的定金还给老板走路。继续“背包囊,走官塘”,自己找书场。年青,送上门的艺人,书场老板看不起。很难找到书场。没有住的地方,露宿在人家的屋檐下。

好不容易在黄埭找到一家书场,开书第一天,书场里坐着一个乡董,听了一会儿,就连连摇头,嘴里还说“勿灵,勿灵”,站起来就走。有人也跟着走了,老板当即回头生意。

徐云志连连失败,但没有灰心。自己改名为云志,暗暗立下凌云之志。

第二年春天,夏莲生回苏州说书。徐云志得信,回来再听书。这次听书,特别用功,特别记得住,特别有体会。他带着教训和不足感听书,收获更大。接着,老师带他出了“茶道”。这年徐云志十七岁。

再出门,生意好了一点。但在几年的闯荡中,有几次当了衣服作路费才回家的。有一次,他在浙江双林镇演出。有一个叫陈四老爷的当地一霸,通知场方,要徐云志去唱堂会。夜场演出结束,场东才告诉他,并陪他到陈家。陈四老爷正横在榻上吞云吐雾。看见他们,大发雷霆。说明来迟的原因,再三求饶,才让徐云志开始唱。唱了开篇再说书,说了一回又一回,到半夜三点钟,还不罢休。场东就跪下来叩头,要徐云志也跪下,才放他们走。而且限徐云志两天后离开。

生意好一点,收入增加,即使在成名以后,从艺道路仍很艰难。地痞、流氓、恶霸,敲诈勒索的人很多。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上海的一个流氓找到徐云志,开口要借五十块钱。身上没有那么多钱,徐云志当时给了他十块钱,那个人悻悻而去。怕有麻烦,徐云志躲到苏州说书。这天坐黄包车上书场去,半路上有几个人拖他下车,拳打脚踢。此时,才来了那个借钱的流氓,已经到苏州当了小汉奸,问徐云志是否认识他。他对打手们说,“这次就饶了他,给他吃一顿点心!”一袋马粪倒在徐云志的头上,然后扬长而去。有伤自己治,还要赔偿书场的损失。

“徐调”的创始
十九岁那年,徐云志听到有不少听客希望有新的唱腔。有的听客,当面来问他,为什么听来听去,总是几种调头。

面对听客的期望,徐云志很想满足他们的要求。而且创造新腔,艺术上也是一条出路,可以冲出困境。徐云志和那时的许多艺人一样,没有学过乐理,不会作曲,对简谱、工尺谱都很生疏。但他凭经验大胆摸索。经常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弹三弦,哼,一个人试唱。

第二年夏天,歇夏在家里,徐云志和邻居的老师傅们一起唱山歌,而且经常把山歌、小调中优美的旋律用到弹词的唱腔中,让大家提意见。有满意的乐段,就记下来。

出码头的时候,还不敢唱。经常关起门来一个人唱,在弦马下面垫一个铜板,让声音小一点,就这样,他慢慢地积累成新腔。

而后唱给熟人听,有人说好听,鼓励他上台唱。

经过几年摸索,二十一岁那年,徐云志在台上试唱。听众的反应是各种各样的,有说好的,有说不好,“不入调”的。开始时,还是说不好听的人多。从南浔镇唱到菱湖,他坚持唱,生意本来就不好,一个坐在状元台上的听客,表示不满,说“赛过唱春”,说徐云志“不配说书”。这档生意就此“漂光”。卖掉一件袍子作路费回家。是不是要放弃新腔呢?徐云志想到,还是有人说好的,不好可以改,再坚持,下一个码头得到意外成功,生意一跃而上,徐云志增强了信心。

回到苏州,他在茶会上唱给道中听。反映也不一致。有人说好听,新鲜。有人说他“挖空心思”,“想出风头”,“标新立异”。有好心人劝他不要唱了。徐云志不甘心,勇于到听众中去接受检验,只是他去乡镇小书场,不进大书场。

坚持和磨练,二十二岁那年冬天,他在苏州参加会书。说了第二档,又临时请上台说“送客”,徐云志“窜”出来了,书名大振,“徐调”同时被肯定。

《三笑》的整理
徐云志在音乐上有创造,在表演上,他起的角色,在继承前人的基础上,也有创造性的发展。在书目上,他对《三笑》的整理,也有创造性的贡献。他说过很多部长篇,建国后还说唱过新题材的长篇,说得最多的是《三笑》,他说了几十年《三笑》,改了几十年的《三笑》。

他在艺术上立住脚头以后,就对《三笑》进行修改。先是做净化工作,书中粗俗的描写,淫秽的语言,一些不健康的山歌,逐渐去掉,换掉。他自己后来说“人面对肉面”,说不出口。这种修改,现在看来是极应该的。但在当时,要有胆识。徐云志在六十年代,回忆二三十年代的评弹时,说过这样一段话,“一部分艺术态度不严肃的同行,为迎合资产阶级和小市民的口味,日益趋向于追求低级趣味。他们在书台上不说书,大讲鬼怪故事,大唱黄色歌曲,大放粗鄙、猥亵的噱头,把评弹降低到唱小热昏的地步。这股歪风一度笼罩一大部分书场,卖座颇佳。而许多艺术态度比较严肃、具有真才实学的同行,则被讥笑为‘守旧’,‘不合潮流’,遭到多数书场的冷待。抗战胜利以后,这股歪风愈来愈炽。”放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徐云志能这样做就很不容易,是很有艺术见地和艺术追求的。所以,也是很了不起的。由于对书情和书中人物的认识和态度的改变,书中人物的塑造,就逐渐发生变化。

对全书通盘的整理工作,是在建国后他参加了评弹团后的六十年代。团里派同志帮助他一起工作。当时,他说过一段很感人的话:“我今年六十岁,这部书可算说了一世了。我是很喜欢唐伯虎、秋香、祝枝山的,但我没有把他们说好,说得不好,我对不起他们。”整理工作是尊重他本人的意愿进行的。当时,他的设想,大体可表述如下:唐伯虎不计门第,追求秋香。见到秋香时,他妻子已过世多年。他真心爱慕秋香,不是一个偷香窃玉的老手,不再说调戏秋香,耍无赖。用他自己的话说,过去的《三笑》是宣扬多妻制,唐伯虎像一个“洋场恶少”;秋香是一个甘心为奴,刁钻、轻佻的丫头。

《三笑》故事,在清代嘉庆年间已有人说唱。在封建礼教的束缚下,书中男女青年当面议婚,书中的老爷、太太、公子、娘娘,都成了嘲讽的对象,是很有反传统精神的。书中的语言、山歌、笑话来自民间,所以受到欢迎。但是,在流传中,书中消极的部分不断发展,庸俗的艺术趣味,恶浊的描写,大量增多。徐云志的努力,是把色情故事引向爱情故事转变,这是质的改造。所以,他为整理《三笑》作出的努力是很有价值的。

几年的努力,因“文革”而停顿,现在,六十年代他和王鹰的演出本,已经整理出版。从中可以看到,他的意愿,在书中有的已经实现,有的尚未达到。这是历史留给后人的任务。

徐云志毫不保守,勇于出新,对艺术负责的精神,值得后人学习。

艺德受人敬
徐云志成名以后,能否继续进步,还要受到考验。

在他二十六岁进上海以后,长期在上海演出,名气越来越响。有一段时间,经常唱堂会。收入比较高,但艺术上要求不高,徐云志的演出,也往往抱敷衍态度。在书场的演出少了,艺术上的竞争,进取心也差了。在走下坡路的时候,有朋友提醒他,“近年来,一直唱堂会,老听客把你忘掉了。”“堂会是做不出艺术来的”。朋友的忠告,促使他深思。不能只顾赚钞票,不到书场里去竞争,不为听众演出,名气能维持多久呢!应该回到书场去,回到听众中去。于是他离开上海,到码头上去说书。这个决定,使他没有从此脱离群众,偏离艺术的道路,继续在艺术道路上前进。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他曾经和夏荷生打对台,先是在苏州,后移到上海,连续敌档几个月,争得难分难解。有人担心伤了和气,出面调停,才握手休战。而且相约在上海湖园书场越做一档生意,一个说《三笑》,一个说《描金凤》,轰动一时。他们在艺术上虽然各不相让,但又互相钦佩对方的艺术,互相尊重,所以联合演出结束,两个人换帖结为兄弟,一时传为佳话。表现了两个人都有很高的艺德。

徐云志演出认真,对听客负责。他认为,做一个艺人,要保持起码的人格,不能用乌七八糟的东西骗钱。为坚持正道,在大城市接不到生意,就到小码头上去演出。

他带过许多学生,出了响档。对学生,他循循善诱,诲人不倦。建国以后,对团里的青年,也乐于授艺。

建国以后,徐云志参加评弹团,认真学习,积极要求进步,提出入党要求。积极要求演出,要求说新书。和组织、集体、群众的关系,都处理得很好。他谦虚谨慎,对人和气,为人厚道。

徐云志热爱新社会,热爱新中国,热爱为人民服务的文艺事业。这是他尝尽旧社会的辛酸苦辣,亲身经历时代的结果。用他自己的话说,“解放后,我就像经历过漫漫长夜见到太阳一样,心里充满喜悦。”在天安门前的观礼台上,徐云志曾经对我说,“我想用徐调唱一支颂歌。”在洛阳拖拉机厂参观时,他不顾别人的劝阻,一定要爬到刚从流水线上开出来的拖拉机上,让人为他照一张像。粉碎“四人帮”以后,他上台演出时的激奋情态,这些我都历历在目。

徐云志是一个受人尊重的,一辈子追求进步,追求艺术革新创造的艺术家。
 楼主| 发表于 2007-1-27 14:03:58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 测量员2006-10-30 7:02:56 的发言:
顺便找了一些蒋月泉的资料,看一看他艺术上的伙伴。看来不是一个人。有不少呢。为各位助兴。
17,蒋月泉的艺术人生
   1938年左右,蒋月泉出于对另一位说《玉蜻蜓》的响档周玉泉的钦慕,再拜周玉泉为师。从评弹行会中的辈份讲,周玉泉实是同辈,本为隔房师兄。但蒋月泉心折周玉泉的说功飘逸清脱,神满韵足,书情内容凝练丰瞻,才毅然不计辈份,虚心拜师,以求深造。他拜周玉泉为师之后,不但跟师听说,后来还随师拼档,充当了一个时期的下手。他从师后不久,由于变嗓,小嗓失调,他就在用本嗓唱的“周(玉泉)调”的基础,吸收了京剧老生、北方曲艺等唱腔唱法,逐渐形成了具有鲜明风格的旋律优美、韵味醇厚的唱调——“蒋调”。“蒋调”当时的代表作有《杜十娘》、《哭沉香》、《离恨天》、《战长沙》等,受到了广大听众的欢迎而风靡江南,也从而为蒋月泉赢得了更大的声誉。
  就在蒋月泉开始以一曲“蒋调”,名望鹊起,日益走红的时候,一次在码头演出时,一位年长的道中姚荫梅路过借宿在他演出的书场里。二人剪烛夜谈,姚荫梅深情地说了一句:“你的名气是很响了,看来你的说功和你享有的名气还不能相符。”这话给了在书坛上一帆风顺的蒋月泉以很大的震动。他更刻意努力于对自己说噱功夫的磨砺、锤炼。
  蒋月泉的书艺又一次飞跃,是在1951年他参加了上海人民评弹团之后。蒋月泉在人生和艺术道路上,对他触动最大的是作为上海评弹团的一员,随上海文艺界治淮工作队在安徽淮河工地上度过的三个多月。他和民工们一起住工棚吃秫秫(红高梁)饼。他看到广大的翻身民工在天寒地冻的季节,为修治淮河而日夜奋战。他在他们身上感受到了过去没有接触过的淳朴忠厚的纯挚待人的品格。当他们无意中问到他所用的一条纯羊毛围巾价钱多少时,他把面前这些为祖国建设勤劳奉献的人们的贫苦状况同自己的富裕生活对比,竟惭愧得无言以对。与他一同参加治淮的评弹同道们回沪后都感到自己过去没有在自己的书目中反映这些可爱的工农群众十分憾疚。于是他们协力编演了中篇评弹《一定要把淮河修好》。更主要的是,蒋月泉和他的同道们开始建立起了为人民服务的文艺观。
  次年,他与作家柯蓝一起去了海军部队,编演了《海上英雄》,接着又主演了反映上海地下党青年工人烈士王孝和的中篇评弹等。一直到六十年代初,演唱表现农村生活的《人强马壮》,他主演的现代题材中的中短篇达十余部。在说表运用、脚色创造中,他发挥了精熟的评弹手法,使那些新书达到了传统书目同样的艺术效果。其中的精彩部分甚且在艺术上超越了某些千锤百炼的传统书目,有些书回及选曲成为了青年演员们经常演唱的保留节目。
  1954年起,根据剧团的安排,他与弹词女演员朱慧珍拼档,加上作家陈灵犀,形成编者演员的优化组合,从整理《庵堂认母》着手,投人了传统长篇弹词《白蛇传》的改编继承,前后将近十年。这期间,蒋月泉厂的生活可以说是单调的,但又是丰富的。步人中年的蒋月泉已洗尽了青年时期流连情场的浪漫放逸的风习,他全身心地投入于艺术创造。编写、排练、演出评弹成为了他的主要生活内容。在编说《白蛇传》时,每天由陈灵犀编一回,他与朱慧珍排一回演一回,工作时间达十多个小时,往往只在夜场演出结束之后,大家一起吃宵夜时,蒋月泉才放松下来,打趣几句,放放噱头。紧张而辛勤的艺术劳动,取得了卓著的成果。《庵堂认母》、《厅堂夺子》、《看龙船》、《大生堂》、《端阳》等整理自《玉蜻蜓》、《白蛇传》的中篇评弹和选回都成为了评弹书目中经典性的精品。演员总是以他的代表性书目和艺术赢得群众的热爱,造就了自己在听众心目中的地位的。这时,蒋月泉的书艺真正达到了全面成熟,炉火纯青的境地,同时也声望日隆。
  这段时间里,蒋月泉交往最多的便是许多艺术上的合作者。其中有和他一起探讨新书目创作的剧团领导与作者陈灵犀,有和他拼档演唱长篇的朱慧珍,有和他同台演出中短篇的刘天韵、张鸿声、姚荫梅、徐丽仙、周云瑞等。一接触到艺术,他们的思想是投契的,感情是融洽的。蒋月泉很善于发现合作者艺术上的优点和长处。他数次赞誉刘天韵脚色的投入、表演的激情,张鸿声的诙谐咀噱,姚荫梅的淋漓尽致。他鼓励朱慧珍对人物内心的探索和脚色的创造。当时有人贬抑徐丽仙的说功时,他又以与徐拼档演出《错进错出》为例,说明徐丽仙在搭口配合、脚色交流上的功力。之后,他又曾与余红仙拼档演唱长篇新书,对于这一后起的新秀给予了热忱的呵护与扶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我心飞扬 ( 沪ICP备06061530号 )

GMT+8, 2019-1-20 08:26 , Processed in 0.050585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