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陈祖良

尾山农场200“最”——接龙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7-1-26 15:46:20 | 显示全部楼层
171、最大的莴笋
五分场产物,几乎有胳膊粗。味道不敢恭维。种子是上海带去的。上海南京路成都路口,过去有一家花店。有蔬菜种子卖。测量员
172、最有名的“强盗车”
每年回沪探亲重回黑龙江,重回尾山农场,上海知青大都乘坐56次从上海到三棵树的那趟列车。由于行李多,送人的亲友多,每每为了抢占行李架造成一片混乱,伤了和气也是常有的事。所谓“强盗车”毫不虚假。杨华强
173、最高的建筑
农场最高的建筑也许就是大院门口的了望塔了,数十米高的木架,原是为了监视犯人用的。犯人迁走后,就弃之不用了。曾经上去过一次,真有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可惜的是仅此一趟。这么好的地方,十年间竟然仅上去一次。奇怪!?孙耀华
174、最刺激的洗澡盆
在农场洗澡是件奢侈的事情,烧水的活自然也是令人羡慕的,更诱人的是那烧水的六尺大铁锅,恰是极好的洗澡盆。不知是否有贵人享受过?孙耀华
我就用过这样的洗澡盆,在我插队的皖南山区家家都有这么大的铁澡锅。两面靠墙,一面用砖砌起,留一面做门,安个门帘,里面就是一个绝好的沐浴房。记得刚到队里的那天,队长安排我们去洗澡,当时心里不要太高兴噢,这里还有洗澡啊,不是象人家说的安徽人身上都是虱子,从来不洗澡的。到了那里,掀开门帘,只见一口足足可以煮下两个人的大锅,腾腾的冒着热气,底下还架着柴火正在烧呢。那种恐惧,那种惊慌,使的我们发出尖叫,迅速逃离,打死也不肯下锅。
     后来知道这里的人每天都洗澡的,他们叫泡澡。干完活到了晚上到锅里泡一下,直到发汗,是很解乏的,现在看来很科学,不过由于柴火紧张,要烧热这一锅水,需要不少的柴火,所以在那里总是一家人洗一锅水,先男后女,先长辈后小辈,有时候一锅水就要洗七、八个人呢。
     一段时间后,我们尝试了这种洗澡方式,原来是何等的舒服啊.坐在锅里的圆木板上,把身体泡在热水中,没有了恐惧,只有享受,下面小火微微的着着,无论你洗多久,水都不会冷.门帘里面蒸气腾腾,与现在的桑拿不是一样吗.真是太刺激,太享受了.你们试过吗? 知名
175、最神秘的鹿胎膏
尾山农场的鹿场曾经不公开出售过鹿胎膏。但是,由于鹿胎质量有好坏。因此鹿胎膏虽然价格一样,看起来没有什么两样,但是力道完全不同。质量最好的一次是一头怀孕的母鹿因为脾气暴躁一头撞死在墙上,这个鹿胎要比病死和小产的好多了。弄上一点是要开后门的。测量员
176、最枉死的马鹿
鹿场一度采用“放养”的办法,提高鹿的活力。场部小分队曾经专门搞了一个大型舞蹈,歌颂这一个革命的创举。
一位来自哈尔滨的干部,来此打猎。见到了放养的马鹿,以为是野生的。一枪打去,马鹿死了。后来不知道如何处理了。测量员
177、最奇怪的放养
好像是水泥厂,有一个连队(还是一个排?),专门放养柞蚕。地点在尾山的南坡。曾经去看过一次,可怜小小的柞树叶子都被啃光了。蚕宝宝一个个全是绿色的,非常肥硕,像是菜青虫的爷爷。测量员
178、最具“母爱”的大姐
刚到农场的一天,我朦胧地站在宿舍门口,一位女知青过来拉住我的衣袖说:“我弟弟也在这里,请照顾照顾”,言话不多,但她眼神流露出一丝母爱般的感情令人难忘。在农场里,姐弟、姐妹、兄弟、兄妹同来的不少,长者给予弟妹极大的照顾,使人羡慕不已。
   不知这些弟妹现在尚否记住大姐、大哥给他们的爱。孙耀华
179、最使父母痛心的事
“中年丧子”乃人间一大痛事,而同时失去俩个孩子,那绝对是天地下第一痛事。六分场一对来自上海的朱姓姐妹,虽不认识,但影响较深。俩姐妹皮肤白晰,面目姣好,在家必是父母掌上明珠。可惜哉,在其它分场,一场火灾夺取了无辜性命,真不知其父母当时如何度过难关!!!孙耀华
180、最大胆的小偷
听老点的女同学讲故事:那年夏天,天气十分炎热,仗着人多开着门窗睡大觉,清晨,天还刚蒙蒙亮,一个黑影潜进的女生宿舍,大胆的小偷麻利地从她们的手上解手表,也不知道是解到了第几个同学,因为表带太紧,把她给弄醒了,随口问了声“啥人啊?”,小偷立即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对边炕上也有同学给惊醒了,朦胧间看见地上趴着个人影,吓的连话也叫不出口,钻在被窝里看动静,小偷从容不迫地从地上爬起来,还顺手带走了台半导体收音机,稳步迈出了宿舍的大门,等小偷走远了,大家才想起了大声地叫喊,等抓贼的赶到,那小偷早已没了人影,有个胆大的同学曾经探头张望过,这小偷是个剃光头的青年人。陈祖良
 楼主| 发表于 2007-1-26 15:46:38 | 显示全部楼层
181、最熟悉的音乐会
在农场的日子里知青们文化生活十分枯燥,唯一的娱乐生活就是听半导体收音机,休息天捧着一个收音机可以听一整天。而当时电台的文艺节目除了八个样板戏外实在也没有其他节目可以播放。北大荒地处边陲,电台接受信号不是很好,除了黑龙江广播电台外,剩下的就是前苏联的华语广播和地下的“红旗”电台,中央台和其他省市台几乎都收不到。
大约到了73年还是74年,中央乐团到哈尔滨演出了一台音乐会,于是黑龙江广播电台有了翻花样的机会,电台天天播送音乐会的全场录音,这对我们来说真是喜出望外。试想那么多年来总算可以听到一台公开演出的音乐会了能不高兴吗?说来也真怪,尽管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天天听,但大家却没有感到腻烦,其中《打起手鼓唱起歌》《挑担茶叶上北京》罗马尼亚乐曲《云雀》等几乎个个知青都会唱会哼。
现在回想起来,黑龙江广播电台的工作人员可能也是采用这种无声的方法来抵制样板戏,而他确实也给广大听众带来了清新温馨的气息。莲池水
182、最为流传的一本书
在农场知青文化生活很枯燥,偶尔借到一本好看的书籍就如获至宝。大概是在1972年春节过后我探亲回到农场,并带回了一本揭露美国种族主义政策的纪实体翻译小说《三K党内幕》。在当时的政治气候下,这类书都属于禁书,因此大家只能偷偷地传阅。刚开始这本书还只是在我熟悉的小圈子里流传,后来范围越传越广被连长他们借去了,最后干脆这本书不见影了,也不知给谁借去了。大约过了半年,有知青告诉我说,在分场主任张文革家里见到了这本《三K党内幕》。幸而干部们都是在传阅欣赏,还没有立案追究这本书的来路,不然我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当然,从此以后这本书再也没有物归原主回到我的手中。莲池水
183、最怀念的一本书
也来谈谈书。到黑龙江前,淘到一本书《黑龙江散文特写选》。这本书中有《五大连池游记》,特别的警句是“如果说眉清目秀是一种美,那么浓眉大眼加上青洒洒的络腮胡子也是一种美。”作者就是这样描写我们一直见到的景色的。
记得离开黑龙江的时候,把它送给了一位朋友。后来一直想再买一本,没有如愿。那篇美文也一直没有重读的机会。测量员
184、最难开的是拖拉机
我在六分场机务连开过拖拉机,记得是54号车组,葛奎是车长,那时老听当地的机务老职工说:“不管是天上飞的飞机,还是地上跑的什么车,最难开的还是拖拉机”。当时我听了就觉得怪好笑,怎么把个破拖拉机说的那么神乎。
自离开黑龙江多年,本人因工作关系开过N辆大大小小的汽车,又和飞机常接触(飞机除了起飞和降落是人直接操作外,飞行中间有导航系统),才觉得那老职工的话有道理,因为拖拉机要拖各种农具机械进行田间操作,翻地,犁地、耙地、播种,收割等,每拖拉不同的农具,就要做出不同的田间活,要求还蛮高。深红
185、最让我感动流泪的一本书
前面谈到在农场知青们悄悄地传阅禁书的事,有一段时间好象还很流行,我在这期间也阅读了不少书,其中最让我看了以后感动流泪的是著名鸳鸯蝴蝶派作家秦瘦鸥先生的小说《秋海棠》。
记得当时看这本书的时候应该是冬季,每天只开两顿饭,早上九点和下午三点,中间劳动也就四、五小时,空闲之余大家就看书。《秋海棠》描写的是军阀时期一个唱旦角的京剧艺人和一个被军阀侮辱的姑娘之间的恋爱故事,情节悲伤感人,在阅读中我被书中的情节感动的流了好多次眼泪。
然而令人费解的是,回到上海后我却对这类通俗言情小说再也不感兴趣了,看来人的阅读兴趣确实与氛围、处境、年龄有密切相关的联系啊。莲池水
186、最美的景色
在农场,最美的景色,首推夕阳下的尾山。傍晚时刻,远眺尾山,落日缓缓下堕,云霞不断变幻着色彩,先是扎眼的金黄色,慢慢呈现出迷人的玫瑰色,渐渐澄红色又成了主色调,平时看似孤单的尾山这时披着异彩,好像突然显得自信起来。有时,碰到起风季节,翻滚的云彩在尾山上方变幻着,演绎着人间各种悲喜剧......   
  人在天涯,有美景相伴,一大快事也。孙耀华
187、最美的季节
其实东北的四季,个性鲜明,各有特色。但我仍感到农村最美的景色还是春天。这时大地还暖,春风拂面,万木复苏,广阔的黑土地褪去了沉重的雪被,散发出熏人的泥土香。知青们换上了春装,开始在室外活动。红色的拖拉机轰鸣着,吐着烟雾。老牛仰着脑袋嘶叫着┅┅,一切色彩开始鲜明起来,世界也变得生动了。在春天,人的生命也再次得到了更新。孙耀华
188、最浪漫的一条小路
出了大院,往西就是一条通往老点的小路。远远望去,黑色的小路蜿蜒着伸向远方。由于地势逐渐抬高,在蓝色天空、绿色的田野和远处尾山的映衬下,小路如悬挂在天空的带子,消失在天边。天气晴朗的时候,可以看见,匆匆赶往老点的女青年,似红色小点在黑带上移动。这时你的耳畔可能会响起俄罗斯民歌《小路》中歌词“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一直通向美丽的远方┅┅”心情徒然轻快起来。孙耀华
189、最好的粉条
  刚到农场时,见到东北的粉条又粗又长,心想,北方人的手艺就是差,不象上海的细粉做得又细又长,但是,吃了几次发现味道并不比上海的细粉差,特别是猪肉炖粉条,很有嚼劲。回到上海后,每当吃到上海的细粉时,总会情不自禁地想念起东北的粉条来。陈祖良
190、最难吃的冻豆腐
  冻过的豆腐上总有着许许多多的气孔,看看象海棉,吃在嘴里象棉花一样无味。东北人好冻过的食物,象冻梨、冻柿之类的,其实,这也不应是什么特色,是因为在当时没有比较好的保存条件,冻坏了又舍不得丢掉,当然,冻过的食物也不是什么都好吃的,冻豆腐就很难吃。陈祖良
(测量员回复: 冻豆腐很好吃的,有两个前提,一个需要是老豆腐,第二一定要放酱油。当然还有第三,有肉烧汤更好。)
(陈祖良回复:我们的食堂是将冻豆腐烧汤,所以不好吃,大概应该红烧才能好吃。)
 楼主| 发表于 2007-1-26 15:47:07 | 显示全部楼层
191、最常见的“野兽”
最常见的是“狍子”。曾经见到过不下10次。不过狍子不是野兽吧?少见和没有见过的有狐狸(远远见过,那时眼力好啊,现在眼睛已经花了)、野猪(吃过肉没有见过)、狼(听到嚎叫声,没有直接见到,见到的总是它的罪行)、四不像(在小兴安岭顶上一个叫“大岭”的地方吃过肉,据说它的鼻子特别好吃,我吃到的是杂碎之类)。以后,仅仅在新疆见到过黄羊。城市里都只能看动物园了。测量员
192、我所见过的最大的单个土豆
土豆(学名马铃薯)因是无性繁殖,必然要退化,即我们食用的块根越长越小。解决的办法之一是勤换种。黑龙江是我国优良土豆、也是优良土豆种的产地,每年要调运大量土豆种去南方。我们下乡时农场也大面积种土豆,有年离分场最近的三号地种土豆,秋天在通往老点的小路边收土豆:前面用牛拉犁把垄豁开,后面大家手提土篮捡土豆,堆在垄上让大车拉走。大家不断发出惊呼,比谁捡到的土豆大,最后有好事者把最大的一个捧了回去,那土豆足有洗脸盆厚,长长圆圆像个小枕头,一过称,十八斤四两。相信有不少人记得。包伟堂
193、最劣质的水泥砖
也不知道是那位领导出的主意,有一年全分场一起做起了水泥砖,材料是火山灰、黄沙、水泥,先是用蹦蹦车拉来了火山灰,用牛车拉来了黄沙(严格的讲是沙土,不是纯黄沙)、又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水泥,用水车拉来了水,大家七手八脚地估摸着把三种材料和在一起,再放入木框,用铁锤夯实。那时的工场是在粮库的晒麦场,只看见到处都是一块块青灰色的水泥砖,旁边堆满了黑褐色的火山灰。那水泥砖只能看,不能动,一动不是掉角就是碎开来,砖的分量很轻,就是不结实,如果下场大雨,能把砖的楞角给冲没了。结果是浪费了人力、物力,大部分的水泥砖最终都报废丢弃了。陈祖良
194、六分场最长的人工防护林
六分场最长的人工防护林(详见均益给包伟堂拍的照片)——窑地和四号地间, 那是 1976年春,陈永福和我还有几个女生 一起种的,从四号地头一直种到地尾。如今已是参天大树,现甚感欣慰。Lwf
195、最天然的冰库
大院一旁的牛号有口水井,水深仅十来米,水色呈黄绿色,有异味,井壁终年结冰。这口井主要是供数十头老牛饮水之用,有时知青也用之洗刷。柏小麟在夏天意外死亡后,为保存其遗体,曾每日凿冰冷藏。又,本人好友曾失足堕落井下,在井中拉住水桶的绳子,遇救。
196、最实用的地下贮藏室
在农场,冬季食用的蔬菜皆贮藏于菜窑。菜窑者,在地下深挖十数米,为数十平方米的大室,然后盖顶,铺上麦秆之类保暖。菜窑内冬暖夏凉,空气污染严重。每年秋天,知青把大头菜、土豆、大白菜等依次藏于其中。柏小麟遗体曾放在场院一旁的菜窑中保存。孙耀华
197、最精敏聪慧的当地人
最精敏聪慧的当地人——李景田(好像也从辽宁到尾山的)
李队长在我的印象中农活样样会(除了机耕队的事),还有就是对孩子们的照顾——记得为了孩子的饮水问题他每天到老点去挑泉水给他孩子们喝,来回16里路。——当时还未有人这样做到。
  附加——长期喝硬度大的水会得大关节病。但是长期饮用软水得冠心病几率比饮硬水的人要高50百分点。硬度大于25度的水不能喝。大于13度的水不能养鱼。
198、六分场贡献最大的牛
六分场贡献最大的牛——戏称"老寡妇"
当年上海知青的洗衣,洗澡包括喝水。还有食堂用水等都是由它负担。不要看它年老体弱(当时已经17岁)从大院子到井房它会自动地来回(只要边上跟个人,不会赶车也没事,因为对它来说是车轻路熟的事,其它牛无一能与它比。)如果它生病的话,大家用水就可能出问题了。 
199、最后一个离开的知青
最后一个离开的知青——应该是老点的徐延,他与小董结婚后,没有办法与我们同时退回上海,而是曲线回沪。先到崇明教书,最近,听说他们在浦东买了新房,也应该算是回家了。
200、最庆幸的事情
四人帮终于粉碎了。我们所有的经历终于有了一个“拐点”。
我们的后半生都在回望这个拐点。总结拐点以前的生活。
我们的人生要比那些没有经历上山下乡的多了很多,也少了很多。
我们终于明白,农场没有了我们,可以经营得更好。我们离开了农场,却需要用怀念来温馨自己的青春回忆。
只有生活在大时代的人才可能有共同的回忆。
因此,我们是生活在大时代的人。测量员
最庆幸的事情:“农场200之最”即将结束,这个接龙很有意义。虽然各自表达的“最”字具有一定的局限性,但它为各人释放自己憋了二、三十年的郁闷、痛苦和想往提供了一个契机。我想用“最庆幸的事情”作为我参与本接龙的小结。我认为这十年“最庆幸的事情”,是:那时我们很年轻,我们很健康,比起那些永远留在那里的战友,我们是庆幸的,我们囫囵地回来了。我们失去的很多,但我们也得到了常人没法体会的东西。现在回忆过去,重要是为了更好地把握现在。
希望有最精彩的“最”字作为第200个最的收官之作。孙耀华
大家为“尾山200之最”倾注如此大的热情,令人感动;网管询问:是不是要硬性规定有一个收官之作?
倘若需要,依网管的观点,应以孙耀华与测量员合作述写的“最庆幸的事情”为收官之作,但实在是不忍心就此打住,还是请大家继续接龙吧!可以相信,在今后还将陆续注册上网的尾山老朋友,他们还将为我们奉献一条更加精彩之“最”的!杨华强
耀华:你好!我们这帮朋友倒还记得你,这是一盘很难下完的围棋,沉淀了三十七年的“黑事”能这么轻易就忘却吗???还是顺其自然,任其发展吧,能这么快收官吗?我看再有200条可能也不够。 lwf
 楼主| 发表于 2007-1-26 15:47:20 | 显示全部楼层
热烈庆祝
《尾山农场200“最”——接龙》胜利完成!
 楼主| 发表于 2007-1-26 15:47:40 | 显示全部楼层
201、最早的车站名
龙镇最早的车站名称是——龙门镇。意味着跳龙门。祝龙兄龙妹好运气。Lwf
202、最尴尬的一件事
最尴尬的一件事——送春联。1975年春节我们有一小批知青未返沪,准备给当地老乡来个惊喜,说干就干。大年夜当天沈路、包伟堂(俩位字写的好)拿来红纸.笔墨,在革委会小屋挥毫填词,反正尽想好词好句,忙忙碌碌了半天,终于写完。本人在旁做小工。已是晚上了,也顾不上吃饭,已过吃饭时候,即刻挨门逐户去送,先送老牟家,敲门未开,好久总算有人来开门,进门看后才明白原来一屋子人在打牌九,我们说明来意,他们毫无理睬,兴致勃勃旁若无人地仍在“革命”,我们只能打个招呼走访其他家属,但是以后几家是家家如此, 现在想想情由可原吧。 Lwf
203、最会“煤呔”人的人
最会“煤呔”人的人是“刘老三”(场部三把手),1975年 刘老三到我们六分场来指导工作,曾有几句“煤呔”人的话,如“长者个落后脑袋还带了个前进帽”、“你抽烟就抽烟呗,还吐个圈想把我套住咋地”。 Lwf
 楼主| 发表于 2007-1-26 15:51:28 | 显示全部楼层

范子昂的回复

要不是网站故障,使后面的跟贴次序混乱,很快无人跟也少人看了,否则“最好吃的东西”不会一支独秀。
人气聚拢难,散去快。
现在虽然恢复了,但看起来十分吃力。
建议:
网站搬迁接龙的帖子时,三五个“最”一个帖子,仍旧恢复接龙的形式。
一天只搬三五贴,有新贴照样跟,新贴后面照样搬。如此还能让大家细细看,慢慢消化。
或许接龙这个金牌栏目的搬迁,能为新站聚拢人气起到大作用。
 楼主| 发表于 2007-1-26 15:52:43 | 显示全部楼层

lwf 的回复

现补上原稿的备份,最可惜的、最大的丢失在点击量,有11000多次。(陈祖良)

最遗憾、最可惜的尾山农场200“最”——接龙
最大的丢失在点击量,有11000多次。
发表于 2007-1-26 15:57:08 | 显示全部楼层
祖良,非常好看啊。
这样发出来还是很紧凑的。
lwf:没有丢失什么,点击量我们今天看来可能是有一点遗憾,可能再过一些日子,我们发展了新的论坛话题,会超过呢?再说,如果今后有新来的朋友,也会增加点击量的。
 楼主| 发表于 2007-1-26 16:15:47 | 显示全部楼层
204、六分场学历最高的人----刘怀良(大学生,哈尔滨市知青都这样叫)
2006年7月22日在屈雅珍精心安排下,组织了我们三人太阳岛一日游:上海知青三人;哈尔滨市知青:屈雅珍,禇东顺(屈雅珍丈夫),刘怀良(2006年6月6日刚退休).我问及此事(学历)."高三"66届!那天刘大哥很高兴讲了很多很多鲜人不知知青故事...而且所有节目均由刘大哥来买单,我与他争,大哥就跟我急:他们是上海知青,我们30多年没见能让他们买票吗?出票处没法只得听他的.这样一来.一次又一次地...
在此代表此次来哈尔滨的三位知青对您表示谢意!来上海时请一定让我们也"外甥打灯笼----照舅"  lwf

周凤宝2006-08-01 17:09
李午峰:
     你好!此次你们去尾山能遇到这么多的哈尔滨同学真难得,真要好好谢谢屈雅珍!我已看到了你们拍的聚会照片,真不错!

205、最早发现六分场老点失火的人
    六分场老点失火,这是我先发现的,记得吃过晚饭,大约在5点左右,天已黑,因冬天黑的早,宿舍的人都去开会传达毛主席最新指示,女宿舍不留人,当传达毛主席最新指示一半时,我的牙很痛回宿舍取药,当打开门同时滚滚浓烟迎面而来,忙跑回去大喊一声"着火了!"这时开会的人群往外涌,有一些胆大的人进宿舍抢救物品,随即就把窗户玻璃打碎,把东西往外扔,这时火苗就更大了直外窜,哭喊声一片,这时,殷干事和我们知青干部大喊:东西不要了保住生命!这时我们就开始救火,大家跑到食堂拿救火工具,当时条件太差,根本没有什么办法,此时只看见大火呼呼着越来越大,你看我,我看你,满脸都是无奈的样子,直到大火把房子烧掉,看到这情景大家都很难过,特别是上海青年,因从上海带的东西比较多,损失很大,我为他们很惋惜。
屈雅珍
发表于 2007-1-26 16: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206,最值得纪念的照片

206、最值得纪念的照片
谁都不能忘记的一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我心飞扬 ( 沪ICP备06061530号 )

GMT+8, 2019-1-20 08:26 , Processed in 0.051543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