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王于芬

情满青山(王于芬)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7-6-2 11:17: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于芬 于 2014-7-18 13:12 编辑
原帖由 周凤宝 于 2007-5-31 16:51 发表
于芬:赞一个!为你的诗集早日出版而欢呼!你应该感悟得到“往事并不如烟”是何人?哈哈!


凤宝大姐、秋雯、兔王(排名不分先后):你们好!

你们的祝贺和夸奖,让我好兴奋、好紧张啊。

我从未涉及过“文学”。包版主总想看我的旧作,我哪来的什麽“旧作”(在尾山的朋友当中,哪一位知道我写过诗啊)?

上了“我心飞扬”,长篇我写不来,只有写些短句,仅此而已。

我在你们这么多朋友和同学面前如何敢说“诗集”呢,还是把“情满青山”叫做“集中”或“仓库”吧,谢谢你们。





 楼主| 发表于 2007-6-2 11:24: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于芬 于 2014-7-18 13:13 编辑
原帖由 rongguo 于 2007-6-1 10:36 发表
王于芬:
     你好!感谢你对我诗文的评价。你不但懂诗文有性格且实事求是崇尚真实。
  中国的文字词语千姿百媚,诗词是其中的一种表达方式,有着悠久的历史,也出了不少代表人物如盛世唐朝的李白,李商隐, ...


rongguo:你好!

愿意与君“经常交流、共同勉励”。

虽然见面不识君,在网上做个“文友”吧。





发表于 2007-6-3 09:0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2 王于芬 的帖子

回王于芬
相互不知也难怪,
共同勉励兴诗怀。
文友众多诗满仓,
全靠飞杨旗统率。
 楼主| 发表于 2007-6-3 13:51: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于芬 于 2014-7-18 13:14 编辑
原帖由 rongguo 于 2007-6-3 09:05 发表
回王于芬
相互不知也难怪,
共同勉励兴诗怀。
文友众多诗满仓,
全靠飞杨旗统率。


《情满青山》--新1
                        ---回 rongguo





   七律 鲜果满箩

东出场部通一队,

几位诗人作品多,

一代知青常写信,

七言警句话蹉跎。

诗仙奉翰适天宝,

词圣出篇细斟酌,

西北东南非我事,

开心鲜果装满箩。


 楼主| 发表于 2007-6-3 14:21: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于芬 于 2014-7-18 13:14 编辑

《情满青山》之二


20069月,三分场“小上海”在“我心飞扬”上传两张旧照三分场机耕队农具场》《三分场机耕队宿舍,看着昔日住过的《宿舍》,回忆着当年摸爬滚打过的《农具场》,拜读各位朋友的跟帖,情不自禁写下两首《顺口溜》。


              
               《顺口溜》二首


              
                    1.《三分场机耕队农具场》

一张有历史意义的老照片,
陈先生说“象一幅画”,
多传上几张让兄妹们“看个够”,
zpp
第一个讲出了心里话

一十八岁的小上海
站在通往牛号的路上
举起孙电工的照相机
拍下这张灰蒙蒙的

的后面应该是西北方向
晴朗天空能看到迷人的晚霞,
农具场内有播种机、康拜因,
靠近路边整齐排列着园盘耙。

当年十七岁的我呀
锚皮带换电瓶忙上跑下
那边阿尔巴尼亚人许师兄
正在康拜因旁起劲的摸爬滚打
一张有历史意义的老照片,
看过的人都认为象一幅画
难忘的历程黑白朦胧恍如隔世
篇篇跟帖真情表露得朴实无华。

如今小上海变成了张教授
知青的娃比当年的知青还大
想想,若没有老照片上的农具场
哪会有今天与时俱进的万千变化。

2.《三分场机耕队宿舍》

照片的右侧,

有水房、办公室及车库三个,
黑兄黑妹在这里加油、加水、烤车。
我用足吃奶的力气拉动起动绳,

东方红才慢吞吞放开大嗓门,
唱起了昨天唱过的跑了调的歌。

照片的左侧,
宿舍一栋、门前冰山一座,
昨晚不知是谁、又泼了两盆水,
冷风刺骨、这能埋怨谁。
早晨起来进进出出挪步前行,
自作自受成了冰山上的来客。


注:记忆中黑兄黑妹应包括
1.
第一批进三分场机耕队的上海知青:
(男生)张鹏群、邵碧云、陆力年、陈洪年、李炜民、仲介虎、许正明等;
(女生)王于芬、陶伟萍、胡军芳、陈舜伟、董步新、沈竹芳、陆培丽。

2.
还有后来几批的王国华、张国锋、韩子明、卢建德、梁永华、邱礼成等人。



 楼主| 发表于 2007-6-3 15:08: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于芬 于 2014-7-18 13:15 编辑

《情满青山》之三


06.10.03 12:00:00老同学林剑霆来贴

王于芬:你好

记得同窗林剑霆吗?
同窗三年没说过一句话
,
奈下乡八年没唠过一次呵
.
然内秀寡言的你记忆尤存
,
飞扬我心唤醒你我记忆.



《找回老同学的记忆》

―――06.10.04 12:00:00


林剑霆,你好!
来贴看到、思绪多多,
几十年不见你在哪里?
我心飞扬唤起你我
--老三届岁月蹉跎

重庆中学初一3)班的同学
记得我们好象都不太灵活,
初中三年没说过一句话”,
我与你有同感、虽有些夸张

其实--再真实“形象”不过。

尾山农场三分场,
那是我们上山下乡安家的部落
你比我有才华、有福气,
好象曾到小学校任教,
不管怎么说条件相对不错。

而我一直在机耕队,
起早贪黑开着东方红
围着1号地11地转
播种、灭草、秋收、翻地,
才知道北大荒土地肥沃辽阔。

你来贴讲下乡八年没唠过一次呵
我仔细想一想、一、二、三……,
好象是这么回事,
平淡的生活不堪回首,
如今、不必去反思为什么  - - -

存在的可能有道理

都是为了理想中的生活,
一切的一切都不重要,
只要记住豆蔻年华
―――我们曾一起走过



 楼主| 发表于 2007-6-3 15:30: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于芬 于 2014-7-18 13:16 编辑

《情满青山》之四


06.10.14 12:00:00,看“小上海”《从三分场看尾山,摄于1992年》照片有感,淡淡一幅“水墨画”,千丝万缕“不了情”。





   


             《好一幅“水墨画”》
                       --你能想起点啥?


三分场农友“小上海”,
站在6号地头,
遥望场部方向,
不知道在想啥?
眼前草地、小狗、窝棚、麦地,
远处尾山、蓝天、白云,
啊―――好一幅水墨画
情不自禁按动快门一声喀嚓

我上“飞扬”看照片,
无意对拍照质量做出评价,
照相机一般的就行,
你说照相技术不错也罢,
我只是愿意,看尾山、蓝天――有情,
我只是眷恋,对草场、麦地――有感,
眷恋、情感是因为―――
水墨画中有我的青春年华。

穿着黄衣服的你我、还有他,
69
3月从军工路码头出发,
离别时的哭声,
压过播放送别曲的大喇叭,
一路轮船、火车,
翻江倒海、人困马乏,
在龙镇坐上汽车,
队长告知:尾山农场不远啦。

的山一座连一座,
……
那是名山12架,
看到尾山第一面
远没有想像中雄壮、挺拔,
眼前这一切,
朦朦胧胧、空旷苍凉,
迎着早春的寒风前行,
那边山脚下才是我们要去的新家。

看照片……草地、尾山、蓝天,
你能想起点啥?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与尾山相依相伴,
四季更替、冷暖轮回,
与尾山一起更衣换装,
尾山爱我,我爱尾山,
第一面的偏见不见了。

看照片……草地、尾山、蓝天,
你能想起点啥?
尾山有几处奇特的石磖子景观,
还有椴木林和婀娜高贵的白桦,
尾山盛产蕨菜、榛子、蘑菇,
你可以边采集、旅游、玩耍,

不要忘记尾山浓密翠绿的植被,
夏日里那可是能容纳万人的天然氧吧。

看照片……尾山、蓝天、白云,
你能想起点啥?
可曾记得尾山似通“人性”,
为不愿出工的你请假
山顶上缭绕着朵朵乌云,
老队长知道是尾山戴帽
累弯的腰、今天可以直一直,
老天爷安排、谁也不会说什么话。

看照片……尾山、蓝天、白云,
你能想起点啥?
尾山沉稳、肩宽,
凝重而不张扬,
从各个角度看、基本是一个模样,
对谁都是公平不虚夸,
做人要做这样的人,
对上对下、对强对弱不可妄自为大。

看照片……尾山、蓝天、白云,
你能想起点啥?
看似平平的山顶有深坑,
保持一个蓄意待发的姿势,
只待时机成熟,
千万吨岩浆从这里升空、抛远、落下。
张教授等一批经农场历练的精英,
尾山式的低调做人、厚积薄发。

眼前草地、小狗、窝棚、麦地,
远处尾山、蓝天、白云,
―――
好一幅水墨画
虽然只是按动快门一声喀嚓
聪明人做聪明事,
记录了那里曾经是我们的家,
过去的虽然已经过去,
水墨画中有你我他的青春年华。

注:照片清淡、圣洁,权且认为,象是水墨画



老刘
06.10.15 12:00:00 AM


王于芬:
你好!
不曾相识,今天拜读你的杰作,很是欣赏。
字里行间浸透着尾山的情,知青的话。
描述着尾山的景,倾诉那时的青春年华。
写得太好了。!



 楼主| 发表于 2007-6-3 15:41: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于芬 于 2014-7-18 13:16 编辑

《情满青山》之五


2006.10.21,我在打浦桥“新开元”宴请三分场部分农友,很荣幸请到QWQ夫妇、JINWEI1952碧云夫妇、杉三乐敏夫妇、林剑霆夫妇、仲羽、杨祥安、兔王、琳珍、卫萍、步新、ZPP、军芳。贵宾厅金碧辉煌,众农友激情荡漾,聚在一起有谈不完的话,叙不完的情,几个小时一眨眼就过去了,只恨时间留不住―――。兔王发来新帖致谢,话语真诚感人(此帖在新旧版搬迁时未保存,遗憾)。我敬佩兔王的为人,当即回帖:“……漫漫人生路上多沟通、多理解、多尊重、多关切”。




                 《回复兔王》


王连长变兔王,

我们仍是好姐妹,

回帖――好一首散文诗,

几十年相处、相知,

不知“兔王”有

这么多美妙的词汇。


“一阵校友的干杯,

一阵机耕队农友的干杯,

一阵属兔农友的干杯,

一阵邻居的干杯,”

一杯、一杯接一杯

兄弟姐妹今晚不知醉。


“兔王”用真心记录,

参加聚会的每一位,

“农友相聚不言谢,

尽些心力不为什麽”,

风筝放飞还有回收时,

高兴了、我们明日再相会。


 楼主| 发表于 2007-6-3 16:26: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于芬 于 2014-7-18 13:17 编辑

情满青山之六


仲羽在2006.11上传一张老照片“瞭望塔”(岗楼),《难以忘却的记忆——三分场绝版经典》,“这些历史的见证恐怕………在整个尾山都已经销声匿迹了,特上此照作为永久的纪念”!

我即景生情,赞仲羽(有心人)通达,颂希望永恒。
                                


难以忘却的记忆——三分场绝版经典》观感
               ---2007.6.3由杂文改写成散文诗
看有心人上传的照片,

仿佛又回到前世今生,

瞭望塔(岗楼)、围墙、大院,

这些都是黑龙江尾山农场,

曾经是劳改单位的见证。

一贯用词圆韵的有心人,

竟夸海口说绝版经典

凸显出实事求是的真诚。


照片天灰影暗、空旷凄凉,

没有经历过那段蹉跎岁月,

只是冷眼无情看照片,

也许认为是一座小城。

线条勾勒三米深的壕沟,

迎风矗立飘摇的瞭望塔,

沿壕直立带有电网的围墙,

还有可百米长跑草房的黑顶。


三分场农友看照片,

一定思绪万千、认真苦想,

曾经,“灰衣”四路一队队,

“报告政府”进院入牢囹,

后来,几百个务农人,

钟响懵懵懂懂出工,

日落步履阑珊回营,

大院内换成了战天斗地的我们。


空旷的原野上,

瞭望塔鹤立鸡群,

就是在漆黑的夜晚,

借助几里射程的探照灯,

也能把周围看得楚楚清清,

更不要说蓝天白云烈日下,

登高望远愈辨愈明,

当年,劳改犯想跑也跑不成。



标志性建筑刻骨铭心,

有心人聪明和富有远见,

“偶然性中包含必然性”,

尺有长短、不佩服不行。

当我哼着“南京之歌”,

发愁什么时候能到地头休息的时候,

有心人已经借助手中的相机,

开始向往美好的追求与憧憬。


登塔远眺三分场正南面,

通往场部的大路在翠绿(白雪)中延伸,

举起望远镜再看,

场部通往龙镇的公路上,

大大小小的汽车在爬行,

思乡的人啊,

谁不想家中的老母亲,

只能借助想象和朦胧深郁的眼神。


我看到过一张慈母送子图

漂移的目光、略显无助

仍透出男子汉的不屈不挠,

柔中有刚、太虚幻渺、已入化境,

那就是瞭望塔照片的“主人”。

看似平淡模糊的照片,

凝聚了多少情义、向往和势能,

盼望着有一天石破天惊。


我描述这个塔、道说这座城,

绝没想无病呻吟、有渎清听,

当你无力与“外力”抗争的时候,

从容的忍耐也是人妙通灵,

请记住、黑暗总会过去,

前方曲径通幽、柳暗花明,

快登上“仲羽的瞭望塔”吧,

地阔天高、希望在心中永恒。  

  


06.11.08 12:00:00 AM
仲羽答于芬/夏工:
    于芬/夏工,拜读美文,思绪万千,一张旧照能引起如此喷薄而出的诸多感悟,真要多谢两位的知遇之情!
    每次读你们的帖子总能体会到一种十分受用的平和心境,既便是那些并不一定令人愉悦的往事,到了你们的笔下就会转变成看往事如烟云的超脱和潇洒,这正是我所钦佩、赞赏和需要好好模学的。有时会自诩早已阅遍世态炎凉的我,一旦细细咀嚼你们帖子中看似平常的真情流露,才会感慨世间原来还有这么多应该珍惜的事和应当尊重的情啊!
    说到当年拍下此照,借用一句俗套话,那是偶然性中包含着必然性:说偶然是因为当时的审美情趣感觉到高耸的岗楼与低矮的围墙,整个构图和造型都很符合取景原则;说必然是因为当年的无奈并未泯灭向往美好的憧憬与追求,而在当时条件下表述、或者说能够实现这种意向的最高境界就是借助手中的相机了。
    请理解我有些言不及意,但我相信你们一定能体会我此时的心情。谢谢


发表于 2007-6-4 10:48:5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48于芬

        感谢你星期天在忙碌地工作,你在"诗与画"的<情满青山>与在"三分场"的<魂牵梦萦>的二大篇幅相得益彰,相辅相成,相映成趣,使我们在看你的诗时,得到不少的乐趣与快乐,谢谢你的辛勤劳动,向你献上一束鲜花,表示我的敬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我心飞扬 ( 沪ICP备06061530号 )

GMT+8, 2019-1-23 05:16 , Processed in 0.062711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