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wmm

地域风情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5-6-11 10:15:03 | 显示全部楼层
“公益坊”要拆?居民叹拆了太可惜
虹口文史馆:“三普点”身份非挂牌文保单位,已暂停拆除等评估后再决定是否保留
2015年06月10日   A07 :上海新闻   稿件来源:新闻晨报   



  公益坊内不少石库门建筑被拆,令市民感到惋惜。 /晨报记者 肖允
1
     公益坊位于四川北路近海宁路,是上海比较知名、保存完好的石库门建筑群之一,坊内有楼房119幢,居民2000余人,距离热闹繁华的四川北路商业区一步之遥,离外滩核心景观带不过2公里。

  晨报记者 王亦菲

  虹口区四川北路989弄的公益坊在上海市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工作中被列为不可移动文物点。但在昨日,有市民发现,有着85年历史的老宅却在悄然“拆迁中”。
  对此,虹口区文史馆昨日回复称,公益坊确实被列入《上海市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不可移动文物名录》,但并非挂牌的文保单位。考虑到部分市民对于该建筑的历史、文化价值提出了新的看法,目前已经暂停对该区域的拆迁工作,将对房屋进一步的调查,并请专家予以评估判断其价值后,再决定是否保留。

  随处可见拆掉一半的屋子

  从外观看,公益坊门头完好,但其内却是一片残垣断壁,只见弄堂内大片石库门老房子大门已经被拆除,碎砖、破瓦和拆下的木制门架随意堆放在转角处,戴着安全帽的工人们正在作业。
  从一条窄小的弄堂走向深处,随处可见的是拆掉一半的屋子,铁门被拆下,只剩下墙上曾经用于固定的门轴和铁质拉环。记者在一处老房子内看到,屋内木制楼梯已被拆得所剩无几,而丢弃的木质扶手并不见腐烂的迹象,材质依然很结实。在房屋的转角处的墙面上写着一个大大的“拆”字,一些人去楼空的房间大门已经被封,部分房子只剩下了宅基,有些则被改成拆迁工人的临时住宿点。
  张阿姨是为数不多的尚未搬离这里的居民。她告诉记者,公益坊被归入虹口区四川北路街道18街坊旧区改造,即将拆迁,自己也已经接受了动迁协议。“从小在这里长大,听老人说这里还住过不少名人,就这样拆了实在太可惜!”

  “南强书局”旧址在其中

  记者注意到,公益坊内有一处规模较大的独栋房屋并未拆除。“据说这里是什么文物保护建筑,所以不会拆。但其他民宅还是要拆的。”附近居民说。
  然而,记者在现场并未看到任何文物保护建筑的铭牌。该独栋建筑名为“颍川寄庐”,落款时间为“光绪丁未九秋”。从外观看,石制的门楼用料考究,门口采用石条做门框,嵌有月形花纹。进入颍川寄庐,但见天井后是一处客堂和落地窗,二楼则是各种雕花栏杆、黑漆色的灯托、地上的花砖看起来格外精致。而从市民拍摄上传到网上的照片看,颍川寄庐的房顶采用的还是特别进口的法国品牌砖瓦。
  据《上海地方志》中“石库门里弄住宅”记载:清同治九年(1870年)前后,境内陆续出现砖木立贴式结构的老式石库门里弄住宅。其总体布局采用欧洲联排式格局。一般为“三上三下”,即正间带两厢。北四川路(今四川北路)989弄(公益坊)45号“颍川寄庐”较为典型。
  “听老一辈说,大概在八九十年前,一个陈姓商人造了‘颍川寄庐’供家人居住,后来把附近的绿化、草坪进行了开发,就形成了现在的‘公益坊’和四川北路附近的门面房。”居民介绍。但该说法未得到史料记载佐证。
  记者查询古籍发现,公益坊的历史价值不仅体现在建筑本身,其文化积淀也是其他石库门房子难以望其项背。从现存的民国时期旧书可以看到,当时著名的“南强书局”就坐落于“北四川路公益坊三十八号”。新感觉派的刘呐鸥、施蛰存等人创办的“水沫书店”落址于“公益坊十六号”。
 楼主| 发表于 2015-6-11 10:15:51 | 显示全部楼层
wmm 发表于 2015-6-11 10:15
“公益坊”要拆?居民叹拆了太可惜
虹口文史馆:“三普点”身份非挂牌文保单位,已暂停拆除等评估后再决 ...

公益坊之困:“名分”和“身份”尴尬
2015年06月10日   A07 :上海新闻   稿件来源:新闻晨报   
     未入优秀历史建筑名单

  据悉,早在2012年6月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上海市文物局网站上发布的《上海市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不可移动文物名录》中,公益坊赫然在列,编号为“310109945190000186”,时期为“民国”,地处“四川北路街道”。
  既然已经被认定为“不可移动文物点”,公益坊为何会被拆掉?昨天,记者联系虹口区文化局和虹口区文史馆得知,在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中,虹口共认定了不可移动文物点303处,其中就包括虹口区四川北路街道18街坊旧区内的“公益坊”、“扆虹园旧址”。
  记者注意到,尽管两处文物点相距很近,但“武进路453号扆虹园旧址”被列入《2015年3月第五批优秀历史建筑名单公示》 中,四川北路989号的公益坊却未进入名单。这就意味着公益坊不属于优秀历史建筑。“扆虹园旧址明确是优秀历史建筑,最广为人知的是孙中山曾经于1912年在此发表过演说。目前,该处已经被保护起来,明确不会拆。”虹口区文史馆馆长何瑛表示。

  是否全部保留需鉴定价值

  何瑛介绍,上海将文物保护级别划分为4级: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和尚未核定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的文物保护点。公益坊就属于“文物保护点”,也就是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中的登录点(三普点),但并不能算是挂牌的文物保护单位。
  何瑛坦言,“三普点”身份有些尴尬。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于2007年进行,普查结果于2011年年底被公示,上海“三普点”达4422处。而在申报过程中,“三普点”没有统一标准,需要按照不同情况判断,如建筑的历史等等。“三普点”在经过区县级文物部门登记并公布之后,才成为具备法律保护身份的“文物”。从2012年至今,部分“三普点”已经被登记并公布为文物,但数量很少,公益坊并不在其中。其次,由于公益坊涉及整个石库门里弄,是否有必要全部予以保留需鉴定其价值。
  “我们也看到一些市民的反映,发现‘颍川寄庐’和部分民居屋顶的砖瓦可能有一定历史价值,目前暂时叫停了拆除工作,将作进一步的检查和出处认定。”何瑛表示。
 楼主| 发表于 2015-6-12 10:45:51 | 显示全部楼层
百年古桥消失?实已安置到售楼处
万科:桥面被提前迁移保护 浦东文保所:不太符合原本整体迁移程序
2015年06月09日   A08 :上海新闻   稿件来源:新闻晨报   





御界桥原址(上图)目前只剩两个桥墩及部分桥面。在附近的售楼大厅门口展示着一些桥体部件(下图)。   晨报记者 肖允

     见习记者 邬林桦 晨报记者 王亦菲

  有着百年历史的御界桥凭空消失了!?近日,这则关于御界桥的消息伤了众多上海市民的心。
  昨天,新闻晨报记者多方走访得知,古桥桥面被搬迁至上海万科海上传奇项目示范区内保护。而浦东文物保护管理所相关负责人表示,早前给出的保护方案是建议将古桥整体迁移,此次开发商将桥面与桥墩分开迁移并不太符合保护程序。

  【网友爆料】
  百岁古桥不见了

  近日,网友“南汇乡土”发帖称位于浦东北蔡、有440年历史的古桥御界桥凭空消失了!网友“南汇乡土”姓李,是一名文物古迹爱好者。位于北蔡镇御桥村的这座御界桥,早在2009年他就去查看过:“当时听邻里说,北蔡那里有个古桥,因为河道的开发,可能会被移走,我就特意去看看。”
  据浦东新区地方志记载,位于北蔡镇南部的御桥村正是由“御界古桥”而得名。据传说分析,御界桥距今已440岁。李先生特意仔细查看过御界桥。“高约2米、宽1米半、长度大概是在10多米,是一座石板桥。桥面是花岗岩,略有破损,但是桥身上的纹路、桥名十分清晰,整体完整。”
  今年年初,李先生再次来到御界桥时发现桥不见了,现场看不到拆下的桥面构件,只剩下桥墩上的红色标记,可能是当初为了移动石桥留下的编号。
  御桥村村民陈老伯说,今年年初,工地施工期间曾将桥面砸断。而网友“檀箍香”今年1月拍摄的照片看,当时御界桥还在原地,但桥面上堆放着各种钢筋。

  【现场寻访】
  古桥原址只残存桥墩

  昨天下午,记者沿御桥路旁的小道穿过杂草,好不容易找到御界桥的踪迹。残存的御界桥桥墩隐匿在一块布满青苔的河滩上,原本桥下的河道已被沙土和垃圾填埋。
  走访中,记者遇到了背着相机来给御界桥留影的村民老洪,他在网上看到御界桥消失的新闻,也想来找找这座年代悠久的古桥,却寻不见踪迹。
  出生在御界桥边的老洪说,随着时间推移,村里通了公路,有了公交车,以前很重要的御界桥不再是村民出行的必经之路。渐渐地,御界桥破旧了,桥身护栏掉入河中无人修理;御界桥下的咸塘浜也开始变窄、变脏。记者看到的咸塘浜,河道淤积,河里长满了水草和浮萍,白色垃圾遍布河道两侧。与河道一墙之隔的建筑工地正在如火如荼地施工。

  【浦东文保所】
  桥面已迁,未遭破坏

  浦东文保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该桥严格意义上桥龄为131年,在2008年成为上海市第三次文物普查登录点。记者查询《上海市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不可移动文物名录》发现,御界桥(清、北蔡镇)的确赫然在列,编号为310115945180000162。该负责人称,工作人员已经到开发商所提及的项目示范区去查看过了,目前古桥桥面被放置在一处绿地内。经过检查,确认桥面未遭到破坏。
  据该负责人介绍,早在2009年动拆迁和河道拓宽时,浦东文保所和北蔡镇政府及开发商等相关单位就曾多次邀请专家进行评估,最终给出的建议是:保留古桥,但将古桥整体北移进开发商所建小区,成为小区绿化景观的一部分。他说,一般文物、古桥保护首选是原处保留,但由于御界桥所处的河道需要扩建,无法原址保留,因此选择了就近迁移。

  【万科】
  目前已进行临时妥善存放

  记者获悉,御界桥所在地块多年前批租给陆家嘴公司,该地块在2012年左右移交给万科集团下属的上海地杰置业有限公司继续开发。
  记者昨日从开发商万科方面得到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称:万科近期因为咸塘港沿河两岸景观改造的需要,为免改造施工造成对咸塘港西侧支流上的古桥造成破坏,对于改造施工范围内的古桥桥面进行了先期保护。经与北蔡镇御桥村政府沟通后,于2015年4月23日由上海地杰置业有限公司将古桥桥面搬迁至上海万科海上传奇项目示范区内予以妥善保护。上海地杰置业有限公司搬迁时保留了原有现场照片,以备未来正式方案落位时使用。
  万科方面表示,目前古桥桥面属于临时性存放,将妥善保护。由于桥墩等体量较大,无大型设备搬运,因此仅移动了桥面,而桥墩尚在原址。等规划中的绿地位置完工后,万科方面将会配合文物保护单位,对包括桥墩在内的所有桥面构件进行正式迁移。
  昨天,在万科海上传奇项目的售楼中心,一块介绍“御界桥”的指示牌竖立在展示厅前的绿地处,经历风雨沧桑的御界桥静静地躺在绿油油的草坪上。记者在现场看到,御界桥的桥面被分成8块错落有致地安放在绿地中,桥面上印刻着繁体的“御界桥”字样,还刻着这座桥的始建和修葺的年鉴记载。“我们与镇里面沟通过,提前将这座桥迁移保护,拆除过程也很小心,没有对桥面造成破坏。”万科售楼中心一位负责人说。
  但昨天浦东文保所相关负责人坦言,早前给出的保护方案是建议将古桥整体迁移,此次开发商将桥面与桥墩分开迁移并不太符合保护程序。后续工作中,文保所将进一步细化古桥保护方案。
 楼主| 发表于 2015-6-19 12:17:58 | 显示全部楼层
球迷老羊:岳飞身上刻四个字,我五倍于他,二十个字
星期日周刊记者 顾 筝
2015年06月14日   B06/B07 :上海人   稿件来源:新闻晨报   



  老羊后背纹着的英文是:Oriental soul of football Lao Yang/We swear to survive Chinese football/honor co existence of life and death/go hand in hand.


老羊找了一只“火车头”牌的足球,把它原汁原味的纹在自己身上,连商标和型号都原封不动地搬到自己皮肤上。   本版图片/星期日周刊记者 杨 眉




左图:老羊(右)在球场上


 下图:1993年登有老羊采访的那个 《解放日报》版面

     “到澡堂洗澡的时候也很有感觉,比我年纪大的人一看就说:老球迷老球迷。然后我们一侃,边上就围上来一堆人,好像找到知音一样,这就有了当年的感觉。”

  啥上海滩,
  全世界就我一个人

  “我上去踢球了。”杨庆生用脚比划了一个传球的姿势,“我今天可是带伤出场。”他指了指护膝护住的膝盖。
  杨庆生个子矮小,看上去挺灵活。他是这场比赛中的年轻球员,1955年出生的他今年60岁,刚退休。这天比赛双方队员的年龄都在59岁到69岁之间,是老年足球比赛中的高年龄组。
  火车头体育场被分为两块区域,两场球赛同时进行。杨庆生踢的是右边位,上半场他的运球速度还挺快,下半场,大家的体力都耗去一大半。杨庆生站在偏外围的地方,佝偻着背,等待着队友踢来的球,可球总也不来。“小杨哪能搞的,哪能立在嘎远的地方?”观战者就是来发表各种评论的。
  终于还是等来了发挥的时刻。下半场发生了一个爷叔抢球倒地手骨折的意外之后,场上场外的队员心情都受了点影响,可就在比赛最后的五分钟内,杨庆生接到一个球,他一记长传,传给了队友,队友用胸一顶,顶给了守在另一边的左边卫,左边卫一脚射门,球进了。
  哨音吹响的时候,比赛结果并没有扭转,杨庆生所在的常青队依然是1:2落败,但他很兴奋:“刚才那一球看到了吗?我一脚传球……”
  下场稍事休息之后,杨庆生脱下了他的球衣,他身上那有名的文身就显露出来了。
  “上海滩上就伊一个人。”旁边的队友指着文身说道。
  “啥上海滩,全世界就我一个人。”杨庆生反驳道。
  那文身确实“弹眼落睛”。他的胸前是一大幅画:一个足球,球上还印有“OFFICIAL”的英文字样,足球由一双手托着,仔细端详,两只手还是不一样的,一只是男人的手,一只是女人的手,双手托起的足球下面是长城。“为什么是男人的手和女人的手,是代表男足和女足。下面为什么是长城?长城儿女期盼中国足球早日腾飞,走向世界。英文?是火车头牌(足球),上面应该是个火车。哦,你问足球上的那个英文是什么意思,我不太知道,我就是拿着个足球,给文身师看的,让他作为参照物,原汁原味地纹出来。”
  不止前胸,后背还有。杨庆生的后背也被文身覆盖,上面是一段中文和一段英文。“我后面文身的字是我自己想出来的,东方球魂老羊誓与中国足球荣辱与共,生死相随。我本身姓杨,又想去做中国球迷的领头羊,所以写成了‘老羊’。我为什么把自己比作东方球魂?德国有个贝肯鲍尔写了一本书叫《半世球魂》,我觉得挺好的,我也把足球当作自己的灵魂,他是西方的,我是东方的。岳飞身上刻‘精忠报国’四个字,我是五倍于他,二十个字。而我也知道,我必然会随着中国足球的出线,要在世人面前展现自己,所以那时我就有规划,要中英文对照。不过我不懂英文,我让文身师找一个英文好一点的人翻译一下,听说他找了一个捷克驻上海领事馆的人给我翻译的,不知道你英文怎么样,帮我看看?”
  前胸后背的文身可让杨庆生吃足了苦头,为了以防感染等问题发生,两处是分开纹的,各纹了六个小时。“我抱住一根柱子,文身师在后面纹,痛得不得了。不过今年秋天我还要去增加。”他伸出自己的手臂,“左手臂去纹凤凰,右手臂去纹龙,中国足球队队徽不是换新的了吗?有龙和凤的图案,我也要去这么纹,代表男足和女足。我跟文身师提起过这个想法,他被我的创意感动了,他说,如果你在手臂上纹上龙和凤,别的地方再纹我都不收你钱。我想了想,也没别的地方好纹了,就在这个地方吧。”他“啪”地一下拍了自己的左小腿,“就在这里搞个东西,纹一个穿着古装蹴鞠的人的图案,就结束了。据说蹴鞠是在山东兴起的,我以后要去看一下。”
  杨庆生身上的文身作品是2009年完成的,但很多人以为他是在1993年纹的,因为在他后背的文身处刻了一个年份“1993”。对于人们的误解,杨庆生不多解释。“文身的设想,是1993年就有的,这是对我刻骨铭心的一年。”1993年,杨庆生因故入狱,这场在他看来有点冤屈的“牢狱之灾”让他在大牢内呆了四年多。“文身的内容是我在大牢里构思出来的。当时我想难道我就这样完了吗?出来我还要做球迷,而且要做一般球迷不敢做的事。我看到国外的足球队踢得很好,球迷也很狂热,我心想,中国足球确实踢得不够好,但球迷一点都不输给他们,国外球迷的狂热不就是在脸上涂油彩吗,比赛结束后一把澡就冲没了。那我就弄文身,它也是文化,而且是冲不走的,这个创意也体现了球迷对中国足球的期盼。在监狱里设想这个创意的时候,我想得很得意,2009年,足球打黑,我看到了中国足球的希望,就想去把自己的创意实现。我想我这个作品可不能随随便便给一个不咋地的文身师纹,某一天我去买助动车,在延安路那边,边上正好有个文身馆。我车也不买了,就和店里的人聊文身的事,他们很感兴趣,说这是分店,让我去总店找老板聊。后来我就去了他们总店,和老板说了自己的想法,在他们店里都是现成的图案,张牙舞爪的鹰、老虎什么的。我说我来给你画个初稿吧,就这样把自己脑海里想过的足球、长城都画了出来。到最后老板还反问我:你是搞什么的,好像挺有艺术感的?我说我就是一个工人。我甚至在想,我这个作品出来之后,可以申报吉尼斯世界记录,文身的世界记录应该有,但球迷的还没有吧,但没人给我申报啊。”

  我就像一个品牌一样,
  肯定有识货的人

  杨庆生前胸后背的两大片文身对他人或许只是感官上的刺激,对他本人却有着实实在在的意义。
  出狱之后,杨庆生低沉了很长一阵子。“我远离八号台(虹口足球场正对主席台的位子,过去杨庆生和球迷伙伴们总在八号台的位置上为自己支持的球队加油助威),有几次有冲动,想振臂一呼,但想想还是算了吧,把那个激情缩下来。偶尔碰到认识的人,让我重出江湖,但我感觉到……我辜负了很多人的期望,也怕人家对我另眼相看。我想我就回避你们吧。”
  2009年文身纹好之后,2010年3月杨庆生去北京工体看中超联赛开幕式。开幕式结束后是东道主北京国安队的比赛,杨庆生选择为他们喊加油,“我不能为别的队叫,国安的球迷一人一口唾沫就把我淹没了,我就为东道主叫。”3月的北京,寒意正浓,但杨庆生的热血被点燃了,他想脱下上衣露出文身。身边的朋友劝阻他:“别脱了,这么冷的天。”但杨庆生说:“如果我不脱,北京就白来了。”场上的记者触觉敏锐,很快就看到一个小个子球迷脱了上衣在加油呐喊,而他身上有一大片特别的文身。“记者给我拍了振臂一呼的照片,不得了了,很多球迷都涌过来,拍照合影的都有,这个时候感觉就出来了。到澡堂洗澡的时候也很有感觉,比我年纪大的人一看就说:老球迷老球迷。然后我们一侃,边上就围上来一堆人,好像找到知音一样,这就有了当年的感觉。现在球场上蓝魔、蓝宝大多是年轻人,但不管怎么样,我毕竟是他们的鼻祖,是前辈,不管他们知道不知道。我想,总有一天,他们会知道的。我希望最好能证明一下自己,如果2018年中国队能冲出去的话,那感觉就不得了,我们自己国家的媒体肯定会过去,看到我这种球迷,他们肯定会拍照采访。我就像一个品牌一样,肯定有识货的人。”

  人的感情不能在一条道上,
  要释放

  杨庆生所回顾的“感觉”存在于1990年代初。那时他刚从长兴岛农场上调返沪,本来要和在农场交往的女友成家,可是因为一些原因,两人还没办婚礼,就由一张结婚证换成了离婚证。“失恋后,我就像个机械人一样,上班无精打采,也不觉得饿。离婚这种事怎么会发生在我身上?我好面子,于是躲着别人,一下子老了好多岁。我想难道自己就这样沉沦下去吗?爱情是美好的,但没有资格去享受时,那生活还是要继续。我正好喜欢足球,于是就找到了解脱,否则整个人就傻掉了。”
  杨庆生家住在虹口足球场旁边,他常常去看当时的甲A联赛。在那里他看到看台上有一个球迷,绰号叫“王小毛”,背着一个横幅,很出挑。杨庆生很羡慕王小毛,因为他领喊口号,在球迷中显山露水。“一开始我觉得很好笑,觉得他很滑稽。后来我就崇拜他,因为别人都不敢这样做,他为什么敢这样。他对足球肯定不是一般的爱好,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后来我还看到一个叫‘长脚’的球迷,个子要比我高一个头,也是很有激情的。我想虹口足球场,光一两个人叫还不行,我就加入他们的阵营。我们常常在一起踢球,聊球,也在八号台造势。喊口号是有技术的,要朗朗上口,要叫得响,还要保持分贝一致。我会对大家说:我们一起连喊五遍,上海队,加油。这样,大家知道五遍后就结束,那么声音音量能保持同一。等到这个口号叫完,我会变换,说:下面我们叫上海队,好样的。我领喊的口号很快就冒尖了,因为我的能量得到了释放,人的感情不能在一条道上,要释放,这样一释放,真的很好。要知道我以前多郁闷啊,所有的压力通过吼他几嗓子散发出来,心里的郁闷是不和人说的,没人知道,所以能量很大,嗓子也比别人大。”
  杨庆生的能量释放出来,在球迷中变得很突出。那时很多球队的教练也和他相熟,会给他球票,而他就常把球票送给在球场门口无票入场的球迷们。球迷生涯中最辉煌的一次经历是1993年,当时的中国足球队主教练施拉普纳带领球队到成都打世界杯预选赛,虽然这场球赛无足轻重,因为只是“陪太子读书”,中国队并没有出线希望。但杨庆生还是自费前往。“我没想到,在上海球场上的表现都被电视转播出去了,所以我一到火车站,就有很多人说认识我,说在电视上看到我。那次在成都,电视台还办了一个节目,主题是为中国足球队把脉。我被邀请过去,旁边坐的是足球记者、评论员等专业人士,话筒传到我手里,我说中国足球运动员是体制的牺牲品。说了没几句,说到动情处,我声泪俱下,摄影记者们对着我近距离地‘啪啪啪’拍照。我人还没回上海,《解放日报》上就一大版报道就有我,题目是‘可怜中华球迷心’。”

  杨兄,灵灵灵

  作为球迷辉煌时刻的感觉现在能找回来的不多,他只是在希冀,将来发生点奇迹。
  “我现在是蓝宝蓝魔爸爸、爷叔级的了,看台上很多是90后,连00后的都有。所以一些关键的场次我才去看看,其他时间,有老年足球踢,我就踢踢,现在转为自己过把瘾了。”其实,在1990年代成为疯狂的球迷之前,杨庆生是一个踢得不错的业余足球队队员。
  1972年,杨庆生初中毕业后,根据当时的政策,去长兴岛农场做知青。可是因为一些当时社会的政治原因,他受到了行政处分。“最糟糕的时候,我还被安排去冲厕所,有人伐?先要在门口叫一声,再进去打扫卫生。”1980年,他被调去了另一个农场单位,在车间里做一个工段长。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加入了厂里的足球队。“我们厂里来了个新厂长,他是体育迷,喜欢打篮球,也喜欢踢足球,看我人缘好,踢得好,就把我封为场上队长,可以在现场指挥,发号施令。我最有感觉的一场球就是和隔壁单位决冠亚军,比赛打得难分难解,最后以罚点球来决胜负。7人制比赛,罚3人点球,我是最后一个罚。前面的比分是2:2,我这个球进去的话,我们就赢了。当时看的人特别多,罚点球的时候,观众一下子涌到球门架那边去了,我就和守门员打心理战,其实我是想打反脚的,但我指着正手边的观众说,朋友帮帮忙,球门看不见了。其实这是个心理暗示,让守门员以为我要踢那个角度。然后我来了个小小的助跑,看上去是踢正脚,但在脚和球接触的一瞬,推到了守门员的左下角,这个球踢得很有力量,推着地面进去。当时我的队员们都不敢看罚点球,听到裁判的哨声后,才转过头来,然后把我托起来。赛后厂长还关照食堂准备了两桌菜,给我们庆功,我们就喝酒庆祝。这场球我印象非常深刻,在一个场子上我可以运转乾坤,最后胜利的球又是我踢出的,这非常有感觉,整个人都神兜兜的。厂里上上下下都对我很好,看到了就会说:杨兄,灵灵灵。我那个女朋友可能也是看了我球场上的表现,而愿意和我在一起的。”
  杨庆生回忆说,这场球就像昨天刚踢过,或是上午刚踢过的感觉。他也知道,这样的球他再也踢不到了。
  在他人生最低潮的时候,似乎都是足球拯救了他,所以说,叫他怎么能不抓住足球不放呢?
 楼主| 发表于 2015-6-19 13:30:58 | 显示全部楼层
历经十年风波,清末民宅仍两度被拆
2004年被列为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目前只剩断壁残垣 开发商仅被罚款8万元
2015年06月17日   A09 :上海新闻   稿件来源:新闻晨报   





  陆氏民宅现在只剩下被腐蚀的横梁和一些随意丢弃的砖瓦、木板。 /晨报记者 肖允


     晨报记者 王亦菲

  上周,拥有95年历史的上海石库门里弄公益坊部分房屋被拆除。昨天,有市民向晨报反映,位于天潼路800弄,已被列为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的清末建筑陆氏民宅被拆。
  记者调查发现,陆氏民宅被拆已多年。闸北区史料陈列馆表示,目前已经进入执法程序,开发商上海银邦置业有限公司的拆除工作未获批准。闸北区文化执法大队表示,初步处理结果是对开发商罚款8万元。

  老宅没能逃过被拆命运

  王阿姨在天潼路800弄住了40多年。今年60岁出头的她,从小就听着父辈说起弄堂里的故事。
  “这里本来是一户陆姓人家造的,建于清代末年,已经有100多年历史了。”王阿姨说,在她孩提时代,附近居民都把陆氏民宅叫作陆家花园,那时院子里绿化很茂密,冬暖夏凉,环境幽静。
  随着时间推移,陆氏民宅房屋渐渐老去,拆迁也列入了议事日程。
  “老宅动迁我们当然欢迎,毕竟能改善居住环境。不过,百年老宅就这样一拆了之,还是太可惜了。”王阿姨说:“2003年、2004年的时候,开发商进驻小区,天潼路800弄的房屋被逐渐拆除,屋顶被掀掉,外墙被敲了个洞。”
  在查阅相关文件后,里弄居民发现,陆氏民宅在2004年被列为区文物保护单位。王阿姨等人随后告知拆迁人员,这是保护建筑,不能随便拆除。随后,在相关部门介入下,拆除工作暂时停止。
  但让王阿姨想不到的是,陆氏民宅最后还是没能逃过被拆除的命运,“我前几天路过老房子,进去看了下,里面已经是一片废墟,陆氏民宅基本全部被毁坏,只剩下几根横梁。”

  缺保护,文物建筑成废墟

  昨天中午,记者来到天潼路800弄。这里已经是一处拆迁工地,只剩下一堆砖瓦废墟,无人居住。
  “这里已经拆了十几年了,哪还有什么保护建筑。”拆迁工人告诉记者,大概在2005年拆除工作刚开始的时候,曾接到过通知,说工地里有一处文物保护建筑,要求他们拆除时不要破坏。“平时也没人来管,风吹雨淋,渐渐房梁什么的都烂了。”
  工人带着记者来到天潼路800弄164支弄7号,“这个就是文物保护建筑,你看,现在基本成废墟了。”
  记者在现场看到,陆氏民宅外观已经完全无法看出房屋主体样貌,从俯瞰图大致勾勒的轮廓看,原本应该是一处四合院结构住宅,砖木结构,而现在只剩下了被腐蚀的横梁和一些随意丢弃的砖瓦、木板。只有弄堂入口处一块不起眼的石碑上,写着的“陆少棠界”四个字,证明了这里曾有的历史风貌。
  “这地方既没铭牌,也没人来察看管理,时间久了房子都烂了,之前还发生过几次坍塌。”工人说。
  据悉,2010年9月1日,天潼路800弄181号左厢房发生屋内网板砖部分脱落,面积近10平方米,所幸无人员受伤。
  在闸北区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列表中,天潼路800弄164支弄7号陆氏民宅(陆少棠宅)赫然在列,公布时间为2004年1月6日,且被列为“上海市第一批登记不可移动文物名单”。

  开发商仅被罚款8万元

  对于拆除,开发商上海银邦置业有限公司在2005年曾发布过一个声明:公司在2002年8月19日取得闸北区5号旧改地块的开发经营权,当时并没有任何部门通知公司,地块内有一处属于保护建筑范围的民宅。所以,公司按照正常的开发流程对地块进行动拆迁工作,这其中就包括损坏了的陆氏民宅最外围一间。2004年,公司才得知陆氏民宅是保护建筑,并接到闸北区文化局的口头通知后,就暂停了拆迁工作。随后,公司方面和文化局的相关专家召开了专门会议,明确了陆氏民宅的布局、结构、装饰物等原装保护方案。
  然而闸北区文保局表示,该公司十年内股权变更很多次,所以老宅非但没有得到修复,反而去年再次启动了拆迁。记者致电闸北区文化执法大队,一名工作人员表示确有此事,目前已经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认定是陆氏民宅边界外围部分损坏,目前已对开发商罚款8万元。”
  昨天,记者多次致电开发商上海银邦置业有限公司,但总机始终无人接听。

  [两问拆迁]

  ?为何现场没有任何保护铭牌?

  昨天,记者在现场并未发现任何保护措施,也未看到任何保护铭牌。
  对此,闸北区史料陈列馆马先生表示,陆氏民宅属于登记不可移动文物,但还未达到《文物法》中规定的保护级别,并不需要设置铭牌。“处罚结果,需要问文化执法大队。”闸北区文化执法大队一名工作人员表示确有此事,目前已经作出对开发商罚款8万元的行政处罚决定。
  据悉,陆氏民宅在2003年由银邦置业有限公司获得房屋拆迁许可证,2004年被列为不可移动文物后,老宅拆迁被叫停。一年后,闸北区文化局牵头,以银邦置业有限公司为主体启动修复工程。

  ?为何十年里未采取任何保护措施?

  为何从2004年至今,已经明确是区县级保护单位并已经被叫停拆迁的陆氏民宅,依然从一处典型的框架式清代四合院变成如今的断壁残垣?
  当记者告知陆氏民宅现在损坏程度严重,只剩下框架和部分残缺墙体时,马先生表示“不可能吧”。但他也承认,开发商屡次换过股权、老板,内部比较混乱,“我们一直在敦促他们”。他们去年就已经介入调查,在他们发现的时候,陆氏民宅外观结构还在,部分损坏。“去年我们已经告知开发商,此处是文物保护单位,没有经过行政审批拆除属于违规,已经进入执法程序。”
  闸北区文保局表示,他们曾三次发文告知银邦置业要求其实施修复,但因人事变动,相关事项未能传达到现任负责人,因此十年过去了,老宅没有得到修复,反而在去年再次启动拆迁。“我们敦促开发商保护修复,但因为他们人员调动太频繁,一直没落实。”

  [专家说法]

  处罚太轻无警示作用
  “上不封顶”值得借鉴

  同济大学建筑城规学院教授阮仪三认为,按照现在的公开信息看,陆氏民宅是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属于登记不可移动文物,那就应该是不可随意拆除的。“文物保护部门应该要告知开发商,这是文物保护建筑,不可随意拆除,开发商应该尽到保护责任。”他表示,如果开发商“明知故拆”,就要惩罚。
  “但现在的惩罚力度很有限,对开发商来说,可能根本无关痛痒。”阮仪三表示,像陆氏民宅这样的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没有相应规范的保护措施、罚款力度太弱,导致主管部门对保护文物没有一定的权威性,这也是近年来文物屡遭破坏的原因之一。“和开发商可能的获利相比,根本不算什么。有些人根本就不怕。”
  阮仪三认为,随着城市的开发,不少老建筑逐渐被拆除,能够体现城市历史风貌的建筑越来越少。“现在还有部分 ‘三普点’(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登录点)也被悄悄拆除,或是损毁,需要有关部门加大保护力度和执法力度,不是等媒体曝光了才去管。像环保部门目前对于违法单位的罚款就是根据情况来判定,上不封顶,这样的做法值得借鉴。”
 楼主| 发表于 2015-6-26 12:03:59 | 显示全部楼层



江苏省无锡市的城中村——丽新工房,由无锡市第三棉纺织厂前身创始人、香港特区前财政司司长唐英年的曾祖父唐骧廷于1916年建造,共六幢,可容纳约270户居住,这百年工房是无锡现存最老的职工家


现在丽新工房大多还由当年无锡第三棉纺织厂、无锡丽新印染厂的老职工和他们的后代居住,也有些已被外来打工的新市民租住。光阴如梭,世道变迁,当年的高档职工住宅,在近百年后的今天,成为等待拆迁


已经95岁高龄的邵南度是当年的工厂劳模,因为贡献突出,厂里给分了3个房间。他和妻子孟带娣在丽新工房已居住了71年,育有7女1儿,如今,他和老伴、儿子儿媳、孙子孙媳还有4岁的重孙女四代同堂,仍


居住在这里的一些老职工,从小生活于此,和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有着笃深的情感,不愿和孩子们一起搬迁至高楼大厦,选择留下,坚持传统。


节假日,暖阳下,邻居们围在一起娱乐。邻里间相互关照,和睦相处。时代变迁,他们依然故我地生活着。


82岁的戈大爷,最大的乐趣就是养鸟,每天清早遛鸟,忙忙碌碌,不亦乐乎。他说:“鸟是我们的好朋友,听鸟叫,心情好。”


大清早,小吃摊就在工房楼下摆开了,油条、煎饼、豆腐花,几块钱就能吃个不错的早餐,生活还是有滋有味的。
 楼主| 发表于 2015-6-27 16:39:02 | 显示全部楼层
wmm 发表于 2015-6-26 12:03
江苏省无锡市的城中村——丽新工房,由无锡市第三棉纺织厂前身创始人、香港特区前财政司司长唐英年的 ...


10号门楼,88岁的姚炳昌、84岁的杨锡娣老俩口,育有5个子女,但他们还是喜欢居住在丽新工房,他们说:“还是住在这里好,都是几十年的老邻居,大家很熟悉,互相都有照应。”


两位小朋友熟练地捣鼓着笔记本电脑,一个敲击键盘,一个移动鼠标,旁若无人地玩游戏。老旧的工房,将留下他们最早的人生记忆。


76岁的尤德华从20岁时就学会磨刀,退休多年来坚持免费为大家服务。每当他摆出磨刀工具,吆喝几声,便会有居民纷纷拿来菜刀、剪刀等,依次排列在地上,尤师傅会和大家边聊边磨,忙上大半天。


闲时遛个狗,也给生活增添了不少乐趣。


93岁的许光明在丽新工房居住了58年,现在独居,不愿意搬到子女的高楼居住。每天早上烧香拜佛是他的必修课。他说自己身体还蛮好,生活能自理,每天自己买菜、烧饭,闲时和老邻居们聊聊天,子女们也经常来看望他。

随着城市建设和发展的需要,无锡市北塘区将丽新路低洼地区危旧房改造工作列为了2014年城建一号工程,1148户的老房子将被征收。2014年3月,丽新工房所在丽新路地块征收工作全面启动。


2014年8月21日,丽新路旧城区改造征收签约率高达90%以上,项目征收协议签约生效。居民们自发组织庆祝活动,举着彩旗,敲锣打鼓,高喊口号,一路欢歌。


 楼主| 发表于 2015-6-28 14:02:21 | 显示全部楼层
wmm 发表于 2015-6-27 16:39
10号门楼,88岁的姚炳昌、84岁的杨锡娣老俩口,育有5个子女,但他们还是喜欢居住在丽新工房,他们说: ...


从2014年10月起,百年工房的“272家房客”开始陆续搬迁。居民们的感受可谓五味杂陈,既有很多不舍,也有新的期盼


各家都有一些旧家什、老物件,一时间成为收购古董、旧家具的闹市,收废品的也是一波接着一波地来吆喝。连火锅也被当作废铁卖了。


014年10月7日,国庆长假的最后一天,邻居们聚集到一起,吃了最后一顿团圆饭。各家准备了几个好菜,再来几瓶酒,大家好好热闹一番,也算是个散伙饭吧。人散了,情还在!


由于宣传动员到位,绝大多数居民在一个多月内就完成动迁。搬离后,废弃的破旧物品被付之一炬,那依然矗立的百年老屋,似乎在倾诉着当年曾经拥有的兴旺与辉煌。


直至2015年5月,经历了近百年风雨沧桑的丽新工房被拆除,从此永久退出了历史舞台。
272家房客

文/姜荣法



作为一个摄影人,我更喜欢走街串巷,拍摄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用相机记录大千世界,用照片诉说百态社会。

2008年4月的一天,当我第一次走进江苏省无锡市的城中村——丽新工房时,就被这里的景象深深吸引了:耄耋老人们在悠闲地聊天说事,顽皮的孩子们在嬉戏玩耍,小商小贩在吆喝叫卖,有坐在门前吃饭、喝茶的,有择菜、洗衣、忙家务的,还有逗鸟、遛狗、玩猫的,宛如一幅闹猛的都市“清明上河图”。八年间,我百余次来到这里,拍摄了上万张照片。

丽新工房,始建于一九一六年,是无锡现存最老的职工家舍。它由无锡市第三棉纺织厂前身创始人、香港特区前财政司司长唐英年的曾祖父——唐骧廷,在建造丽新棉纺织厂后,用多余的乱砖坯建造的,为土木二层楼房结构(二楼还建有阳台),共六幢,可容纳约270户居住,主要用于工厂高级技工家属住用,而且在聘用年内,房租全免。工房每个门栋内住有9户人家(楼下4户楼上5户),每户面积约6-9平方米,共用1个客堂间、1个厨房和1个阳台。这也可算无锡最早的职工公寓房了,现在大多还由当年第三棉纺织厂、丽新印染厂老职工和他们的后代居住,有些已被外来打工的新市民租住。光阴如梭,世道变迁。当年的高档住宅,在近百年后的今天,已成为等待拆迁的危房。斑驳的墙壁,狭窄的楼道,潮湿的房间,昏暗的光线,以及踩上去“吱吱”作响的木楼梯,似乎倾诉着工房当年曾经拥有的兴旺与辉煌。

那时,丽新路上曾经集中了第一毛纺厂、第三棉纺织厂、印染厂和协新毛纺厂等多家规模较大的纺织企业,人丁十分兴旺。随着城市建设和发展,当初红红火火的工厂,关闭的关闭、搬迁的搬迁,这里也就成了都市里的村庄,成了电影《72家房客》的翻版和再现,似乎正在被人们遗忘。居住环境很差,生活设施简陋,与“小康”形象似乎存在不小差距,从物质角度而言,居住在这里的人们可以说肯定并不富庶,生活的环境在许多人看来早已是“不宜居住”,可是,他们邻里间和睦相处,相互关照,关系和谐,面对生活,他们并没有多大的烦恼,依然故我地生活着。相反,他们还充满着发自内心的平和与淡然。从他们的笑容中可以读到,他们也是快乐的!我想:幸福观因人而异,一个人的快乐,不是因为他拥有的多,而是他计较的少。幸福没有固定模式,它是对生活的一种渴望与满足。乐由心造!福由心造!

无锡市北塘区将丽新路低洼地区危旧房改造工作列为了2014年城建一号工程,1148户的老房子将被征收,丽新工房包括其中。据了解,这里计划建设“十里运河湾”项目,总规划建筑面积145万平方米,总投资约124亿元。打造祠堂氏族文化产业区、都市创意休憩广场、现代时尚商业集群和物联网宜居小镇四大板块,最终形成一个综合性的特色城市功能区。2014年3月,丽新工房所在丽新路地块征收工作全面启动,截至8月20日签约率高达90%以上,项目征收协议签约生效。居民们自发组织庆祝活动,举着彩旗,敲锣打鼓,高喊口号,还拉起了“共产党好”的横幅标语。从2014年10月起,百年工房的“272家房客”开始陆续搬迁。直至2015年5月,房屋被拆除,经历了近百年风雨沧桑的丽新工房,从此永久退出了历史舞台。这里,将涅槃重生!



【完】
 楼主| 发表于 2015-6-29 19:12:46 | 显示全部楼层
“公益坊”要拆?居民叹拆了太可惜
虹口文史馆:“三普点”身份非挂牌文保单位,已暂停拆除等评估后再决定是否保留
2015年06月10日   A07 :上海新闻   稿件来源:新闻晨报   





  公益坊内不少石库门建筑被拆,令市民感到惋惜。 /晨报记者 肖允


     公益坊位于四川北路近海宁路,是上海比较知名、保存完好的石库门建筑群之一,坊内有楼房119幢,居民2000余人,距离热闹繁华的四川北路商业区一步之遥,离外滩核心景观带不过2公里。

  晨报记者 王亦菲

  虹口区四川北路989弄的公益坊在上海市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工作中被列为不可移动文物点。但在昨日,有市民发现,有着85年历史的老宅却在悄然“拆迁中”。
  对此,虹口区文史馆昨日回复称,公益坊确实被列入《上海市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不可移动文物名录》,但并非挂牌的文保单位。考虑到部分市民对于该建筑的历史、文化价值提出了新的看法,目前已经暂停对该区域的拆迁工作,将对房屋进一步的调查,并请专家予以评估判断其价值后,再决定是否保留。

  随处可见拆掉一半的屋子

  从外观看,公益坊门头完好,但其内却是一片残垣断壁,只见弄堂内大片石库门老房子大门已经被拆除,碎砖、破瓦和拆下的木制门架随意堆放在转角处,戴着安全帽的工人们正在作业。
  从一条窄小的弄堂走向深处,随处可见的是拆掉一半的屋子,铁门被拆下,只剩下墙上曾经用于固定的门轴和铁质拉环。记者在一处老房子内看到,屋内木制楼梯已被拆得所剩无几,而丢弃的木质扶手并不见腐烂的迹象,材质依然很结实。在房屋的转角处的墙面上写着一个大大的“拆”字,一些人去楼空的房间大门已经被封,部分房子只剩下了宅基,有些则被改成拆迁工人的临时住宿点。
  张阿姨是为数不多的尚未搬离这里的居民。她告诉记者,公益坊被归入虹口区四川北路街道18街坊旧区改造,即将拆迁,自己也已经接受了动迁协议。“从小在这里长大,听老人说这里还住过不少名人,就这样拆了实在太可惜!”

  “南强书局”旧址在其中

  记者注意到,公益坊内有一处规模较大的独栋房屋并未拆除。“据说这里是什么文物保护建筑,所以不会拆。但其他民宅还是要拆的。”附近居民说。
  然而,记者在现场并未看到任何文物保护建筑的铭牌。该独栋建筑名为“颍川寄庐”,落款时间为“光绪丁未九秋”。从外观看,石制的门楼用料考究,门口采用石条做门框,嵌有月形花纹。进入颍川寄庐,但见天井后是一处客堂和落地窗,二楼则是各种雕花栏杆、黑漆色的灯托、地上的花砖看起来格外精致。而从市民拍摄上传到网上的照片看,颍川寄庐的房顶采用的还是特别进口的法国品牌砖瓦。
  据《上海地方志》中“石库门里弄住宅”记载:清同治九年(1870年)前后,境内陆续出现砖木立贴式结构的老式石库门里弄住宅。其总体布局采用欧洲联排式格局。一般为“三上三下”,即正间带两厢。北四川路(今四川北路)989弄(公益坊)45号“颍川寄庐”较为典型。
  “听老一辈说,大概在八九十年前,一个陈姓商人造了‘颍川寄庐’供家人居住,后来把附近的绿化、草坪进行了开发,就形成了现在的‘公益坊’和四川北路附近的门面房。”居民介绍。但该说法未得到史料记载佐证。
  记者查询古籍发现,公益坊的历史价值不仅体现在建筑本身,其文化积淀也是其他石库门房子难以望其项背。从现存的民国时期旧书可以看到,当时著名的“南强书局”就坐落于“北四川路公益坊三十八号”。新感觉派的刘呐鸥、施蛰存等人创办的“水沫书店”落址于“公益坊十六号”。
 楼主| 发表于 2015-6-29 19:13:41 | 显示全部楼层
wmm 发表于 2015-6-29 19:12
“公益坊”要拆?居民叹拆了太可惜
虹口文史馆:“三普点”身份非挂牌文保单位,已暂停拆除等评估后再决 ...

公益坊之困:“名分”和“身份”尴尬
2015年06月10日   A07 :上海新闻   稿件来源:新闻晨报   
     未入优秀历史建筑名单

  据悉,早在2012年6月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上海市文物局网站上发布的《上海市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不可移动文物名录》中,公益坊赫然在列,编号为“310109945190000186”,时期为“民国”,地处“四川北路街道”。
  既然已经被认定为“不可移动文物点”,公益坊为何会被拆掉?昨天,记者联系虹口区文化局和虹口区文史馆得知,在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中,虹口共认定了不可移动文物点303处,其中就包括虹口区四川北路街道18街坊旧区内的“公益坊”、“扆虹园旧址”。
  记者注意到,尽管两处文物点相距很近,但“武进路453号扆虹园旧址”被列入《2015年3月第五批优秀历史建筑名单公示》 中,四川北路989号的公益坊却未进入名单。这就意味着公益坊不属于优秀历史建筑。“扆虹园旧址明确是优秀历史建筑,最广为人知的是孙中山曾经于1912年在此发表过演说。目前,该处已经被保护起来,明确不会拆。”虹口区文史馆馆长何瑛表示。

  是否全部保留需鉴定价值

  何瑛介绍,上海将文物保护级别划分为4级: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和尚未核定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的文物保护点。公益坊就属于“文物保护点”,也就是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中的登录点(三普点),但并不能算是挂牌的文物保护单位。
  何瑛坦言,“三普点”身份有些尴尬。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于2007年进行,普查结果于2011年年底被公示,上海“三普点”达4422处。而在申报过程中,“三普点”没有统一标准,需要按照不同情况判断,如建筑的历史等等。“三普点”在经过区县级文物部门登记并公布之后,才成为具备法律保护身份的“文物”。从2012年至今,部分“三普点”已经被登记并公布为文物,但数量很少,公益坊并不在其中。其次,由于公益坊涉及整个石库门里弄,是否有必要全部予以保留需鉴定其价值。
  “我们也看到一些市民的反映,发现‘颍川寄庐’和部分民居屋顶的砖瓦可能有一定历史价值,目前暂时叫停了拆除工作,将作进一步的检查和出处认定。”何瑛表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我心飞扬 ( 沪ICP备06061530号 )

GMT+8, 2019-6-18 03:30 , Processed in 0.057185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