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63|回复: 7

告别老城厢百岁菜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3-26 14:43: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告别老城厢百岁菜场
2015年03月25日   A01 :头版   稿件来源:新闻晨报   

  始建于1903年的唐家湾菜场将在数月后拆除 /晨报记者 殷立勤




1
     每天,很多退休老人会不约而同地在唐家湾菜场“聚会”,很多人从生人变熟人,从熟人变朋友,有时拎着菜一聊就是一小时,“今后要碰到可能就没有现在这么容易了”……

 楼主| 发表于 2015-3-26 14:45:13 | 显示全部楼层
百年菜场要拆 老城厢离愁蔓延
建于1903年的唐家湾菜场肯定拆,只是时间未定 周边是否再建菜场尚在研究
2015年03月25日   A04 :今日焦点   稿件来源:新闻晨报   

  每天都有很多人到唐家湾菜场买菜,得知菜场要拆,小贩和居民都很不舍。 /晨报记者 殷立勤
1



     晨报记者 彭晓玲 谢克伟

  今年2月18日,开了16年的徐汇区嘉善路菜场关了。日前,记者从多个渠道证实,黄浦区唐家湾菜场也要被拆除,该地块将用于商业住宅开发。
  根据上海市地方志记载,唐家湾菜场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晚清:建于1903年,比已经拆除的虹口区三角地菜场还要早17年。

  被称“市区人气最旺”

  昨日下午2点,56岁的老瞿提着满满两袋蔬菜,从唐家湾菜场出来后,回望身后这座有些破旧的两层菜场感叹道:“这是我在市区见过的人气最旺的菜场!估计现在里面至少还有500人在买菜。”而此时,不远处的永年菜场和马当路菜场,这两家菜场的买菜者人数可能仅有唐家湾菜场的一成。
  更多顾客则说,每天,唐家湾菜场从清晨6点半就开始热闹了。开门半小时内,摊主将所有菜搬上摊位,7点后,市民陆续进入菜场,很快人流呈几何级数上升。8点后要再进去,几乎难有立足之地。
  昨日8点半,记者好不容易挤进菜场,菜场内灯火通明,两边摊位上堆着新鲜的蔬菜和肉类、鱼类等,仅两人宽的过道上,挤满了买菜的市民,“快走!快走!”的催促声和“青菜,又糯又甜!”的吆喝声交织在一起。如此热闹拥挤的场面,一直要持续到11点后。
  此外,唐家湾菜场还带动了附近老街唐家湾路的人气,短短100米不到的沿街两边,全是鱼铺、肉铺、蔬菜铺等,人流熙来攘往,几乎都是买菜的人。

  菜价比周边甚至便宜一半

  为什么唐家湾菜场人气这么旺?居民说,这里的菜新鲜,种类丰富。菜场内约有百来个摊位,加上唐家湾路上的有证和无证摊位,总共有200多个摊位,蔬菜、禽、蛋、猪羊牛肉、豆制品、酱菜、南北货、河海鲜等一应俱全。
  比对中心城区其它菜场菜价,记者发现,唐家湾菜场菜价一般要便宜10%—50%。以目前上市量最集中的竹笋为例,唐家湾菜场卖3—4元/斤,而永年菜场要卖4—5元/斤,马当路菜场则卖5—6元/斤。尽管就住在宁海东路菜场隔壁,但市民刘阿姨还是宁愿多走一公里路,去唐家湾菜场买菜,“同样是青菜,‘唐家湾’ 卖1.5—2元/斤,‘宁海东路’ 要卖2.5—3元/斤。”

  比三角地菜场早建17年

  说起唐家湾菜场的历史,周边居民都有一段深刻的记忆。
  陆阿婆是30多年前嫁到西林横路的,“我嫁过来不久,就看到现在唐家湾菜场的位置上,有人在打桩修菜场了。当时儿子刚出生,睡觉前老要我哄,我就抱着他边走边拍,一直走到菜场前,那里霓虹灯一闪一闪,儿子不知不觉就睡着了。”陆阿婆回忆,那时物资供应比较紧张,有时为了买到紧俏、新鲜蔬菜,还要提前一晚在唐家湾菜场的摊位前放上砖头、小板凳,次日凌晨5点就起来再去排队买菜。
  87岁周老伯在肇周路上长大,他关于唐家湾菜场的记忆更久远,“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就和‘马路菜场’差不多,蔬菜、肉、带鱼、黄鱼是直接放在盖着油毛毡的铁架子上,当时环境不好,冬天风一吹,卖菜的、买菜的都冻得瑟瑟发抖。”
  根据上海市地方志记载,唐家湾菜场建于1903年,是上海解放前22座市立室内菜场中建造年代最早的菜场,比闻名遐迩的三角地菜场还要早17年。菜场最初是一层的木制结构。
  另有史料记载,当时华界决定在西门外唐家弄兴建室内菜场,由淞沪护军使何丰林委派沪南工巡局局长姚志祖招标承办,上海王锦记营造厂中标承建,建成后的室内菜场为木结构,里面分割成三十余间。由于施工时偷工减料,使用几年后就出现建筑倾斜开裂。其中,菜场中间的一根主梁断裂,造成40多人当场死亡、100余人受伤的重大事故。这也是南京国民政府上海特别市政府刚建立就发生的重大惨案。随后,由政府出资重建为钢筋水泥结构。
  解放后,政府几次对唐家湾菜场进行修建,最终成为现有的两层结构。

  “唐家湾”已成独特文化

  老菜场的平静,被去年秋冬时出现的一个传言打破。
  “那时就在传这里要动迁,现在告示已经贴出,搬是肯定的,就是不知道何时搬。”在唐家湾菜场摆摊卖猪肉10多年的一名摊主叹道。在菜场不远处肇周路上的“房屋征收组”门口贴了一则告示,告之这一带要进行改造工程,并标明了工程范围、拆除面积、施工单位,工程范围就包括了唐家湾菜场。菜场管理方上海万有全(集团)有限公司的一名负责人也表示,菜场可能在今年就会被拆除。
  对于菜场的这一命运,小贩和居民都表示非常不舍。摊主朱师傅十多年前从吉安路马路菜场迁入唐家湾菜场,“十多年间,我认识的摊主,没有一个离开过唐家湾菜场。”他指着对面一个猪肉摊告诉说:“春节期间那个老板一天要卖掉七八头猪,旁边鱼摊最多时一天要卖掉差不多300斤黄鱼,在这里做生意很赚钱的,可以说,没有一个摊主愿意搬走。”
  市民钱阿姨住在鲁迅公园附近,退休后和邻居十多年来风雨相伴,每周都要推着购物小车,乘坐18路公交来唐家湾菜场买菜,随后再去旁边的易买得买牛奶、调味品、草纸等,“已经完全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菜场要是拆掉,今后去哪里买菜啊!”
  82岁王老伯也是菜场的资深“粉丝”,随着孩子从唐家湾地区搬迁到闸北公园附近后,还是经常和老伴回来买菜,顺便与老邻居聚会、聊天。
  “‘唐家湾’的热闹已经成为一种独特的地区文化。”一直在唐家湾菜场买菜的退休中学语文教师王老师说,菜场周边很多退休老人,每天会不约而同地在这里“聚会”,很多人甚至从生人变熟人,从熟人变朋友,“如果菜场拆掉了,大家被迫去不同地方买菜,今后要碰到可能就没有现在这么容易了。”
发表于 2015-3-26 18: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出身地在复兴中路,离唐家湾小菜场很近,只要从弄堂里穿过去就到了。过去我们里弄里的居民买菜一个是太平桥小菜场,另一个就是唐家湾小菜场。后来太平桥变成了新天地,居民也就都去唐家湾了。
由于我的原驻地没有拆迁,我每次回上海也就住在那里。早上起来就要到唐家湾买菜。唐家湾小菜场有两层,一层基本上是买鱼和肉,二层是买蔬菜的。到了晚上大排档很火,人气很旺。这次拆迁虽然是件大好事,但对唐家湾的印象是抹不掉的。
 楼主| 发表于 2015-3-26 20:24:27 | 显示全部楼层
唐家湾菜场环境虽然差,但菜价要比其它标准化菜场便宜许多,每天的蔬菜流出量相当大,上海市公布的农副产品蔬菜牌价中,唐家湾也是其中之一,可见菜场的影响力还是蛮大的。
 楼主| 发表于 2015-3-26 20:31:09 | 显示全部楼层
2014-05-03 上海 消失的城市(一) 即将逝去的 唐家湾路 菜场
阅读:702014-05-09 14:30
标签:旅游海上风情上海老街社会黑白摄影
2014-05-03
偶然间,走进了上海黄浦区(原来南市区)的唐家湾路。老西门外的一条老街。
整个一条唐家湾路(由北向南,从肇周路至建国新路)沿街二边大大小小的以经营食品为主的商店,马路两边也成了占道经营的水产、蔬菜和小商品露天市场。
喧嚣嘈杂,拥挤不堪,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屡经整治,旧貌不变,风貌犹存。
老上海南市区有二个有名的菜场,老西门外有个“唐家湾路小菜场”,小西门外有个大兴街“南车站路小菜场”,都是南市为数不多的大型室内菜市场,唐家湾路的是两层楼,南车站路的只有一层。文化大革命后期,南车站路的被拆除了。唐家湾路的至今还保留着,虽然有了些许改建,底层被分割成多家商铺,蔬菜市场全部搬到了二楼,现被万有全集团兼并了,保留着“唐家湾”的冠名,成为现在黄浦区(原来南市区、卢湾区两区)交界处最大的平民化的农副食品市场。
随着西藏南路的辟通和拓宽,老西门高档住宅群的兴起,唐家湾附近的海上名观白云观搬迁了,方斜路缩水了,西林横路等小马路消失了,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唐家湾也将会被拆迁改造。它周边的顺昌路中段、合肥路东段的拆迁工程也已大规模地展开了,建国东路肇周路上的“大亨里”旧式里弄也将消失。
老西门外的“唐家湾”,依稀犹存旧日南市老街风情。




















 楼主| 发表于 2015-3-27 09:16:59 | 显示全部楼层
所属地块确定用于住宅开发
2015年03月25日   A04 :今日焦点   稿件来源:新闻晨报   
     唐家湾菜场真的要拆吗?今后居民去哪里买菜?管辖该地块的黄浦区老西门街道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该地块属于老西门新苑二期(一期工程早在10年前就完成),目前地块已经通过一轮和二轮征询,3月12日正式签约率达到88.69%。“按照规定,这里肯定要动迁,该地块投资商也已确定,主要建造住宅。”
  昨日在肇周路上,记者看到一块已经拆除的空地上面,竖了很大一块红色招牌,上面写着“黄浦第四房屋征收事务所有限公司”、“老西门新苑1-4、1-5地块旧区改建征收项目部”的字样。
  记者多方了解,对于菜场何时拆除,现在并无具体时间点。菜场拆掉后,周边居民去哪买菜,目前也无明确信息。一名摊主说,没有人告诉过她,唐家湾菜场是否还会存在,或者搬迁到哪里,“现在真的没有方向,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菜场管理方也表示,这些事情都由政府统一规划,他们并不知道具体信息。
  黄浦区相关部门则回应,菜场拆除后,是否再在周边建同样的一个菜市场等一系列问题,目前尚在研究。
 楼主| 发表于 2015-3-27 10:36:29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多菜场没了,很多老朋友也就散了
菜场存废当思:忽视社交功能,城市文化记忆会慢慢消失
2015年03月25日   A05 :今日焦点   稿件来源:新闻晨报


乌鲁木齐路菜场,拍摄于1964年5月13日。本版照片/新华社



 

三角地小菜场,拍摄于1965年1月27日





巨鹿路菜场,拍摄于1964年9月4日。

     晨报记者 彭晓玲 谢克伟

  唐家湾菜场将被拆迁的一纸公告,不仅惊动了唐家湾周边的居民,甚至还引起浦东、闸北、虹口等区居民的密切关注。
  多名城市设计专家呼吁,充满草根色彩的菜场是城市魅力的体现,也是城市活力的展示。在法国、意大利等国家,老城区里达数百年历史的菜场可以存在,并成为城市的著名景点,而在上海市中心,老菜场为何总是面临被拆除的命运?

  还剩多少老菜场

  简陋的精品的几乎都拆了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其实在1843年开埠之前,老城厢居民日常所需的蔬菜和肉禽蛋等副食品,都由近郊农民和摊贩每日清晨在集市上设摊出售,或走街串巷地叫卖。当时,老城厢内外沿黄浦江城隍庙周围的闹市区、小东门、九亩地(今大境路)、小桥头(今凝和路)等一带,都有著名的“马路菜场”。
  同治三年,外商在今宁海东路的一块空地上,搭建大棚修了个“中央菜场”,这也是上海首个初具现代意义的菜场。不过,后来因为商贩不愿缴费入场营业而夭折。
  上海地方志记载,截至解放前,全市共有22个市立室内菜场,9个私立室内菜场。这些菜场有的是钢筋水泥结构,有的是木制结构,楼层在一至四层不等。其中,建于1930年的福州路菜场最“洋气”,足足有四层楼高。
  “不过,这些老菜场几乎都已被拆除了。”上海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郑祖安说,一些老菜场的建筑确实质量平平,有些还粗糙简陋,但遗憾的是,一些“精品菜场”也在城市发展中消失了。例如上世纪90年代初被拆掉的三角地菜场,是由1890年的“洋菜场”改建的,为上海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现代菜场,共有三层楼,在历史上就非常有名。
  此外,建于1928年的西摩路菜场,也就是陕西北路菜场,也是老上海规模较大、品牌响亮的菜场之一。遗憾的是,其在1993年南京西路地区综合改建中被拆除,在其原址上建起了中信泰富广场。

  菜场为何难逃“拆、迁”

  菜场的社交功能未被重视

  在国外的不少城市,经典的老菜场都是得以保存下来的,或是仍作菜场或是改作小商品市场,由此也成为城市的主要历史名胜点。例如位于西班牙巴塞罗那中心大街——兰布拉斯大街的老菜场,里面菜摊鳞次栉比,蔬菜水果琳琅满目,灯火辉煌中,来自全世界的参观旅游者的数量,远远超过当地的买菜人。采访中,多位专家均援引西班牙这个城市保护的经典案例指出,菜场是城市魅力的体现,可以极大增强城市的活力。“可是为何在上海,很多菜场就只能面临被拆迁的命运?”
  同济大学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周俭表示,菜场是城市公共品质提升的体现,社会功能很强,除了有满足日常买菜的民生服务,还是重要的社交场所,是一个社区中最具活力的地方。周俭指出,正因如此,在国外,菜场的地位非常重要。诸如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国家的一些著名菜场,可以在原址上存在几百年,“而国内的菜场经常被随意变更位置,主要是菜场的社会功能并不被城市管理者所重视”。
  另外还有不愿具名的菜场管理者表示,不少菜场地处市中心黄金地带,其拆除是伴随着该地段整个地区的商业开发进行的。在新建起的小区中,不少开发商更青睐于在附近建造超市来增加小区的档次。
  “文化是有载体的,作为城市建筑的菜场就是其载体之一。但其被拆掉后不仅将原有人群的生活聚集地打碎,空间也被‘格式化’了,城市的文化记忆也随之会慢慢消失。”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王伟强遗憾地说。

  菜场如何改变“命运”

  找回应有的“小而特”

  根据上海地方志,老城厢曾经存在的这些菜场各有特色,三角地菜场的水发海味、鱼圆海鲜;福州路菜场的猪内脏;菜市街的家禽野味、鱼翅海参;大自鸣钟菜场的牛肉,都很有名。不少菜场还根据当地居民的特点,会经营一些特色菜。如大自鸣钟、三角地、铁马路等菜场供应广东籍居民喜爱的苦瓜、质瓜、白花芥榄、生菜等广式菜;三角地菜场适应日本侨民的需要,供应“日式菜”;大自鸣钟、巨籁达路、麦琪路等菜场为适应西欧侨民需要,供应“西式菜”等。
  “老城厢的城市结构是小而特、小而混合。这些地方的菜场也一样,都应该有自己的特点,是长期积累中形成的一种商户和卖家之间的独特人脉关系,这也是国外很多城市菜场的特色。”周俭指出,如今上海的菜场却千篇一律。周俭还强调,老城区的城市更新,应为周边地区的品质提升做出贡献,菜场是公益性质的,即便要更改,但其蕴含的公共属性也不能更改,可以用做城市绿地、公园等,而不能随便变更成商业项目。
  日前,晨报记者实地走访了位于市中心的宁波路菜场、台湾路菜场、马当路菜场,又在闵行区选择了报春路菜场进行菜品种类观察,发现确实不少菜场所售的种类几乎完全相同。以3月22日的蔬菜为例,宁波路菜场仅比报春路菜场多了一个芥菜;蛋类上,两个菜场所售的种类也一样,包括鸡蛋、鸭蛋、鸽子蛋、鹅蛋等几种种类型。
  在马当路菜场,记者发现格局也与其它菜场基本相同,按照类别划分,有水产区、家禽区、蔬菜区、南北货区、牛羊肉区等区域。
  “大家都是在一个批发市场进货,你说能有啥不同?”宁波路菜场一名小贩这样解释,“所谓特色就是别人没有我有,比如大家卖普通蔬菜,我却卖有机蔬菜。但现在生意不好做,不敢随便进货,万一卖不掉不是要亏本吗?所以只好都跟着一起卖‘大路货’。”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王方戟曾开过一门菜场设计改造的课,并将学生的作品整理成《小菜场上的家》出版。在以杨浦区江浦路本溪路附近一个三角地带的虚拟改造中,他的团队展示了未来菜场改造的种种可能。
  记者在构思图中看到,和不少建筑仅是菜场不同,这些虚拟设计作品里,菜场的功能得到了叠加,下面一层是菜场,上面是创意工坊、青年公寓、食肆酒吧、儿童乐园,居民楼等。王方戟认为,菜场是有一定公益性的,但确实在运营中也要实现商业的平衡,增加建筑的容积率后,可以进一步提高菜场的利用率
 楼主| 发表于 2015-3-27 18:23:3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菜场与大城市
2015年03月25日   A05 :今日焦点   稿件来源:新闻晨报   
     晨报记者 彭晓玲

  都说上海人对生活是最为讲究的,如果不信,去逛一趟菜场,感触就会很深。
  买菜的阿姨会佩戴着项链、手镯、戒指,脖子上系着的丝巾也会和衣服的颜色搭配好。
  菜场里,堆得如小山般的新鲜蔬菜苍翠欲滴,但摊主还嫌它们的“挑逗性”不够,会精心将冬笋上的泥消去,露出黄白色的笋芯; 鸡毛菜的根也会削短些,再齐齐整整地用红色橡皮绳扎在一起,又在上面细细撒上点水……
  在和这个城市长期密切互动后,摊贩们也产生了一些独特的气质:那个被戏称为“菜场西施”的半老徐娘,长期画着精致的眼妆,卖菜时手上还戴了一副塑料手套; 鱼贩夫妻起早贪黑,可是留在老家的儿子却很争气,如今已是上海一个导弹研究所的研究员……
  都说了要解一个城市,最好的途径就是去菜场走走,这个大隐于闹市,或是潜藏在陋巷的地方,表面看并不风光,甚至有的地方还有点脏,但最草根、最普通的生活却在这里展现无疑,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因为“吃”而拉近;不管是卖菜者还是买菜者,他们的奋斗、收获、喜悦甚至眼泪都通过小小的菜场串联,并因此更增添了城市的魅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我心飞扬 ( 沪ICP备06061530号 )

GMT+8, 2019-3-26 14:08 , Processed in 0.07236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