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wmm

民间养老生存样本调查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6-6 11:15:37 | 显示全部楼层
《新文化报》图片精选:老妈不敢老

2014.06.05 19:36

因为家里有一个已经55岁却仍需要人把屎把尿的女儿耿凤兰需要照顾,84岁老妈妈孙翠玉,每天都会拉着小车,在长春市工农大路边摆摊卖鞋垫,这些鞋垫都是她一针一线缝制的。女儿16个月大时脑膜炎治疗不及时,智力永远停留在了1岁。摄影:孙立国/新文化报



一位老人带着孙子路过,买了双鞋垫,孙翠玉在帮着选货。老年人的生活有很大的区别,一个弄孙为乐,一个为了女儿劳碌。


因为家里有一个已经55岁却仍需要人把屎把尿的女儿耿凤兰需要照顾,84岁老妈妈孙翠玉,每天都会拉着小车,在长春市工农大路边摆摊卖鞋垫,这些鞋垫都是她一针一线缝制的。女儿16个月大时脑膜炎治疗不及时,智力永远停留在了1岁。


因为家里有一个已经55岁却仍需要人把屎把尿的女儿耿凤兰需要照顾,84岁老妈妈孙翠玉,每天都会拉着小车,在长春市工农大路边摆摊卖鞋垫,这些鞋垫都是她一针一线缝制的。女儿16个月大时脑膜炎治疗不及时,智力永远停留在了1岁。


时间对她来说是最宝贵的,每一分钟都得去争取。








 楼主| 发表于 2014-6-6 16:51:30 | 显示全部楼层
wmm 发表于 2014-6-6 11:15
《新文化报》图片精选:老妈不敢老

2014.06.05 19:36


因为家里有一个已经55岁却仍需要人把屎把尿的女儿耿凤兰需要照顾,84岁老妈妈孙翠玉,每天都会拉着小车,在长春市工农大路边摆摊卖鞋垫,这些鞋垫都是她一针一线缝制的。女儿16个月大时脑膜炎治疗不及时,智力永远停留在了1岁。








新文化报发起为公益筹款,计划筹款6.3万元给老人的女儿入住养老院。

 楼主| 发表于 2014-6-9 17:22:43 | 显示全部楼层
【乡村!乡村!】别让父老都这样“走”


作者:周云波
2014-06-06 08:37:06 来源:南方周末

标签
自杀
老人
老年生活

2014年5月,家乡(湖北仙桃市剅河镇)的老村支书自杀了。还记得春节前,年近七旬、不会做饭的他,担心患了癌症的老伴死后没饭吃,试图喝农药自杀,所幸被抢救回来了。开年后,老伴过世了,他希望随儿子外出打工以解决吃饭问题,但未获同意,于是又选择了自杀。

在乡村,这样自杀的不在少数。一邻居患了癌症,不堪忍受病痛的折磨,也为减轻儿女的负担,第一次在家中上吊时,被我父亲及时救了下来。今年4月份,其老伴眼睛已经有点看不见了,加之受了媳妇的一点气,也想不通自杀了。还有家母也是苦于癌症折磨,2013年春节自己走了……

唉,若非迫不得已,老人怎会轻赴黄泉?“最美不过夕阳红,美丽又从容”,但愿在社会各界的关心帮助下,咱们农村的父老乡亲也能过上“美丽又从容”的老年生活。果真如此,我等游子也会心定神安、感恩戴德的!

(作者为湖北兴山县人武部政委)

 楼主| 发表于 2014-6-10 21:03:11 | 显示全部楼层
背影·眼泪·光:济南婴儿安全岛的12小时

2014.06.09 04:03


从6月1日至6月8日,山东济南儿童福利院开放婴儿安全岛一个星期,就已经接收了近60名被遗弃的婴幼儿,数量之多超过了院方的估计,被遗弃的孩子中疾病原因占了多数。尽管安全岛的建立仍有争议,但弃婴并非偶然,安全岛至少能保证过程中孩子尽可能安全。摄影:周守静



6月7日晚7点35分18秒,即将进入黑夜,婴儿安全岛亮起灯光。没有下雨,周边农家乐的老板猜测至少会有4个孩子被送入安全岛。可是谁也没有料到,这一夜居然有十一个孩子被遗弃在这里。还有一些车辆在附近徘徊很久,最终原路返回了。


6月7日晚8点57分59秒。福利院的护工抱着第一位被遗弃的孩子往院内走,或许是孩子家人有顾虑,当时他们并没有送入安全岛,而是遗弃在路边后打电话通知福利院的工作人员。孩子是5月31日出生的,刚刚过去一周,因为早产和营养不良被他的家人放弃。


6月7日晚9点01分,工作人员查看遗弃者留下的孩子信息。从程序上,福利院的工作人员必须先报案,公安机关派人核实后开具相应的收养证明,随后孩子被送到医院进行全方位的体检之后才能进入福利院。
派出所的干警在录入弃婴的信息。其中一位工作人员对记者说,对于进入幼儿阶段被遗弃的孩子,他们将尽力追查完整的信息,涉嫌遗弃罪的,会进一步调查或起诉。


6月7日晚9点10分44秒,第二位被家人遗弃在路边的孩子,他明显已经超出了婴儿的范畴。或许患有脑部疾病,他躺在地上面无表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楼主| 发表于 2014-6-11 09:45:53 | 显示全部楼层
wmm 发表于 2014-6-10 21:03
背影·眼泪·光:济南婴儿安全岛的12小时

2014.06.09 04:03


6月7日晚10点16分20秒,一名刚刚放下孩子的蒙面女人在车内双手掩面痛苦流涕。


6月7日晚10点17分25秒,一位蒙面男子迅速把孩子放进安全岛内后便沿着公路离开,只留下了一个背影,人们甚至没看清他是怎么进入安全岛内的。


6月7日晚10点21分,安全岛内此刻同时有两名孩子,从入夜后到第二天天亮,随时都有可能遇见家长把孩子放进安全岛。严格地说,为了健康考虑,安全岛内一次只能放一名婴儿。


福利院的工作人员将与孩子一起放入安全岛的物品带出来,其中一张纸上有孩子的姓名、出生日期和病情。纸上写着:“孩子出生于2013年11月,患有先天性缺右耳、肺炎、左脑增宽、脑积水、颅内出血、脑瘫等。” 同时还备注了“晚上睡觉很少”。除了这张纸,包里还有1111元人民币。


6月8日0点13分18秒,一名妇女将孩子放在路边后准备离开,瘦小的孩子坐在地上看着她进入车内。这位妇女称孩子是她3个月前捡来的,现在大概已经6岁,自己和孩子都有病,无法生活下去,除此之外她并未留下任何关于孩子和自己的信息。汽车副驾驶位子上坐着一名男子一直抽搐未下车。


6月8日1点54分11秒,两位工作人员试图抱起地上的孩子,但是一直遭到抗拒,孩子无法站立起来,用双手支撑着后退躲避。旁边是遗弃他的人留下的衣物。


6月8日1点51分29秒,刚刚被遗弃的孩子坐在路边哭泣,他的年纪已经不小了,几乎可以明白发生了什么。


6月8日凌晨2点21分54秒,搭乘车牌为河南牌照出租车前来的父亲在安全岛的婴儿床边哭泣,放下孩子后,他没有再看孩子一眼便直接离开。这个出生仅一个多月的孩子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或许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可以康复,但是对于一般家庭来说这是一笔沉重的负担。
 楼主| 发表于 2014-6-11 14:34:49 | 显示全部楼层

6月8日3点37分40秒,一位被遗弃的婴儿躺在安全岛的床内,他的脑袋旁边有差不多两千块人民币和一张有身份信息的纸条。


6月8日5点43分51秒,一位哭泣的男人怀抱婴儿走进安全岛,工作人员劝解无效后,只好帮他把门打开。这是从7日晚9点到8日早9点,最后一名被遗弃的婴儿,第十一位


6月8日5点57分,第十一位被遗弃的孩子,他被毯子裹着,还在睡梦中。据把他送来的男人说,孩子有肺部疾病,窒息以及大脑缺氧导致的疾病。


孩子的随身药品。有的家长把孩子留在福利院并非是因为孩子患有不可治疗的疾病,而是因为他们没有能力负担,只好送来福利院,希望在政府的照料下有条活路。


福利院过道的墙壁上展示着孩子们的笑脸。社会中不乏为孩子们提供捐助的爱心人士。一些捐助者坦言,孩子是否能够得到专业的照料是他们捐款时的重要考量标准。


一位专业护工在照料5位小朋友。在国内专业护工属于稀缺人才,今后,随着各地婴儿安全岛陆续开放,福利院对专业护工的需求会更紧迫。
背影·眼泪·光:济南婴儿安全岛的12小时

图文:周守静

  2014年6月7日晚9点至6月8日早上6点,普通家庭的一夜,11位婴幼儿被遗弃在济南婴儿安全岛。父母或者亲人扔下孩子后转身离去,对他们来说,这同样是一个悲伤的时刻。被遗弃的孩子有的叫着妈妈,有的哭闹着,大多数则很安静,他们之中不少患有难以治愈的疾病。根据一位蹲守在此数天的当地媒体记者说,“被遗弃的孩子中有百分之七十是脑瘫,百分之二十是唐氏综合症,剩下的百分之十是其它原因。”不过,福利院的工作人员说,有些孩子并非身患不治之症,只是可能治疗费用对普通家庭来说难以承担,他们的家人只好放弃抚养,希望交给福利院后能有条活路。



  惊心动魄的十二小时

  6月7日晚上8点50分左右,一辆出租车在福利院附近徘徊许久,最后将一位刚刚出生的婴儿留在了福利院附近的路边,这是一名早产儿,2014年5月31日出生,严重营养不良。记者没有机会见到他的父母,他们将孩子放下之后马上打电话通知了福利院的值班护士。

  随后晚上9点10分,另一名儿童被遗弃在福利院一侧的公路旁,现场目测这名孩子已经不属于婴儿的范畴,被遗弃后神情麻木,或许患有智障。随后赶来的护士立刻将孩子抱进了福利院,透过福利院的窗户,我们听到孩子还在断断续续地喊 :“妈妈!”

  晚上10点15分,一位面带口罩的女士将一名婴儿放进里安全岛后,立刻回到搭乘前来的出租车上,双手掩面。

  就在记者试图采访刚刚到来的那位女士时,另一位头戴鸭舌帽、面带口罩的男士迅速将一名婴儿放在安全岛内转身就走,同样拒绝了所有采访,留给媒体的只有一个背影。此刻是晚上10点25分,安全岛内同时留有两名婴儿。

  时间进入6月8日,一辆挂着桂C牌照的轿车在安全岛附近停靠许久,突然,车上下来一男一女,他们将一名婴儿放进安全岛,孩子离开父母怀抱后立即开始哭泣,而男人则拉着女人的胳膊出了安全岛回到自己的车上,随后驾车离开。此刻时间为6月8日0点05分。

  仅仅三分钟后,6月8日0点08分,一辆山东聊城牌照的出租车停靠在福利院的路边,车上下来一位60岁的妇女,将怀中一位目光呆滞的儿童扔在路边,面对上前围堵的记者,她自称孩子是三个月前捡的,不是自己亲生的,因为家庭困难实在养不活这个有病的孩子,随后她不顾志愿者劝阻上车离开,在副驾驶位置有一名男子,不知因何泣不成声。被遗弃在路边的孩子目送着远走的车辆,似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当他伸手试图抓记者凑上前的话筒时,可以看见他干瘦的手上布满了结痂。

  “这个孩子太轻了。”前来救助的护工忍不住感叹到。

  凌晨1点30分,在所有人都没有留意的时候,一位婴儿被放置到了安全岛内,孩子似乎是熟睡,同时被留下来的还有一些衣服和纸尿布。

  凌晨1点50分,一辆在福利院徘徊许久的私家车停靠在路边,离开后留下了一名年龄稍大的孩子,孩子坐在路基上,周围放着他的衣服,他一直在哭泣,抗拒前来试图将他抱进福利院的医护人员,与其他儿童不一样的是,他似乎明白自己遭遇了什么,只是无论他如何费力哭喊,将他带来的那辆小车再也没有回头。

  凌晨2点20分,一位头戴鸭舌帽的男子怀抱婴儿从一辆挂河南牌照的出租车中走出,进入安全岛。他放下孩子,似乎是掩面哭泣一阵后离开。他面对提问的记者回答到,自己刚刚出生一个多月的婴儿,患有严重的先天心脏病,然后转身进入车内离开。

  凌晨3点30分,一位男士将一名婴儿留在了安全岛内,迅速离开了现场。孩子的身边留下了一张有身份信息的纸条和两千块人民币。纸条上留言,这名今年5月22日出生的孩子患有肺出血、窒息,以及因缺氧导致的并发症。他面对试图发问的记者大喊:“你们不要再问我了!”

  凌晨5点53分,天已经大亮,一位哭泣的男子怀抱着婴儿和婴儿用品走进了安全岛,工作人员劝说无效,他最终还是选择放下孩子。在他离开的途中面对前来采访的记者,他蹲下掩面哭泣,泪水和鼻涕滴落在柏油地上,简单说了几句孩子的情况后,站起来头也不回地走向了远处自己停车的地方。

  2014年6月8日清晨9点,济南儿童福利院迎来公共开放日,许多家长带着孩子前来参观,他们中有的曾经参观过婴儿安全岛,幸运的是,此刻不再有骨肉分离的惨剧发生。



  安全岛矛盾

  济南市儿童福利院自从6月1日开放婴儿安全岛至6月8日早,总共接收了近60名被遗弃儿童,数量之多已经超过了院方此前的估计。他们面临的不仅仅有本省的遗弃儿童,已经接受的孩子中接近一半来自于外省,还有部分年龄已经超越婴儿范畴的儿童,婴儿安全岛设立的目的原本是为了接收一岁以内的婴儿,一至六岁的儿童已经是属于幼儿的范畴。

  6月7日下午7时,一位当地市民驱车前来特意告诉记者,他认为是婴儿安全岛促进了一些不负责任的家长遗弃自己的孩子,民政部门如果有更完善的救助措施,或许不一定需要成立婴儿安全岛。而一位在福利院工作的员工则表示,即便没有婴儿安全岛的存在,他们过去也遇到过不少将自己孩子遗弃在福利院附近的案例,有安全岛则至少能保证孩子在被遗弃的过程中尽可能安全。

  短短的十二个小时之内,有十一名儿童被遗弃。六男五女,性别并不是孩子被遗弃的主要原因,疾病则占了多数。按照这个速度,济南儿童福利院之前预留的一百张床位必然很快面临满员。继广州婴儿安全岛暂停,南京婴儿安全岛满员之后,济南能持续多久也是社会各界关心的一个问题。

  婴儿安全岛是民政部门一次科学合理的尝试,只有迈出第一步之后才能积累更多的管理经验,以应对复杂的现状。就目前的状况而言,安全岛至少避免了婴幼儿被遗弃路边,最终流浪街头或者死去的惨剧,在福利院他们可以得到科学的照顾和救助,也意味着新生活的开始,还有可能得到救治后康复从而再次回到社会,在不幸的孩子之中,他们算是幸运的。



编辑:吴大力
 楼主| 发表于 2014-6-12 17:06:24 | 显示全部楼层
济南婴儿岛夜间关闭 只接收1岁以下本地婴儿
2014年06月12日09:44  中国广播网 评论中大奖(0人参与) 收藏本文


  央广网济南6月12日消息(记者王成林) 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报道,昨天下午,济南市民政部门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对刚刚运行11天的济南婴儿安全岛在开放时间等方面做出了重大调整。

  据济南市儿童福利院负责人介绍,从今天(6月12日)开始济南市婴儿安全岛将对开放时间进行限制,开放时间暂时调整为早上9点到晚上的5点,夜间关闭婴儿安全岛,并且实行婴儿身份信息登记,原则上只接受本市户籍婴儿,不配合身份登记的父母将会拒绝接收,严格甄别弃婴,坚决拒收1岁以上的儿童,对于违反法律甚至恶意遗弃婴儿的父母将对其进行劝说或者留取证据,不听规劝的再向公安部门报警,予以严厉打击。另外婴儿安全岛在夜间关闭期间市民如果发现路边有弃婴的话可以随时拨打110报警。

  此次调整主要是因为这段时间弃婴的数量增长过快和恶意遗弃的情况比较多。济南婴儿安全岛运行11天以来已经接收了106个孩子,已经超过了过去一年接收弃婴的总量,而且呈现出夜间多发、孩子的病残严重、跨地域的流动的特点。在目前接收的106个弃婴当中有92个是夜间接收的,占到总数的86.7%。经过检查,这些孩子都患有不同程度的疾病,占前三位的分别是脑瘫、先天性愚型,先天性心脏病,重度病残患儿占了八成;除了数量巨增之外,弃婴的年龄也非常令人担心,106个孩子中最大的已经有7岁。根据现行的司法解释,婴儿是指的一岁以下的孩子,但是目前被送到婴儿安全岛的一岁以上的幼儿有30多名,其中三岁以上的达到了14名,这明显属于恶意遗弃残疾儿童的行为。通过现场询问以及观察弃婴者乘坐交通工具的情况,来自济南周边地市和省外的弃婴居多。

  济南市福利院提醒大家,婴儿安全岛是为一岁以下的脆弱小生命能够得到及时救治而建立的,它的初衷是处于对生命的尊重,让那些没有养育能力的父母能给孩子一个安全的出处,而不是给那些不负责任的父母用来甩包袱的工具。弃婴行为本身是违法的,恶意遗弃孩子将要面临法律的制裁。

  第一背景:

  济南市“婴儿安全岛”自“六一”启用以来,11天的时间就接收了超过百名弃婴,其中不乏外地弃婴、恶意弃婴。


  就在昨天(6月11日)下午3点左右,两名来自湖南的男子把一名婴儿放到了婴儿安全岛内,面对工作人员和记者的劝阻,孩子的父亲哭的撕心裂肺,他泣不成声的告诉记者,孩子是唐氏综合症,在当地实在没有好办法才出此下策;前几天爆出了开外地牌照奥迪车来济南遗弃孩子的情况;还有开车的家长直接把6岁的孩子推下车,连停也没有停直接就驶离了济南市儿童福利院。记者特别了解到,昨天晚上10点多,济南市婴儿安全岛接收了一个10岁的女婴,这个女婴是一个脑瘫患者,她能简单的和工作人员进行简单的对话,但是她的母亲还是非常坚决的把她遗弃在了婴儿安全岛内。

  济南市儿童福利院院长徐子建表示,对于恶意遗弃婴儿的父母会继续对其进行劝阻教育,不听规劝的将向公安部门报警予以严厉的打击。从婴儿安全岛设立开始,就一直有热心的济南市民对前来弃婴的家长进行劝阻,特别是在昨天,65岁的李先生和老伴带着3岁的孙女现身说法,李先生说孙女出生时是脑缺氧,经过治疗孩子现在成长的很健康。李先生也特别强调,对于这种有治愈可能的孩子家长,在给他们希望的同时,应该把政府有哪些补助、医保能报销等这些情况都向他们讲清楚。

(原标题:济南婴儿岛夜间不再开放 只接收1岁以下本地婴儿)
 楼主| 发表于 2014-6-15 12:59:19 | 显示全部楼层
辽宁锦州两万多人因政府核查主动退低保
2014年06月14日03:50  中国青年报 评论中大奖(41,824人参与) 收藏本文
 本报北京6月13日电(孟嘉多 记者宋广挥)辽宁锦州凌河区的齐放近日做了一件了不起的小事,他主动到自己所在的铁东社区,宣布今后不再“吃低保”。

  49岁的齐放“吃低保”已有7年。他和妻子体弱多病,没有工作,全家3口靠政府救济的每月770元最低生活保障金维持生计。今年女儿大学毕业,已经找到工作,两个月后全家就不再符合享受低保的条件。看到全市核查低保的公告后,齐放决定提前退保,带头把机会让给更有需要的人。

  日前,锦州掀起一场核查风暴,两万多人主动退出低保。


  5月9日,锦州向全市发布通告,全面核查认定低保对象的工作正动式启,各乡镇街道的工作人员开始逐户拜访城乡低保对象,送达宣传单,详细解释相关政策。认为自己应该继续享受低保的人,可以在指定时间到户籍所在地提出申请,并提供家庭收入和财产等证明材料,以备核查和公示。逾期不申请的,将被视为主动退出低保。工作人员强调,如果一开始就不符合条件,这次重新提出申请的话,将被追缴骗保资金。

  “富人开着私家车领低保,穷人流泪盼救济”的现象一旦出现,就难免遭到群众的批评。锦州市委书记王明玉告诫有关部门工作人员,低保是良心工作,必须实现阳光救助,“应保尽保”、“应退尽退”,今后若有闪失,严惩不贷。

  据统计,锦州市约有低保对象14万人,这次主动退出的超过两万人,其中有受人情关系或其他原因特殊照顾的,也有不少是像齐放那样家庭经济状况改善之后,不再适合享受低保的。

(原标题:锦州掀起核查风暴)
 楼主| 发表于 2014-6-17 12:54:13 | 显示全部楼层
宁波六旬老人蜗居桥洞12年

2014.06.16 07:33


在宁波一处桥洞下,一位光着上身、皮肤黝黑的老汉却怡然自得,吃着鸡块、喝着老酒,吸引让过往路人驻足观看。老汉名叫王勇志,67岁,来自安徽颖上县。王勇志说,他来宁波17年了,其中5年租房住,12年是住在桥洞下。摄影:演智/CFP


老人身材瘦弱、但脾气倔强,就着鸡块,深深呷了口酒,硬气地说,他身体健康,没有大病,感冒发热,睡上一觉就好了。他有儿有女,并老家办好了养老金,眼下靠捡破烂过日子,一天生活费十多块钱就够了,一瓶5元左右的白酒,一包烟2元钱。摄影:演智/CFP


老人的举动吸引,不少市民驻足观看、询问。家人也曾多次接他回家,但都他轰走了,他喜欢这样独处异乡的生活。摄影:演智/CFP


老汉以桥为家,物件简单,桥下空地上,一张凉席上铺着两床被子,床头上有几根照明用的蜡烛。桥洞外的空地上是生火做饭的地方,一个炉子、一只炒锅上满是污垢,油盐食料杂乱放在一破败的桌上。摄影:演智/CFP


老汉在桥边设了几只鱼网,期待能每天网上几条鱼,改善伙食。摄影:演智/CFP


老人饮食无定,加上好酒,人显得十分瘦小。他说,当地救助站曾多次提出将他接到救助站居住,均被他拒绝了。救助站只好为其送来食品。一到冬天,当地相关部门都会给他送来过冬衣物。摄影:演智/CFP


桥下阴凉潮湿,只要天好,老人每天都会晾被子。摄影:演智/CFP


累了,就倒在桥下的床上小憩。 摄影:演智/CFP

 楼主| 发表于 2014-6-17 19:02:46 | 显示全部楼层
八旬老太状告不尽赡养义务8子女
2014年06月17日03:20  郑州晚报 评论中大奖(12,892人参与) 收藏本文





老人无奈将子女告上法庭。

  88岁的老太王录珍有个很大的家庭,子女8个,孙子、孙女13人,重孙子4个。

  老太太本该是儿孙绕膝,可她却将子女们都告上法庭,老人不住地抹着眼泪,和前来安慰她的陌生乡邻们说:“太丢人了,俺也不想告他们,可没办法啊。”

  “这么多年,村、组光到我家调解就达成22次,上法院也有5次。”王老太说,可仍是没调解成,她现在还是无家可归。 郑州晚报记者 鲁燕 文/图

  88岁老太告8子女,求“探望”

  88岁的王录珍育有6个儿子两个女儿(二儿子几年前已去世,告的是二儿媳)。47年前,老伴撇下她去世,为了养活几个孩子,她没日没夜地靠挣工分来分点粮食,“干活回来了,还要给他们做饭、洗衣服,晚上从来没睡过囫囵觉。”王录珍说。

  这么多孩子吃饭,光靠王录珍挣工分显然不够,常去队里借粮食。“直到后来孩子们都会挣工分了,才慢慢地将借的债还上。”老人的大女儿也实话实说。

  为了孩子们,她流浪过,捡过垃圾,什么苦都吃过。

  好不容易将几个孩子抚养长大,可他们大了,“却都不管我,不给我赡养费、医疗费,也不来探望我”。王录珍说,就连她房屋拆迁后享有国家补偿的240平方米的回迁安置房及过渡费也都被三儿子陈龙占了。

  老太太说,没办法,她将子女全部告上法庭,要求八子女每人每月给老人支付赡养费500元,每月至少探望她两次,并每次陪伴她不少于两小时。其中要求三儿子陈龙将来必须分给她110平方米的安置房,让她有家可住。

  子女们都表态,矛头指向老三

  昨天的庭审,中原区法院专门将法庭搬到老人所居住的桐树洼村委会旁边的空地上。

  “我不同意拿钱,看望可以”、“拿钱可以,但每月500块太多”,面对主审法官王斌的讯问,几名被告不愿给老太太拿钱,但都同意“看望”老人。

  老太太的大女儿说,老太太原来和她的兄弟陈龙生活在一个院里,1992年,陈龙当上队长后,给她的娘说:“妈,你把你的房子也扒了,我盖了新房,你随便住,让你住到老。”陈龙房子盖好后,也确实给老母亲一大间住房,另外又给老母亲盖了瓦房,当厨房做饭用。老母亲也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自己买菜自己做饭吃。

  “照顾着陈龙的几个孩子,有时候手头有俩钱,还给孩子们塞点,就连他家的闺女也是我一手带大的,在我跟前都睡到15岁才走的。”王录珍说。可是,约在4年前,陈龙得知桐树洼村要拆迁,“他变了,接下来三年撵我四回,砸我的窗户,叫我走”。

  “他(陈龙)天天撵我老母亲走,后来把老母亲都气得得了胰腺炎,生病住院了,花了2万多元。”老人的大女儿说。

  “她在我家住了三四年,连尿罐子、用的灯费都是我拿的,还有过年过节哪一年不是在我家过的?”看着几个兄弟姐妹都将矛头指向自己,陈龙不愿意了。

  “俺妈在老三(陈龙)院里住是不错,但是,俺妈有自己的房子,拆迁前他把俺妈的房子给扒了。”老太太的六儿子说。

  其他几个被告也都说老母亲住的并非是陈龙的房子,而是老母亲自己的房子,后来是陈龙扒了老房子盖了新房子,将宅基证全部换上了陈龙的名字。

  对此,陈龙说,现在的房子有证据为证,“宅基证上盖的公章,也是我的名字,就没老婆子(王录珍)的名字”。

  “大家都看看,他说的净是瞎话,当初我就不让扒我的房。”老太太手指着说话的陈龙说。

  老太太说:“我一直是在自己的老院前面居住,宅基地是我老伴的名字,后来是陈龙把我的老房子扒了,盖成楼房说有我住的地方。村里拆迁,陈龙说拆迁补偿的房子都应该补给陈龙,现在我没有住的地方。”

  孩子们和老人见面也都是打打招呼就走

  对于陈龙家的房子拆迁后将来分配的741平方米的安置房,及现在每月政府给的过渡费5000多元,老太太到底有没有份儿?

  “过渡费给过老太太没有?”面对法官的询问,陈龙说:“没有。”

  “村、组都到我家调解了22次,到法院也有5次,都没个结果。”庭审结束后,老太太说,去年9月12日,因她的赡养及宅基地问题,她找到村民组,要求调解,后来,在村民组人民调解员的主持下,与老人的几个子女达成协议。陈龙将扣除100平方米的回迁房给老母亲,老母亲将此房卖掉,卖后钱由老人自由支配。但陈龙并未答应。

  老人最后要求陈龙,过渡费及拆迁房屋还给他,另每月要赡养费增加至800元,及探望权。

  问及老人“探望的具体要求”,老人说,“过去他们都是照个面就走了,现在我年龄大了,需要子女的陪伴和照顾,有个心理安慰。宅基证和过渡费的问题,要求陈龙每月增加800元。”

  “你常去看老母亲没?”

  “没有”。面对法官的这个问话,陈龙也不回避。他说,不是他不去看,而是还没走到老母亲跟前,她就骂开了,“现在连我的闺女都骂,我还敢去吗?”他说。

  当然了,将来法院判决了,让他去看望老母亲,他肯定去看。”

  老太的大女儿说,老母亲现在住在她家,虽然赡养老人是做子女应尽的义务,但一想到弟弟的做法,就有些生气。

  其他几个子女也认为陈龙做法太过分,霸占过渡费,还有房子,“老太太要赡养费可以,但陈龙必须先把过渡费还有房子拿出来”。

  路人安慰老人“别生气”

  “丢人啊,我这个年纪了,还上这儿来告……”庭审结束后,看着子女们都散去,包括被告席上很多子女也都散了,老人不禁伤心起来。

  “别生气,气坏了身体。”有人走过去把手伸向了老太太。老人一下子哭了起来,不停地拿起手中破旧的手绢擦起眼泪。

  “大娘了,不哭了,我们都觉得你很伟大,一手带大八个孩子。”有个骑着自行车的中年男子拉着老太太的手说,老太太拼命地点头。

  每年都要受理几起老人告子女的案子

  据权威调查表明,目前,我国80岁以上的高龄老人正以年均5%的速度递增。


  2013年7月1日起,新《老年人权益保护法》首次以法律规定的形式对儿女探望、孝敬父母进行了明确,要求子女要“常回家看看”。

  然而,快一年后的今天,到底这部法律实行的效果有多大呢?我们期待着此案的判决结果,或许能够找到某些答案。

  在与郑州市基层部分民事法官沟通来看,他们每年都要受理几起老人告子女的案子。而百度输入搜索“老人告子女不赡养”字眼,自去年7月1日后,全国各地法院也都有类似的案件出现。

  对此,郑州市政协委员程元国说,希望有一天,探望父母、赡养关爱老人不再是儿女们心中的法律底线,而成为大家自觉的行动,成为人们内心的一个基本的为人准则。

  主审法官王斌也希望,对于不孝敬老人的后果更多的不是来自于法律的惩罚,应该好好珍惜自己的父母,别到了子欲养而亲不在时,永远的遗憾和愧疚,那才成了最大的惩罚。

(原标题:88岁老太太庭审现场直喊“太丢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我心飞扬 ( 沪ICP备06061530号 )

GMT+8, 2019-3-23 20:23 , Processed in 0.092403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