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wmm

路上的中国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 19:46:48 | 显示全部楼层
浙江省消保委状告上海铁路局 中消协声援
2015年01月11日16:25 钱江晚报 1,597


  本报首席记者 李阳阳

  昨天上午,一则“浙江省消保委把铁老大告上法庭”的消息在网上传开,引来不少网友热评。

  告状的缘由是,浙江省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简称浙江省消保委)要为消费者维权,认为“实名制购票,乘车后遗失车票的消费者另行购票”的规定不合理,要求“铁老大”停止执行。

  昨天,钱报记者向有关部门证实了这个消息,浙江省消保委递交诉状是在2014年12月30日,时隔10多天再次引发关注,是因为中国消费者协会(简称中消协)新闻发言人在1月9日公开表示支持浙江省消保委。

  截至昨晚钱报记者发稿,上海铁路局相关负责人拒绝对此事作出回应,而收到起诉状的上海铁路运输法院尚未明确立案。

  不过,浙江省消保委此举赢来了不少掌声,浙江海浩律师事务所赵公明律师认为,这是消费者权益保护组织从过去的被动维权向主动维权的转变,意义更大。

  铁路规定让旅客很“受伤”

  消保委把铁老大告上法庭

  昨天,在中消协官方网站的“消协观点”栏目上,增加了一篇新文章,标题为《中消协支持浙江省消保委提起消费维权公益诉讼》,而在浙江省消保委主办的“浙江消费维权网”,钱报记者也发现了同样的文章。

  文章中表述,“中消协支持浙江消保委履行法定职责,依法就损害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行为提起公益诉讼。”并将浙江消保委此举认定为,“探索运用公益诉讼这一维权方式维护广大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昨天下午,钱报记者也向相关部门进行了求证,确认浙江省消保委状告铁老大的说法属实。

  浙江省消保委决定提起诉讼,跟大量的消费者投诉有关。“2014年以来浙江省消保委陆续接到多位消费者的投诉,内容均涉及消费者实名购票乘车后不慎遗失车票,但车站方面拒绝消费者凭身份信息查询的要求,强迫消费者补票。”

  杭州市民朱先生就遭遇过这样的不公待遇,“出站的时候,火车票找不到了,一定要我补票,我说可以查身份证的啊,但工作人员说,这就是规定,出站只看票。”

  经过大量的调查和法律咨询,浙江省消保委认为铁路部门的这项规定侵害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违反《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于是在2014年12月30日,浙江省消保委正式向上海铁路运输法院递交了消费维权民事公益诉讼起诉状,请求法院判令上海铁路局立即停止“强制实名制购票乘车后遗失车票的消费者另行购票”的行为。

  上海铁路局暂无回应

  12306证实挂失补办规定

  昨天下午,钱报记者电话联系上了上海铁路局宣传部门的相关负责人,提及此事,他告诉记者正在哈尔滨出差,匆匆挂断了电话。

  随后,钱报记者又致电上海铁路局官方客服12306,工号为1019的客服人员在“请示”后给出了回复,他们并不知道“被起诉”一事,所以无法回应。

  因为被告是上海铁路局,所以浙江省消保委的起诉状是交给了上海铁路运输法院。截至昨晚钱报记者发稿,浙江省消保委尚未收到法院立案的通知。

  采访中,让火车旅客吐槽的实名火车票丢失或损坏引发全额补票的条款还有很多。昨天,12306客服也证实,这些实名制车票挂失补办新规定,是从2012年上半年开始实施。

  1、上车前票丢了,得先挂失再补票,到站退票。

  至少提前20分钟,到车站窗口办理挂失补办手续。经确认无误后,按原车票车次、席位、票价重新购买一张新车票。上车后应向列车工作人员声明,拿到一张“客运记录”。到站后24小时内,凭客运记录、新车票和购票时用的有效证件原件,至退票窗口办理新车票退票手续,按规定核收补票手续费。

  2、乘车后丢票,只能另行购票。

  乘车后丢失车票的,应当另行购票。在列车上自丢失站起(不能判明时从列车始发站起)补收票价,核收手续费。

  3、补票后原票找回的,可退票。

  旅客补票后又找到原票时,在乘车站可办理退票手续;在列车上,应主动向列车长声明,获得相关凭证,然后在出站前办理退票,但要收退票费。而旅客在到站出站后再提出的,不予退票。

  4、上车后丢身份证,必须重买票。

  网络订票,直接使用二代居民身份证检票乘车的,列车上因身份证丢失、无法确认车票信息的,也应先行补票。旅客补票后,又找到二代居民身份证的,列车确认后开具客运记录交旅客,旅客持客运记录和二代居民身份证原件到下车站退票窗口退还后补车票,不收退票费。还需要提醒的是,上下车的凭证仅限于二代居民身份证和纸质车票,可以直接使用二代居民身份证,但如果取了纸质车票,就不可以再直接用身份证刷卡进出。短信也不能作为上下车的凭证。

  5、车票损坏无信息,不可退改签。

  如票面信息无法读取,虽可根据乘客身份电脑查询信息,但不能确定乘客所持车票是否为原票,因此不能退、改、签。

  网友点赞

  律师认为是消费维权的进步

  昨天,这条消息在网上也引来了很多网友的评论,不少网友认为“既然是实名,车票的信息就可以查出来,一刀切要求重买太不应该。”、“丢车票有责任,但是丢了就得重买,只考虑铁路自己的风险,这个说不过去。”


  对此,浙江海浩律师事务所赵公明律师也认为铁路部门的规定不对等,有霸王规定之嫌。“旅客和铁路部门本身是一个运输合同关系,而铁路制定的规定,本身就是合同的内容,按照合同法,合同内容应该照顾双方利益,而不是只考虑降低自身的风险。”

  虽然法院尚未受理此案,但是赵公明律师认为,浙江省消保委此举已经是消费者合法维权的一个大进步。“虽然对于个体来说,一张车票没有多少钱,但是对于整个消费群体来说,这就是一个很大的受害权益。而过去,消费者权益组织都是等到有人投诉,再去一个个协助维权,是一种被动的维权,而现在通过法律,主动出击,点赞。”

  根据新《消法》第四十七条规定,对侵害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行为,中国消费者协会以及在省、自治区、直辖市设立的消费者协会,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浙江省消保委状告上海铁路局,也是目前国内由消费者组织提起的第一例消费维权公益诉讼。

(原标题:浙江省消保委状告铁老大 中消协声援:支持公益诉讼维权)

编辑:SN117
发表于 2015-1-11 21:08: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amin 于 2015-1-11 22:22 编辑
wmm 发表于 2015-1-11 19:46
浙江省消保委状告上海铁路局 中消协声援
2015年01月11日16:25 钱江晚报 1,597

WMM转载的文章,一直是我比较感兴趣的,这次谈到有关车票的事情,让我想起最近自己的一个小经历,第一次,所以也是一个小经验。
年底假日期间,我和太太一起到加州去了一次。我们在网络上订的电子机票,出发时在机场大厅的计算机上取打印的登机牌,然后过安检,坐下来吃点东西,时间差不多了,站起来往登机口走。这时候我太太突然发现自己的登机牌不见了。从年轻时到北大荒来来回回我就知道,出门去这个车票最重要,在这个关键时刻发生这种事情,如何是好?这时有一个路过的旅客,过来跟我们说话,了解了情况后说,不要紧,你们只要与本航空公司的柜台联系一下就可以。果不其然,我就近找了一个服务员,把情况一说,他就近找了一台计算机,一问我的姓名航班,连什么证件也没看,啪啪啪就给我又打印了一张登机牌。从事发到重得,前后不过10分钟,一场风波,有惊无险地过去了。
从这个第一次以后我知道了,这样的事故在美国机场不算事,当然能不发生还是不发生的好。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 13:27:06 | 显示全部楼层
Damin 发表于 2015-1-11 21:08
WMM转载的文章,一直是我比较感兴趣的,这次谈到有关车票的事情,让我想起最近自己的一个小经历,第一次 ...

Damin,新年好。现在的媒体要比以前开放多了,在现行的体制下,媒体还是能起到一定的曝光和监督作用,但这还远远不够,我们更希望对媒体、舆论能进一步的开放,让媒体能更加客观、实事求是地报道而不必受阻于政府的干扰。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 16:40:18 | 显示全部楼层
火车上的跨省上班路

2015.01.12 10:20


1月12日,25岁的王启龙在河北燕郊火车站去北京的动车上向外张望。他在朝阳门工作,周一到周五租住在亦庄,只有周末才能回燕郊的自己家。如果没有动车,这时他会在930公交站排队。摄影师:张浩/中新网


当日,燕郊通往北京的通勤动车正式开通,早上6点47分发往北京站。为了赶动车,不到六点,就有旅客来到了燕郊火车站。车站负责人介绍,首班燕郊动车车票全部售罄,共计706张,车站为此还分别增设了两个售票窗口和自助售票机。


在北京的许多年轻人选择住在往东三十多公里的河北燕郊,两个地方之间的交通目前主要靠公路,早晚高峰很容易拥堵,排队上公交有时都要花上半小时。 1月12日,一名乘客在河北燕郊火车站走下三轮车,准备赶早班火车去北京。


1月12日,乘客在河北燕郊火车站准备进站赶早班火车去北京。当日,燕郊通往北京的通勤动车正式开通,早上6点47分发往北京站。


1月12日,一名乘客在河北燕郊火车站自动取票机取票,准备赶早班火车去北京。


1月12日,乘客在河北燕郊火车站检票口准备赶早班火车去北京。当日,燕郊通往北京的通勤动车正式开通,早上6点47分发往北京站。为了赶动车,不到六点,就有旅客来到了燕郊火车站。


1月12日,乘客在河北燕郊火车站登上早班去北京的火车。

 楼主| 发表于 2015-1-13 10:13:13 | 显示全部楼层

1月12日,北京站的工作人员冯健站在燕郊开往北京的动车上,他住在三河,每天早上从家里去北京站上班,因此每天需要5点起床,动车方便了他的通勤。如果他是在公交车上,不会有如此的悠闲。


1月12日,25岁的王启龙在车厢连接处准备下车。在燕郊买房一年后,他终于开始打算每天都回自己的家。


1月12日,燕郊开往北京的动车上,一名乘客在看手机。如果她是在公交车上,不会有如此的悠闲。


1月12日,25岁的王启龙在河北燕郊火车站去北京的动车上看着手机。在燕郊买房一年后,他终于开始打算每天都回自己的家


1月12日,燕郊开往北京的动车上,一名乘客睡着了。


月12日,王启龙走在北京站的过道里,他到朝阳门的公司只需要从北京站坐十分钟的地铁。


1月12日,王启龙准备在北京站上地铁,他每天都要从亦庄租住地来朝阳门,但今天他是最轻松的一天,2号线也没有亦庄线挤。

 楼主| 发表于 2015-1-13 15:29:38 | 显示全部楼层

1月12日,王启龙站在地铁里,他每天都要从亦庄租住地来朝阳门,但今天他是最轻松的一天,2号线也没有亦庄线挤,他本想拿出iPad玩一下,但一想到只有两站就算了,每天早上在地铁里看动漫《火影忍者》是他的习惯。在燕郊买房一年后,他终于开始打算每天都回自己的家。


1月12日,王启龙站在地铁电梯上,他每天都要从亦庄租住地来朝阳门,但今天他是最轻松的一天,2号线也没有亦庄线挤。在燕郊买房一年后,他终于开始打算每天都回自己的家。


1月12日,王启龙在北京站系鞋带,他到朝阳门的公司只需要从北京站坐十分钟的地铁。



1月12日,王启龙走在朝阳门的人行道上,他是东北人,来到北京打拼三年。在燕郊买房一年后,他终于开始打算每天都回自己的家。


1月12日,王启龙抵达自己的公司楼下,时间是7点39,距离他上火车不到一小时。他在一家IT公司工作,每天几乎都需要加班。


1月12日,王启龙抵达自己的公司楼下,时间是7点39,距离他上火车不到一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5-1-15 21:22:36 | 显示全部楼层
春运增开旅客列车车票16日起发售 预售期为20天
2015年01月15日11:41 中国新闻网 分享


  中新网1月15日电 据中国铁路客户服务中心消息,为方便广大旅客购票,中国铁路公布2015年春运增开的跨铁路局间的中长途旅客列车。

  春运增开的旅客列车车票从元月16日起开始发售,预售期为20天。按各车次始发车站的起售时间起售。

中国铁路客户服务中心2015年春运增开的跨铁路局中长途旅客列车
 楼主| 发表于 2015-1-19 18:50:48 | 显示全部楼层
12306网站出现春运首日回笼票 卧铺票仍稀缺
2015年01月19日 13:02  中国新闻网 微博 收藏本文      


  12306网站出现春运首日“回笼票” 卧铺票仍稀缺

  中新网1月19日电 (财经频道 汪洁)今年春运首日票的免费退票期将在今晚12时截止,再退票将收手续费。中新网财经频道调查发现,12306网站出现了大量的“回笼票”,其中高铁或动车以商务座居多,其他的票种也有,唯独卧铺票稀缺。目前只能通过12306和电话订票方式拿到这些回笼票。

  多线路均有回笼票出现 高铁或动车商务座票硬卧票少

  根据铁路总局新规,2015年春运开始的日期为2月4日,此前铁路部门规定提前15天或以上退票免收手续费,今年春运首日票的免费退票期将在今晚12时截止,再退票将最少收取5%的手续费。这意味着那些早在2014年12月7日把火车票囤在手里、后又改变行程安排的“囤票族”很可能将于今天内将火车票退掉。

  具体情况如何?19日上午中新网财经频道浏览2月4日当天从北京到武汉的方向的车票发现,所有车次均出现了剩票。高铁方面,G507显示有9张商务票,此外一等座、二等座均有票;G573、G523、G525、G527均有10张余票出现,一等座、二等座均有票。除了高铁,其他大部分车次有无座票、硬座和软卧,唯独卧铺票没有出现。

  北京到广州方向,除了硬卧票没有之外,其他都出现了票量。Z97有16张高级软卧,5张软卧票,剩下的也有硬卧、硬座、无座若干张。Z35显示有14张高级软卧,除了软卧和软座外,其他的票也显示出有。动车方面,有软卧和二等座票出现。

  北京开往郑州,动车方面,有二等座和软卧出现。其他车次,有大量的二等座和无座票出现。这条线路的高铁票比较抢手,高铁未现余票。北京到合肥、济南、杭州、长沙均出现了余票。


  此前除夕一票难求,中新网财经频道体验始发售抢票,车票秒光。但随着退票的产生, 12306网站上出现了一些除夕夜的余票。10点10分左右,除夕当天(2月18日)从北京到武汉出现了少量的票,其中包括G521、G523、G525三个车次当晚到达的票,都出现了二等座,G527显示有20张一等座。北京到南京、长沙、南昌、昆明等方向均有一些除夕夜的“回笼票”出现。但一贯抢手的除夕前两日的票暂未现回笼现象。

  回笼票只能通过12306和电话订票方式拿到

  据悉,想买到这些“回笼票”,只能通过上网(www.12306.cn)或电话(95105105)两种方法。因为火车票代售点以及火车站的预售期要比网上及电话延后两天,今天就算到火车站售票窗口去,也买不到春运首日退票。

  据央视此前报道,预售提前,退票数也激增,铁路部门建议,旅客掌握规律抢“回笼票”,首先要了解重新放票的时间节点,一般是晚上11点;第二是不要只瞄准始发终到站来找票,要多利用转乘或者改始发站的方式;第三是要多留意新增的临客列车的情况。

  此外,考虑到网络放票以及网页数据更新的特点,旅客不妨多刷几次网页,以便及时刷新退票数据,比别人抢先一步下单,提高胜算。(中新网财经频道)
 楼主| 发表于 2015-2-3 15:24:05 | 显示全部楼层
昆明火车站凌晨关闭 旅客寒风中过夜

文:何惠子/都市时报


昆明火车站暴恐案发生后,昆明火车站出台政策,每天00:00-5:00全部旅客均不得进入候车厅、售票厅及广场。春运即将来临,旅客只能选择在车站外过夜。图为1月28日夜里,乘坐火车的旅客在站前路玩着手机等待开门。摄影:张玉杰/都市时报



来自贵州的李姓旅客,抱着孩子在站前路等待了近20分钟,最后无奈选择附近的小旅店临时歇息




1月28日23:54,昆明火车站工作人员把门关闭,旅客被拒之门外。


在站前路等待了一段时间,背着孩子的一位女士最后选择附近的小旅店临时歇息




来自黑龙江、山东的两位男子由于被骗,昆明救助站帮他们买票到六盘水,由于次日早上7点多的火车,他们提前赶到火车站,当天11点多,被工作人员从售票厅赶了出来。其中山东的张姓男子在云南多次被骗,一次陷入传销组织。



来自元谋的父子俩在昆明医院就医,为赶早上7点多到昆明至攀枝花的火车提前赶到火车站。


凌晨过后,大部分旅客只能在车站入口处休息,等待次日开门。


凌晨,是饥寒交迫最难受的时候,原本卖9元一碗的米线,这个时候要翻倍的价格售出。

  午夜0点,昆明火车站进站口最后一道卷闸门缓缓落下。2014年3月之后,火车站在午夜12点至凌晨5点之间,不留旅客。

  随着春运来临,在进站口等待的人会越来越多。与他们一同等待的,还有招待所的揽客者和无数小贩们。

  在这个地方,等待的心情各不相同。有的人难耐想家的急切,有的人在等待中觅得商机;有的人则在漫漫长夜中,寻找一些不一样的风景。



  1月28日午夜,当卷闸门被拉下时,张永回到候车通道第五个入口,那里已经打好了地铺。这是张永第一次露宿街头。

  当晚10点,张永从麻园赶到昆明火车站。在昆明停留了不到48小时,他打算在售票大厅或候车厅里休息,等第二天早上7点的K876次列车,去六盘水。

  他看到好些人在候车通道入口处排队,便跟着去排,进站时却被验票人员拦住了。“他们说我的火车是明天早上的,要等明天5点以后才能进。”

  8天前,20日晚上10点40分,拄着拐杖的李玉章也被拦在了入口通道处。他刚下从贵阳开来的列车,在出站口的售票点,他买的是第二天(21日)早上回蒙自的火车票。对被拦住的原因,他很清楚。“去年3月份的事。”

  “3·01”事件之后,昆明火车站广场被围了起来,进站口凌晨0点关闭,直到5点才开放。这个时间段里,火车站内不准任何旅客停留。

  事件前,李玉章在火车站附近骑电动三轮车接送旅客,之后去了蒙自,依然是骑电动三轮车——对一个右腿不便的人,要找另外的工作,实在不易。这次,是他时隔10个月后来到这里。昆明火车站从他的工作地,变成了过路地。

  这个晚上,出站口周围人并不多。一个穿着花衬衫、灰西服的男子,走到李玉章夫妇呆着的铁棚下:“大晚上的,还让人在外头等。”他在等次日早上7点去江西九江的火车。男子的一句牢骚,在原本平静的铁棚里激起了一阵抱怨的涟漪。

  铁棚的某个角落里,一个男子自顾自地躺着,身下垫着纸板,双腿上绑着一件外套。在他身旁,一个人坐在小推车上,身上盖着一条粉色毯子,脚上穿一双开了胶的运动鞋。这应该是一个还在长身体的少年。

  拄着拐杖的李玉章看着这两人,摇摇头:“现在还不太冷,到两点钟就冷起来了。”说着,他拉起右裤管,腿上打着厚厚的绑腿,“幸好打了绑腿,不然到后半夜要痛死。”



  凌晨两点,果然冷起来了。

  原本说“不冷”的张永,从包里翻出一件羊毛衫,添在冲锋衣里头。地铺上躺着他的老乡,老乡将棉絮一角拉向自己的下巴,紧紧压住。

  张永的这个地铺,在晚上的候车通道里,是一道让人羡慕的风景。1月28日凌晨的进站口坐了50多个人,还有不少人在周边溜达。他们没有被子,只能把大衣盖在身上,抵御渐渐沁来的寒气。

  铺地铺的棉絮是张永从南宁带来的,“我老家有个小伙子在南宁打工,我也在那待了两个月。前几天来云南,他把这两床棉絮送我了。”张永家在黑龙江牡丹江,“我们北方冷啊。天一冷,我的脑袋就疼,天一暖和就好了。”

  张永的头已经疼了两个冬天。2014年中秋之后,也是老家庄稼收割结束之时,张永一路向南,从辽宁转到北京,到浙江、上海,最后到了广西、云南。这是张永第一次来南方,他很喜欢这里,“天气很好”。但是,他在这边并不顺利。

  1月24日早上8点,张永乘坐的火车从南宁到达昆明。在售票处,他看到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在附近晃荡,“我以为他在这里打工的,就过去问他这里找工作好找么。”

  “那小伙儿说这儿不好找活路,他们家那边好找”。小伙子家在德宏芒市,张永买了两张车票,和小伙子到了芒市。在芒市车站,小伙子找了家旅店,“让我在那等着,说第二天早上5点来接我,还让我给了他300块钱,要给他叔买几条烟,让他叔帮忙找工作。”第二天早上,张永打电话给小伙子,小伙子又说10点来接。到了10点,张永打了十几通电话,都是“正在通话中”。

  “我身上没有钱了,哪也去不了,就上派出所报案。”张永手里拿着小伙子坐火车用的户籍证明,“一查就查出来了,他说他17岁,实际上只有15岁。派出所打电话传他,他下午两点来了,审他才知道,他爸爸死了,妈妈改嫁了,跟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他也没有钱给我。”张永觉得,那孩子挺可怜。

  1月26日,身无分文的张永回到昆明,在麻园救助站住了一个晚上。“我没和家里头说住救助站的事,多丢人啊!”救助站给他买了票,“我说要回黑龙江,他们说没有直达黑龙江的票,就给我买了去长春的票。”不想,张永把票退了,改成去六盘水。

  “我还不想回家。出来一趟,啥钱都没挣着,还让家里人给打钱来了。”他想去浙江,找点活干,带着钱回家。



  钱,是张永急需解决的问题,也是等车的乘客选择露宿的最主要原因。招待所的揽客者夜晚坚守在火车站周围,钱,也是驱动力。

  进站口前的马路上,突然传来争吵声。张永伸长脖子往西北方向看了看:“好像是吵架了,两个女人在对骂。”他站了起来,往争吵的地方走,其他人也都站了起来。一个年轻男人,双手插在裤兜里,斜着身子一蹦一蹦地跑过去,脸上带着摩拳擦掌的笑容——在一个百无聊赖的夜晚,有一场争吵,甚至打闹,对他们来说再好不过。

  “有本事你就把那根棍子扑下来......”绿衣服的女人大喊,她食指指着的是一个穿红棉袄的女人——她手里举着一根木棍。棍子砸下来,却换了个方向,打在绿衣女人左侧一米远的地方。接着,木棍被劝架的人抢走,扔了。劝架的,大都是附近招待所的揽客者。

  “绿衣服”见“红衣服”被拉走,跟在她身后一路骂骂咧咧,“红衣服”大怒,转过身对骂,两人隔着马路中间的铁栅栏,指着对方的鼻子相互命令:“有本事你给我过来”“你给我过来......”却谁也不挪步。

  看热闹的人悻悻离去,拉架的人憋住笑意,回到各自的位置上,讨论两人吵架的缘由。原来,两人一同在路口堵住一辆出租车,最后客人跟着“绿衣服”走了,“红衣服”不爽,便追过去骂。

  在火车站,每天都有这样的戏码发生,不是在明面上,就是在暗地里。对此,赵莲芳已经习以为常——她在火车站拉了近十年的客,吵过的架数不胜数。“吵完了还不是要继续拉客,难道生意就不做了?还得拼了命地做。”

  出租车一来,就得第一时间冲上去,跑在后头的就自然放弃了。如果来的是商务车,竞争就会变得异常激烈,不管先来后到,不管平日情分,大家一窝蜂地冲到车门口,提到客人的箱包就是胜利——商务车里往往是“大单”。

  28日凌晨,赵莲芳击退“群雄”,拿到了一个“大单”,却在第二天凌晨被人抢去了客人。29日1点左右,一辆出租车上下来一对父女,女孩才10岁左右,“一般带着老人、小孩的,最有机会了。”赵莲芳走上去问:“给要住宿?”男子看了她一眼:“要。”赵莲芳一阵欣喜,听到男子又问:“娃娃要看电视,你们家有电视机没?”

  没等赵莲芳回答,另一位揽客者突然上前:“她们家没得电视,我们家有。”说完,接过男人手里的箱子,带着父女俩走了。“碰到这种事情,只能受着了”,赵莲芳说,招待所的电视机前不久被淘汰了。



  赵莲芳觉得,做这行“脸皮要厚、受得了白眼、挨得了骂”才能揽得到客。在火车站做生意,无不如此。

  21日凌晨,花衬衫男子被一个女人拦住了:“你要克哪点?给要住宿?”花衬衫男子摇摇头。对方递过一张名片,他刚想接,却在路灯光下依稀看到上面的内容,将手缩了回去。“那个女人硬要塞名片给我,后来治安亭出来两个警察,把她带进去了。”

  “像我们做正经生意的,没有哪个来找麻烦。”黄贵菊(化名)在火车站路口的东北角摆摊,卖酸辣粉、米线等热食。凌晨两三点,正是寒气逼人时,米线的热乎劲儿就是卖点。

  在路口做小吃生意的那些人里,黄贵菊算是会做生意的。她时不时推着小车穿过路口,走到进站口前,挨个询问:“给要吃点米线?”尤其看到一堆人聚在一起,她便推着车站在旁边,问上五六遍。

  29日的凌晨,她推着小车跑了不下四次。当她跑到第二次时,阿木卡卡走上前买了两碗酸辣粉,和另外三个男孩挤坐在两个大箱子上,分着吃。

  吃酸辣粉之前,四个男孩坐在箱子上斗地主,彼此之间用彝语热烈交流。打了十多圈,阿木卡卡输得最多,就去买了两碗酸辣粉。两碗20块钱,对他来说不便宜。

  四个男孩都不到20岁,来自四川凉山州。他们在广州一家手机厂里打工,负责组装手机后盖。28日晚8点半,他们才下从广州回昆的火车。四个人的票是站票,好在有一个空位,让他们一路轮流坐了回来。第二天早上,他们就要乘K114次回西昌。

  我问他们:“你们怎么不从成都走呢?”阿木卡卡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从成都走要贵一些。”如果从成都中转,整趟行程票价至少要多50元。

  凌晨3点,几个男孩背靠着背坐在箱子上,身上搭件外套打瞌睡。从广州一路过来,他们没有好好休息过。

  还有两个小时,进站口的门就开了。那时候,这些在外头露宿一宿的人,就会走进火车站,再次开启他们的归程。而那些揽客人和摊主们,也会在东方出现鱼肚白之前收拾回家,为她们下一夜的奋斗养精蓄锐。


 楼主| 发表于 2015-2-4 10:39:18 | 显示全部楼层

凌晨过后,旅客拉着箱子向火车站赶来,他们都不知道这里凌晨会关门。


一些旮旯隐蔽的区域,是过夜旅客最佳休息区。



凌晨是饥寒交迫最难受的时候,价格翻倍的米线也挡不住旅客的忍耐。


一位小伙子坐在站前路围挡外面休息


托着腮的一位男子坐在站前路隔离墩上,等待凌晨5点开门,一夜未眠。





来自贵州的一位苗族女士,在站前路入口处来回走动累了,趴在石墩上休息。



凌晨2点过后,还有旅客陆续来到火车站,这些旅客大都不知道火车站会关门不让旅客进入候车厅、售票大厅等区域。



12点不到至次日5点关门,大部分旅客玩手机解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我心飞扬 ( 沪ICP备06061530号 )

GMT+8, 2019-1-22 18:08 , Processed in 0.052571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