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wmm

爱行天下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7 09:43:14 | 显示全部楼层
保洁员13年无偿献血90次 每14天献次血小板
2012年12月06日03:52  西安新闻网 微博 评论(31人参与)


    罗闯的献血证足有31本好人档案

  31本献血证填得满满当当

  由于没有手机和固定电话,记者几经周折,最终在宝鸡市中心血站的帮助下才找到罗闯的家。昨日中午,记者来到了罗闯位于红旗路的家。

  罗闯的家里没有太多陈设,他告诉记者,自己当初学的是医学相关专业,但由于一些原因,没有找到过正式工作,一直以来都是靠打零工为生。“我和女儿两个人每月有500多元的低保,我在社区当保洁员,每个月有400元的收入。”

  罗闯告诉记者,1999年,他在路上收到了一张无偿献血宣传单,这引起了他的关注。也就是从那一年起,他开始了无偿献血。“从我第一次献血到献够1000毫升,用了不到1年时间”。

  记者在他家中看到,桌角放有厚厚一沓献血证,数了数,足足有31本,每本都填得满满当当。他说,不少人对献血有偏见,觉得伤身体,但十多年下来,自己的身体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每14天献一次血小板

  从2007年开始,罗闯从献血改为献血小板,而且每次捐献都要从早上七八点忙活到中午。记者查看了他的献血记录,发现最近一段时间,他每14天都要去一次宝鸡市中心血站,进行血小板捐献。而14天,正是相关献血规定的最小周期。

  起初,罗闯由于血小板指数不高,只会被采集一个治疗量。而通常情况下,一个成人可以捐献两个治疗量。于是他开始四处打听,想办法提高自己的血小板指数,好多献一点。有人告诉他,吃花生米的红皮可以提高血小板数量。他就开始每天坚持吃些花生米,5年来从未间断。

  宝鸡市中心血站献血科李科长告诉记者,13年间,罗闯都是一个人悄悄来悄悄走,除了血站工作人员和几个常来的献血志愿者外,很少有人知道他已累计献血90余次。记者了解到,他多次获得全国无偿献血奉献奖。另外,血站给他的纪念品,他也都送给了周围的亲戚朋友。纪念品里有不少是雨伞,但罗闯现在使用的,仍是一把旧伞。

  在罗闯的床头,写着“严于律己,宽于待人”8个字,他告诉记者,这是初中时班主任李宜安告诉他的一句话,也正是这句话,为他提供着源源不断的精神支撑。“我从不在意什么无偿献血、有偿用血之类的话,有生老病死,就有人等着用血。”罗闯说,“今年10月,国家已经把献血的年龄上限提高到了60岁,我也准备坚持献血到那时候。”

  文/图 记者魏鑫 见习记者徐雯
 楼主| 发表于 2012-12-7 16:38:03 | 显示全部楼层
公交司机3次抱残疾乞丐上下车 称系举手之劳
2012年12月07日07:07  重庆晚报 微博 评论(342人参与)


刘益锡抱残疾人下车

  重庆晚报讯 昨日下午5时,读者张女士打进重庆晚报24小时新闻热线966988说,1小时前,她搭乘363路公交,数次目睹司机抱起一位残疾乘客。

  根据张女士提供的车身编号31141,昨晚6时30分,重庆晚报记者找到了这位热心肠的司机,他叫刘益锡,今年38岁。他说,这名残疾人是个乞丐,因为行动不便,就抱他上下车。

  残疾人上车 第一次抱

  时间:14:55

  地点:弹子石车站

  “他搭过我的车好几次,每次都从后门上,从来不投币不刷卡。”刘益锡说,残疾人看起来五六十岁,每次都带着滑板和一个搪瓷盆,双腿瘫痪,以前上下车靠双手撑,昨天看他在后门迟迟不上车,刘益锡就过去问他需不需要帮忙。

  “他没有回答,身上好大一股酒气,可能是喝醉了。”刘益锡当即抱起他上车,把他安置到正对车门的靠窗座位,还叮嘱了一句:“抓紧栏杆哦,你身体不方便,千万别掉下去了。”

  残疾人摔倒 第二次抱

  时间:15:53

  地点:南坪四小区车站

  公交车快到四小区站时,由于转弯,残疾人从座位上摔到车门边。

  张女士说,当时乘客没有去扶他,因为他浑身脏兮兮,还散发一股酸臭味。这时车子刚好到站,刘益锡走过来再次抱起他,安置到座位上坐好。

  “其实转弯并不急,车身只是稍稍倾了一下。”张女士说。

  车到终点站 第三次抱

  时间:15:58

  地点:南区路口站

  5分钟后,车子到达终点站南区路口,车刚停稳,刘益锡又走过来,把残疾人抱下车,还细心地拿上他的滑板,稳稳地垫在他的身下。

  先行下车的张女士实在忍不住,拿起手机拍下了这感人一幕。她和在场的其他乘客都向这位热心司机伸出大拇指,“他就像这个寒冬里的暖阳,让我们觉得很温馨。”

  刘益锡和张女士说,自始至终残疾人都没出声,没有说谢谢,摔倒时也没喊痛。

  刘益锡说,这名残疾人今年已经搭过他的车三四次,算是“熟客”了,不过今天是他第一次抱他上下车。听说记者要报道,刘益锡连连摆手:“举手之劳而已,不用上报这么出风头吧。”

  (重庆晚报24小时新闻热线966988感谢张女士提供线索)

  重庆晚报见习记者 陈思 文 读者张女士 供图

  在我们这座城市,好心人还有很多。
 楼主| 发表于 2012-12-8 12:14:40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娘放弃蜜月为灾区孤儿送棉鞋途中遇车祸身亡
2012年12月07日08:33  每日甘肃网 评论(878人参与)  

城关区政府领导慰问李成环丈夫龚大锬并转交慰问金。本报西宁特派记者房毅摄

  《兰州“最美新娘”爱洒高原》追踪——

  城关区政府领导赶赴青海看望慰问

视频:女教师为灾区孤儿送棉鞋途中遇车祸身亡
来源:新浪播客

  将积极协调为“最美新娘”申报追认“优秀共产党员”

  连日来,李成环和丈夫龚大锬的爱心事迹经本报报道后,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兰州市城关区委、区政府高度重视,召开紧急会议妥善安置李成环善后事宜。6日,兰州志愿者以及爱心人士也纷纷赶赴青海送别李成环,并将自发募集的6000元爱心款交到了龚大锬的手中。

  【慰问】将申报追认李成环为优秀党员

  12月5日晚,城关区政府领导召开紧急会议,就妥善解决好后续事宜提出:

  一是由区政府领导一行前往青海,对龚大锬及其受伤家属进行慰问安抚,尽全力妥善办理后事,对龚大锬及其双方家属今后工作生活待遇给予帮扶和照顾;

  二是对遇难者家属发放一次性抚恤金;

  三是城关区将积极协调红古区介入处理李成环善后事宜,向上级党委申报追认优秀共产党员等有关褒奖。

  12月6日下午2时许,兰州市城关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乔建新,区委常委、副区长杨金尧一行赶到龚大锬家属暂住的西宁市城中区三江小区。悲伤的家属们正在商量善后事宜,龚大锬坐在一旁默默垂泪。乔建新亲切地拉着龚大锬的手说:“听到你和你妻子李成环为玉树献爱心时不幸遭遇车祸的消息,我们深受感动,也为你爱人的离去感到痛惜。你和你的爱人经济状况都不好,但你们还有如此拳拳爱心,很难得,你是我们城关区的骄傲。希望你坚强起来,尽快将自己的伤治好。今后你父母和李成环的父母有什么困难和需要,我们都将会给予帮助。”

  随后,乔建新向龚大锬转交了区政府的5万元慰问金和区城管执法局的7万余元爱心款,并祝愿龚大锬早日康复。

  兰州志愿者赴青海送别李成环

  12月6日下午,几名兰州好心人专程驾车赶往青海为李成环送行。他们既是龚大锬的朋友,也是兰州的志愿者,他们表示,能送李成环最后一程,是对逝者的告慰。“李成环和龚大锬是我们的榜样,我们很感动,但为她的离去感到痛心……”几位好心人数次哽咽难语。

  下午4时许,又有几位兰州的爱心人士前来三江小区,为李成环送行,他们面带悲痛,静静地站在遗体安放的房间门前默哀。“得知7号上午要开追悼会为成环送行,我们怕明早来不及,和几个朋友约好今天特意赶来。”龚大锬的朋友李林忠告诉记者。

  据悉,12月7日上午10时许,这位英年早逝的“最美新娘”追悼会将在位于西宁市城东区韵家口宁互公路3.5公里的西宁市新殡仪馆举行,届时将有很多当地各族群众和来自兰州的好心人前去为她送行。

  【探望】兰州好心人捐款转达问候

  12月6日,当得知有好心人赶赴青海为李成环送最后一程的消息后,很多兰州好心人纷纷捐款,100元、200元、1000元……希望将这点点爱心捎给李成环的家属,以此表达对这位“最美新娘”的敬意。

  当听到爱心人士杨虎娃和顾宏要在6日下午赶赴青海,为李成环送最后一程的消息后,家住兰州市红山根二村的陈玉芳女士特意带着1400元钱赶来。“好人走了,我们的心很疼,但这个孩子是为献爱心走的,我们被她感动的同时,也要为她做些什么,好让她走得安心。”陈玉芳说。

  6日,很多好心人拨打本报热线,为无法送这位好心人最后一程而感到遗憾,同时得知爱心人士顾宏等人前往西宁时,纷纷捐款表达心意。当天,共有二三十名热心市民捐款,捎带爱心,他们中有老人,还有小孩。当日下午,顾宏抵达西宁,当他将兰州好心人募集的6000元爱心款转交给龚大锬时,这位汉子感动得热泪盈眶。“虽然成环走了,但有这么多的爱心人士关心,我想她在天堂里一定很安心……”

  本报西宁特派记者张学江
 楼主| 发表于 2012-12-8 19:44:54 | 显示全部楼层
85岁老太拾荒攒钱助学 笑称拾荒是铁饭碗

2012年11月29日04:39  南方新闻网 评论(1429人参与)  


昨晚7点,张婆婆拾完废品回家,冷雨中她光脚穿着拖鞋。 实习生 林宏贤 南都记者 冯宙锋 摄

  南都讯 记者梁艳燕 实习生何素 拄着拐杖,手里攥着皱巴巴的垃圾袋,27日,85岁的拾荒阿婆张金女第二次踏进广州市教育基金会大门。她不是来拾荒的,而是来捐款的,这次她捐出了整整1万元。

  “几乎没见她吃喝,不见她休息”

  昨日傍晚,南都记者在广州海珠南路一条小巷里找到了张金女的家。这是一家类似“大杂院”的居所,张金女的家是一间8平方米的小屋。昏暗的灯光从满是铁锈的门缝漏出。屋内一只黄色小猫正悠闲地吃着它的晚餐。

  “她肯定是捡垃圾去了。每天拉着小车在这巷子里来来回回不知走多少趟了,直到小车推不动就回来,然后再出去。几乎没见她吃喝,不见她休息。”在一位相处了30多年的邻居印象中,张金女是一个不知疲倦的人。

  临近晚上7点半,街道依旧细雨绵绵,寒风瑟瑟。记者已经在张金女的门外等候了近一个小时。突然,隔壁商铺的老板说了一声“婆婆回来了”。5米开外处,一位身躯佝偻、行动迟缓的老人正拉着一个小推车艰难前行,身披红色塑料布,脚穿破旧凉拖鞋,半截小腿裸露风雨中。

  8平方米小屋堆满捡来的废品

  张金女热情地把记者迎进不足8平方米的小屋,狭窄的小屋内堆满了阿婆平时捡来的就塑料盒、玻璃瓶、废铁丝、纸皮等废品。唯一的一张床也被堆成小山的废品“霸占”。张金女尽力推开废品,在床沿边整理出一块空位当座椅。

  小屋内甚至连煮饭等基本用具都没有,每一个夜晚她是靠着床上的废品度过的,“我一个人住,还有一只小猫陪伴,那就足够了,上回有人出价100元,要买我的猫,我都不愿意呢。”

  因为不识字,市教育局给张金女送来的慰问品燕麦片和牛奶也原封不动地摆在一旁,“这些东西太重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吃。”

  笑称拾荒是“铁饭碗”

  当记者问到她捐款的事,她马上看了一下门外,俯身在记者耳边说“不要声张”。她告诉记者,最初是从一个老邻居那里知道有教育基金会的存在,“当时我就问他,听说你经常捐钱,那钱都捐到哪去了?邻居告诉我,可以捐到教育基金会,那我又问,每次要捐多少钱才行呢?他就告诉我,至少要100元吧。”了解情况后,她去年就到教育基金会捐了300元,资助贫困学生上学。

  “我每个月有2000多元退休金,再加上捡废品,攒了点钱,除了日常的吃喝外,自己留着也没多大用处,干脆捐出去吧。”前日,张金女再次走进教育基金会时,她捐出了自己攒下的一万元。

  张金女说退休后她就开始以拾废品为生。“我很满意现在的生活,因为我手中拿着‘铁饭碗’啊,只要我不死,这饭碗一天都不会破,相比之下,我已经很幸福啦!”即使脸庞已经爬满岁月的皱纹,心态依旧乐观向上的张金女乐呵呵地说,她希望自己能为那些因为家庭贫困而无法继续读书的孩子做点力所能及的事。

  基金会说

  “我们真不想收她的钱,但她执意要捐”

  “我们真的很感动,张婆婆连续两年来捐钱,看到老人家这样的境况,我们还真不想收她的钱,但她执意要捐出去。”广州市教育基金会的袁老师告诉记者,她记得去年也是在这个寒风夹冻雨的日子,张金女拄着拐杖第一次走进基金会办公室,是从家里一路缓慢地一步步走过来的,捐出了300块,有不少还是零碎的一毛钱。

  “今年她再次致电基金会要捐款,考虑到老人家年纪这么大,我们就上门去收,免得她来回奔波。”袁老师说,到了张金女家中,张金女说想到基金会办公室去坐坐,于是她陪着老人家又重新回到办公室。老人家跟她聊了大半小时,聊自己的身世经历,对比今昔,感到满足。

(原标题:八旬拾荒阿婆捐万元助学)
 楼主| 发表于 2012-12-9 21:31:44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学生课余打工照顾八旬拾荒老人
2012年12月07日03:37  中安在线 微博 评论(314人参与)


李鹏飞和八旬拾荒老人杜国仁(大连晚报记者 张瑜/摄)

  “我出生在农村,看不得的就是有老人受罪。”临泉滑集一名农家子弟李鹏飞,在辽宁大连上大学时,用打工的微薄收入帮助一名八旬拾荒老人,受到大连市民的交口称赞。如今,大连媒体获悉此事后,已经接手帮助老人找家人。

  老人捡烟头令他心酸

  21岁的李鹏飞是大连交通大学材料学院的大三学生。今年暑假,李鹏飞在大连打工时,偶遇拾荒老人杜国仁。

  “他年龄比我爷爷还大,当时老人正弯腰费力捡起一个烟头塞进嘴里。 ”李鹏飞说,当时他感到特别心酸。于是他扶起老人,把打工饭店刚发的一包“红金龙”塞到老人手里。李鹏飞出生于临泉农村,家境贫寒,他说最看不得的就是有 老人受罪。老人手里有一部好心人送的便宜手机,于是,他给老人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并叮嘱老爷子:“有困难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 ”

  经常为老人送吃送穿

  即使没接到电话,李鹏飞每天也会从学校徒步走上三站的路去看看老人,有时他会从学校食堂给老人带来一盒热腾腾的饭菜,有时则是几件衣物。有时他什么都不带,只是陪老人说说话。

  这段时间,大连气温骤降,杜国仁住处低矮的房檐上结满了冰柱,木门边缘上冻了,李鹏飞费力地拉开房门后,屋子里一股难闻的霉味扑面而来。在这个 5平方米左右的小屋里,除了一张床,随处可见成堆的废品。老人只靠几床潮湿发霉的棉被御寒。看到这一情况,李鹏飞把老人领回自己的宿舍呆了一天。 “宿舍不准留宿,我只想让老人在有暖气的屋子里呆一会儿,再给他拿几件厚实的衣服”。

  媒体开始帮老人寻亲

  老人烟瘾很重,一天要抽两三包烟。没钱买,他就去捡烟屁股,现在,他的香烟都要靠李鹏飞供应。对这个家境并不宽裕的小伙而言,每天6元的烟钱也 是笔大开销,有时他宁可自己少吃一口也要供老人吃饭。 4日那天,因为功课忙,李鹏飞没给老人送饭。 “听说他饿了两天,我特别自责! ”

  李鹏飞说,考研日期一天天临近了,自己没办法再去打工,供养老人变得越发困难。李鹏飞一直试图帮老人寻找亲人,目前此事已引起大连媒体的关注, 有媒体已打听到老人的户籍地为黑龙江省北安市通北镇通胜村。采访中杜国仁说,自己很想家。 “老人不止一次说想老家,但这个心愿我没能帮他实现。 ”李鹏飞说。

  “我家也有老人,老吾老以及人之老。 ”李鹏飞如此解释自己的行为,关于帮助老人这事,他并没有和家人说,“真不是啥大事,没啥好说的,能帮老人找到家就成了”。(李家林 吴尚)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2 21:13:02 | 显示全部楼层
捡废品男子16年收养4名残疾弃婴(图)

2012年12月12日16:47  河北青年报 评论(73人参与)

杨军平说:“我不怕死,但怕这两个孩子没人照顾。

  堆满废品的院子、透着风的窗户、身有残疾的孩子,今年57岁的杨军平就守着这样一个家生活了十几年。他一直没结婚,却先后有过四名子女,都是他拾荒“拾”来 的弃婴,这几个孩子都身有残疾,其中两个因病夭折,杨军平就拉扯着一个患有先天性脊柱裂的女儿和一个有智力障碍的儿子过活。

  然而,3年前杨军平突发脑血栓,由于没钱医治和保养不到位,这几年他的腿脚越发不灵活,如今彻底丧失了劳动能力。令杨军平最担忧的不是他的身体,而是两个孩子:“如果我走了,这俩孩子咋办?”

  ■ 捡破烂时 捡回4个残疾孩子      

  院子里到处堆放着旧化肥袋子、废旧木料,几乎没有下脚的地方;屋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窗户上连玻璃都没有;三口咸菜缸摆在屋门口,院里的一块地上种着几十棵白菜。这就是杨军平位于行唐县只里乡贾洛营村的家。

  “别人有钱买菜,俺们逢年过节都吃腌萝卜、炒白菜。”今年57岁的杨军平满脸皱纹,头发几乎全白了。看到有人来,一个男孩提着裤子从屋里跑了出来,脸上磕得青一块紫一块。“这是我儿子宏宏,先天就有智力障碍。”杨军平告诉记者,他先后收养过4个孩子。

  “1996年冬天,我到县城捡破烂,看到一群人围在医院门口,我往里一看,一个小被子里裹着一个脐带还没剪断的女婴,冻得直哭,女婴长得可人儿,但后背有块突起。”杨军平回忆说,后来人们散了,可他怎么都不忍心扔下孩子,“怎么也是一条命呀,别人不养,我养!”杨军平想着,抱起孩子就往家走。

  这个女婴就是杨军平现在在县城上高一的女儿金金。2000年,他又在路边捡到了儿子宏宏。此后的几年间,他又先后捡到过两名弃婴,可惜这两个孩子都因病夭折。“他们都是苦孩子。”说起这几个孩子,杨军平的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 拉扯孩子16年 他干不动了      

  早些年,为给患半身不遂、瘫痪六年的母亲治病,杨军平和弟弟曾花光了家里的积蓄,也是因为家里穷,他和弟弟一直都没结婚。年轻的时候,杨军平经常出去打零工挣钱,但把金金捡回家后,他只能做既能照顾女儿又能挣钱的活儿,思来想去,只有捡废品。自此,杨军平便改造了一辆三轮车,把金金和之后的宏宏都放在车上,一边带孩子一边收废品。

  杨军平还四处求医问药,为孩子们治病,可钱花了不少,孩子的病却没能治好。

  但不管怎样,两个孩子已渐渐长大,本以为日子会越过越好,可2009年10月的一天,杨军平突发脑血栓,左半边身体不听使唤。因为无力支付医药费,他一天医院都没住,在诊所输了几天液就回家了。

  最近一段时间,杨军平的身体越来越差,走起路来都一瘸一拐的,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只好养了几只羊,靠种点地维持生活。

  ■ 懂事的女儿是他最大的骄傲      

  如今,12岁的宏宏连话都听不懂,只有大女儿金金,虽然后背上仍有一块隆起,但却是杨军平的骄傲,“我闺女特别懂事,也很上进。”

  “她上进心很强,我们班有近70人,她的成绩总是排在前五名。”金金的班主任王慧强告诉记者,金金还是副班长,特别愿意帮助别人,很受同学们的喜欢。

  记者了解到,金金的同学们3个星期的生活费都在300元左右,而金金每月只带150元,还包括买生活用品、买药的钱。“我后背不平,每到换季的时候就会疼,实在疼得厉害了就要吃药。”金金说,为了省钱,她每次回家都装一罐头瓶爸爸腌的咸菜,每顿饭从食堂里买两个馒头,一吃就是几个星期。

  即便这样,金金说她并不觉得苦,“爸爸腿不好,还要干农活,比我苦多了。”金金在学校的名字叫杨移命,意思是通过自己来改变命运。“没有我爸爸就没有我的今天。”金金说,她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考上大学,以后挣钱养活爸爸和弟弟。

  ■ “如果我死了,俩孩子咋办呀!”

  “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长时间,我只是担心,如果我死了,我的俩孩子可咋办呀!”杨军平告诉记者,如今女儿上高一,开销越来越大,虽然孩子很节省,学校也给她申请了贫困生,但三年高中再加上大学,还是有很大困难。

  贾洛营村的村民都知道杨军平家的状况,时常有人给他们送去吃的、穿的,省会一些好心人也时常去看望他们。村干部杨国良说,村里为他们办了低保,另外会再想办法寻找好心人资助金金上学。■文/本报记者蔡丽■摄/本报记者任全军

  如果您愿意为这个家庭献出一份爱心,可拨打83830000与本报联系。

  作者:蔡丽
(编辑:SN010)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2 13:47:15 | 显示全部楼层
环卫老夫妻互相暖手照片感动网友(组图)
2012年12月18日05:39  燕赵晚报 微博 评论(129人参与)


三轮车后边的这幅照片感动了众多网友,这对环卫工老两口已经相伴走过了50年。

热心人士帮大妈推车。

到热心人士给他们洗的大照片,老两口很开心。

大爷腰疼,大妈到药店想买点药。

本报12月14日A07版刊发《环卫老夫妻扫雪让人心生感动》的图文报道后,在网络上产生了强烈反响,尤其是该报道中“扫完雪为老伴暖暖手”的图片,被网友称为“今年冬天最温暖的一张照片”。截至昨日17时许,该条新闻报道和照片在新浪微博中转发量已超过50000,评论数也已上万,全国数十家新闻媒体进行转载、评论。

  其中,央视著名节目主持人芮成钢、人民日报高级记者詹国枢及多位名人参与此条新闻的转发与评论。

  除了两位老人这一温馨动作让人感动,更让人关心的是老人的生活。带着网友们的期待,昨日14时许,记者再次来到桥东区栗中街附近,找到了老大爷段换文。老大爷头戴一顶黄褐色旧毛线帽,脚蹬一双破旧的棉胶鞋,正在把路边的垃圾扫进簸箕,倒进垃圾车。看见记者的到来,老大爷朝记者笑了笑,便低下头继续工作。

  在距老大爷不远处的地方,老伴赵翠巧正在收拾路边的垃圾箱。

  老大妈十分健谈,她告诉记者,为了保持整条街道的整洁,他们常常会在这条街上往返很多次。14年间,两位老人兢兢业业。赵翠巧告诉记者,平日她和老伴都是在家吃饭,由于时间紧张,17日午间,她和老伴在外边吃了两碗面条花了9元。提起这奢侈的两碗面条,赵翠巧有些心疼。

  老两口风风雨雨走过50个年头。赵翠巧悄悄告诉记者,因为这几天老伴的腰疼得厉害,自己花了六块四给老伴买了4贴膏药。赵翠巧说,她最大的心愿就是老伴的腰病能好起来。

  见到本报的报道后,公交16路和6路车队的工作人员也备受感动,特意将那张在网络上广为流传的照片放大洗出来放进相框,送给老两口。

  @芮成钢:多么美好的一张照片! 我下载存手机里了“今年冬天最温暖的一张照片”石家庄环卫老夫妻扫雪,老大爷为老伴暖手。

  @詹国枢:《这就是爱》:爱,就是这样哈上一口暖气!

  @Shine_Guo2015:老太太笑得非常开心。这就是单纯的幸福,快乐。人之所以不快乐,不是因为拥有的少,而是因为想要的太多。其实生活就是简单、快乐。

  @Autumn她在北纬31度:这就是爱吧。没有海誓山盟,没有惊天动地。只是在你需要的时候,他可以毫无保留地给你。

  @尚晨善曦:真情无限!生命中最能撼动真情的正是每每细微的付出,每每幸福的瞬间!

  @RMDaisy:你若不离,我便不弃,幸福其实很简单~好温暖的照片。

  ■这条街,老两口每天要往返清扫很多次。

(原标题:“今冬最温暖照片”网络爆红)
 楼主| 发表于 2013-1-10 10:00:52 | 显示全部楼层
男子携妻辞工务农照顾瘫痪弟弟34年(图)
2013年01月09日12:04  长城网 微博 我有话说(453人参与)


高泽军为弟弟喝水。

  固安县上演不离不弃兄弟深情感人至深

  由于患上严重的类风湿性关节炎,河北省廊坊市固安县农民高泽民34年来行动不便、长期卧床。为了照顾生活难以自理的高泽民,他的二哥高泽军与妻子辞掉县城的工作回村种地,34年如一日悉心照料,上演了不离不弃的兄弟深情。

  二十岁的弟弟突然病倒

  “说什么也不能形容哥哥嫂子对我的照顾,我这辈子无法报答他们的恩情!”1月4日,在固安县渠沟乡北罗垡村一户简陋的农家小屋,躺在炕上的高泽民动情地对记者说。外面天寒地冻,室内生着炉子,高泽民盖着厚厚的被子,脚上还穿着棉靴,61岁的哥哥高泽军在一旁喂他喝水。

  高家是一个贫苦的农村家庭,家中兄弟姐妹7人,高泽军排行老五,高泽民比他小7岁,是家里的老小。高泽军13岁那年,父亲病逝,家中重担全部落在母亲身上,为了减轻家庭负担,正读小学二年级的他辍学了。1970年高泽军应征入伍,在部队磨练5年后,退伍回到家乡。这时,高泽民高中毕业,兄弟俩决心一起撑起这个家,让母亲享受一下生活。但天有不测风云,就在他们开启新生活时,高泽民却病倒了。

  1976年秋天,高泽民参加生产队劳动,带着一身汗跳到水里冲了个凉,然后接着打麦子,打麦机的风扇直吹他的腿。第二天一起床,高泽民感觉腿特别疼,只能用脚尖走路。家人将村医找来,说是受风寒了,开了点药。因家庭贫困,高泽民也没太在意,以为腿慢慢会好起来,他拄着拐杖继续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谁知,腿不但没有好转,还不时伴随着腰痛。就这样高泽民也没有太在意,疼得厉害了,就吃些止疼药。渐渐地,病情恶化了。1978年秋,高泽民都迈不开步了。家人将他送到县医院,经诊断,患的是类风湿性关节炎,全身骨关节黏连,年仅二十岁的他彻底瘫痪在床。当时,高泽民在邻村谈了一个对象,知道自己的病况后,他主动提出分手了。

  三写辞工申请回家照顾弟弟

  弟弟病倒时,高泽军正在固安县鞋厂上班,是集体企业的合同工,一个月挣31块五毛的工资。看到活泼好动的弟弟只能躺在炕上,高泽军心里特别难受,其他兄弟姐妹都在外地工作,照顾弟弟的担子就落在他和母亲身上。北罗垡村离县城有三十多里路,他总是抽空往家跑。工作之余,高泽军到处求医问药,他曾带弟弟到北京治疗,但没有起到任何疗效。

  1979年,高泽军经人介绍结识霸州姑娘李秀丛,李当时在固安县磷肥厂上班,也是合同工。二人结婚后住在磷肥厂宿舍,很快,儿子便出生了。高泽军干工作卖力,一个人顶三个,升到了车间主任,找对机会也许能转正,他与李秀丛的生活应该在县城工厂延续下去。

  1986年,母亲岁数越来越大,照顾弟弟越来越吃力。几经考虑,高泽军瞒着妻子找人代写了辞职申请。由于他是骨干,厂领导没有答应。不久,高泽军找人代写第二封辞职申请,诚恳表示回乡是为了照顾弟弟。厂领导被感动了:“你先回去照顾你弟弟,等他病好了再回来!厂里给你照发工资。”高泽军回到家,三个月过后,他发现弟弟是不可能康复了。于是,他坚定了辞职的想法。这次他没有瞒着妻子,而是请妻子代笔写辞职申请。李秀丛很了解丈夫,很了解这个家,通情达理的她理解丈夫的做法,她帮他写下第三份辞职申请。就这样,高泽军回到家里,边种地边照顾弟弟。

  高泽军由旱涝保收的工人变成了一个靠天吃饭的农民,一家人收入主要靠那“一亩三分地”,儿子高海滨、女儿高海娇先后出生。高泽军上有老下有小,还有瘫痪的弟弟,生活负担愈加沉重。李秀丛心疼丈夫,1988年,在得到娘家鼓励后,她也从县磷肥厂辞掉工作,回到村里,帮丈夫一起撑起这个家。

  老母带着牵挂和欣慰离去

  高泽军的家离母亲、弟弟的家不远,高泽军前后两院跑照顾弟弟,每天按时将做好的饭菜送过来,夏天帮弟弟擦洗身子,冬天帮母亲生炉子……1995年以前,高泽民还能坐轮椅,之后便卧床不起了,翻身困难,连嘴都张不开,最后只能吃些流食了。2000年,辛劳一生的老母亲因脑出血去世了。去世前,老人问高泽军:“娘死后,你弟弟可怎么办?”高泽军向老娘保证:“您放心,有我吃的就有他的。”老人是带着无限的牵挂走的。母亲不在了,为了不让弟弟孤独,高泽军一度将被子搬到弟弟屋里,晚上睡在他身边,端水送药、喂饭,擦屎接尿……高泽军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早晨5点准时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查看弟弟的身体状况。饭做好后,他一口一口喂给弟弟吃,弟弟吃完后,自己才吃。为了防止长期卧床肌肉萎缩、生褥疮,高泽军每天都要给弟弟不断翻身、按摩。在部队当兵时落下严重的腰肌劳损,每次给弟弟翻身,他都要一手按着炕沿,一手翻转弟弟的身体,腰伤疼得他直冒冷汗……经常的,弟弟大小便失禁了,高泽军总是及时清理干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邻居们经常看到院子里晾晒着被子及洗好的衣裤,大家都说,修下这样的哥嫂,真是高泽民天大的福气。

  照顾弟弟须臾不离


  北罗垡村距离霸州岳父家不过几十里的路,为了照顾弟弟,自从母亲去世后,高泽军13年竟没去过岳父家一趟,都是妻子自己回娘家。“他一会儿喝水,一会儿拉尿,挠痒痒都是我帮,实在走不开”。高泽军告诉记者,照顾弟弟他都形成条件反射了,有时睡着睡着觉,会突然警醒:弟弟怎么样了,有事没事?高泽军大半精力放在弟弟身上,家里的事、地里的活都压在妻子身上,李秀丛没有怨言,高泽军实在分不开身,她就送饭、洗洗涮涮。夫妇俩还教育孩子不要嫌弃叔叔,两个孩子深得言传身教,很多时候一放学就到叔叔屋,边写作业边照料。由于生病的叔叔,本该在县城长大的他们在农村长大,目前,他们已毕业参加工作,仍在牵挂叔叔。高泽民手上总握着一个对讲机,便是侄子给买的,他不能把手放到嘴边,一旦有事,只需一摁按键,哥哥或者嫂子就过来了。

  记者问高泽军,照顾弟弟这些年累不累,烦不烦?把家人拖累了,有没有后悔?他只一句话:“兄弟之间,付出多少都是应当应分的。”高泽民告诉记者,这辈子他无法报答哥哥、嫂子的恩情,他曾经因为给哥嫂添这么大负担过意不去,想一死了之,哥哥开导他,兄弟之间没说的;他虽然不幸卧床,但哥嫂一家是他最大的福分,“哥哥嫂子对我这样付出,老娘在那边应该瞑目了!”
 楼主| 发表于 2013-1-15 12:04:15 | 显示全部楼层
8名高中生上街卖艺为患尿毒症同学募捐(图)
2013年01月14日17:43  华龙网 微博 我有话说(136人参与)


两名女生将捐款递给吴师 记者 史宗伟 摄

  华龙网讯  1元、2元、10元……总共1066元钱,前日,在新桥医院肾内科病房,两名17岁的高中女生走了进来,拿着一大把零零散散的钞票,塞到与她们同龄的、患有尿毒症的男生吴师手里。这笔钱不是父母给她们的零花钱,而是她们一班同学街头义演募得的善款。

  这两名女生一个叫叶睿知,一个叫郑雅之,她们在重庆一中国际实验学校上高一。今年圣诞节元旦节期间,她们俩和八个同学一起自发走上街头,一边拉小提琴、唱歌、跳舞,一边举着募捐箱向路人募捐。她们说,“新年来到,要用自己的力量为最需要帮助的人献上一份新年礼物。”

  活动组织者叶睿知说,她们没有足够的力量去做大型募捐活动,“这次的活动都是几个同学自发的,每个人都是带着一颗爱心去的。”

  擅长小提琴演奏的郑雅之带着心爱的小提琴在街头演奏,以吸引路人目光,其他学生演唱时没有大功率音响设备,就把寝室里的小音响接在电脑上,捐款箱是自制的,连撑横幅用的晾衣竿也是从家里带的。

  “设施虽然简陋点,但我们很开心,得到很大支持,有很多叔叔阿姨慷慨解囊。”叶睿知说,听说他们的活动之后,连学校的老师们也主动来捐钱。

  约两周时间,叶睿知和同学们募集的捐款已经超过四位数,她们希望将这笔钱亲手交到需要帮助的人手里。前天,叶睿知从网上看到了我市首个春蕾女童班班主任吴宗祥爱子吴师罹患尿毒症急需帮助的消息,她和同学们决定将这笔善款捐给这个与她们同龄的人。

  “虽然我们的钱不多,对你治病可能是杯水车薪,但我们全班都会为你加油的!你的病一定会好起来!”两名女生一番温暖人心的话,让重病中的吴师脸上绽放出笑容。(记者 汤寒锋 实习生 骆彦西)
 楼主| 发表于 2013-1-15 12:55:46 | 显示全部楼层
妹妹照顾残疾姐姐60余年 出嫁时带其同入夫家
2013年01月14日07:19  今日早报 我有话说(1216人参与)  

宁海两姐妹

  妹妹带着轮椅上的姐姐出嫁

  宁海妇女童月根悉心照顾残疾姐姐60余年

  如今孝顺的孩子们已接过她的“班”

  □通讯员 童铁策 本报记者 蒋勇 王晨辉 文/摄

  虽天气很冷,但童月根还是每天会推着轮椅上的姐姐童爱娜,去外面走上一会。年纪大了,童月根已背不动姐姐。把童爱娜从五楼背到一楼,再从一楼背到五楼的事,就交给了儿子们。

  童月根和童爱娜是宁海一对姐妹,姐姐童爱娜从小得了小儿麻痹症,双腿瘫痪,妹妹童月根从小照顾她,甚至嫁人也带上姐姐。如今,童爱娜已年近八旬,童月根也快70岁了。她说,这一辈子,她都要让姐姐过好。

  每天带着姐姐散步

  如果不下雨,在宁海跃龙街道五丰社区,人们常能看到一对老姐妹。年近80岁的姐姐童爱娜,坐在轮椅上;年近70岁的妹妹童月根,推着轮椅上的姐姐向前走。姐妹俩一边赏景,一边说笑。

  “虽行动不便,但整天闷在家里不好。现在天气冷,每天走个半小时,如果是晴天,就走一小时以上。”童月根说,虽现在童爱娜的儿子儿媳对母亲也很孝顺,但毕竟都要上班,白天一人在家,更多的还是她去照顾。

  姐妹俩住得不远,每天,童月根做饭时,都会给姐姐也做上一份,装到保温盒里,给姐姐送过去。一旦童爱娜有什么不舒服,第一个想到的,也是童月根。童月根不管有多么重要的事,也都会放下,跑到姐姐家。

  童月根,上世纪40年代出生于宁海前童古镇一户贫困人家。父母长期卧病在床,大姐童爱娜因小儿麻痹症双腿瘫痪,生活不能自理。 “从我一生下来起,姐姐就是双腿瘫痪的。”童月根说,“从六七岁起,家里很多家务就是我干的,为姐姐送水、盛饭、倒尿桶、擦洗身子的任务,都落到自己头上。”

  姐姐对妹妹又感激又心疼。童月根15岁就辍学,到绣花厂工作,为准时交货,或及时拿到绣花料,一次次往返于宁海县城和前童镇间,来回60多里路,完全靠脚走,到家,往往已是后半夜。

  带着姐姐一起出嫁

  童月根忘不了母亲临终前的嘱托。 “那年我17岁,母亲费劲地睁开眼,想吃但张不了口,然后一行清泪流了下来。先看看我姐姐,又看看我,眼神里满是不舍,用极其微弱的声音说:‘我放心不下的,是你姐姐,我就要走了,今后她就要你照顾了!’我握住母亲的手哭着说:‘有我吃的,就有姐姐吃的。妈,你放心。’”

  听到童月根的回答,母亲才安心地合上眼。

  转眼,童月根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因长相好,又勤劳能干,上门提亲的人络绎不绝。

  童月根对于未来夫婿,不求财不求貌,只有一个要求:能同意她带着姐姐出嫁。这个要求像一道门槛,让很多年轻人畏难而退。直到26岁那年,童月根的事传到在农机厂上班的许善良耳朵里,他找到童月根家,大胆告白:自己愿帮童月根分挑担子。

  两个年轻人相爱后结婚了。婚后,童爱娜跟随妹妹到宁海县城生活,许善良把收入都交给童月根掌管。

  一起度过艰难岁月

  几年后,童爱娜也结婚了,且有了孩子。由于童爱娜的丈夫年纪较大,那些年,童月根也基本上每天去姐姐家,帮他们收拾房间、做饭、洗衣。

  1985年,宁海县城桃源南路两边老房子要拆建,童爱娜家的小屋也在拆建之列。这下急坏了童爱娜一家。房子拆了就没栖身之所,虽能分到地基却没钱建造,姐姐不同意拆。

  童月根想出了好办法:把姐姐一家接到自家住;找一个要开店的老板,签下协议:建房资金老板提供一部分,房子建成后一层街面供老板开店,免除一定年限房租。这个困难家庭,在童月根帮助下,建起了新房。

  姐姐一家从搬出老房到建起新房的三四年里,就住在童月根家里。童月根家也并不宽敞,一间小屋,加上一间公房,却住下了七口人。童月根每天早上骑一辆三轮车,车上都是脏衣服,姐姐的,姐夫的,外甥的……全部拉到小溪去洗。

  后来,姐夫年纪大了,生活也不能自理。童月根不仅要照顾姐姐,还要照顾姐夫和孩子。那段时间,是童月根最困难的日子。姐夫去世后,童月根又一人挑起照顾姐姐重担。由于分住两地,要送饭,有几次天气恶劣,送饭到半路,一个不慎,连人带饭盒摔倒,饭菜洒了一地。她忙赶回家,重新做好饭,再送去。

  几年前,一小偷撬开姐姐家房门,拿着利器向姐姐要钱。姐姐受惊吓后,连续几天高烧不退。坚强的童月根哭了,不停自责没照顾好姐姐,从此晚上常过去陪姐睡。

  孝顺的孩子接班

  在童月根眼里,姐姐既是姐姐,也是自己的孩子。从7岁到现在,童月根照顾残疾姐姐60多年了。

  很多人问童月根:“你风里来雨里去,整整60年了,累不累?”童月根回答:“不累,她是我姐,妹妹照顾姐,应该的。”

  3年前,两家人去前童一景区游玩。童月根想背姐姐往山上走,但背不起来,才知自己老了。换丈夫许善良背,背到半路,许善良感觉喘不过气来,许善良也觉得自己老了。于是,换儿子背,终于爬到山顶。

  随着岁月流转,童月根既伤感又欣慰。伤感的是,自己终究老了,照顾姐姐已有点力不从心。欣慰的是,孩子们已接过照顾姐姐的班。自己的两个孩子,姐姐的一个孩子,都很争气,不管是生活、学习还是找工作,都不用大人操心。最难得的是,都很孝顺。童月根觉得,这种浓酽的亲情,比任何滋补品还有效。

(原标题:妹妹带着轮椅上的姐姐出嫁)
(编辑:SN01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我心飞扬 ( 沪ICP备06061530号 )

GMT+8, 2019-1-16 11:32 , Processed in 0.063599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