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wmm

爱行天下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2-11-13 10:59:12 | 显示全部楼层

农民工夫妇抱养脑瘫儿 花20余万为其治病

2012年11月12日11:00  人民网 微博



陈金平和儿子董浪


陈金平在工作

陈金平的服装加工车间

  人民网湖北英山11月12日电 湖北省英山县杨柳湾镇河南畈村的陈金平和董卫国夫妇,用多年的打工积蓄为抱养的脑瘫儿花费20多万元治病,虽然疗效缓慢却一直不离不弃,如今他们回家办起服装加工厂,帮助20多位乡亲在家门口实现就业。在家庭和事业上,这对普通夫妻书写了自己不平凡的人生篇章。

  明知希望渺茫仍尽心治疗脑瘫儿

  陈金平和董卫国夫妇在深圳打拼多年,一直没有孩子。2007年4月,夫妻俩抱养了一个孩子,取名董浪。这是一个被亲生父母抛弃的脑瘫儿,当时很多人都说脑瘫孩子根本治不好,劝他们把孩子送到福利院。陈金平却说,不管能不能治好,不管将来孩子能不能独立生活,不管吃多大的苦,他们也要尽自己的良心把孩子养大。丈夫董卫国非常支持她。

  就这样,夫妻俩一边打工,一边给儿子治病。5年多来,他们先后去武汉、广州、北京、上海等地的大医院找专家求医,花费了20多万元,所幸的是,通过多方治疗,孩子从原来瘫痪在床到现在能走几步,还能口齿不清地叫爸爸妈妈了,陈金平和董卫国多年的辛苦努力终于有了回报。邻居们都见证了这个奇迹,人们奔走相告,为这一奇迹感到万分惊喜。去年他们光荣地被县计生局评为计生示范户。

  为了让配合孩子的治疗,让孩子走得更远,现在陈金平每个星期都带上孩子去三十里外的温泉镇找针灸医生给孩子治疗,针灸的效果非常明显,但一年下来也要一万多元费用。为了给孩子补充营养,提高治病效果,陈金平总是给孩子买进口的奶粉和昂贵的药品、保健品。平均下来一年要3万多元。但是,为了孩子的健康成长,她们俩宁愿省吃俭用,也要把孩子的病治好。

  为回家创业带领乡亲们共同致富


  为了方便回家照顾父母和孩子,尽好人道和孝道,2010年9月,陈金平夫妇利用自己多年的积蓄和客户资源,在英山县人口与计生局和杨柳湾镇政府的帮助下在家里办起了服装加工厂,取名英山县鑫美旭服装有限公司。他们在自家楼房旁边加盖了三联两层的楼房作为车间,投资30多万元购买了各种服装加工设备。

  董卫国负责从广东接订单,将服装布料和辅料运回家里进行加工,然后把成品再运回广东。陈金平在家里一边照顾孩子,一边指导安排生产。小小的服装厂也安排了20多名妇女就业。公司现在每年能生产夏装1万多件,冬装7000多件。

  陈金平介绍说,这些姐妹们因为要照顾家庭不能外出打工,现在就近上班,早去晚归。如果家里有事就请假,一举两得,顾家挣钱两不误。同村的黄美凤高兴地说,她很早就学了缝纫手艺,但年纪大了不能外出打工,现在家门口上班,平均一年下来也能挣2万多元,丈夫是喜出望外。

  陈金平告诉记者,她明年准备继续扩大规模,让更多的乡亲来上班。比起以前的打工生活,尽管收入少了,但她觉得自己现在是真正做大事、做好事,为了乡亲们和孩子,她和丈夫会一直坚持下去。(伍源)
 楼主| 发表于 2012-11-13 11:48:33 | 显示全部楼层

下岗夫妻帮去世儿子为母校捐款5000元

2012年11月12日11:37  荆楚网-楚天都市报  

图为:贾骏生前是个阳光男孩

  本报记者陈博雷 通讯员杨宏斌

  近日,湖北经济学院大四学生贾骏的父母从太原来到学校,但这次他们再无法看到儿子走在校园的身影。

  头发花白的夫妻俩走进该校物流与工程管理学院办公室,向院系捐款5000元,这是为了完成儿子的遗愿——尽微薄之力去帮助贫困的同学,将爱心传递下去……这个刚刚经历了丧子之痛的贫寒家庭,用善良感动了无数师生和网友。

  可爱的班长病倒了爱心陪伴最后一程

  出生于山西太原的贾骏,阳光帅气,参加各类学科竞赛获得佳绩。在学校,他是学生会主席;在同学们眼里,他是可爱的班长。

  可就在去年,贾骏在暑期社会实践回家后感到身体不适,最终确诊为脑部胶质瘤。虽然一边治疗一边上课,期间还经历了手术、化疗、复发的痛苦,但他与同学们在一起时仍是有说有笑,坚强乐观。

  得知贾骏的病情,学校减免了他的学费和住宿费,又给予特困补助等,师生们还自发捐款,想挽留住这个年轻的生命。“一拨又一拨的同学特地跑到太原去看儿子,连一顿饭都没吃上。”贾骏的父亲贾正国告诉记者,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师生和社会的爱心给了这个多难的家庭最大的支持。

  上月,在连续昏迷了近一个星期后,贾骏停止了呼吸,留给所有爱他的人无限的感伤和怀念。

  下岗父母回校捐款全校师生为之感动


  贾骏过世后,他的父母回到学校,提出要捐款5000元,接待他们的院系党总支副书记周雁军等人无比惊讶和感动。

  据了解,贾骏的父母双双下岗,母亲每月只有700多元的补助,父亲则靠修电器和打零工补贴家用。贾骏看病花费的医药费高达38万余元,这些已使这个贫寒之家负债累累。“5000元是儿子的心愿,也是我们这个家的心意。现在就剩我们老两口了,没有多少开销,债务可以慢慢还。”贾正国这样说。

  曾去太原探望过贾骏的同班同学胡沛告诉记者,看到贾骏的父母这一年来苍老了好多,一开始并不赞成他们捐款,因为他们家实在太困难,但后来因为感动而支持。胡沛说,付出爱心时并没有期待回报,但这种爱心的传递让人感觉温暖。

  贾骏父母的行为被同学们发到博客和微博上,也引来网友热烈反响。有新浪网友说道:“生命有限,大爱无疆,每一份真诚的爱心都会幻化成最美的弧线,环绕在我们身边!”
 楼主| 发表于 2012-11-13 19:21:45 | 显示全部楼层

儿媳替亡夫尽孝照顾婆婆与奶奶安享晚年

2012年11月13日17:39  北京晚报 评论(4人参与)  

  新华社电 河北临西县东来寨村44岁农民李秀英,在丈夫病故后,不仅悉心照顾婆婆,还照料起婆婆的婆婆。她说,让两位老人安享晚年是自己最大的心愿。

  李秀英说,她永远也忘不了今年三月初三,病床上奄奄一息的丈夫使出最后的力气握住她的手,“你放心去吧,只要有我在,就不会让咱妈和奶奶受委屈!”病榻边,她泣不成声。

  2010年冬,李秀英的丈夫被医生诊断为脑部肿瘤。为给丈夫治病,她四处筹钱求医,家里十几亩地,耕、浇、种、收,全靠她一个人。

  然而,不管多累多晚,下地回来后,李秀英都要到婆婆和奶奶那看看二老有没有脏衣服、有没有吃药。有一次,为了赶在大雨之前把棉花摘完,她晚上9点才回到家,放下棉花她立刻往奶奶、婆婆那里去。此时已是倾盆大雨,她在低洼路上铺满砖,找出厚衣物,水壶里烧满水……安顿好两位老人已是晚上11点。看在眼里疼在心里的婆婆逢人便说:“我们家什么时候修来的福气,有这样的好儿媳!”


  2008年夏天,婆婆骑车不小心摔伤了腰,在床上趟了整整两个月。期间,李秀英接屎接尿,从不嫌脏嫌累,每天换洗三四身衣服都是常事,她对此毫无怨言。她说,自己的事可以含糊点,老人的事马虎不得。悉心照料之下,时年71岁的婆婆重新站了起来。

  可婆婆这一病身体大不如前,照顾奶奶的重任就落在李秀英这个孙媳妇儿身上。她把奶奶和婆婆接到一块,并在二老日常活动的地方装上栏杆,以防老人摔倒,干活回来就给两位老人揉肩捶腿、按摩筋骨。

  有一次,奶奶感冒发高烧,连着三天没吃东西,打针输液都不见效,医生也没了办法。着急的李秀英拿来三个冷水袋,焐热了再换,一晚上没合眼,第四天早上,老人的烧奇迹般地退了。看到有惊无险,紧张了一晚上的李秀英再也忍不住自己的眼泪。

  现在,李秀英自己也当上了婆婆,家中添了个小孙女,女儿也出嫁了。“孩子们都独立了,我没了别的心思,只想一心照顾好婆婆和奶奶,让他们安享晚年!”李秀英说。

  马天云
 楼主| 发表于 2012-11-14 09:28:06 | 显示全部楼层

聋哑摊贩扶起晕倒老太路边陪伴1个小时

2012年11月09日05:40  齐鲁晚报 评论(138人参与)  

孔庆奎告诉记者,他就是从这儿扶起了晕倒的老太太。

  济宁一位老太太骑着电动车突然晕倒在地,在路边卖米糕的聋哑男子扔下摊子就跑过去将老太太扶起,在等待了1小时老太太的家人到来后,他亲自把老太太送上车,才放心地离开,这是5日晚发生在济宁市中区半截阁路上的一幕。

  老太发病倒路边

  聋哑男子急上前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每天下午5点,从事米糕生意的聋哑男子孔庆奎,都会准时出现在济宁市中区半截阁路的康明市场旁。11月5日傍晚5点多,正忙于米糕生意的孔庆奎,看到一位骑电动车的老太太经过他摊子时突然倒在了路旁,车子也直接压在了老太太身上。他赶紧放下手中的活,跑到老太太身边将车子扶起,又将老太太扶起来。这时老太太精神恍惚,孔庆奎在周围市民的帮助下,将老太太扶到人行道上。78岁的好心市民王宝荣老人赶紧拿出随身携带的速效救心丸让老太太服下,过了一会儿,老太太才慢慢地苏醒过来。

  老太太告诉孔庆奎,她姓褚,今年已经60多岁,有高血压等疾病,没想到在路上突然发病头晕。周围的市民用褚女士的手机拨通了她老伴张先生的电话,而孔庆奎和王宝荣两人,则一直陪伴在褚女士身边。

  路边等待一个小时

  被救老太连声道谢

  一个小时后,褚女士的老伴张先生和女儿相继赶了过来。正好有电视台记者经过,拍下了当时的视频。在视频中,记者看到褚女士的老伴张先生首先赶了过来,看到褚女士没事后,朝孔庆奎连连竖起大拇指,向孔庆奎表示感谢,褚女士的女儿赶到后也向孔庆奎和王宝荣表示谢意。不能说话的孔庆奎则在一旁挥着手,脸上满是谦虚的笑容,懂哑语的王宝荣老人说,这是孔庆奎在说,不必感谢,这是他应该做的。

  褚女士休息一会儿后,孔庆奎又搀扶着她的右手,慢慢地走向其家人的汽车,已经清醒过来的褚女士则再一次紧紧握住了孔庆奎的手,向他表示自己发自内心的感谢,并对自己的小孙子说,“快谢谢你这个伯伯。”


  孔庆奎则一直将褚女士送到车上,并细心地用手挡着车门的上方,直到看着褚女士顺利地坐上汽车后,孔庆奎才放心地离开。

  聋哑男子表示

  这是对社会的回报

  8日,记者见到了46岁的孔庆奎,浓黑的眉毛和双眼皮让人觉得他比实际年龄小了很多,长相帅气的孔庆奎是曲阜人,妻子也是一名聋哑人,两人在市中区康明市场经营一家饰品店,由于经营不是太好,所以每天下午,孔庆奎都会在市场门口卖一些米糕,以用来贴补家用。尽管家庭不富裕,但当时面对人家的现金酬谢时,孔庆奎坚决地拒绝了。

  在孔庆奎妻妹的帮助下,记者和孔庆奎进行了简单的交流。当问起孔庆奎为什么会立即扶起老太太,当时有没有产生什么顾虑时,孔庆奎打着连续的手势告诉记者,当时什么也没有想,看到这个老人晕倒了,就想赶紧把她扶起来。孔还用手语表示,下次碰到这样的情况,他还会这样做,因为他和妻子原来也曾接受过社会的救助,这次算是一个回报吧。
 楼主| 发表于 2012-11-14 11:35:48 | 显示全部楼层

父亲给患尿毒症女儿捐肾 为省钱全家吃半月咸菜

2012年11月13日04:00  大河网-大河报 微博 评论(137人参与)

要做手术了,父女俩忧心忡忡。


妈妈在医院照顾常小月,来医院半个月,一家三口就靠这罐咸菜调剂口味。

    要做手术了,父女俩忧心忡忡。  妈妈在医院照顾常小月,来医院半个月,一家三口就靠这罐咸菜调剂口味。

  □见习记者 朱建豪 文 记者 许俊文 图

  阅读提示

  常小月是许昌襄城县的一个农村女孩,三年前在深圳打工回来被查出有尿毒症。医生告诉常彦民,住院治疗只能维持生命,要想救女儿,必须换肾,买肾要花费四十多万,如果有亲人愿意割肾的话,医疗费用就会便宜很多。听到这个消息,常彦民夫妇争相割肾给女儿,但最终常彦民配型成功。

  A

  今天父女俩同上手术台

  昨日上午,在河南省人民医院泌尿科的病房内,记者见到了常小月和常彦民夫妇。常小月躺在病床上,身体消瘦,母亲刘月玲坐在病床边上,双手紧紧地握住女儿的手,父亲常彦民坐在病床的另一边,低着头,愁绪满怀。

  常小月说,三年前自己在深圳打工,经常感觉身体不适,回到许昌襄城县检查发现是尿毒症,顿时陷入绝望和恐惧中。

  在襄城县县城里的一家医院,常小月住院治疗了三年,只是维持生命,医生建议到郑州做换肾手术,一家人便合计来郑州给女儿换肾,但是购买肾需要四十多万,家里实在拿不起。父亲常彦民便想到了用自己的肾来救女儿。但医生告诉常彦民,捐出一个肾,人就没法干体力活,尤其是农活。对于割谁的肾,常彦民夫妇陷入了争执。

  “他是家里的主要劳力,农村人要是干不了农活,那全家人生活都成问题。”常彦民的妻子刘月玲说,在来给女儿做换肾手术之前,她跟丈夫常彦民争执不下,最后两人同意都到医院做配型检查,谁合适用谁的,结果发现只有常彦民的肾脏与女儿匹配。

  据了解,河南省人民医院的医生已经为常小月和常彦民安排了手术,按照计划,两人将于今日下午一同进手术室进行手术,常彦民的左肾将会被移植到常小月体内,为常小月延续生命。

  “救女儿比什么都重要”

  “爸都五十岁了,为了我还要上手术台割下自己的肾,我实在于心不忍。”得知父亲要捐肾给自己,常小月整日心神不宁,不停流泪。刘月玲告诉记者,来做换肾手术前,女儿一直不同意用父亲的肾来救自己,甚至以死要挟,但是常彦民却坚持捐肾救女。

  “不管她需要啥,只要能救她,要我身上的啥我都给!”看着被病痛折磨得憔悴的女儿,这个50岁的农民常彦民流下了眼泪,“她是年轻人,才25岁,正是大好年华啊,我是个五十岁的老头子,用我的一个肾去救她,我愿意。”

  “我多希望我能配型成功,用我的肾去救女儿。”刘月玲流着泪看了看丈夫常彦民,又看了看女儿,她一直希望自己能配型成功,而不是丈夫常彦民。

  提起将来的生活,常彦民抹了一把眼泪说:“可能以后我干不动活了,没法种地了,但是那是以后的事情,眼前需要救女儿的命,以后再说以后的事情,先救女儿比什么都重要。”

  C

  住院半月天天吃烙饼卷咸菜


  上午11点30分,饭点到了,常彦民到医院门口去给女儿买了一份热饭,自己和妻子刘月玲从病床旁边的柜子里掏出了一个塑料袋和一个塑料罐子。塑料袋里装着十多张烙饼,塑料罐子里则装着咸菜,已经吃掉了三分之一。常彦民拿出来一张烙饼摊在手上,用勺子舀了几勺咸菜均匀地摊在烙饼上,然后卷起来,递给了刘月玲,自己也卷了一个。

  常彦民告诉记者,烙饼和咸菜都是从老家带来的,是为住院专门准备的,制作了好几天,自从半个月前到医院住院以来,每天都是吃着烙饼卷咸菜。

  今年25岁的常小月在家排行老大,家中还有一个妹妹和一个患有癫痫的弟弟。平时,常彦民夫妇在自家的9亩地上辛勤劳作,家庭收入也就勉强够维持生活,常小月的病,对农村家庭来说是雪上加霜。

  常彦民说,来郑州住院前,村委会和民政部门给了七千块钱,他又从亲戚朋友那里借了些钱,共计四万块钱,而做换肾手术,共需要九万多元,另外的五万多元,常彦民实在借不来。得知常彦民的家庭状况后,医院同意为常彦民父女安排手术,但拖欠的手术费用必须在手术后交齐。

  自常小月患病以来,常彦民卖光了家里能卖的东西,借遍了亲戚朋友,但他一直坚持说“再艰难都要治好女儿的病”。
 楼主| 发表于 2012-11-15 20:59:10 | 显示全部楼层

儿子患肿瘤母亲卖面救子 好心人吃完留下千元

2012年11月15日10:55  荆楚网-楚天金报 微博 评论(96人参与)


图为:熊丽君的面馆里,不少好心人留言鼓励她渡过难关

  楚天金报讯

  据新华社电 吃一碗路边小店的面只需要几元钱,但最近在成都,一些市民却愿意花几百元、甚至上千元,“组团”到一家不起眼的小店里吃一碗面。原来,店主熊丽君的儿子身患肿瘤,但母子俩却十分乐观坚强,市民十分感动,就通过照顾生意的方式来帮他们渡过难关。

  熊丽君的面馆位于成都市将军街,仅十来平方米,装修也很简陋。熊丽君说,这家馆子经营5年了,2年前丈夫因癌症去世后,她和儿子廖春磊靠经营小店为生。

  可天有不测风云,才25岁的廖春磊今年初被查出患有恶性骨肉瘤,为给儿子治病,熊丽君每日起早贪黑经营面馆,希望能多挣点钱。

  一些亲友将他们母子的遭遇发到微博上,熊丽君“卖面救子”的事迹逐渐传开。不少网友在网上发出召集令,组团前来吃面:“如果你路过将军街,请吃一碗面。”

  于是,许多网友、市民开始涌到小店里来吃面。“过去每天卖20斤面,现在每天要卖50斤。”熊丽君说。

  一些市民不仅来面馆照顾生意,还在吃完面后放下钱就走,不要熊丽君找零,有的人甚至会留下几百甚至上千元钱。12日上午,记者在熊丽君的面馆看到,一位中年男子吃完面后,将1000元压在碗底就离开了。

  熊丽君说,儿子廖春磊的病情比较稳定,第一期化疗已经完成,医生说肿瘤有减小的迹象,但还要根据检查情况,决定下一步的治疗方案。“现在我只能把面做好,让大家吃得舒服。等儿子病情好转后,我想将这份爱心传递下去。”
 楼主| 发表于 2012-11-16 09:34:54 | 显示全部楼层

血癌女孩放弃治疗利用余生为千余孩子圆梦

2012年11月15日15:56  齐鲁晚报 评论(137人参与)  .


国家美亲自将礼物送到孩子们手中

在国家美家中,堆满了全国各地寄来的物品

  文/片 本报记者 彭彦伟 见习记者 辛周伦

  25岁,本是享受青春的年纪,她却被查出白血病;不甘屈服于病魔,她主动向媒体寻求帮助;骨髓配型成功,她最终主动提出放弃治疗。这个经历了无数次痛苦挣扎的女孩有一个心愿:帮101个孩子完成心愿。心愿公之于世之后的40多天时间里,来自全国各地的爱心人士已经帮她完成128个孩子的心愿。国家美说:“我现在已经把目标改成了1001个,当然这也不是终点,在生命允许的情况下,我会一直做下去。”

  从寻求帮助到放弃治疗

  “我是国家美,很希望大家能帮助我完成我的101个心愿。我是大山的女儿,来自山东美丽的五莲山,我身边的很多孩子,都和漫山遍野的杜鹃花一样纯洁、美好,我希望可以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完成101个孩子的心愿,让他们能实现自己小小的愿望。”9月20日,患有白血病的25岁女孩“国家美”在网上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国家美并不是她的原名,对这个名字,国家美有自己的解释。一方面,不想让人家误以为自己是在炒作,在生命的最后关头,如果能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25年也不算白白度过。另一方面,国代表国家,家代表家庭,美是祝福国家和家庭都美好。

  今年2月份,25岁的国家美被查出患有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家里却无力支付治疗费用。不甘心向病魔屈服,这个坚强的女孩去了济南、青岛、日照等地主动向媒体寻求帮助。“当时的确有很多好心人帮助我,也给我打了不少钱。”国家美说。

  但对于一个白血病患者来说,这些钱无异于杯水车薪。骨髓配型已经成功的她,每次化疗费用仍需东拼西凑,五十多万元的换骨髓费用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来说,就是天文数字。

  看着身边病友一个个地离开,国家美开始动摇了,“不但治不好病,还花那么多钱,浪费那么多好心人的钱,心里感觉挺愧疚的。”9月份,国家美作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震惊的决定,放弃治疗,转而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从101个心愿到1001个心愿

  自从9月份放弃治疗以来,国家美已经两个月没有化疗。现在仍然有人给她钱让她治病,但她把钱都拿出来,用于完成孩子们的心愿。“我本来就比较喜欢孩子,自己身边也有一些比较贫困的孩子,就想在生命的最后关头帮一帮他们。”国家美说。

  放弃治疗的决定遭到了父母的强烈反对。“他们都要我治疗下去,都打算卖房子给我治病了。”但国家美主意已定:“活了25年,希望在生命的最后关头能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最初,国家美把帮助孩子的名额定在了101个,采取了最简单的办法——把孩子们的心愿以日志的形式发到网上,主动联系各地的公益组织,希望能得到帮助。为了征集到孩子们的心愿,国家美开始骑着自行车到附近的小学找到孩子们。“有时候,先让学校给推荐,然后自己再去核实孩子的情况。”国家美说。国家美把每个孩子的心愿都放在网上,等待好心人的认领。

  看到女儿忙碌却快乐的身影,国家美的父母最终决定尊重孩子的选择,并一起加入到这项爱心接力中来。国家美不在家的时候,父母会帮着整理寄来的快件。有些路途比较远的学校,国家美的父亲会充当“快递员”,骑着电动车带着女儿一起把物品送到孩子们手里。“

  40多天实现了128个心愿

  13日上午10点,记者到达五莲县叩关镇叩关村国家美的家中,记者注意到,国家美家里摆满了从全国各地寄来的快件。为防止把孩子们的心愿混淆,国家美把每个快件都贴上孩子们的班级以及姓名。

  事情的发展出乎国家美的意料。在40多天时间里,有128个孩子的心愿被好心人认领。收到快递后,国家美都是亲自送到孩子手里,然后给孩子拍照片传到空间里。“这样也算给好心人一个交代,让他们知道他们的东西已经送到孩子们手里了。”国家美说。

  记者随国家美来到叩关中心小学。在这里,孩子们就像见了邻家大姐那样,与国家美打着招呼。也许,对于这些孩子们来说,这个大姐姐就像圣诞老人那样,是带来礼物的使者。

  对于目前的生活状态,国家美非常享受。她告诉记者,虽然治疗费用高是她放弃治疗的一个原因,但现在自己对死亡并不是那么恐惧了。“尤其是看到那么多病友一个个花了那么多钱最后还那么痛苦地离开,我越来越感觉到自己所做的事情是对的。”国家美说。

  谈到自己的生活,国家美告诉记者,她还有很多未完成的心愿:“想谈一场属于自己的恋爱,想帮家人做一些事情。”说到这里,国家美眼睛有些湿润,在她心里感觉最对不起的就是父母。“每个人都想活在这个世上,但我活的代价实在太大,与其让那么多人非常累地跟我一起受罪,还不如干点有意义的事情让自己心安理得。”国家美说。
 楼主| 发表于 2012-11-16 12:37:4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伙撞伤老人为担责倾家荡产 老人之子不再追责

2012年11月15日09:56  四川新闻网-成都晚报 微博 评论(2796人参与)


  一个执着的肇事者和一个宽容的老人

  一撞

  辞职返乡前一天, 贵州小伙王冬在骑车前往崇州一皮鞋刀模厂上班的途中撞伤六旬老人李大爷。

  一留

  老人说“没事, 你走嘛 !”他仍坚持将其送医院。

  再留

  李大爷说不用去医院了,在诊所包扎一下就可以了。王冬有些急了,和医护人员一起连扶带劝,将老人哄上了救护车。

  三留

  老人做完第一次CT检查,李大爷再次让王冬离开。“我不走,大爷,你没事了我再走。”王冬说要为撞人负责到底。

  噩耗

  老人的伤情急转直下:颅内出血,需要转入重症监护室。

  听到了这一消息,王冬非常着急,他认为此时必须找到李大爷的家人……

  11月6日晚的一场电瓶车撞人事故,让年过六旬的伤者在数小时后突然颅内出血昏迷至今,生命危在旦夕。期间,贫寒的肇事小伙儿在被撞老人多次让其离开之时,仍不离不弃,用他的担当、勇气和责任,将伤者家属的怨恨化为宽容和谅解。昨日,成都晚报记者在崇州市中医院见到了车祸双方当事人。如今,为了老人的一线生机,这两个原本相互陌生家庭的命运,已深深交织在了一起……

  辞职返乡前一天 骑车撞伤六旬老人

  11月6日晚,贵州小伙儿王冬骑着向朋友借来的电瓶车,高高兴兴地跑到崇州街上为父母选购了一些礼物,准备次日一早就离开成都,回到远在贵州省遵义市习水县大坡乡大山深处的老家,看看7个多月不见的父母妻儿。早就前一天,王冬刚刚辞去了崇州一皮鞋刀模厂的工作。

  一路上,王冬满心喜悦,没想到一场意外随后发生了。这场意外不但打断了王冬回家的计划,甚至还将影响他全家人一生的命运。

  晚上7时许,王冬带着给父母买的礼物,骑着电瓶车行驶在返回厂区宿舍的路上。当时天色已黑、路灯还没亮,电瓶车前灯有些昏暗,王冬能看清的距离并不远。

  行驶至金鸡路非机动车道时,前方突然出现一个人影。待王冬看到时,电瓶车距离对方仅有一两米远了。王冬的车速30多公里,尽管立即刹车变向,但后车轮仍从对方左小腿上擦过。

  电瓶车随即翻倒,王冬摔倒在地,额头上碰出一条不小的伤口,鲜血直流;与此同时,被撞的人影也仰面向后倒下,被撞倒的是一个60多岁的老人。被王冬扶起后,老人很快清醒过来,并称自己“没有什么事”,让王冬不要担心。不过王冬却发现,老人被车撞到的左腿在流血,后脑勺与地面碰撞后也在流血。

  老人坚称“没事” 他3次“赖着”不走

  第1次:伤者让他走 他坚持不离开

  见老人伤势不轻,王冬也吓坏了,坚持要送老大爷去医院。但此时,意识非常清醒的老大爷却不愿意,甩甩腿扭扭腰后,坚称自己“没大多的事”,自己可以回家,并让王冬先走。

  王冬没有一走了之,他用手捂住老人流血的后脑勺,同时让同行的一名工友立即拨打120。

  第2次:老人不愿去医院 被他哄上救护车

  “没必要去医院,去金鸡乡的诊所包扎一下就是了。”大爷自称姓李,所工作的鞋厂离这里就200米远,他第二天还要上班,不用去医院。

  “要去医院看下,大爷!”虽然李大爷不去医院,但王冬仍然坚持着,他认为自己撞了大爷,应该带着他去做详细检查。

  不一会儿,救护车赶到了现场,可此时老人仍不愿上车。王冬有些急了,和医护人员一起连扶带劝,总算将老人哄上了救护车。

  第3次:老人催他走 却突然颅内出血

  晚上9时许来到医院,李大爷做了第一次CT检查,王冬一直守在身边,帮李大爷翻身。躺在CT台上,李大爷再次劝王冬离开。“我不走,大爷,你没事了我再走。”王冬说。

  半个小时后,医生拿着报告告诉王冬:“情况不乐观,颅内出血,需要转入重症监护室。”听到了这一消息,王冬非常着急,他认为此时必须找到李大爷的家人。

  当天晚上在医院,意识还清醒的李大爷告诉他,他是南充市南部县人,儿女都在浙江打工,只有他一人在崇州。为了不让儿女担心,李大爷不愿意给他儿女的电话。最终,王冬从李大爷那里得知了所在皮鞋厂负责人吴厂长的电话。

  当晚,吴厂长以及李大爷的一些同事都来了,为了证明自己不会跑,他还拿出身份证做担保。

  当天晚上,王冬将自己今年以来在川打工所存下的3000多元交到了医院。安顿好李大爷后,他来到医院的输液室睡了一晚,以便第二天再陪大爷做检查。

  老人被撞后病危

  两家人住到一起

  本月9日,被撞者李光全老人的病情再次恶化,医生称存活的几率非常小。但老人的儿子李云昌和肇事者王冬都坚持着,只要有希望就不放弃。考虑到父亲醒来需要人照顾,李云昌同妹妹在医院附近租了两间房。

  为了承担起更大的责任,11月12日,王冬让老婆带着还没断奶的孩子从贵州老家来到崇州,为这个临时组建的家庭洗衣做饭。

  出租房内,王冬及老婆都管李大爷的儿女叫哥哥、姐姐。每晚,王冬老婆同李大爷的女儿睡一张床,李云昌则同王冬挤在另一张床上。因为担心李大爷的病情,夜深人静时,他们都无法入睡。此时,他们会相互鼓励着,只要有希望就不放弃,相信李大爷一定会醒过来的。

  就在昨日,李大爷的病情出现了好转,亲人们在呼喊他时,李大爷眨了眨眼睛,动了动手,这让两家人心头又多了一份安慰和希望。

  伤者家属:

  肇事小伙是个好人! 不想追究他过多责任

  李大爷的儿子李云昌说,他们全家离开南部县老家在外打工已十多年了,父亲在成都,他和妹妹则在浙江。

  “在去医院的路上就曾想过,见到肇事者要打他一顿。”李云昌的妹妹说,当他们赶到医院时,医护人员都告诉我们这个撞人的小伙是好人,一直守在我父亲身边。

  李云昌说,如果治好父亲需要花10来万,他用掉积蓄再借一些应该够了,王冬适当给点就行,能还就还;“听民警和律师说,如果父亲去世了,王冬可能会承担法律责任,但我们不想去追究过多的责任,他是个好人。”

  王冬老婆:

  哥哥姐姐都是好人!我会与老公共同担责

  昨晚6时,王冬的老婆李丽香忙碌起来,开始做饭。说到丈夫的行为,李丽香说这才是一个敢于承担的人应有的品质。8号接到丈夫电话时,还以为他在开玩笑,没想到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来到崇州后,哥哥姐姐(李云昌兄妹)对我非常好,哥哥经常对我说,‘要照顾好娃娃,不要感冒了,把被子盖好’,这让我和老公非常感动。”

  李丽香做饭时,背上还背着仅7个月的儿子,她说,他们还有一个7岁的女儿。“我会和老公共同承担这一切,李大爷好了后,我们会把他当作自己的父亲来对待。”

  他们,同时感动

  人物:肇事者及被撞者的老板、工友

  让肇事者“顶班”

  工厂提供万元岗位

  李光全老人在成都“芭莎”鞋厂打工了十多年,他住院后,厂长吴建伟立即赶到医院。“初次看到王冬,感觉他十分内疚,忙前忙后地张罗治疗费用、联系家属,还反复表示会对老人的伤势负责到底。”见面还不到5分钟,此前还准备提防王冬逃跑的吴建伟放心了:这小伙子有担当,人品真不错!

  “我准备招王冬进鞋厂,给李大爷顶班。”昨日,吴建伟几经思量后作出决定。他告诉成都晚报记者,“岗位基本确定了,铳床工,一个月收入有1万多元。”据了解,这个岗位算是该厂薪酬最高的工种之一,而李光全此前的岗位只是仓库管理,月工资仅千余元。

  “让王冬打这份工,完全是看中了他的人品。”吴建伟说,但他同时也提出了条件:每月收入40%发给王冬,其余用来支付李光全老人的医疗费。听记者转答了此事后,王冬表示,等老人的伤情稳定后,他就去找吴厂长商谈工作的事。

  曾一起干活的工友

  王冬这兄弟,耿直!

  昨晚6时许,成都晚报记者来到王冬之前工作的皮鞋刀模厂。老板杨小军说,对于王冬这样的仗义行为,他们并不觉得奇怪,因为他就是这样的好人,工作踏实能干。

  “他是我的兄弟,耿直!”与王冬有十多年交情的工友唐师傅这样评价他。出事后,唐师傅和工友们共筹集了1700元。记者了解到,该厂工人收入并不高,大多数月收入不足3000元。

  他们,纷纷力挺

  人物:众多网友

  望老人健康

  年轻人挺住

  昨日,成都电视台CDTV-3《热线188》栏目率先发布微博,讲述王冬、李光全老人及儿女的故事。众多网友被流淌其间的诚信、担当、责任、宽容所打动,纷纷转发评论予以支持。  

  部分网友评论:

  lyrecookie:这股暖流在这个冬季感染着你我他,用真心和善良去融化内心的坚冰和严寒,加油。

  我叫黄小芸:光是夸奖没有用呀?应该给他一些实质性的帮助才是,聚沙成塔,每人都帮一点,伸出手帮他渡过难关。

  微成都:勇于担当的贵州小伙儿,宽容向善的成都市民!望老人健康,年轻人挺住!

  西门willdead:如果小伙钱不够,能公布下他的联系方式么,大家帮助下,应该这个难关就能好过多了吧?

  eecoba:有良心。希望这个社会能有更多的人重拾良心。

  咚咚里格咚咚:我还是相信好人会有好报的,大爷和小伙儿都要挺住啊!

  刘然姓吉觉:这个冬天,暖流暗涌!

  成都晚报记者 李惠 程璞 摄影 黄尚斐

  对话王冬

  将他当“亲爸”

  我会负责到底

  昨日,成都晚报记者同王冬进行了面对面的对话。

  记者:有那么多机会离开,有没有想过逃脱?

  王冬:从没想过。撞人当晚路上没有人,天也黑,我走了也不会有人发现。但是,我撞了人,我就应该负责到底。

  记者:现在有没有后悔,如果当时走了,现在就不会四处举债?

  王冬:不后悔,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记者:现在面对巨额医药费怎么办?

  王冬:我会打工慢慢来还,也希望能寻求社会的帮助。

  记者:大爷即使醒了,也可能会长期卧床,你还将面对更多的责任,有何打算?

  王冬:大爷很善良,他们一家都是好人。大爷好了,我就认他当我“亲爸”,我会尽一个儿子应有的孝道。

  拨962111 请珍惜这份感动 帮他们渡过难关 成都晚报记者 李惠 程璞 摄影 黄尚斐
(编辑:SN021)
 楼主| 发表于 2012-11-16 16:36:39 | 显示全部楼层

女子得知前夫做手术截肢 离婚五年后复婚救夫

2012年11月16日14:31  荆楚网 评论(16人参与)  

  15年前,她突破家庭阻挠,嫁给大她15岁的男子。

  6年前,她因为他冲动的言语,倔强离婚。

  半年前,她推着轮椅上只剩一条腿的他去复婚,看他高兴得像个孩子。

  前日,温暖的午后阳光下,她陪他说话,听他讲笑话。而她的笑容,比阳光更能让他感到温暖。

  性格倔强 恩爱夫妻赌气离婚

  前日下午,在(武汉)武昌铁路医院一间病房外,记者见到35岁的聂长红。

  1996年,19岁的聂长红中专毕业到武汉打工,姑妈给她介绍了个男朋友——大她15岁的支玉峰。

  聂长红记得,1997年夏的一天,她怄气回了娘家。支玉峰回家发现她不见了,借来一辆自行车,从武南机务段骑到街道口,又直奔东西湖。晚上快10点钟,他骑到吴家山收费站蹲了一夜,第二天早上5点,才骑到了东西湖走马岭她家里。

  这份坚持打动了还在犹豫的聂长红,但遭到家人的反对。幸好姑妈出面力挺,这门婚事才得到同意。

  1997年10月24日,他们结婚了。第二年,儿子诞生。婚后,支玉峰对聂长红依然细心、体贴,但两人性格都很倔强,有时难免产生摩擦。2006年,两人因琐事发生争吵,支玉峰一时冲动,“离婚”二字脱口而出,深深伤害了聂长红,两人随之离婚。

  那是2006年2月10日。领证回来,聂长红大哭了一场。

  五年分别 复婚为他日夜守候

  离婚后,支玉峰每天都会发短信过来,主动关心、请求原谅,但聂长红十分决绝:“没什么好原谅的。”她在超市、电脑城打工,维持母子二人生活。

  2011年2月,支玉峰确诊患动脉血栓。3月17日,他打电话给聂长红,说要动一个大手术,希望能先见见儿子。聂长红把儿子带来,无意间掀开被子,发现他的左脚和小腿已经是紫黑色,顿时泣不成声。第二天,支玉峰截去左腿。

  从那天起,聂长红每天都来照顾他。这让支玉峰有了复婚的念头,但聂家人坚决不同意。

  今年1月,支玉峰突然中风了。聂长红赶到医院,30多个小时没有合眼守候在他身边,但他的左半身瘫痪了。

  不久,支玉峰被家人送进福利院。聂长红和儿子见他被照料得很不好,都很心痛。14岁的儿子还悄悄说,希望他们复婚。

  2月3日,聂长红做出决定:她上午把支玉峰送回医院,下午就推着他去办理复婚手续。“既然铁了心要照顾他,就顺应他的意思复婚吧,这样去他单位办事也方便些。”聂长红这样想。在武昌婚姻登记中心,她忙着填表,他就在旁边高唱《好日子》。结婚照拍了3次,他要拍一张最完美的合影。

  3月7日,支玉峰剩下的右腿也要截掉。“没人样了。”支玉峰不愿意手术。聂长红宽慰他道:“我已经跟你复婚了,不管怎样我都会永远照顾你。”

  陷入迷茫 救夫不知前路何方

  为了兼顾丈夫和儿子,聂长红每天早上5点多起床,从武昌南湖转公交车到杨园的医院,晚上再回家。每天早上,支玉峰都让护工多买个茶叶蛋或包子,他怕她赶着从家里过来,没时间吃早饭;每天晚上,他又会打电话给她,让她第二天不必到医院来。但聂长红明白,丈夫嘴上说不让去,心里却盼着。

  聂长红很久没有工作了。每月3000元的医药费、2700元的护工费和读初三的儿子的学习资料费,都只能靠支玉峰不到2000元的工资。他的工作单位武汉客运段餐营分公司组织员工捐款,还提供了一些帮扶,但仍是杯水车薪。

  心情不好时,支玉峰用右臂捶打自己,说要跟聂长红离婚,不愿拖累她。也有人劝聂长红放弃:“还是送福利院吧,省点钱给儿子,别把你自己身体也拖垮了。”但聂长红不肯。只是有时候,她会想:我出于好心复婚,希望他能快乐点,但现在不知道,我细心呵护他的生命,是不是在延长他的痛苦……(楚天都市报讯 记者 庞正 通讯员 白晓红)

(原标题:女子得知前夫做手术截肢 离婚五年后复婚救夫)
 楼主| 发表于 2012-11-18 10:10:16 | 显示全部楼层

煤老板投3千万建养老院免费赡养同村老人

2012年11月17日02:59  京华时报 评论(996人参与)  


作为院长,丁玉龙经常照顾老人们的饮食起居。


丁玉龙得自己当锅炉工。


建在山腰的养老院又名“玉龙山庄”。

丁玉龙和院内部分老人合影,后排左侧两人为丁玉龙夫妇。

  掏空家底的煤老板和他免费赡养的老人们

  ◎攒下三千万回村办养老院◎存两千万用利息维持运转

  身家三千万元,若在煤老板圈里搞个富豪榜,丁玉龙还排不上号。

  2009年,53岁的丁玉龙回到了穷山沟故乡——河北省承德县六沟镇郝季沟村,他发愿要盖起一座养老院。一年后,眼看着推土机把山挖平,楼房竖起,村里的老人不敢相信,这房子是盖给他们的,“你说玉龙图啥?这么干傻不傻?”

  丁玉龙许下的诺言一一兑现。如今,村里50位65岁以上的老人都已入住养老院,开始安享晚年。

  壮举

  攒下三千万回乡做慈善

  郝季沟位于燕山脚下。村庄地势最高处的建筑,是2010年建成的玉龙山庄老年公寓。从公寓出来,一条三米多宽的水泥路一直延伸到村口。路两侧的山沟里,散落着135户人家。

  说起丁玉龙的父亲丁凤仁,村里的老人不由叹气:“过去,他们是沟里最穷的家庭。”1960年,全国闹饥馑,丁凤仁饿着肚子回家,缸里找不出米粒,遂跑去黑龙江七台河的煤矿谋生。三年后,7岁的丁玉龙,跟随母亲背井离乡,投奔东北。

  闯关东的艰苦拼打,改变了这个家庭的命运。丁玉龙记得,刚到矿上时,家里住的还赶不上老家的农村,“屋里漏风,晚上呜呜直叫,一床被子得三个人横着盖,饭桌就拿火药箱子充数。”渐渐地,家里也开始吃上肉。初中毕业后,丁玉龙下井当了一名挖煤工人。到19岁时,他学会测量技术,成了技术工,一干就是18年。

  做生意为日后成为煤老板打下了基础。丁玉龙回忆,1988年,一家人开始倒腾冰激凌,之后开了小卖部。到1996年,家里攒下几万元家底,他用这笔资金起步,开始承包煤矿井口。他自视命好,“别人承包赚不了钱的矿,我承包了就能赚。”

  什么叫幸福,丁玉龙认为,“达到你所要为之奋斗的目标,它能实践就是幸福”。当2009年,全国掀起关闭小煤矿的整顿高潮,丁玉龙的煤老板生涯也走到尽头。此时,他已积累三千多万元的身家。也就是在这年,丁玉龙决定回到故乡郝季沟,盖一座免费的养老院,把村里的老人都接来赡养。

  触发丁玉龙盖养老院动机的,是2009年的回乡经历。那年春节,他和父亲回到郝季沟,在经过山梁时,一户村民家传出儿女和老人大声争吵的声音。而这样的争吵,在村里非常普遍。重新打量故乡,丁玉龙发现,除了解决温饱问题,村民的日子和几十年前并无二致,取暖还是靠烧柴火,“老人生活不幸福,这都是贫穷害的”。

  变化

  从前说他傻后来翘指夸

  丁玉龙说,萌生盖养老院的想法后,他得到父亲的支持。“父亲年纪大了,总惦记家乡的老哥儿们,怕他们过得不好。”但妻子李莉起初并不赞同。李莉回忆,在七台河的家里,丁玉龙开始画图纸,还拿给她看,“我把图纸都扔了。跟没钱的比,咱是有点钱,跟有钱的比,咱这点钱算不了什么。”不过,跟随丈夫回家乡看得多了,她的心也就软了,“家乡的人都很善良。”她说。

  2009年10月,郝季沟的一处荒坡上,推土机铲出一块7亩大的平地,丁玉龙开始盖养老院。消息传开来,人们都不大相信他真搞慈善。“以前,只听说玉龙在东北搞煤矿。他有多少家底,我们真不知道。”村里73岁的老人袁希忠说,大伙儿只寻思着:盖一个养老院,还要免费养老人,这得花多少钱?

  “说什么的都有,有的说我傻,有的说我是不是图啥?”丁玉龙说,他干脆请来了寿星坐镇——这是一尊2米多高的雕塑,花费6万元,如今矗立在养老院的小公园内,“办医院的塑白求恩,军队里塑雷锋。塑寿星不办养老院,你说我办的什么?”

  2010年,打理完东北的所有生意后,丁玉龙举家回到郝季沟,专职当起养老院的院长。同年11月4日,养老院正式投入使用,首批43位70岁以上的老人搬入了养老院。今年重阳节,第二批老人入住。截至目前,养老院共有50位老人,其中有20对是夫妻。

  “这人不赖,就连我们村的都翘大拇指。”11月12日,记者去郝季沟采访,带路的邻村村民郭玉生说,镇上比他有钱的人也有,但舍得出钱养那么多老人,“别人办不到。”

  “我用去一生的积蓄,一生的辛苦,一生的奋斗奉献,来郝季沟村办这免费养老院,有人说我傻,有人问我图什么,我说,一我不图高官厚禄,二有钱我给大家花,什么也不为,就为家乡老人能有个幸福快乐的晚年。老人一生在这穷山沟太辛苦了,应该过点舒心的日子了。”丁玉龙在日记中写道。

  运转

  存下两千万开支靠利息

  第一天搬进养老院的时候,袁希忠夫妇甚至不认识丁玉龙。“以前他回老家,也没来串过门。看着那个面善的,呵呵笑的,问别人是不是,嚯,还就是他。”

  这座背靠大山的养老院,是一栋3层的灰色长楼。里面设有卫生所、餐厅、娱乐室和图书室等。整栋楼采用地暖,在室温20℃多的房间内,安放着大衣柜、床、液晶电视,且有独立的卫生间。

  “住着舒服,就跟宾馆一样,还不用自己花一分钱,”回忆刚入住时的感受,袁希忠感慨,“我们真是赶上了。”

  袁希忠的儿子称赞,丁玉龙确实做了件大好事,把养老院建在了家门口。“真是把别人父母当自己父母养,我们都很放心。村里年轻人的负担也减轻了。”

  丁玉龙介绍,养老院的老人目前采用人性化管理。“吃饭在这吃,睡在这里睡。有老人还舍不得家里的地。平时想种地的,白天可以出去。秋收的时候,孩子回村里的,也可以放假回家团聚。”

  为了维持养老院的长久运转,丁玉龙在账上存了2000万元。“一年利息60多万,足够维持20多年。”

  因为建了免费养老院,丁玉龙还被评上2011年感动承德十大新闻人物。不过,在出名之后,丁玉龙的烦恼紧跟而来。在2月份的一则日记中,他写道,有多家媒体联系他采访,但都声明要收费,被他拒绝。

  丁玉龙的父亲今年正月去世。他把父亲葬在养老院的后山。“我母亲的坟在东北,父亲临终的时候,说不走了。我知道他啥意思,好事要做到底,他想瞧着我把养老院办下去。”

  “我现在就像驾驶着一部载客车,围着很远的路小心地行走着。转一圈就是一年。人们随时都上车,也有下车的。我在一圈圈走着,终有一日我可能下车。希望有一个好司机把我的方向盘接过去,继续向前行走。接好送好一代代老人们。这就是我一生的最大心愿。”丁玉龙在今年6月19日的日记中写道。

  □对话

  儿孙自有儿孙福

  京华时报:平时听别人称你是煤老板,你是什么感受?你觉得煤老板形象怎么样?

  丁玉龙:我过去是小煤矿的合伙人,也算是煤老板吧,但原来不大认可这个身份。煤老板在社会上的声誉不大好,大家都只关注他们买豪车,买房产,仇富的心理太强。其实,煤老板吃苦出来的多,做好事捐款的也不少。邓小平说,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富起来干吗,也要把钱给大家花,不能光自己用。我这样做,也希望为他们多做点公益的事。

  京华时报:砸钱办免费的养老院,不怕人说你露富,出风头?

  丁玉龙:这个早想到了。刚盖的时候,有村民说,盖这个图啥,有什么目的?说到底,我不图官禄,不图钱,就是让老人到晚年能幸福。我自己踏实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让后人去评论对与错。

  京华时报:你爱人说,你把家里积蓄拿出来,开始她并不同意。你怎么劝她的?

  丁玉龙:她不是太同意,被我欺骗了一大把(看着爱人李莉,大笑)。开始,她把我画的养老院的图纸都扔了。吃喝嫖赌抽,我这人除了会抽烟,前四样我都不会。我跟爱人关系好,有时一件坏事,吵吵就吵没了,吵成了好事。后来我跟她说,我也不耍钱,你就当我耍钱输了得了(李莉插话:他人老实,我一辈子不受气也就在这。他让我当好人,要修心,别光口头说,得有实际行动。)

  京华时报:有人做慈善是直接捐钱。盖养老院,前前后后要处理一大摊事,你有没想过:把钱捐给村里的老人更省事?

  丁玉龙:想过。一家给个几万,老人可能会舍不得花。会把钱留给孩子买车,在外面买房。老人都舍不得这块土地,他们留在村里,会继续孤独。

  京华时报:你也说道,家乡的老人孤独,主要是贫困造成的。有没有想过办企业来改变家乡的穷面貌?

  丁玉龙:没这样的想法。回家乡之后,啥买卖也没做,就是一心伺候老人。除了存给养老院的两千万元我也没别的钱。要是办企业的话,肯定得挪用这笔钱,万一办亏了,这笔钱就没了。所以说什么我也不会用。该收手时就收手,差不多就得了。

  京华时报:不打算把钱留给儿孙?自己养老怎么办?

  丁玉龙:我是初中毕业。我两个儿子都是大学毕业。儿子的起点比我高。我都能赚到这些钱,儿孙自有儿孙福。他们应该能青出于蓝,应该让他们自己去闯,自己创造财富。如果不让他们努力,坐享其成,他们会成为社会的蛀虫。至于我和我爱人,将来也就住这养老院了。

  08、09版采写本报记者李显峰08、09版摄影本报记者谭青

(原标题:掏空家底的煤老板和他免费赡养的老人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我心飞扬 ( 沪ICP备06061530号 )

GMT+8, 2019-3-20 05:24 , Processed in 0.051864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