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wmm

爱行天下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2-11-7 09:32:53 | 显示全部楼层

女童与同伴落水遇险 其父先救别人孩子引热议

2012年11月06日03:28  潇湘晨报 评论(7524人参与)  

  如果自己的女儿和她的同伴同时掉进水里,你先救谁?面对这样一种局面,肖广的选择是,先救离岸边更远的女儿同伴,再将女儿救上岸。“我当时是考虑女儿情况不危险,才先去救邻居女儿的,因为如果当时我稍微迟一点,她就会滑入深水区,就会没命。”肖广说,他很庆幸自己做了一个正确抉择,“鱼与熊掌兼得”。红网记者姜国 长沙报道

  一转身,两个孩子落水了

  肖广是长沙县黄花镇村民,有一个四岁的女儿和一个两岁的儿子。虽然事情已过去数天,但回忆起自己当天面临的生死抉择局面,肖广依然历历在目。

  那是10月底的一个晴朗下午,肖广正在菜地里挑水浇菜。女儿小欣与邻家五岁的女孩小羽,还有两岁的小儿子在不远处的池塘边玩耍。

  眼看着三个孩子离水塘越来越近,肖广扭头提醒母亲:“您去把孩子们叫回来,怕他们去玩水。”母亲张亮球听后,立即朝水边的孩子们走去。可当肖广再回头往孩子们的方向看时,发现塘埂上只剩下小儿子愣愣地站着,池塘水面上,一圈圈涟漪正荡漾开来,夹杂着小孩的哭喊声。

  母亲张亮球此时也发现了孩子们落水,于是大叫:“孩子掉塘里了,快来救命!”肖广撂下担子,甩掉拖鞋就往水塘边飞奔。

  他选择先救离岸远的邻居小孩

  肖广到达岸边发现,女儿小欣跌落在离岸约三米处的水里,而小羽则在离岸两三丈远的地方,在水波的荡漾下,小羽的身体越来越往塘中心漂去。

  肖广看了一眼正在浮沉的女儿,“扑通”一声跳下水,朝着更远的小羽游去。到达其身边时,肖广一把抓住正在挣扎的小女孩,一手将其托起,一手奋力向岸边游去。“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就想着快,快,快!”肖广说。

  将小羽放在水边的石阶上后,肖广转身再看女儿小欣,水已经渐渐没过其头顶。他赶紧游到女儿身边,一把将其托举到水面,没想到女儿嘴里在喊:“爸爸,赶快救小羽!”由于抢救及时,所幸两个小女孩均无大碍。

  把孩子抱回家后,张亮球发现儿子走过的地方都是血脚印,肖广这才感觉一阵剧痛从脚尖、脚底传来。原来,双脚不知何时被划开了几条长口子,还在不住地淌血,有几个脚指甲已经翻开来,血肉模糊。因为脚痛得穿不进鞋,肖广只好向公司请了两天假,但并未提起救人的事。

  被救女孩小羽的父母对肖广十分感激,要女儿认肖广为干爸。肖广拒绝了:“如果是你们,也会这么做。”


  [对话]“女儿落水我怎么会不急”

  记者:当时女儿落水了你着急吗?怎么选择先救别的孩子?

  肖广:自己的女儿落水了,怎么不着急!但她离岸近,水浅。当时小羽的处境更危险,应该先救她。现在的结果也证明我做了一个正确的判断,两个孩子都没事。

  记者:你当时是怎么做这个判断的?

  肖广:这是我在了解情况后做的判断,我住在这里,知道水塘情况,小羽已经快到深水区了,而我的女儿还在浅水区,浅水区只有1米深,我判断女儿暂时没事。

  记者:有的网友评论,如果是自己,会先救自己女儿,你怎么看网友的这种决定?

  肖广:这种做法有点自私自利。我当时是考虑女儿情况不危险,才先去救邻居女儿的,当时我稍微迟一点,她就会滑入深水区,就会没有命,要知道我也不会游泳,而她在那个位置,我是将她举过头顶才救起她的,我庆幸自己做了一个正确抉择,“鱼与熊掌兼得”。记者 陈斌
 楼主| 发表于 2012-11-7 10:22:21 | 显示全部楼层

患白血病女孩靠移植骨髓生存8年已考上大学

2012年11月06日10:54  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 微博 评论(9人参与)


任爽。


任爽与印尼同学。

任爽与她的大学老师。


  8年白血病女孩 考上印尼大学

  靠移植非亲属骨髓生存了8年的任爽,书写了骨髓移植史上的求学传奇

  人间真情救治

  家里实在拿不出钱,王素贤就到血站献了400毫升血,这样,女儿可以按她的献血量等量免费用血。三个月里,她偷偷地连续献血三次,最后晕倒在厨房里……奇迹

  据医学统计,白血病骨髓移植成功率不过30%,在这30%的成功者中,移植非亲属骨髓能成活5年以上的概率更是相当低,而任爽已将生命精彩延续了8年

  2012年9月4日,辽宁女孩任爽在印尼总统大学开始了她的大学生涯。

  8年前,任爽患上了白血病,央视《共同关注》栏目记者随同任爽母亲跨省寻亲未果。湖南农业大学女生陆路为她捐献骨髓,挽救了她的生命。当任爽渐渐淡出人们的记忆时,她被印尼总统大学录取的消息,再次给人们带来了感动和惊喜。从收养、骨髓移植、后续治疗、上大学,任爽生命的每一个足迹,都有爱心相随…… 文/图上官山
(编辑:SN047)
 楼主| 发表于 2012-11-7 13:44:10 | 显示全部楼层

退伍老兵14年资助4千余贫困生 困难时曾捡菜叶

2012年11月05日03:21  大河网-大河报 微博 评论(441人参与)



李荫浓

陈春琳

  洛阳市两个老兵14年来坚持资助贫困生,关注春蕾班、宏志班

  他们的爱温暖了4000多个孩子,很多孩子管他们叫爸爸

  核心提示

  75岁的李荫浓和61岁的陈春琳是驻洛某部的退休工程师,14年来,他们全额资助了近300个贫困生,关注洛阳31个“春蕾班”、20多个“宏志班”孩子,为他们捐赠教辅、文具,把温暖带给4127个孩子。

  很多人说他们是“大款”,但在最困难的时候,李荫浓曾到菜市场捡菜叶子;有人对他们的行为“不能理解”,“放着舒服日子不过,为啥要‘瞎折腾’?”也有人说他们为了“名”,但两位老人说:“我们是为了‘名’,不是名声的名,而是孩子们口中‘爸爸’这个‘名’。”

  □见习记者 牛洁 文图

  11月3日,在洛阳市解放军驻洛某部队的营地——李荫浓的住处,记者见到了两位老人:解放鞋,绿军裤,穿了多年的夹克,李荫浓的鞋子还破了两个洞。

  “老陈,咱啥时候去宜阳樊村看看孩子们?”“十九中马上要期中考试了,得多督促督促他们,过几天再去吧。”“行,那咱就等他们9号考试完再去。”——俩人一见面,没有二话,只谈“工作”。

  李荫浓的住处挂了很多锦旗,摆满了他准备给孩子们送去的教辅和文具。“没啥值钱的东西,就孩子们的照片和他们写给我们的信最‘金贵’。”看着信件和照片,李荫浓向记者讲起了他们的“孩子们”。

  1998年

  第一个女儿叫“桃子”

  李荫浓出生在天津,上初三那年,父母先后去世;陈春琳生在方城县农村,13岁那年,母亲去世,之后父亲也因病去世。后来,在政府的接济下,李荫浓上了高中,考入北京师范大学化学系,陈春琳当了兵。因为这样的经历,两人一直想资助贫困孩子上学。

  1998年8月,李荫浓在当地一家报纸上看到洛阳正式启动“春蕾计划”,一个名叫李瑞桃的孩子引起了他的注意。在李瑞桃上三年级的时候,父亲因心脏病去世,家里负担很重。李瑞桃主动提出要出去打工,供姐姐上学。姐姐当时就急了:“你这么小出去打工没人要,我出去打工,供你上学。”“不行,我去打工,你上了这么多年,不上就可惜了。”两人争执不下,决定“抓阄”。

  李瑞桃抓的是“上学”,姐姐把另外一张同样写着“上学”的字条吃了,姐姐哭了一夜,第二天便背着行李,外出打工了。谁知道,两个月后,姐姐在宿舍因煤气中毒死亡。

  了解了李瑞桃的遭遇,李荫浓眼泪掉了下来,李瑞桃成了李荫浓资助的第一个“春蕾女童”。在李荫浓的资助下,李瑞桃读完初中、高中,考上大学,她一直管李荫浓叫“爸”,李荫浓管她叫“桃子”。“桃子现在已经当老师了,这闺女挺争气。”李荫浓笑着说。

  2012年

  他们的孩子“一班一班”地增长

  陈春琳是李荫浓的同事,1999年,陈春琳提前病退,两人“一拍即合”,决定一起资助贫困学生。两人多次走访洛阳周边山区,并从当地妇联、教育部门搜集贫困学生的信息。一次次走访,身边的“春蕾女儿”越来越多:宜阳县的彭娟娟、张银飞,嵩县的李艺博、李桃芳……孩子们还按照年龄大小自己“排了队”:老大是李瑞桃,老二是裴燕,老三是彭娟娟,老四是张银飞,老五是樊冰……他们中有的是孤儿,有的是单亲,有的是家里有病人。


  2002年,洛阳市伊川县吕店乡原妇联主任鲁荣芳创办了一个乡级春蕾班。当年4月,两位老人开始关注这个春蕾班。当年秋天,他们又关注了宜阳县城关镇一中宏志班、伊川实验中学宏志班等。他们的女儿从一个一个到“一班一班”地增长。他们给孩子们订阅学习报刊,为了矫正山区孩子的英语发音,他们还给孩子买来了“随身听”、复读机和配套的磁带。

  近日,李荫浓和陈春琳创办或关注了五个春蕾班,约255个孩子。

  贫困家庭的孩子很容易产生自卑、自闭心里,李荫浓和陈春琳经常写信鼓励他们。栾川庙子乡中春蕾班的周晓芳在给李荫浓的信中写道:“家庭的困境给我一定打击,但在我的人生道路上,老师的关怀滋润着我,你们的爱浇灌着我,使我懂得了该怎样走过有鲜花、有阳光、有阴雨、有泥泞的日子……”

  记者看到,在成摞的信件中,很多孩子开头的称呼都是“爸”。
 楼主| 发表于 2012-11-7 21:32:10 | 显示全部楼层

母亲供脑瘫养女上大学 亲生女儿中学毕业打零工

本帖最后由 wmm 于 2012-11-7 21:33 编辑

2012年11月07日15:19  新文化报 - 新文化网 评论(90人参与)  


祖振荣哭着讲述养女莉莉小时候的故事,莉莉依偎在妈妈身边倾听 本报记者 吴廷 摄

史莉莉(右二)拿出记录她生日的布条给朋友看 本报记者 吴廷 摄

  又是一个雪花飘落的季节,作为《新文化报》精品栏目,由新文化报社、吉林年鉴和中央电视台联合主办的“感动吉林”年度人物评选,再次如约而至。

  10年来,我们一直在努力寻找平凡的感动,寻找这样一群人:

  不论他们有怎样的身份、背景、经历,不管是曾经见诸媒体还是不为人知,只要他们在过去的一年里感动了你我,感动了家人、朋友,就是我们要寻找的目标。

  他们会作为“感动中国”的候选人物被推荐给中央电视台。

  2012年,我们再一次寻找感动,可能感动就在您的身边。让我们讲述感动的故事,温暖我们的心。

  这一年谁感动了您?请推荐您身边的感动。2012年“感动吉林”热线开通:0431-96618。

  同时,我们也征集学生记者,无论您是小学生、中学生,还是大学生,只要想和本报记者一同采访感动人物,就可以与我们联系。

  1号候选人

  姓名:祖振荣

  年龄:61岁

  身份:农民

  推荐理由

  她将脑瘫弃婴史莉莉捡回抚养19年,视如己出,倾尽所有力量医治;她让亲生女儿初中毕业就出去打零工,却坚持圆了莉莉的大学梦;她双侧股骨头坏死,为了省钱给莉莉看病、上学,靠吃一元钱的止痛药挺了10年,导致三级残疾。如今,莉莉长成了聪明漂亮的大姑娘,曾被医生宣判“无期徒刑”的脑瘫病症几乎痊愈。她的无私付出,创造了一个生命奇迹。

  人物语录

  妈老了,身体不好,不知道能照顾你到什么时候,不知道还能不能看着你嫁人。但只要你后半生过得好,不管你在谁身边,妈都高兴。

  ——祖振荣

  身边人评价

  她在莉莉身上花多少钱都不心疼,但是她自己病的时候,超过100块钱的药都坚决不买。

  ——二女儿史芳芳

  谁都没想到,莉莉能像今天这么好。他们老两口的执着、坚强和善良,感动我们全村人。

  ——村邻姜凤阳

  她们的故事震撼了我,与她们交流,是一次心灵的洗礼。

  ——史莉莉的大学校长郎小明

  10月26日中午,榆树市环城乡城子村的史家小院炊烟缭绕,这里是史莉莉的家。69岁的史化坤搀扶着61岁的祖振荣从屋里走出来,他们是史莉莉的养父母。

  19岁的史莉莉迎了上去。

  进屋后,祖振荣拿出两本磨得破了边的影集,里面都是史莉莉的照片。从她第一天来到家中,到现在上了大学,祖振荣讲述起史莉莉身上发生的故事。

  捡了个脑瘫弃婴

  “大夫说,今后莉莉不能说话,连走路的能力都没有……”

  “这身衣服就是看见她时,她身上穿着的。”相册第一页,是莉莉初来时的样子,裹着红色碎花棉袄,头戴黄色线帽。很多照片都是祖振荣抱着莉莉喂奶,那时,祖振荣41岁,有一儿两女,还有一个即将出世的外孙。

  “第一次见到莉莉,是在车站。”祖振荣说,那天天很冷,她和老伴去车站送大女儿回婆家。刚到车站,就看见一群人围着一个包裹包着的正在啼哭的婴儿。看到孩子可怜,夫妻俩便将其抱回了家。

  回到家,他们拆开小被发现,孩子是个女孩,小被里有一个布条。“孩子是1993年正月初九晚六点整出生。捡她回家时,才刚生下来23天。”史化坤说,除了生日,里面没有莉莉的任何其他信息。老两口决定把这个孩子养大,还给她上了户口,取名史莉莉。

  莉莉一岁多时,夫妻俩发现,她和同龄的外孙不一样,不但抬不起头、不会爬,还不会说话。带着莉莉去榆树市的医院看,大夫说,孩子可能是脑袋有病,建议她去长春的大医院仔细检查。

  “那是我第一次走出榆树。出门时,我们还带上了相机,打算看完病后,带孩子在长春玩一玩。”祖振荣说,“到了医院,医生诊断莉莉是先天性脑瘫。大夫说,今后莉莉不能说话,连走路的能力都没有……”

  不抛弃不放弃

  “我紧紧抱住她,对她说,妈不会扔下你。”

  那天,有人劝他们把孩子交给派出所,或者随手扔下,别管了。“莉莉好像听懂了,哭了起来,小手死死地扣着我的脖子,还给我擦眼泪。”祖振荣说,“我紧紧抱住她,对她说,妈不会扔下你。”

  回家后,他们把莉莉的病告诉了亲戚朋友,很多人都让他们把莉莉送走。“她跟所有人说,这孩子来到这个家,我就是她的妈,她已经被抛弃过一次,我不会再让她被抛弃第二次。”史化坤说,祖振荣坚决不放弃这个孩子。

  夫妻俩拿出积蓄,开始给莉莉治病。哈尔滨、北京、石家庄……听说哪里能治脑瘫,就马上带着莉莉过去。不仅到医院治,祖振荣还四处打听民间的土方,还跑到山沟里去采药。有一次听说有一种能缓解莉莉的病、但非常昂贵的药,自己发高烧连针都舍不得花钱打的祖振荣,借了一大笔钱,买来给莉莉用。原本富足的家庭,被莉莉的病折腾得负债累累。

  二女儿史芳芳初中毕业时,祖振荣狠下心,提出让她出去打零工,帮家里还债。

  背着养女上小学

  “老天待莉莉不薄,从小到大,身边总是有好心人在帮助她。”

  那些年里,祖振荣对她寸步不离,种地时都要把她放在犁头上拽着走;睡觉前,给莉莉按摩手脚,教她爬,教她拿东西,教她走路;每天睁开眼睛第一件事,就是教莉莉说话。5岁,莉莉颤颤巍巍地站起来,迈出了蹒跚的步子;6岁,莉莉终于说出了第一句话:“妈妈。”祖振荣流下了眼泪。

  在祖振荣的照顾下,莉莉不但能说话能走路,还学会写字了。她的每一次成长、每一次进步,祖振荣都会拍下来收进影集;她每年过生日,夫妻俩都会专门进城给她买生日蛋糕。

  莉莉上学了。每天天不亮,祖振荣就起床做家务,然后背着莉莉去上学;白天干了一天活,快到放学时,就早早去班级门外等候,把莉莉背回来。在学校,同学照顾莉莉,老师关心莉莉。“老天待莉莉不薄,从小到大,身边总是有好心人在帮助她。”祖振荣心存感激,在园子里种了几棵果树,谁帮助了莉莉,她就给人家送水果,还送文具、送衣服。莉莉上初中,学校离家远了,夫妻俩就买了台摩托车,准时接送。莉莉考上了高中,要住校,祖振荣的手机开始24小时开机,只要莉莉有事,她都会第一时间赶到。

  圆了养女大学梦

  “上大学是她的梦,看她当时那样,我的心就像被锥子扎。”

  莉莉学习非常努力,手不好使,写字慢,就拼命练,磨得手上都是泡;课堂笔记跟不上,晚上寝室熄灯后,就躲到厕所去写。但就在今年,莉莉却在高考前病倒了,住进了医院。高考时,她带病参加考试,因为手病得用不上劲,卷子都没有答完。

  高考失利,莉莉心情低落,迟迟不去填志愿。“上大学是她的梦,看她当时那样,我的心就像被锥子扎。”祖振荣说,民办本科的通知书寄到家里,可莉莉看都不看,“我知道,她是心疼学费。但是就算砸锅卖铁,我也得圆她的梦啊。”祖振荣一边到处借钱,一边帮莉莉打听学校。听说东北科技职业技术学校校长郎小明资助贫困学子上学,还是2011年度的“感动吉林”人物,她就带着莉莉去找他。

  “她们的故事震撼了我,那是一次心灵的洗礼。当时,我眼泪都掉下来了。”郎小明说,他当场决定破格录取莉莉,并免除一切费用。

  养女非常懂事

  “这个女儿,是上天送给我最珍贵的礼物。”

  现在的莉莉,爱说爱笑,乐观开朗。“她就是大家的开心果,总喜欢帮助大家,为别人着想。”班主任谷鹤说,莉莉很坚强,同学们军训,她参加不了,但坚持守在队伍旁,给同学们递水、擦汗,清理周围的垃圾。

  村里人都说,祖振荣的爱,使不可能变成了可能,她创造了莉莉的生命奇迹。“我们是看着莉莉长大的,谁都想不到,她能像今天这么好。”村邻姜凤阳说。

  因为积劳成疾,祖振荣患上股骨头坏死。10年来,为了省钱给莉莉治病、上学,她从不去医院,硬是靠吃止痛药挺了过来。但是现在止痛药对她已不起作用了,三级残疾的她走路要扶着墙,干活时要跪在地上。

  “有一件事,妈妈是不知道的。”莉莉说出了一个埋在心底的秘密,“上高中时,我的亲生父母曾来找过我。他们给我钱,要补偿我,还伤心地解释他们的苦衷。但是,我没有收下,还狠心把他们赶走了。”莉莉说,她对此很难过,把与亲生父母间的对话全部写进了日记。“闺女,这件事,妈其实早就知道。”祖振荣说,她在帮莉莉收拾书桌时,看到了这本日记,“看完之后,我心里确实很难受,害怕她会离开我。但我不想给她增添心理负担,就把这件事埋在了心里。”

  “这个女儿,是上天送给我最珍贵的礼物。”祖振荣抚摸着怀里的莉莉,“我老了,身体不好,不知道能照顾你到什么时候,不知道还能不能看着你嫁人。但只要你后半生过得好,不管你在谁身边,妈都高兴。”

  “你就是我的亲妈,你在哪,哪就是我的家。”莉莉的眼泪扑簌簌地掉下来。    本报记者 赵实

  学生记者

  “既盼来电话,又怕来电话”

  长春大学人文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10402班宋立欣

  “她没有父母,我必须给她一个家,给她一份爱。”说起莉莉,祖振荣很心疼。这些年,她一直接送莉莉上学、放学。莉莉住校了,她每周将换洗的衣物送到学校。莉莉身体不好,容易生病,所以无论什么时间,只要电话一响,她都立刻放下手头的事,来到莉莉的身边。“我每天既盼着她来电话,又害怕她来电话。”祖振荣说,莉莉上大学离家才两个月,她已经去了长春3次。

  莉莉朝屋里走时,撞到了门框,正和我们说着话的祖振荣“腾”地站起来,一个大步跨到莉莉身旁,把她扶稳。她那矮小的身材,在那一刻,变得那么的高大有力。

  要接着攒钱给养女买电脑

  长春大学人文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10402班宫荣哲

  莉莉很阳光,如果不是站起来走路,根本想不到她患有先天性脑瘫。而在她的背后,是一个母亲19年如山般深沉的爱。走进小院时,这个身患股骨头坏死10年的母亲,弯着腰,一只手按着腿,蹒跚地向我们走来。我清晰地看到,岁月在她脸上刻下的痕迹。

  “我要接着攒钱,给莉莉买台电脑。”祖振荣说,莉莉学的是计算机专业,但她的手不灵活,打字慢,需要用电脑经常练习。为此,老两口准备再包些耕地,多干活,多赚些钱。

  微博互动

  祖振荣的故事,是否感动了您?对于她,您有哪些话想说?欢迎登录新浪或腾讯官方微博@新文化报,进行微博互动,说出您想对她说的话。
 楼主| 发表于 2012-11-8 09:21:57 | 显示全部楼层

七旬妇每日走6公里山路摘酸枣养活偏瘫老伴

2012年11月07日14:00  大河网 微博 评论(1225人参与)



手摘酸枣


老人的双手满是老茧和伤痕

何芡喂老伴吃饭

  大河网讯(记者 宋向乐 通讯员 张懿萍 张朝晖) 儿子招赘别家,女儿远嫁他乡,相依为命的老伴身患偏瘫不能自理,年近七旬的何芡老人不为命运屈服,靠每天攀爬挡阳山摘酸枣野菊花采草药卖钱照顾老伴,撑起一个贫困之家,登封网友亲切地称何芡老人为“挡阳婆婆”。

  “这年头多少能干点就饿不死人”

  今年68岁的何芡(音)家住登封市君召乡,挡阳山下的晋窑村石板河。4年前农历七月十九日,李江突发脑溢血,经紧急救治落下了偏瘫。在山村,男人是家里的顶梁柱,李江下肢瘫痪,儿子招赘别家后常年在外打工,女儿又远嫁偃师市,对这个贫穷的家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无论有多苦,有多难,我拼死也要照顾好老头子,只要我在,这个家就在,天塌不了。”何芡说自己出生于穷苦人家,6岁就开始上山捡柴,50年前嫁给李江后,风风雨雨走过了半世纪,啥样的苦都吃过,啥样的罪都受过,还落下了腰间盘突出、颈椎病、胃病等一身的病,“干不了重活就干轻活儿,这年头,多少能干点就饿不死人,就能养活自己。”农忙时,何芡一个人打理2亩多坡地,样样不误事,还种有时令蔬菜。农闲时,何芡就攀爬挡阳山摘酸枣卖酸枣核挣钱,当然,摘野菊花,采中草药,也能换钱。

  “套不住”的双手布满了老茧和伤痕

  晋窑村紧挨挡阳山。挡阳山自古以巍峨雄伟著称,人称平生不到挡阳山,便是英雄也一般。谚云“可以小看神雕,不可以小看挡阳山”。挡阳山是神雕也向往的地方。四年多来,风雨无阻,何芡的绝大部分时间就在挡阳山上度过。

  凌晨5点,何芡便起床进厨房烧火煮饭,然后烙馍,由于家里穷,家里从不烧煤,只烧柴火。何芡说挡阳山成年论辈子都有捡不完的干柴,家门外,院子里,厨房里,到处都是成捆的干树枝,柴火棍,烟熏火燎的日子就是实实在在的人间烟火。

  饭煮熟,馍烙好,拌了菜,何芡这才叫醒老伴。帮他穿衣,穿鞋,为他端水,洗脸,再把尿壶端到茅房倒掉,洗刷干净。回来后再把饭菜端来,一口饭一口菜喂老伴吃饭。

  饭后,太阳暖洋洋地洒照在门外,何芡便把老伴儿抱到家门外的那棵核桃树下。李江身材高大,体态壮硕,李江几乎将全身的重量全部压在她的身上,何芡连抱带搀,一步一步将他挪出门外,挪到那棵核桃树下。距离不过十米,长短感觉一生,李江气喘吁吁,何芡通身是汗。

  把老伴安顿在家门口核桃树下的一把铁椅子上,在他身旁的石头上放上一碗水和一个馒头,脚旁边再放一个尿壶,何芡便拄起一根钩竿,挎上一个藤篮上山。山上没有路,人迹罕至。酸枣都是长在岩缝里或悬崖旁,看到有酸枣树,能站住脚的,何芡先用钩竿把酸枣打落,再弯腰把落在草丛里酸枣一颗一颗捡起来。站不住脚的,她就或趴或跪着,小心翼翼的探出身,把酸枣一粒一粒的从酸枣树上摘下来。何芡的双手从来没有戴过手套(如图)。她的手上,满是被树枝和刺挂出的大大小小或深或浅的伤口,触目惊心。

  4年间日走山路六公里

  为了多走一点路多摘一些酸枣,何芡中午从不吃饭,也从不带干粮,每天走十几里山路,因为两只膝盖疼,走路总是摇摇晃晃。她说运气好的时候,一天能摘8斤酸枣,运气不好的时候,最多只能摘2斤。酸枣大多落在草丛里,她就得弯腰剥开草丛,仔仔细细,有时候每捡一颗酸枣,就得弯一次腰,一斤酸枣有多少颗,她没有算过,每天她要弯多少次腰,她也没想过。弯腰累啊,疼得受不了,她就站在那里,手捂住腰。去年每斤酸枣核只有5毛钱,今年每斤1元钱。“摘酸枣只是阴历七月到十一月,其余的月份我就上山摘野菊花或者挖一些中草药,晒干后卖钱。”

  夕阳西下,何芡拄着钩竿,挎着酸枣篮子,背一捆干柴,侧着身子,一步一步捱下山来。到了村口就等于到了家门口。她远远地就望见,老伴一动不动地坐在核桃树下,脸朝着村口的路,眼瞅着路口。何芡望见老伴的时候,老伴也望见了她。两颗互相牵挂互相悬着的心这才安然落地。

  “咱能干就不要连累别人”


  今年7月份的一天,何芡正在山上摘酸枣,突然狂风大作,乌云翻滚,转眼间大雨倾盆。何芡顾不得许多,赶紧跌跌撞撞往山下赶。等她浑身泥水出现在村口,看到核桃树下的老伴已被大雨淋湿,一只手抹着脸上的雨水,眼睛直盯盯瞅着回家路口。何芡摇摇晃晃赶到老伴跟前,突然脚下一滑,扑通一下扑到在地上,泥水溅了老伴前身,老伴情急之下弯腰拉她起来,不料身子失重,扑倒在地,老两口在雨中抱头大哭。

  两个月前何芡在山上摘酸枣时,一块山石突然滚落下来,她无处躲藏,右腿被砸伤,血流了很多,幸亏嚼一把草药摁住才止住血。稍微喘口气,她忍着疼痛起来继续摘。回家后老伴问她怎么走路一瘸一拐的,她说有点累。直到后来腿伤结痂,她才告诉老伴实情。

  邻居们劝何芡,有儿有女的,让孩子常回家,快七十岁的人了,整天爬山攀岩的万一有个闪失怎么办?老伴也愧疚自己拖累了她,“老夫老妻有啥拖累不拖累的,再说孩子们都不容易。”何芡微笑着说,“别看我六七十岁的人了,上树摘柿子卖柿饼,我照样中!”
 楼主| 发表于 2012-11-8 09:56: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七旬老妇边摆烟摊边照顾瘫痪丈夫(图)

2012年11月07日15:20  四川在线 微博 评论(20人参与)


带着老伴摆烟摊

  四川在线消息(四川在线记者 李丹 实习记者 钟奕吉 王玥 摄影报道)今日下午,有市民打进热线称,每次从红星路一段往东城拐下街走,在一个火锅店门口,总能看到这样一对老年夫妻。69岁的老奶奶葛秀彬摆着一个小烟摊,烟摊上放着香烟和饮料,躺在老奶奶身旁的,是她因脑溢血导致身体左半边瘫痪的老公。这么多年以来,两位老人相濡以沫,不离不弃的故事,被不少周围人传诵着。

  担心老伴安全 摆烟摊带着一起去

  每天早晨6点天还没亮,葛秀彬就要起床开始一天的工作。“帮老伴换裤子,他大小便不能控制。”然后,就要开始做早饭,由于老伴手不能动,葛秀彬要一口口的喂他吃。等到将老伴的事情整理好之后,已经是9点过了,然后再出门摆摊。

  老俩口家住昭忠祠,摆摊在红星路一段,两个地方相隔不到500米,但这不长的距离对69岁的葛秀彬来说却是个不小的负担。“老伴去年突发脑溢血,导致后来瘫痪了。”说起老伴,葛秀彬一脸的温柔。为了生活,老奶奶常年在此处摆摊,但因为担心老伴的安全,老奶奶即便是摆摊,也带着老伴一起去,“我就先推一段烟摊车,再去推一段老公的车。”


  “每天我都会扶着他走动一下,必须要运动,以前他的脚不能动,现在都可以动一下了。”葛秀彬 每天都要扶着张炳金在烟摊旁的空地上走上三四次,“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他能走起来。”

  40年风雨夫妻路 惹来不少人羡慕

  婆婆有三个孩子,两个儿子在帮别人开车,女儿在一家公司上班。“生活在这大城市里,孩子们要顾着自己的生活都很不容易了。”婆婆说以前的日子很苦,现在孩子们也都有了自己的家,也有了自己的孩子,真的很好。“我和老伴结婚到现在已经快40年了。”谈起近40年共同生活的日子,葛秀彬嘴角露出微笑,“很艰苦,很平淡,但也幸福。”

  “婆婆对爷爷真的很好。” 火锅店的服务员忍不住感慨,婆婆每天都是到晚上十点过才回去,这样早出晚归在火锅店门口摆了十多年。看着两位老人这么多年相濡以沫,不离不弃,服务员们忍不住羡慕道,“他们这样的爱情,是我们现在多少年轻人渴望的啊。”
 楼主| 发表于 2012-11-8 14: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学独臂校长跳入江中救落水老人

2012年11月07日16:23  中国广播网 微博 评论(192人参与)


  中广网宁波11月7日消息(记者刘发丁 杜金明) 近日,宁波奉化“独臂校长”龚金川跳入冰凉刺骨的江水勇救落水老太,这一事迹一经报道引起了强烈的社会反响,感动着每一个宁波人。

  龚金川是浙江省宁波市奉化城东小学校长。11月2日中午,落水被救老太太的儿子、儿媳妇等亲属专程来到城东小学,向救命恩人龚金川表示诚挚的感谢,还送来了一面锦旗,上书“救险救危、英勇无畏”8个大字。

  10月30日6时许,龚金川像往常一样来到城区惠政大桥下打太极拳。突然听到“扑通”一声,龚金川抬眼望去,只见六七十米外的县江中,有人在漂浮挣扎,他立即冲上前去,发现落水者是位老太太,穿着深色棉袄,头发花白,脸朝水里,身子在慢慢往下沉。


  不由分说,龚金川边跑边把鞋子踢掉,跨过江边栏杆跳入江中。江水又深又冷,龚金川1.65米的身高根本触不到江底,又加上跑得太猛喘不过气来,被江水狠呛了几口。龚金川赶紧调整好姿势,憋着劲,向前方游去。到了老太太边上,把她的身子翻过来,感到老人还有呼吸,龚金川暗自庆幸。于是他用右边的断臂托起她的头,使她不再呛水,再用左手划水,慢慢来到了江边。

  这时,警察等都赶到了,龚金川见老人已平安无事了,这才感到身子冻得受不住,赶紧跑回家换衣服。龚金川说:“回到家,老婆见我浑身湿漉漉的,问我怎么回事,我说不小心掉河里去了。”

  “事后我还是感到有些后怕。”龚金川告诉记者,毕竟我只有一只手,如果老太太当时没有配合好,把我的左手抱住了,那我们两个人都要淹死了。老太太当时被送到了医院,无大碍又被接回了家。她的家属说,老人有老年痴呆症,她自己也搞不明白是怎样掉入水中的。

  尽管龚金川悄悄离开了现场,但他只有一只手臂的特征太明显了。家属和附近群众四处打听,最终经教育部门证实,救人英雄就是奉化城东小学的独臂校长龚金川。

  11月5日,宁波市残联号召全市广大残疾人和残疾人工作者向龚金川学习。希望广大残疾人和残疾人工作者做道德良知的守护者、善举义行的践行者、爱心文明的传递者,推动正能量的持续增长。
 楼主| 发表于 2012-11-8 14:36:48 | 显示全部楼层

女子复婚为丈夫捐肝续:两人出监护室同落泪

2012年11月08日02:39  新京报 微博 评论(2072人参与)


自动播放
视频来源:北京电视台《北京您早》
  苏丹向等候在重症监护室门口的亲属挥手,田新丙跟在她身后。昨日,夫妇二人转出重症监护病房。新京报记者 吴江 摄

  ■ “离婚两月 女子复婚为夫捐肝”追踪

  新京报讯 (记者王卡拉)在接受了妻子捐献的部分肝脏后,田新丙的新肝“工作”正常,昨日,田新丙和妻子苏丹同时转往了普通病房。从重症监护室出来,田新丙生病以来第一次落泪。

  为救身患严重肝病的前夫田新丙,32岁的苏丹决定复婚捐肝,10月31日,在总参谋部总医院(解放军309医院),苏丹捐出了590克肝脏,为田新丙带来了生的希望。(本报近日连续报道)

  夫妻二人转入普通病房

  昨日上午,田新丙肝脏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只是肝硬化晚期,排除了肝癌的可能。苏丹听到这个结果时哭了。“特别高兴,太激动了,我们都恢复得很好。”


  跟着妻子从重症监护病房出来时,田新丙的手一直在颤抖,他右手握左手,试图抑制内心的激动,但眼泪还是抑制不住地流了出来。这一幕,在前面的苏丹并没有看到。

  回到普通病房,苏丹总是盯着田新丙看。田新丙目前免疫力很低,离开了重症监护病房,比苏丹存在更多的感染风险,她有点放心不下。

  “明天爸爸就要到北京了。”田新丙的大姐说,老人最近才知道田新丙患病,很着急。

  丈夫肝脏恢复好于妻子

  该院全军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长石炳毅介绍,从手术后两人的化验结果看,苏丹和田新丙的肝脏都发挥了正常的功能,苏丹预计3-5天后就可出院,田新丙大概需要三周时间出院。

  目前两人还没有出现不良的反应和症状。根据此前医院所做的肝移植手术效果看,有病人已经在术后存活了13年,目前还健在。“其实术后田新丙新肝脏的生长恢复,比苏丹的还要好。”

(原标题:捐肝夫妇出监护室同落泪)
(编辑:SN021)
 楼主| 发表于 2012-11-8 18:40:36 | 显示全部楼层

68岁老汉娶82岁太婆 姐弟恋曾遭母亲反对

2012年11月08日12:29  四川新闻网-成都商报 评论(513人参与)  

张玉良、贺吉珍两位老人手持结婚证合影留念

  他,68岁,年轻时家里贫困,至今未婚;她,82岁,曾有过一次婚姻,现在家中只有她一人。在敬老院里,他对她说:“怕啥子?我们有我们的生活。”

  他们说,结了婚,感觉空荡荡的心又装得满满的了。

  “老妞儿(方言“老婆”)走,今天我们去赶场。”昨日,彭山县公义镇敬老院里,68岁的张玉良小心翼翼地将82岁的妻子贺吉珍婆婆搀扶上三轮车,快乐地向外驶去。

  两天前,68岁的张玉良第一次结婚,妻子是比自己大14岁的贺吉珍,没有戒指、没有鞭炮声,只有笑容灿烂的敬老院的朋友们。当他们从彭山县婚姻登记服务中心工作人员手中接过结婚证时,十分兴奋,当即合影留念。他们说,结了婚,感觉空荡荡的心又装得满满的了。


  1930年出生的贺吉珍,家住彭山县公义镇红旗村3组,早年曾结过婚,后因自然灾害和疾病,家中只剩下她一个人。2009年,当地政府将她编入敬老院集中供养的行列。来到敬老院后,也住在敬老院,比她小14岁的张玉良老人,见她身体虚弱,便主动承担起了照顾她的义务。“一眼就看上了她,多亲近的,有个伴,大家互相照顾,多安逸。”张玉良说。

  一晃三年过去了,在张玉良的照顾下,贺吉珍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2011年初,张玉良向贺吉珍提出结婚。开始,贺吉珍还有点顾虑,但在张玉良的鼓励下还是同意了。但张玉良的母亲坚决反对此事,考虑到母亲年事已高,在征得贺吉珍的同意后,孝顺的他把婚事放了下来。

  不久,张玉良的母亲过世,把家事安排妥当后,张玉良便安心照顾起了贺吉珍。“我们想结婚!”不久前,贺吉珍、张玉良正式向敬老院提出申请。随后,彭山县民政局婚姻登记服务中心工作人员专程来到公义镇敬老院,为两人办理了结婚证。刘树军 成都商报(微博)记者 蒋麟 摄影报道
 楼主| 发表于 2012-11-9 09:28:47 | 显示全部楼层

女子患脑瘤随时丧命 男友不离不弃照料3年

2012年11月08日03:09  大河网-河南商报 微博 评论(486人参与)


喂一筷子,总会撒落一半。一顿饭下来要一个多小时   河南商报记者 赵卓/摄

  三年前发病,她收获了爱情 如今病魔随时能要她的命,而他仍期待娶她的那天

  不去想她脑部疯狂扩张的恶性肿瘤,他们是幸福的

  河南商报记者 李亚沛

  实习生 王杰

  一个月前,靳莉还和正常人一样。而如今,脑部肿瘤随时可能要了她的性命。

  昨日,医院走廊的加床边,男友正在喂她吃面。

  身患绝症

  医生说,病魔随时能要她的命

  “这没法儿弄,我这儿不行,这直径最长得有10厘米,病人随时都可能不行……”医生说这话时,一直沉默的靳凤学再没忍住泪,“我不能眼看着她去死啊……”

  靳凤学哽咽的哭声,在住院部17楼的女儿靳莉显然听不到,此刻的她正在艰难地吞咽着午餐,一旁的男友一手提着卤面,一手拿着筷子给女友慢慢喂食。卤面会有一半撒落,一顿饭要喂一个多小时。

  靳莉今年24岁,刚刚大学毕业,按照原来的计划,她会和男友结婚,过上平淡的生活。而今她右眼青肿,垂头坐在病床上,只能发出低微而又含糊不清的声音。

  一路抗争

  六年间三次发病,她在和肿瘤“赛跑”

  这是靳莉第三次住院,医生还没详细了解病情。6年前,靳莉看东西模糊。靳凤学带着她辗转几个城市,查出眼眶肿瘤、腺性囊腺癌,在北京一家医院做了手术。2009年,在北京打工的靳莉旧病复发,第二次手术后回到郑州。

  这次发病靳莉一直瞒着,秋天,靳凤学从北京的建筑工地回来知道实情,带她来郑州住进了医院。医院的脑部CT图上显示,一大块不规则的肿瘤生长在她脑中,直径最长约10厘米。医生说肿瘤是恶性的,正在不停地生长。肿瘤压迫神经,让她无法自由行走。

  不离不弃

  她重病在床,他相伴三年


  上一次住院,靳莉收获了男友李一凡,那时他是一名义工。

  出院的那天,李一凡一路送她到驻马店的老家,返回途中,他收到她的短信。

  “等我病好了,能做你女朋友吗?”

  “能,现在就能。”

  靳凤学已经57岁,家中还有一个在上高中的小女儿,为了还债,他常年在外打工,皮肤黝黑粗糙。他不在家的日子,靳莉就由男友李一凡照料。

  靳莉回到大学读书,男友就给她买菜、做饭。病情反复的痛苦,她只讲给他听。

  医院里的李一凡不爱说话,总爱望着女友的眼睛,轻轻地握着她的手。

  靳凤学说,这小伙子也不容易。李一凡患有精神分裂症,需常年服用药物。

  照料女友3年,他一直期待着迎娶她的那一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我心飞扬 ( 沪ICP备06061530号 )

GMT+8, 2019-1-22 18:07 , Processed in 0.068539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