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778|回复: 3

非洲丛林里的富人狩猎游戏:少年猎手沾满鲜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9-12 09:57: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9月11日 08:22  外滩画报微博


狩猎场的专业猎手和猎物


  穿着牛仔服的老猎人,他以前仅仅是一个机械师,并不富有。所以,他的猎物只是被简单的制成标本,挂在从厨房到卧室的墙壁上。老猎人说,他即将很多年没有拉开过自己家的窗帘了,这些的确是美丽的动物,但老猎人却生活在死亡之中,生活在一座毫无生气的博物馆里。

女猎人和她的陈列室,这个在石油公司工作,收入不菲的女猎人几乎猎尽各大洲特有的动物。

  影师大卫·钱斯勒刚刚给那个来自美国的猎手拍下他与自己的猎物——一头死去的非洲猎豹的合影,整个营地就遭到了另外一头恼羞成怒的猎豹的袭击。“这是我一生中最恐慌的时刻。在非洲,狮子并不是最危险的,它只会盯住一个人袭击。而猎豹不一样,它会攻击营地里的任何一个人。所有人手里都有一杆猎枪,除了我,我身上只有一台照像机。”

  那个刚刚还在炫耀的美国猎人迅速开了枪。可是没有击中迅速奔跑中的豹子,反而打在了他们的非洲向导身上。在袭击了另外三个人之后,目露凶光的野兽被营地里的其他几个专业猎手用枪逼上了树,随后终于被击毙。幸运的大卫·钱斯勒没有受伤,但是他的大脑却因为过度恐惧而一时陷入麻木。

  “这是我第一次觉得,自己还是应该一直老老实实地坐在汽车里。可是我不能,尽管我除了相机,就一无所有。但这是我的选择。瞧,你为什么要来采访我,唯一的原因不就是因为那些照片,让你我才能够有兴趣想知道更多有关在非洲狩猎的故事么?所以,我必须通过记录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猎人,才能还原这个庞大狩猎产业的原貌。”大卫·钱斯勒对《外滩画报》记者说。

  在事后与猎人们的对话中,当地的黑人向导告诉大卫,在非洲,老资格的猎手都知道,夜晚才是狩猎豹子的最佳时机。

  可是这个美国人选择了更危险的方式,他在白天就放出猎犬去追踪豹子的踪迹。当一行人跟着猎狗寻找豹子的时候,凶性大发的豹子突然回过头来袭击了这群胆大的猎人。尽管有惊无险,但所有人都在后怕。


  “我问那个美国猎人,他为什么要采取这种危险的打猎方式,并且目标是一头动作迅猛的猎豹时,他告诉我说,他自己有着丰富的狩猎经验,他相信自己能够掌控局势。同时,他厌倦了在车上、飞机上毫无风险的打猎,他想要体验那种经历了生死考验后,成为最终胜利者的快感。我个人不能理解他们的这种感受,但是这告诉我,确实有这样一些个例,他们这些人把这种狩猎,看作是猎人与猎物之间的一场生死对决,越危险越吸引他们。”

  大卫·钱斯勒并不是一个猎人,他并不想宣扬狩猎的种种荣耀,也不愿意轻易为这种行为打上残酷野蛮的标签。从2008 年开始,这位伦敦出生的南非摄影师就开始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通过一种纪实的方式来探索此地人与野生动物以及整个狩猎产业的微妙关系。今年九月,他的摄影集《猎人》正式出版发售。在接受采访时,他说:“这些肖像照仅仅是我有关狩猎、猎人、猎物以及所有相关产业的纪实摄影专题的一部分。虽然人类文明在进步,但是猎人仍然在你我身边。曾经的贵族运动,现在变成了那些暴发户的新宠。我不是一个猎人,我只是一名摄影师,一名狩猎产业的近距离观察者。”

  大卫说,他的心愿是,通过自己的照片试图关注人与动物间错综复杂的关系,探索两者应该如何共同应对正在急速变迁的自然环境。
 楼主| 发表于 2012-9-13 10:19:31 | 显示全部楼层

非洲丛林里的富人狩猎游戏:花费远超猎物价值(2)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9月11日 08:22  外滩画报微博


  坐在非洲狩猎场的美国猎人父子。老猎人正不遗余力地向儿子传授自己的打猎经验,分享自己的快乐,希望儿子可以继承下去


女猎人在草丛中与死去的野牛合影

远道而来的猎人在非洲狩猎场抱着自己的猎物

  现代猎人的非洲Safari

  这里的 Safari,指的可不是苹果公司那款风靡全球的浏览器。Safari 一词是 19 世纪末从斯瓦西里语引进的外来词,指深入非洲荒蛮之地的狩猎。那个年代,只有达官显贵才有条件将 Safari 付诸现实。如今,猎人的身份发生了转变,他们成了基金经理、外科医生和律师,甚至还有他们的妻子和儿女。他们可以选择在自己的国家参加各种各样的 Safari 训练学校,射击遥控的大象、狮子、猎豹标靶。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喜欢在家里安排一间战利品陈列室,摆放那些从非洲或北美其他地方猎到的战利品。

  不可否认,来自殖民时期的各种探险小说,深深地影响了几代人。大卫·钱斯勒也是其中一个。“当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吉姆·科比特上校在印度猎杀食人虎的传奇故事让我第一次对自然和野生动物产生了兴趣。”

  吉姆·科比特 1875 年生于喜马拉雅山下的耐尼塔尔“营地”。作为英国殖民者的后裔,吉姆对丛林有着极端的狂热。吉姆经常到丛林里狩猎,随着时间推移,他的丛林知识和追踪技巧使得他在当地变得非常有名。从 1906 年起,吉姆帮助当地人捕捉食人虎。吉姆杀掉的第一只食人虎是钱帕瓦雌虎,这只虎已在尼泊尔内咬死了二百多人。在印度,有 234 人成为它的牺牲品。当科比特最终射杀了这只食人虎时,他成了整个地区人民心中的英雄。此后的 35 年里,吉姆又猎杀了另外 11 只食人虎。

  1930 年后,受到弗雷德·钱皮恩的著作《带着相机来到虎的国度》的影响,吉姆毅然将他的猎枪换成了一台静物照相机,接着是一台电影摄影机。从那时候开始,他从一名猎虎者转变为一名虎类研究者,野生动物保护运动的公众代言人。

  “当我还是一个艺术系学生时,我最喜欢的一本书是彼得·拜尔德的《游戏的尽头》,正是这本书让我下决心来拍摄这样一个有关狩猎的专题。”

  国际上有一种“战利品狩猎”活动,战利品狩猎几百年前起源于非洲的白人殖民者,他们认为猎取野兽的头颅或犄角的狩猎才是高级的。猎手的目的并不是获取猎物并出售,而是享受狩猎、追逐的乐趣并将猎物作为纪念品,制作成标本永久保存。在当下国际狩猎场里,杀死一只猎物的许可证价值往往高达几万美元,加上相关的服务费,花费更加巨大,有时会远远高于猎物本身的经济价值。因此被称为“富人的游戏”。

  “如果你生活在非洲,你肯定就会发现这里那些标志性野生动物所具有的商业价值。所以,我非常想知道,为什么猎人们可以给这些动物标价,他们是凭什么来定的价格,难道这些动物换来的经济利润真的能够保护这些动物不会灭绝么?难道真的存在一种可持续的狩猎产业链么?”


  大卫告诉记者,他就是怀着这样的疑问,开始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寻找各种狩猎俱乐部的踪迹。对大卫来说,拍摄当代猎人,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尝试。狩猎者一般都有自己的小圈子,他们不希望外人介入,更别说让一个摄影记者去记录他们狩猎的全过程。

  “我会在一开始就清晰地向对方阐述我的想法,为什么要去拍摄这样一个专题,以及我会拍什么,怎么拍。我从一开始就告诉人们,我的目的不是为了通过照片来做出某种是非判断。我要记录的仅仅是狩猎这个在撒哈拉以南非洲仍然兴盛的产业,让人们通过我的这组专题来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每一次打猎,如猎杀狮子、猎杀大象,每一次起码要出去 10 到 12 天。大卫表示,在非洲草原上,他往往要和那些猎人们朝夕相处多日,他们的一举一动,情绪与表情的变化,都能让大卫更清楚地认识他们。在这些危险的狩猎之旅中,他必须学会融入这个猎人团队。如果对方表现出哪怕一丝的不安或者拒绝,他都不会强行要求同往。
 楼主| 发表于 2012-9-14 09:37:30 | 显示全部楼层

非洲丛林里的富人狩猎游戏:花费远超猎物价值(3)

本帖最后由 wmm 于 2012-9-15 17:02 编辑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9月11日 08:22  外滩画报微博



树上的猎物标本


  拍摄过程中,大卫曾经遇到很多美国家长带着自己还未成年的孩子一同来非洲打猎,他们的父母都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传承自己的爱好,同时借此锻炼儿女们的意志。图为女猎人乔希和她的猎物雄鹿

远道而来的猎豹人和纳米比亚的专业猎手

  冷冰的战利品陈列室与少年猎手脸上的鲜血

  在大卫·钱斯勒的这组有关猎人的专题照片中,最触动人心的莫过于有关猎人的战利品陈列室和少年猎手脸上的鲜血这两类图片。

  对大卫来讲,商业狩猎运动的核心就是收集你的猎物,把它们的尸体带回你家里的陈列室。“他们不管这个叫做猎杀,而是称为收获。这让我感到好奇,他们收获之后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他们杀死了自己的猎物,但是又不能吃掉它们,那么他们会拿这些漂亮的动物怎么样呢?我很想搞清楚,难道这些人来非洲猎杀野生动物,仅仅是因为自己家里陈列室的墙上还有一个空隙可以放一只狮子的头颅么?”

  为了探寻究竟,大卫开始了一系列的调查。他从南非飞往了美国的里诺和达拉斯,这两座城市里都有一些著名的狩猎俱乐部。在俱乐部,打猎爱好者们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来预订他们的狩猎地点、行程,选择自己的猎物。“在这些俱乐部,你可以通过中间人与那些当地的职业猎人会面,然后敲定你的计划,付了一定的押金之后,你就可以等待对方的通知,在约定时间进行你的非洲狩猎之旅了。”

  那些常去狩猎的俱乐部会员,几乎每个人家里都有一间专门陈列野生动物标本的战利品陈列室。大卫说,他曾经看到不止一个 safari 狩猎俱乐部,他们拥有自己的猎人排行榜,射杀和收集特定物种的会员都将拥有自己的荣誉档案。“我希望能够通过照片来展现这些老猎手和他们的陈列室,让人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在他们的猎手生涯里,都猎到了哪些动物,在他们生命里都‘收获’了什么。”

  拍摄过程中,大卫曾经遇到很多美国家长带着自己还未成年的孩子一同来非洲打猎。他们的父母都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传承自己的爱好,同时借此锻炼儿女们的意志。在非洲,部落的传统是当孩子们能够亲手杀死一头动物并把猎物的鲜血涂满脸,就代表着他们成年了。“我遇到的情况是,最初没有一个孩子喜欢这种方式,他们无一例外地厌恶来非洲。在营地的第一天,这些没有任何狩猎经验的孩子们只知道玩 iPad。

  可是,当那些专业的猎人们带着这些孩子在草丛里学习真正的狩猎技巧之后,他们无一不抛弃了原先的电子设备,爱上了猎枪。在接下来的日子,他们往往表现得比那些成年人更加专注,甚至一些孩子表现出了对血腥和猎杀从未有过的强烈兴趣。对于这件事情,我非常遗憾。”

  对大卫·钱斯勒来说,真正让他内心备受煎熬,并让他饱受动物保护者质疑的,就是那组脸上涂满野兽鲜血的孩子的照片。

  “毫无疑问,对孩子们的影响肯定是毋庸置疑的。一些极端反对狩猎的人在看了我的照片后,就质疑我,为什么要拍摄这样的照片?比如那对坐在一起的美国猎人父子。他们甚至要求我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我告诉他们,我拍摄的主题不是那个小男孩,而是他的父亲,这个老猎人正在不遗余力地向自己的儿子传授自己的打猎经验,分享自己的快乐,希望儿子可以继承下去。”

  虽然这是对狩猎这一残酷运动的记录,但是在照片中,猎人与猎物间搏杀的场面却一次也没有出现过。对此疑问,大卫坦言,他不希望那些血腥的场面让观者感到不舒服,他只是希望通过对个体的拍摄,让人们了解狩猎这个行业背后的内容。

  比如,那幅骑马少女和她的猎物的照片,或许更能够引起观者的深思,对猎人的思考,对狩猎产业的重新认识。“我的专题并非想要传递血腥,放松下来的猎人与那些毫无生气的猎物所构成的静止画面,更容易让人思考二者间的关系。”

  “希望你们能和我一样,在看过这些照片之后能够回过头来问一句‘为什么’。我的这个拍摄项目并不是为了寻求一个终极的‘对与错’的答案。猎杀已经发生并且完全是合法的行为,我的目的,仅仅是希望读者仔细思考狩猎产业背后存在的种种逻辑。”

  “我下一个专题,将会去记录那些在非洲大陆上兴建的狩猎场。在非洲一些地方,政府正有计划地兴建一些封闭的狩猎场,通过栅栏把野生动物圈养起来,供国际猎人来付费狩猎。

  这样的行为导致许多需要通过迁徙才能生存下来的野生动物遭遇了灭顶之灾。但是,从另外一方面讲,这些政府行为通过向猎人收取高昂的狩猎费用,在其他地方建立了更多的保护区,防止人类城市化以及偷猎者对野生动物生活区的蚕食。”
 楼主| 发表于 2012-9-15 17:05:25 | 显示全部楼层

非洲丛林里的富人狩猎游戏:花费远超猎物价值(4)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9月11日 08:22  外滩画报微博


  大卫·钱斯勒 2008年,这位荷赛摄影奖得主开始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寻找各种狩猎俱乐部的踪迹,通过一种纪实的方式来跟拍猎人与野生动物以及整个狩猎产业的微妙关系。

狩猎场的专业猎手在树上展示他的猎物

少年猎手脸上的鲜血


  B=《外滩画报》

  DC= 大卫·钱斯勒

  B: 为什么拍摄这种类似19世纪贵族画像的照片?

  DC:因为大部分西方读者对于那个时代的绘画都很熟悉,当他们看到我的照片时就更容易被吸引。也许他们可能在想,这些照片拍摄的难道是 19 世纪打猎的场景么?当他们仔细观看,就知道这些场景是几年或者几个星期前,摄影师在非洲草原上拍摄的。这种时空的荒谬感,会引起观者的深层次思考。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曾经在苏格兰的美术馆和博物馆,仔细学习那些展现古代狩猎场景的油画,从中收获了很多灵感。事实上,当你走进非洲狩猎场,你会发现许多场景就和百年前一样,猎人与猎物的关系依然如故。那些看过照片的人,自然会思考,为什么这样的狩猎这么多年来仍然如此进行?我觉得这很重要。

  B: 为什么会做这个项目?幼年喜欢读探险与猎人的书籍?

  DC:有这方面的原因,但是也掺杂了其他因素。我对野生动物、环境以及历史一直非常着迷,当我还是小孩子的时候,我经常花很多时间呆在伦敦的自然科学博物馆里,在那些动物标本之间穿行是我最大的乐趣。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开始读一些有关非洲的探险小说,19 世纪那些传奇猎手的故事时刻萦绕在我的脑海里。另外一方面,作为一名纪实摄影师,我一直希望能去记录那些还没有人去拍摄的故事。当我还在学校里学习摄影时,读了许多有关吉姆·科比特的书,他的生平让我敬仰,也吸引着我去关注人与动物之间的关系。

  B: 你从那些久远的故事中,是否发现了某些与现代狩猎的相似之处?

  DC:曾经,打猎是欧洲贵族的传统游戏。而到了今天,那些来自世界各地的有钱人奔向非洲大陆,狩猎那些动物。换言之,猎人的身份和上个世纪一样,都是“贵族”和“上等人”,猎物的多少与种类,完全是和你的收入挂钩的。

  B: 当你走进那些战利品陈列室的时候,你是什么感觉?

  DC:坦白地讲,我唯一想的就是,老天,怎么才能把这些动物全框进取景器。有时候,猎人会单独再造一所房子来陈列自己的战利品。而有时候,猎人就生活在他自己亲手杀死的 260 多头野兽尸体中。它们的确是美丽的动物,但这里的主人却生活在死亡之中,生活在一座毫无生气的博物馆里。

  B: 去非洲打猎是不是真的很危险?

  DC:危险来自四面八方,多种多样。因为你要时刻记得,你脚下踩着的是非洲最原始最不开化的土地。狩猎本就是世界上最危险的游戏,在这里,不只是狮子猎豹可以要了你的命,一只受伤的野象同样可以踏平一座营地。这些经历,让我常常恐惧,即使是在南非,只要是在空旷的草原上,我就会觉得不安和无助,仿佛草丛里随时可能出现一头杀人的猛兽,瞪着双眼看着我。

  B: 那些猎人与猎物的照片是你在非洲什么地方拍摄的?

  DC:不同的动物,需要去不同的国家。比如,带着猎狗去猎豹子最好的地方是纳米比亚,而津巴布韦则是猎象的最佳去处。

  B: 你需要做什么特殊的准备么?

  DC:你需要接受专业的军事训练,就好像要去伊拉克或者阿富汗战场前一样。在安排狩猎日程之前,你的专业猎人向导们会仔细询问你很多有关打猎的常识,比如遇到野兽攻击你该如何反应,以及如何在野外生存等等。为了拍摄,我不得不接受很多专业的训练,以期让猎人们相信我这个没有枪只有相机的家伙能够在猎场中生存下来,不拖他们的后腿。

  B: 拍摄过程中,你认为最困难的事情是什么?

  DC:最困难的事情是如何开始这个专题的拍摄。因为,一开始,没有人知道你是做什么的。最开始,我在津巴布韦拍摄当地猎人猎象,认识了一些朋友。后来,他们主动跟我说,某时某地,他们会带一些外国客人去狩猎,你愿不愿意一起去。然后,我再把对当地猎人说的话,告诉那些国际猎人,如果他们认可我的拍摄计划,我就可以一起出猎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我心飞扬 ( 沪ICP备06061530号 )

GMT+8, 2019-3-21 16:09 , Processed in 0.07588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