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wmm

贫困区小学生免费午餐计划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2-9-12 15:16:07 | 显示全部楼层

幼儿园老师教师节写信退礼 孩子母亲晒上网引热议

来源:东方早报2012年9月12日07:26【评论57条】字号:T|T

今日热点
上海正研究政策控制沪C牌照无限制增长
高贵端庄冷艳中性 美女修车工上演视觉诱惑
对激情与性能追求 六款热点跑车行情盘点
上海今明将迎来新一轮降水 下半周最高气温26度
上海规划研究北横通道 连接北部地区、虹桥枢纽
香港打击黑车经验:高罚款、严处罚、依法取证

  ■ 家长将信件晒上网络引发热议

  ■ 拒收老师称不收礼教育孩子时更有底气

  在一个群体中,一个人站起来,可能会有一些顾虑,但我不会改变自己的原则。我不想说收礼是不好的行为,我只是想坚持自己的内心。


昨日,在浦东新区爱绿幼儿园,钟老师正在照顾孩子们。早报记者 王炬亮 图

  前日是教师节,尹女士给就读幼儿园的孩子准备了三套贺卡和超市卡送给老师。但孩子放学后带回家的两样东西让尹女士有些吃惊:老师不仅退回了超市卡,还给她写了一封信解释理由。信中称:“从我毕业那天开始,我就发誓要做一个好老师,这些年我也一直在坚持。教师这个职业很神圣”。感动之余,尹女士将信件晒上网络,最终引发了网友关注。

  拒绝收礼信感动家长


  9月10日8点半,外公送迪迪到北园路28号的爱绿幼儿园门口,外公告诉迪迪班级的钟老师,当日是教师节,迪迪的书包里有三张给老师的贺卡送给班上的三位老师,“钟老师当场就表示贺卡可以收下,但如果有别的卡是不会收下的。”迪迪的妈妈尹女士转述了她父亲的话。

  谈及给老师送超市消费卡的原因,尹女士表示,“身边的人都有这个习惯,自己不送怕孩子得到不公平待遇。另外,迪迪是分班后新加入的孩子,年龄偏小,希望老师能多照顾下。”

  当日晚上,迪迪带回了三张超市卡,并告诉尹女士,老师写了一封信。尹女士发现,整封信为手写,笔迹工整,其中写道:“贺卡我们收下了,但里面的购物卡我们不能收,也真心地希望你们理解我们”。

  尹女士读信后非常感动,便将扫描件贴到了网上,“想让大家知道身边真的有这样的老师”。同时,她也有顾虑,怕别人将此当成一种炒作,“但既然是真实发生的,在这样的风气下,我们就需要给这样的老师们给予掌声和支持”。

  写信为打消家长顾虑

  退回这份礼品的老师,叫钟艳,今年28岁。她介绍,在教师节当天,有些家长会送礼,如果当面送就直接退给家长。在收到迪迪的贺卡时发现信封里还有消费卡,便和一起带班的姜老师、张老师商量要把这个卡退回去,由此钟老师代表班级的老师写了这封信,三人共同签名,“希望以一个班集体的形式出现,而不是我个人,让家长感受到我们的坚持。”钟老师说。

  钟老师说,写这封信是为了打消家长收到被退回的卡时心中的顾虑。不少家长表示对于“退礼”的老师更钦佩,自然会更配合老师工作。
 楼主| 发表于 2012-9-12 15:16:46 | 显示全部楼层
来源:东方早报2012年9月12日07:26【评论57条】字号:T|T

今日热点
上海正研究政策控制沪C牌照无限制增 ...

wmm 发表于 2012-9-12 15:16

 ◎ 对话老师

  “拒收礼受过排挤,但会坚持”

  钟艳,28岁,湖南人,曾先后在3家幼儿园担任老师。昨天,她接受了早报记者的采访。

  早报:送礼的孩子多吗?

  钟老师:班上不到三分之一。

  早报:家长为什么会想到给老师送礼?

  钟老师:别人送礼,自己不送礼,老师会有区别对待,会不够关心,不给小朋友表现的机会。

  早报:为何坚持不收礼?

  钟老师:我出身农村家庭,上了初中就没钱上高中,上了高中又没钱上大学。但每次我的老师都会为我担保交了学费。我记得教过我的每一个老师。在我心里,老师是神圣的职业。高中时我就决定要做一名教师,然后就开始练习粉笔字了。

  早报:你有遇到过收礼的老师吗?

  钟老师:有,在以前工作的幼儿园。送到我手里的礼品,我都退了,但另外一个老师收了,她还分给我一份。我不能说她什么,我在放学的时候退还给了家长,并且给家长发了短信。告诉他们,不收礼,我也一样真心对待孩子。因为和别人意见不一致,最后我辞职了。

  早报:你不怕拒绝收礼后受到排挤?

  钟老师:受到过,但是我还是坚持自己的做法。

  早报:是什么让你如此坚持自己的信念?

  钟老师:在一个群体中,一个人站起来,可能会有一些顾虑,但我不会改变自己的原则。我不想说收礼是不好的行为,我只是想坚持自己的内心。

  早报:如果收礼了,你觉得在教学时有什么不利?

  钟老师:没有不犯错的孩子,如果收了礼,如何教育?还能不能严厉一些?不收礼,是为了让自己腰杆子直一些。

  早报:怎样算是一个好老师?

  钟老师:提高自己的业务,把最纯真的一面留给孩子。早报见习记者 张婧艳 实习生 郑鸿链
 楼主| 发表于 2012-9-17 12:40:27 | 显示全部楼层

云南彝良灾区长期贫困:部分儿童没吃过方便面

2012年09月17日03:59  京华时报

在“9·7”地震中,云落小学房屋倒塌,造成3名学生遇难。


  原标题:天灾之外更需面对贫困

  对于身处乌蒙山区的云南省昭通市彝良县各族山民而言,如果说“9·7”地震是一场始料未及的天灾,贫穷、闭塞和落后则是他们需要长期面对的一个难题。

  为了生存之需,他们砍伐森林、炸山开矿,却也因此破坏了当地的生态环境,地壳运动的破坏力因之放大。81名同胞多数死于山上滚落的碎石就是一个明证。贫穷落后也使他们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恢复重建的能力、长远发展的能力都相对较弱。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云南指导抗震救灾时,多次指出当地“条件十分恶劣”的现状,表示救灾工作和灾后重建“难度不可低估”。但他强调,只要大家共同努力,就有信心、有能力战胜这场灾害。“人心齐、泰山移!”在一个受灾群众安置点,他这样告诉大家。

  夺命巨石

  此次彝良地震,很多人被山上滚落的巨石夺去生命,这与当地脆弱的生态环境不无关系

  位于洛泽河镇洛泽河村刘家坪社的彝良县洛泽河电厂,震后安置了200多名受灾群众。在“9·7”地震中,刘家坪社无疑是受灾最严重的区域,近20条生命在这里消殒,无一例外的,他们都是被山上滚落的巨石夺命。

  70多岁的李罗发(化名)读过四五年书,是村里少数几个“文化人”之一,他常常撩起帐篷,坐在门口抽烟,就像以前蹲在家门口一样。

  他的家人面对这场天灾表现得有些麻木,老伴说这就是“老天爷不开眼”,而他年仅6岁的“女孙孙”,反而“享受”着这场灾难带来的新鲜感:她可以天天吃糖包子,还能像露营一样睡在帐篷里。

  只有李罗发意识到,在这场天灾里,未必没有人祸的因素。

  早年间,刘家坪社不过是深藏在乌蒙山区的一个普通村落,全社50多口人主要靠在山上种玉米为生,靠天吃饭。后来,山上丰富的矿产资源被挖掘,山沟沟里的平静被打破。

  李罗发记得自己还在穿开裆裤的时候,一些小矿主就悄然扎进这里,他们雇用村民开山炸石、挖矿炼矿。为了冶炼矿石,大量树木被砍伐。一个个村寨失去原来的面貌,甚至原来的地名也逐渐被淡忘,取而代之的是“铜厂沟”之类的地名。

  老一辈村民记忆最深刻的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大炼钢铁,“整山整山的树木被砍伐”。而在年青一代的记忆里,更大的改变是从2002年开始的。随着当地经济的发展,采矿业进一步发展壮大,一条条山沟被采矿炸山的巨响惊醒,贫困闭塞的村民仿佛听到了致富的号角,大量村民加入矿工的队伍。

  李罗发的儿子小李也想成为一名矿工,他对父亲说:“我们种一辈子玉米挣的钱,还不如当一天矿工挣的工资。”李罗发同意了儿子的要求,独自一人承担起家里种地的重担。

  李罗发记得很清楚,儿子第一个月的工资是450元,小李捏着那把旧旧的钞票冲进屋里,像摆展品一样给家里每一个人看。这个6口之家,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

  小李的媳妇在自己的破旧衣服里缝了一个里兜,她仔仔细细地将这些钱折叠好,放进兜里,每天要拿出来数几次。慢慢地,每个月几百元的工资让这个原本只能吃上玉米糊糊的家庭,渐渐尝到了甜头。

  村民们都想方设法往矿上扎,他们知道,这个地方能让他们“快快地挣钱,快快地让家人脱贫致富,喝上一口带肉的汤”。

  目前,仅刘家坪社所属范围之内,就有大大小小8个煤矿和铅锌矿,矿工少的二三百,多的上千人。满山的矿洞密密麻麻排列在山头上,有时也让李罗发担忧:“这样挖下去,山上会不会挖空了?”

  开挖矿洞需要顶子木,将矿洞支撑起来,才能保障矿工出入采矿。在矿上打工的村民为了省钱省事,直接上山砍伐树木。

  见到儿子常常扛着斧子上山,李罗发不止一次劝阻:“娃子,树砍完了,山就荒了,咱们山下的房子就险了!”他也劝阻过其他上山砍树的矿工,但没人愿意听他这个老头子的唠叨。

  李罗发眼看着这些深居山野的村民开始搬到街道周围,盖起了自己的楼房,他们黝黑干裂长期暴晒的皮肤开始变得红润细腻。与此同时,刘家坪和龙街附近的树木一棵棵倒下,被磨平削尖成为矿洞里的顶子木,山土一点点被雨水冲走,山石开始裸露松动。

  当地震突然来袭,这片脆弱的土地顿时变得满目疮痍。巨石在地震中被震碎震松,从几百米的陡崖上倾泻而下,李罗发眼睁睁看着有村民被山上的巨石砸死、碾轧。在这场5.7级地震中,共有81人遇难,6000多间房屋倒塌。

  大地的隐忧

  专家称因为地质灾害已经造成很大的破坏,这里的环境已经不能承受这么多的人类活动

  云南省地震局防灾研究所所长张建国在灾后说,洛泽河流域土地破碎且地形陡峭,“一个轻微的风吹草动都可以让这个地方发生滚石、滑坡等地质灾害,更何况是地震?”

  国土资源部地质灾害应急中心常务副主任田廷山也看到了这里地质条件的脆弱,地震发生后,他对灾区进行了调查,发现这是一个极易发生高强度地质灾害的地区。“这个地区本身地质环境非常脆弱,历史上也多次发生过地质灾害,不过往年都是一些单体的(地质灾害),没有引起这么大的重视。这次地震则引起了一些大范围的、群发性的地质灾害。”

  田延山认为,人类活动对这个地区的影响也很大。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大规模的森林砍伐、大炼钢铁使该地区生态环境从根本上被破坏。最近几年又因为工程建设加剧,一些道路、交通、水电设施上马,加上人口剧增和对矿产资源的无序开采,使得这个地区的地质环境承受的压力很大。

  田延山坦言,因为地质灾害造成了巨大的破坏,这里的环境容量已不能承受这么多的人类活动。

  不抗震的房

  云落小学房屋倒塌造成3名学生遇难,外界并不知道,这已经是当地建得最好的房子

  除了刘家坪社,几十公里开外的簸箕寨是另一个灾情较为严重的村寨。这是一个地处海拔2000多米群山之间的彝族村寨,山路陡峭崎岖,从角奎镇发达村到这里需要坐摩托车颠簸4个多小时。

  在“9·7”地震中,簸箕寨22户村民的房屋倒了一半,这些房屋均由黄泥垒成墙,房顶只有一层茅草,地震时就像“纸房子”一样不堪一击。地震过后,黄色的土墙和被熏黑的房梁横七竖八倒在地上,无处栖身的村民沉默无助。

  村民们在山间的开阔地,用几把花雨伞和塑料布搭起一个个遮雨棚,稀稀落落散落山间。震后几天连续降雨,村民们甚至没有遮雨的用具,有人只能在树下蜷缩着度过雨夜。

  离簸箕寨有几公里之遥的云落小学是附近3个村寨孩子们读小学一年级的地方,在此次地震中,云落小学房屋倒塌,3名学生遇难。网上开始有人质疑校舍安全问题,但外界并不知道的是,云落小学的房子确实是云落寨里建得最好的房子,黄土墙有一尺多厚,房檩房梁也比一般民居要粗。2006年,学校的窗户还安了玻璃,房顶盖了瓦片,这都和寨子里的一片茅草屋形成鲜明对比。

  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后,全国各地的校舍都进行了加固,云落小学的校舍加固工程其实也在缓慢推进,但是困难很多,村民们说,资金不够,建筑材料也得从山下一点一点运上来。

  村民们说,他们以前盖房子,整个寨子的村民都会来帮忙,大家一起出谋划策如何用最少的钱去盖好房子,从来没有听说过房屋需要加固以抵抗地震的袭击。这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说:“吃都吃不饱,哪里还能想那么多?”

  他们也不知道地震时应该如何逃生自救,所幸“9·7”地震发生时,大多数人正在地里干活,才没被埋在倒塌的屋子底下。

  地震发生当天,云南省地震局局长皇甫岗曾表示,此次地震造成人员伤亡较多,其中一个原因是灾区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较低,一些房屋抗震性能偏弱。

  出寨难

  对于这些散落大山之间的村寨而言,交通问题会一直横亘在他们的灾后重建之路上

  对于这些散落大山之间的村寨而言,交通不便是他们日常生活中必须面对的一个大难题。这个问题,也会一直横亘在他们的灾后重建之路上。

  以簸箕寨为例,这里的孩子读小学一年级必须翻山越岭去几公里之外的云落小学,这是一个只有小学一年级的学校,全校只有一名代课教师。

  小学一年级的课程结束后,他们就要走更远的路,去另一个寨子读二、三年级。到了四年级,他们需要再次转学,去往发达村中心小学就读。年级越高,也就意味着走的路越远。而从云落寨到发达村4个小时的山路,往往成为很多孩子的梦魇,很多人因此放弃。

  如果说簸箕寨的路还能“晴通雨阻”,那么发路村的几个寨子几乎无路可行。

  发路村位于洛泽河沿岸的大山上,隶属于洛泽河镇。两年前,发路村通了简易公路,但苗寨、小冲、上崖、下崖这4个孤独坐落在山坳中的社没能连上。村民们说,这些寨子已经存在好几百年了,他们也已习惯用双脚丈量大山。一个个自然村落藏在山坳当中,看着距离很近,但真要走起来要费好大的劲。

  光秃秃的山上,坡度超过70度,双脚走出来的小道没有固定的轨迹却是与外界唯一取得联系的道路,或蜿蜒,或笔直。到处充斥着马粪和碎石,在那里除去人的肩膀,马是唯一的交通工具。需要买什么东西,村民们都得到山下彝河街赶场,本地人步行上山的时间在两个小时左右,外地人则需要3个多小时。小件东西用背篓背,大件物品就得用马驮,再大的东西,又得回归人力。下崖社的村民杜恩云举了个例子,去年村里有人买冰箱,100多斤重,就是人背上去的。

  闭塞的交通让本来就落后的村落愈加贫穷。在发路村,杜恩云算是个“能人”,他在海南的一个石料厂里打工,一天能挣100元钱,这在当地是一个吓人的数字。但杜恩云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他在地上比划着试图写出“恩”字,却把上面的“因”写成了“田”。

  杜恩云说,山上没有学校,孩子们从学前班开始,就需要每天步行到山下的小学上学,一天一个来回,平均走5个小时的山路,山高路险,能坚持上学的孩子实在是不多。

  搬还是留

  谈到灾后重建,很多人会问:为什么不搬到山下去,但问题是谁给他们建房,他们靠什么生活

  谈到灾后重建,很多人会问一个问题:为什么不搬到山下去住呢?但簸箕寨社长的疑问是:搬到山下谁给我们房子?就是给了房子,我们怎么生活?“土地都在山上,我们只能守着大山吃饭”。

  彝良县扶贫办提供的统计资料显示,整个彝良县30户以上自然村贫困数达866个,低收入人口23.28万人,绝对贫困人口6.2万人,基本丧失生存条件的农村贫困人口2.66万人,大量的弱势群体帮扶难度大。

  资料称,彝良基础设施建设严重滞后,交通脆弱,道路等级不高,路况差,标准低。2007年底只完成4个乡镇的通乡油路建设。水利化程度仅为7%,20万农村人畜饮水困难。电力电网建设滞后,至今没有110千伏以上变电站,尤其是农村供电质量差,安全隐患大,全县尚有79个村民小组9066户农村家庭未通电。

  发路村的通电时间在20年左右,但电力一直不稳定。七八年前,村民实行农网改造,将所有的木电杆换成水泥电线杆。每个村子的男女劳动力集体出动,由于山路陡峭,每根电线杆需要50人合力一起抬,抬两天时间。“全部抬上来,花了一年时间。”

  其实,在此次地震灾区,发路村、簸箕寨和云落寨并不是最穷的地方。洛泽河镇虎邱村的孩子甚至没有吃过盒装方便面。在该村的一个安置点,孩子们把开水倒进方便面,然后直接把未开封的调料包丢进里面,他们不知道调料包要撕开然后倒进去。孩子们说,他们从来没有吃过方便面,很香很香。

  问及今后打算,很多村民都面露难色,答不上来。只有70岁的簸箕寨彝族老人卢振才说:“如果我们有文化,我们走出了大山,我们脱离了贫困,那么我们的后代,也许就不用吃这些苦。”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王奕 苏晓明 雷军本版摄影本报记者潘之望
(编辑:SN047)
 楼主| 发表于 2012-9-17 14:10:28 | 显示全部楼层

村民自筹资金20万欲恢复被撤点并校小学

2012年09月17日05:39  齐鲁晚报

西王庄小学的教室都建好了,但却只有一些废旧桌凳,而且还缺老师。 本报记者 任洪忠 摄


  原标题:村民筹资建校想恢复村小学

  本报聊城9月16日讯(记者 任洪忠) 并校之后,本村学生要去5里外的外村小学上学,路上经常出事,聊城莘县大王寨镇西王庄村民自筹资金20万元,在村里原来的小学建起新教室。村民们希望能逐步恢复本村小学,却遇到了很大的困难。

  16日上午,记者来到西王庄村小学,学校内已建成十几间教室,只有几间教室在用。有的教室用的双人桌,很是破旧,凳子也不全。还有一个教室都是单人桌。据村民介绍,双人桌都是从县里小学要的废旧桌子,单人桌是孩子们从自家带的。

  西王庄村委会一刘姓工作人员表示,今年全村共筹集资金12万元,新建教室6间,操场1处。2007年撤点并校,村里小学没了,2008年,全村筹资8万元,建了6间教室,要回了一、二年级。“我们筹资20万建校舍,就是想保证孩子们上学安全。”

  村民们说,并校后,三年级以上的学生都到前观村明德小学去上学,走公路有10里,走土路也有5里远。公路汽车多,家长一般让孩子骑车走土路,但土路路况差。村民刘女士的孩子骑车去明德小学上学途中,从桥上摔到沟里,脸上留下了疤痕。同村的小庆则在上学路上摔断了胳膊。柴先生的孩子也在上学路上摔坏了腿。村民们说,并校后,每年都有学生路上受伤,大家都希望能把村小学复原。

  “今年新建的教室就是为了先留下三年级学生,然后再逐步恢复高年级,最终恢复并校前的完全小学。刚开始三年级的学生有20多个,但一直没老师,也没发书,好多学生又去外村上学了。”村民们告诉记者,暑假前还有三个老师教一、二年级,暑假开学后,一年级有两个班,二年级一个班,只剩一名老师。

  “恳请上级恢复我村的完全小学,使孩子不出村就能上学,避免上学途中事故的发生,达成2600余名村民的心愿。”近日,西王庄村委给莘县教育局提交了一份《申请书》。《申请书》提到,他们曾向上级主管学校大王寨镇联校提出配齐老师、桌凳和教材,并先把三年级保留在本村,但一直没有得到同意,希望教育局帮助解决。

  大王寨镇联校刘姓负责人表示,西王庄村小学现在只剩下一个老师是因为老师比较紧缺,目前正在调,17日就可以调过去。

  该负责人表示,根据撤点并校要求,原小学达不到标准不再恢复。西王庄村小学教室刚建成,三年级只有8个人,要达到30到35人才可以恢复。虽然教育局也说过恢复三年级的事,但因为条件不够,他们没有答应。
 楼主| 发表于 2012-9-19 18:36:38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川合江38名小学生食用火腿肠后腹痛入院

2012年09月19日10:19  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


此次发放的火腿肠


医生给孩子输液


  晚上7点,陆续有学生输完液离开,同时,也陆续有学生被家长送到医院。

  记者随后根据医生的处方单发现,光留院输液治疗的学生,就达到38人。

  昨日上午9点,合江县佛荫镇中心小学部分学生,在食用配送的火腿肠后,出现腹痛症状。一整天,陆续有娃娃被送到医院开药输液。

  据火腿肠配送商负责人陈茂透露,火腿肠系由江苏雨润集团生产,于9月4日从江苏运到泸州,此次共运送了40万根,目前已有20万根被食用。目前,合江县相关部门正对此事展开调查,出现腹痛的学生,尚未出现发热、腹泻等症状。

  吃了火腿肠

  一分钟后出现腹痛

  “有点苦。”这是三年级的陈良宇吃一口火腿肠后,说的第一句话。昨日上午第一节课后,学校按照惯例,为全校学生发点心。当日的点心是火腿肠,陈良宇本想留到下午吃。课间,同桌递过来一半火腿肠,她接过后吃了一口,“一分钟后,就感觉肚子开始痛。”

  憋了片刻,陈良宇才将此事告诉老师,与此同时,班里还有4位同学出现了这样的症状。“过后,就被老师送到医院了。”

  在医院陪伴着陈良宇的姐姐陈良双说,自己幸运逃过一劫。昨日,六年级二班的陈良双因忙于学业,并没有吃火腿肠。第二节课时,她就发现班上有几位同学捂着肚子,直喊痛。“老师发现此事之后,随即在全班进行了统计:有7名同学出现了类似状况。”

  晚上7点

  还有学生被送到医院

  在佛荫镇卫生院,9岁的张露连吐了三次。他也是在上午被送到医院的,输液至晚上6点,张露突然出现呕吐。据他所说,昨日中午,学校老师将在医院治疗的孩子,带到医院对门的餐馆饱餐了一顿。连吐三次之后,张露哭着喊:“肚子又痛又饿。”

  晚上7点,陆续有学生输完液离开,也陆续有学生被家长送到医院,一年级的顾德利就是这时送来的。

  昨日下午5点,放学两个小时后的顾德利还没到家,爷爷顾百成接到媳妇的电话,“娃儿还没回家,赶紧到公路上去看看。”

  顾百成丢下手头的农活,沿着孙子平时上学放学的路寻找,在公路边,远远就看到孙子坐在地上。顾德利捂着肚子,对爷爷说:“肚儿痛,头晕。”由于下了点雨,孙子一身的衣服有点泛湿。

  随后,顾德利告诉他早上吃了学校发的火腿肠,顾百成赶紧将孙子送到卫生院。在医生办公室,还得排队,因为在他前面,还有两位刚到的女生。

  腹部疼痛

  38名学生留院输液

  合江县佛荫镇卫生院医生唐杰,于昨日中午到医院接班,对入院学生进行诊断治疗。唐杰告诉华西城市读本记者,到医院的学生,大部分出现腹痛,并没有出现腹泻症状。对此,医院为学生开了与治疗肠道感染相关的药品,“严重一点的,就留院打针输液。”

  而对于出现三次呕吐的张露,医院本想对其进行肠胃上的检查,但由于条件限制,也只能对症下药,留院观察治疗。

  晚上7点40分,华西城市读本记者收到合江相关部门的一则通告,对方称:佛荫中心小学在接到学生反映后,立即联系佛荫镇卫生院到学校对学生进行身体检测,将感觉不适的25名学生送至佛荫镇卫生院检查治疗。

  华西城市读本记者随后根据医院一名医生提供的处方单发现,光留院输液治疗的学生,就达到38人,“还有部分病情较轻的学生,只在楼下药房拿了点药。”

  学校回应:火腿肠4日从江苏运回

  昨晚8点,华西城市读本记者来到佛荫镇中心小学,在学校办公室里,校长王涛一筹莫展。

  据他介绍,昨日上午,在得知有学生出现腹痛后,学校立即通过广播告知各班,停止食用火腿肠。然而在当时,已经有很多学生吃下了火腿肠。“你知道,这些乡村娃娃鲁莽惯了,抓住就吃,哪像城里娃娃那样斯文。”当记者问起共有多少学生出现腹痛时,王涛说:“50多个。”

  佛荫镇中心小学的点心,一般有火腿肠、牛奶、蛋糕及饼干,每天发的都不一样。学校的点心储存室,有教室一样大小,里面堆放了多箱牛奶和蛋糕,昨早发放的火腿肠,已被学校扣留。记者随即拿起一根,发现红色的包装纸上写有:旺润王中王,生产日期为2012年9月1日,保质期6个月。

  “供应商一般每10天给学校送一次货,学校有专门的储存室,并且有专门的老师负责取发工作。”王涛说。记者根据王涛提供的电话,联系到了火腿肠配送商负责人陈茂。对方透露:火腿肠系由江苏雨润集团生产,于9月4日从江苏运到泸州,此次共运送了40万根,目前已有20万根被食用。对于昨日合江县佛荫镇中心小学大批学生吃火腿肠后出现腹痛一事,陈茂感到十分蹊跷。

  目前,合江县相关部门正对此事展开调查,出现腹痛的学生,尚未出现发热、腹泻等症状。
(编辑:SN021)
 楼主| 发表于 2012-9-21 09:38:55 | 显示全部楼层

无证食品厂生产中小学生食品月入几十万

2012年09月20日13:47  大河网 微博



位于鲁山县滚子营乡四个无证小食品厂已生产一年左右



  位于鲁山县滚子营乡大尹庄“鲁山县老二香食品有限公司”的产品包装袋上,标注的却是郑州市二七区老二香食品厂。


  位于鲁山县滚子营乡马头赵村挂名为“鲁山县佳旺食品厂”的产品包装袋上,标注的生产厂家却是四川省简阳市田老五食品厂。  


  原标题:鲁山县乡村藏匿无证食品厂 产品通过郑州销往全国

  大河网讯 生产企业位于鲁山县的乡村间,产品包装袋上却标注厂址在郑州市和四川省;没有取得食品生产许可证和获得“QS”证书(食品质量安全证书),包装袋上却堂而皇之地印有许可证编号和“QS”标志。鲁山县磙子营乡境内几家无证生产小食品的企业让群众很是担忧。

  位于鲁山县无证食品厂产品标注产地竟是郑州和四川

  “厂子没有食品生产许可证,冒用外地的厂名和许可证号,违法生产的方便小食品,都销往了郑州市的万客隆小食品批发市场,然后流向全国各地!”知情人爆料称,在鲁山县磙子营乡境内共有四个这样的小厂,老板都是湖南人,租用当地的厂房进行非法生产。

  规模最大的一个无证小食品厂位于鲁山县磙子营乡大尹庄村,该厂位于大尹庄村西北角,记者观察到,一个占地大约四五亩地大的院子内,蓝色屋顶的简易厂房内正在进行生产,不时有工人出入。门口挂着一个“鲁山县老二香食品有限公司”的牌子。据知情人说,该厂正常生产的时候大约有100多个工人。

  “他们刚刚申请注册的厂名,还没有食品生产许可证。”从知情人提供给记者该厂生产的产品上看到,包装袋里装的是馍片、辣条等面制方便小食品。包装袋上显示的厂家却是郑州市二七区老二香食品厂,且标注有食品生产许可证号。商标分别为“明娃”“老二”“九制”等。

  在知情人的带领下,记者在磙子营乡的仙庄村、马头赵村、乡政府东边的金汇面粉厂院内,也同样发现了另外三家无证小食品生产厂家。金汇面粉厂院内的厂家没有名字,但是产品包装袋上印制的食品生产许可证编号和大尹庄的厂家相同,只是销售电话不同。马头赵村的食品厂挂名为“鲁山县佳旺食品厂”,而产品包装袋上印制的生产厂家却是四川省简阳市田老五食品厂,同样也标注有食品生产许可证编号。

  无证小食品厂每天生产几十万袋

  “别看厂子小,利润可不低。”知情者透漏,磙子营乡大尹庄这个厂一个月就可以赚回一辆奥迪车。

  “这些小厂生产的所谓的麻辣食品,其实最主要的原料就是面粉,此外还有盐、添加剂、辣椒粉等,通过机器混合搅拌、挤压成型,然后进行切割和包装。”一知情人告诉记者,一般来说,作坊生产并没有严格标准,原料配比都是跟着感觉走,只要达到又咸又辣的效果就可以了。“至于包装,直接给包装厂打个电话,要什么有什么。

  据了解,这些无证食品厂所生产的小食品,日常消费群体主要是中小学生,尤其是农村地区的中小学生。

  知情人透漏,这些用来生产的厂房都是租用的,一台设备不过几千元,就是有十几台机器,也投资不了多少钱。“产品批发价一包一般都是0.27元,零售0.50元。大尹庄这个厂一天生产800件左右的小食品,共计30多万袋,批发出去后纯利润1万多元。一个月的利润可以买一辆奥迪车。”

  当地质监局表示将查处

  据了解,2011年5月22日,北京市查处60种不合格调味面制食品,有53种出自河南,其中36种集中在郑州市管城区所辖的十八里河镇。7月12日,有媒体曝光郑州和新乡十几家加工厂生产含“毒”沙琪玛。随后,郑州市重拳整治小食品企业。许多小食品厂开始迁往外地进行生产。而位于鲁山县磙子营乡的这几家食品厂都是一年前从郑州市搬过来的。

  通过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网站信息查询系统,根本查询不到这几个厂家包装袋上印制的食品生产许可证编号。记者拨打包装袋上留下的固定电话,接通后对方称自己根本不生产小食品。

  随后,记者把了解到的情况反馈给鲁山县质监局,该局工作人员表示,如果这几个食品厂确属无证生产,将依法对其进行查处。

  “这些没有取得国家相关手续的无证食品企业何以能长时间的生产?万一小孩子们食用过这些无证厂家生产的小食品出了事,究竟该谁来负责?”采访中,多位群众显得很是担忧。 (蔡长伟 文/图)
 楼主| 发表于 2012-9-22 19:57:55 | 显示全部楼层

贵州“梦想小学”明举行落成典礼

2012年9月21日   A18:A18-中国   稿件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张岂凡         

新闻晨报、上海航空联手传递


夹岩村的孩子在“梦想小学”新操场上玩耍
新华社图片


  ■发起人杨艾菁将现场验收后交付最后10万善款

■上海“爱心”集结见证,上航加盟爱心接力

■换出万元钻戒的上海女生与记者同行前往

■捐30万元的上海神秘网友或现身

晨报记者 张岂凡

    今年2月1日,贵州女生杨艾菁发起 “戒指换教学楼”微公益活动,用一对价值200元的银戒指为山区的孩子交换一幢教学楼。通过一步步的交换,银戒奇迹般地“变”成30万元建楼款。经过半年多的奋斗,这幢取名“梦想小学”的教学楼在贵州纳雍县山区正式落成,为170名山区孩子实现了获得教育的梦想。

    明天,“梦想小学”将举行落成典礼,晨报将同杨艾菁、交换参与者上海女生赵艺宁等,一同见证这一时刻,而“交换”出30万元的上海神秘网友或将现身。

最后一笔善款明日交付

    崭新洁白的教学楼、摆满图书的阅览室、宽敞平整的篮球场、种满植物的花坛、新聘的教师、170多名山区孩子……9月3日,贵州纳雍县昆寨乡夹岩村“梦想小学”迎来了开学第一课。

    小学的建成,最开心的莫过于夹岩村的孩子。原本,夹岩村的两个教学点只能接收一年级的学生,高年级学生不得不起早摸黑、翻山越岭,最远的需要来回步行4个多小时去邻村上学。有了“梦想小学”后,孩子们从家里到学校最多不过半个小时。

    纳雍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李践向记者介绍,“梦想小学”的教学进行得十分顺利。开学后,仍有孩子前来报名,想到“梦想小学”念书。

    作为活动的发起人,杨艾菁对小学落成开学显得很高兴。“梦想终于实现了。”她对明天的落成典礼充满期待。此次前往昆寨乡,杨艾菁还将带上她的父母、朋友,以及实习单位的同事。“爸爸工作的单位为孩子们准备了体育用品,我的单位也为孩子准备了些衣服。”

    根据杨艾菁与昆寨乡今年3月签订的捐助合同,总额30万元的捐赠款计划分批汇给昆寨乡。其中,最后一笔10万元将在小学建成验收通过后付款。“教学楼的质量,有害物质是否散尽,都要实地看过才放心。”在落成典礼上,杨艾菁将把最后一笔10万元善款转交昆寨乡。

上海人善举贯穿活动始终

    在这次“戒指换教学楼”微公益活动之初,晨报就持续给予关注和支持,并已经2次派记者前往纳雍实地采访,而上海人的身影在整个活动中也一直可见。上海女生赵艺宁在2月中旬就参与到活动中,用一枚价值1万多元的钻戒,交换杨艾菁用银戒换得的一块和田玉。此后,一位上海神秘网友出现并捐助30万元,最终促成教学楼的建设工程启动。

    教学楼建成后,“梦想小学”仍然面临篮球场等附属设施的建设资金缺口。晨报对此大篇幅报道后,一家无锡爱心企业联系晨报,并经过晨报的牵线搭桥,向“梦想小学”捐赠10万元,为小学建设添上“最后一块砖瓦”。

    明日的落成典礼,上海女生赵艺宁和晨报都将赶赴现场,见证这一感动时刻。赵艺宁还将为山区孩子带去50件衣服。此外,上海航空公司也对“梦想小学”的正式落成给予关注,在得知晨报和赵艺宁将前往纳雍探访小学后,主动为此次行程协调航班,并派出2名飞行员同行,将为山里孩子讲授一堂航空知识课,分享放飞的梦想。

他说要去看看?

    据杨艾菁介绍,上海神秘网友18日曾通过私信告知她,他将会在近日前往“梦想小学”实地探访,但此后未再更新其行踪。 “不过,我觉得他应该已经出发了。 ”李践也向记者表示,小学上月底落成后,经常会有零星的爱心人士前去探访,但尚不知晓上海神秘网友是否已经到访过。上海神秘网友最终是否会现身,将成为明日“梦想小学”落成典礼上最大的悬念。
 楼主| 发表于 2012-9-23 09:15:04 | 显示全部楼层

山西长治官员:很多地方大手笔盖楼谈教育就哭穷

2012年09月22日02:19  中国青年报


  原标题:山西长治县:教育是最大民生

  “园长,今年开学是不是就不用交学费了啊?”在刚刚过去的这个暑假,山西省长治县韩店幼儿园的园长琚丽霞已不记得被问了多少次这个问题,但每次她都乐呵呵地回答:“是的,以后孩子上学只交一点餐费就行了,其余全免。”

  今秋开学起,山西省长治县财政将每年出资1600多万元,让该县所有3至5周岁的幼儿接受免费学前教育。算上两年前已经实现的高中阶段教育免费,长治县已实现从幼儿园到高中的15年免费教育。

  15年免费教育并非心血来潮之举。两年前,长治县计划在全县范围内将9年义务教育提升为12年免费教育。“当时大家都在讨论一个问题:新增加的3年免费教育,究竟应该首先惠及哪个教育阶段?高中还是学前?”长治县教育局长牛林虎说。

  经过权衡,多数人认为首先应该考虑高中阶段,因为一部分学生往往因为家庭经济原因而在高中阶段放弃学业。孩子已经读完了初中,而且有的孩子成绩还很不错,如果单纯因为经济原因而被迫辍学着实可惜。高中是个临界点,长治县决定先给这个关键节点添把柴。与此同时,长治明确提出,“幼儿学前教育是下一个实施免费教育的目标”。

  两年后,幼儿园免费教育提上桌面。今年2月14日公开承诺,7月26日正式发文,9月1日付诸实施,长治县具体操作实施幼儿免费教育其实仅用了半年时间。“事实上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复杂,只要真愿意做,操作起来其实很顺利,毕竟这是惠及全县每个家庭的民生工程。”牛林虎说。

  长治县学前教育阶段幼儿免费教育首次被公开提出,始于2012年2月14日召开的“全县三级干部暨劳模表彰大会”。

  此次会议上,长治县县长李文兵在讲话中承诺:今年在保障和改善民生方面,将着力办好10件实事。其中,排在第一位的就是“实行学前教育阶段幼儿免费教育,全面推行十五年免费教育”。

  3个月后,也就是5月15日召开的长治县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李文兵代表县政府作工作报告时说,幼儿学前教育免费工作正在做前期准备。他表示:“我们将想方设法创造条件,殚精竭虑,克难攻坚,努力把惠民实事办实、办好。”

  此前两个月,长治县教育局已经全局动员,一半以上工作人员下基层,针对全县学前幼儿免费教育进行摸底、统计并编制预算。5月17日,教育部门正式向县委、县政府书面提出“关于解决学前免费教育经费的请示”。

  这份请示显示了长治县免费学前教育的详细数据:长治县四类幼儿园的在园幼儿为11418名;将被免除的费用包括管理费、保教费、保健费和教材费四项,一学年共计1620.8972万元。

  7月26日,长治县政府办公室正式印发《长治县学前教育三年免费教育实施方案》,明确此项工作从2012年秋季起开始实施,范围为全县所有经教育局批准设立的公办幼儿园、民办幼儿园,以及小学附属幼儿园(班)。

  长治县韩店幼儿园是城关规模较大的一所幼儿园,在园幼儿410名。园长琚丽霞介绍,实施学前免费教育之前,按照长治市划定的收费标准,韩店幼儿园每生每月的收费标准是130~180元,“我们实际是按照最低限收学费,130块钱一个月,因为需要考虑家长的实际承受能力,学费收得高了生源就少了”。

  财政兜底学费对幼儿园的发展也是促进,据调查,长治县将全县的幼儿园分为四类,一类幼儿园财政兜底学费标准为每生每月260元、二类180元、三类110元、四类60元。像韩店幼儿园这样的一类幼儿园,财政兜底学前教育费用后,幼儿园每月实际的收入增长了一倍,财务状况得到极大改善。

  “以前收取的学费只够维持幼儿园的日常开支,现在财政拨付后感觉宽裕多了,干什么更有底气了。”琚丽霞高兴地告诉记者,以往老师上课只能靠嘴,今年准备给每个班购置一套多媒体设备,实现孩子们看动画片的愿望。

  为了保证把钱用到实处,《长治县学前教育三年免费教育实施方案》明确要求,对于财政拨款,各幼儿园必须保证把不低于20%的资金用于幼儿园发展,并于学期末对收支情况进行公示。对此,幼儿园负责人均已承诺把钱用在最需要的地方,并主动接受幼儿家长和社会的监督。

  采访中,记者多次遇到一个问题:我的户口在乡下,但我在县城打工,或者我在县城买房定居,我的孩子在县城上幼儿园是不是也能免费?

  “我们县的学前免费教育政策,范围放得很宽。”牛林虎说,所有经教育行政部门批准设立的公办幼儿园、小学附属幼儿园(班)乃至民办幼儿园,都可以享受免管理费、保教费、保健费、教材费的优惠政策。因为县直幼儿园属于一类幼儿园,师资力量、教学设备相对好一些,该县在制定免费政策时已经对县直幼儿园的招生条件给予了充分考虑,并予以最大限度的放宽。

  按照规定,长治县把县直幼儿园的招生范围划分成四个渠道:户籍属于县直幼儿园服务区域,且家庭在县城居住的;非县直幼儿园服务区域,父母在县城购房定居的;非县直幼儿园服务区域户籍,父母均在县城经商与子女同住的;非县直幼儿园服务区域户籍,父母均在县城务工及子女同住的。

  若按“划片入园”的严格规定,后三者涉及的幼儿不能在县直幼儿园享受免费政策。但为了把实事办好,长治县明文规定后三者也“可以达到招生条件”。只是,后三者人群需要提供相应的购房证明或营业执照及务工证明。

  实施学前免费教育后,很多往长治市送的孩子现在都回到长治县,与去年比,今年长治县各幼儿园的招生规模明显增加。

  据了解,2010年长治县开始推行从小学至高中的12年免费教育,普通高中、职业高中、职高中专在校生的学费、信息费、书费全部免除。当时,县财政安排资金1314万元,对全县10050名高中阶段学生实行免费教育。

  学前教育1600万元、高中教育1314万元,长治县为了实现15年免费教育共投入了资金2914万元。这笔钱,对于年财政收入逾50个亿的长治县来说“压力不大”。

  “其实对全国很多县来说,负担这笔费用的压力都不算大,问题不在于能不能负担,而是愿不愿意做,现在很多地方盖大楼、修广场都是大手笔,一谈到教育就哭穷,问题不在钱,在于执政理念。”牛林虎说。

  “教育乃重中之重,没有好教育,就没有好未来。”在长治县委书记裴少飞看来,“教育是最大的民生”。因煤而兴、志在打造民生政府的长治县近年来对教育的投入毫不吝啬。

  采访中,牛林虎举了这样一个例子:2009年之前,长治县对县第一中学的奖励金额,一般都在每年15万元左右。2009年,牛林虎想把奖励金额提升至30万元。但在递交申请前,他的心里也没底,已经做好了无法通过审批的准备。不料,县领导直接拍板,给长治县一中奖励100万元。之后3年,长治县每年给长治县一中100万元,2012年更是达到了120万元。

  国家规定只有9年义务教育阶段的老师有绩效工资,而在长治县,从2011年开始,所有幼儿园教师、高中教师全部享受绩效工资。
(编辑:SN056)
 楼主| 发表于 2012-9-24 14:30:41 | 显示全部楼层

教师带病上课延误治疗致左眼失明



2010年时的曹军。


  原标题:课堂上,少了一双睿智的眼睛 张掖一教师带病上课延误治疗致左眼失明 辗转西安北京等地求医花费10多万元,家里债台高筑

  作为一名老师,三十岁正是青春迸发,向孩子们传授知识,点燃孩子求知欲的大好时机。但对张掖市甘州区明永中心学校曹军老师来说,可能梦想就要止步于这段激情飞扬的岁月。因为左眼完全失明、右眼几近失明,目前他正只身一人远在北京求医治病……

  为学生延误治疗致左眼失明

  “我现在在北京,准备起身到医院去注射第三针药物。”9月13日早晨9时许,当记者拨通曹军老师的电话时,他简单向记者介绍完情况后,就急着赶往医院了。

  今年3月6日晚,担任两个初三毕业班语文教学工作的曹军正在给学生们上晚自习,突然感到眼前一阵模糊,曹军用手揉了揉眼睛,过了一阵自感视力恢复,他继续给学生们上课。3月7日,在课堂上,他眼前又是一阵模糊,曹军急忙停下讲课,用手遮住左眼,右眼仍然能看清楚,他又用手将右眼遮住,左眼一片漆黑。曹军感觉到“眼睛肯定有毛病了”。3月8日下午,曹军坚持带病上完自己的课,才请假到张掖市人民医院检查,被诊断为眼压过高导致视网膜血常炎,治疗一周无效。随即转入西安第四军医大学附属医院治疗,后经检查及几次激光治疗后,左眼被诊断为视网膜血常炎,与此同时,右眼视力也受到了一定影响。抱着复明的希望,他又赶赴北京同仁医院,可最终的诊断结果却让人难以接受:他的左眼在发病后没有及时得到有效治疗,延误了治疗的最佳时期,使动脉阻塞导致黄斑萎缩,已无治愈的希望。现在右眼也因视网膜中央静脉阻塞而导致黄斑水肿,目前视力仅维持在0.2至0.4之间。

  “曹老师的病完全是自己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所致。”明永中心学校老师张有志通过网络查询得知,这种病应在发病24小时之内及时到医院接受治疗。而曹军考虑到自己的晚自习无人带,耽误了几天时间,所以也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

  为治病家中已负债累累

  目前,北京同仁医院专家给曹军的治疗方式有两种:一是靠每月注射一次“雷珠单抗注射液”维持。而雷珠单抗注射液系进口药,注射一次在4000到7000元之间。二是做“光动力”手术,一次费用为18000元。虽然两种治疗方式都能为曹军带来一丝复明的希望,但两种方案的治疗费用对于他来说都是天文数字。因为在过去的半年里,曹军先后到西安、北京治病花费达十几万元,家里已欠债近十万元。如今的治疗费用对于同是农民子女,同在最基层工作的曹军夫妇来说,无疑是一笔巨款。为了治病,只身一人在北京接受治疗的曹军在北京五环外租住了一间民房,且几近失明的曹军还需每日坐公交到同仁医院做检查及激光治疗。

  “曹军的眼病虽然十分严重,但仍达不到住院要求,医疗费用也就报销不了,只能全部自己承担。” 平时和曹军关系最要好的明永中心学校老师胡军告诉记者,为了帮助曹军复明,学校领导和同事们自发为其捐款1.1万元,然而,对于曹军高昂的医疗费用,这只是杯水车薪。

  师生企盼老师恢复健康

  胡军告诉记者,他和曹军在2003年一起到明永中心学校任教,曹军一直担任班主任,目前为止,刚好带完三届学生。同时,曹军还是学校语文教研组组长,他平时工作兢兢业业,每年都被学校评为模范班主任,并且在2011年甘州区青年教师优质课评选中获得三等奖。

  “自从曹军请假后,许多同学都一直打听他的情况,希望他能早日康复。”该校老师周睿在教师节前夕,在自己的QQ空间针对曹军的遭遇有感而发写了一篇文章:《教师节,谁能给他一份礼物》。文章开头这样写道:九月,开学了。天空中阳光明媚,校园里笑脸灿烂。 看着2012《开学第一课》,忽然就想起了2011《开学第一课》上那首催人泪下的《你是我的眼》:“如果我能看得见,就能轻易地分辨白天黑夜……如果我能看得见,生命也许完全不同……”同样的节目,同样的校园,教室里却缺了一双睿智双眼,少了一位带着学生品评感悟《开学第一课》的语文教师……

  网友Just-do-it看到文章后留言:你好!节日快乐!我是曹军老师的学生,曹老师病情如何了?你能告诉我吗?

  网友可乐也立即回复:“ 作为曹军老师的学生,我及我的同学们,为了咱们敬爱的曹老师还能像以前一样给我们代课,为了让曹老师继续从事他挚爱的教育事业,从我做起,从一元钱做起,伸出您温暖的双手,奉献一片爱心吧!”

  周睿最后告诉记者,我们期待爱心人士伸出援手、奉献爱心,让曹军老师重见光明,重新站在讲台上。

  本报记者 曹勇
 楼主| 发表于 2012-9-24 18:47:28 | 显示全部楼层

陕西府谷实施15年免费教育 贫困家庭省半年收入

2012年09月24日05:40  中国青年报


  原标题:一个西部县的15年免费教育账本

  核心提示

  随着一些地方政府对教育的更加重视和加大投入,15年免费教育已经不再是一个陌生的词汇。今年9月,西藏自治区全面实现了15年免费教育,成为全国首个实施该政策的省级行政区域。

  府谷这个位于陕晋蒙交界地带的小县,2010年启动12年免费教育,把免费教育的受惠面扩大到全县普通高中、职中学生,不仅免收所有高中、职中生的学费、杂费和课本费,还继续对全县寄宿生给予蛋奶补贴。

  一年后,府谷县又将学前教育纳入免费教育的受惠范围,正式实行15年免费教育政策。

  这一政策,惠及的不仅仅是府谷籍的孩子,而且包括在府谷就读的外地孩子。为了将这些外地孩子也纳入免费范围,府谷县财政需要每年增加投入上千万元。

  府谷县的这本“教育账”,不仅记载在地方政府的财政预算里,也记载在学校、家庭的账本里,更反映了当地执政者的长远眼光。

  开学前的一天,陕西省府谷县乡村教师袁爱民一大早就蹲在前石畔幼儿园门口,等着为5岁的女儿报名。14年前的那个早上,他也是这样蹲在校门口,直到中午,父亲才气喘吁吁地跑过来,把一沓揉皱了的汗渍渍的纸币递在他手上说:“娃,大大(当地称父亲为“大大”——记者注)借到钱了!你能念高中了!”

  多年来,袁爱民眼看着父亲为他们兄弟三人上学四处借钱。而如今,自己的女儿能享受15年免费教育了,已身为人父的他充满幸福与感慨。

  在府谷县已实行了一年的15年免费教育,让很多家庭像袁爱民家一样,一下子卸下了肩上的重担。

  9月21日上午,陕西省前期评估府谷县教育强县反馈会在府谷县召开。陕西省创建教育强县专家组组长柳谋宣布,府谷县基本达到陕西省教育强县标准。

  15年免费教育政策具体是什么?府谷县为什么要实行这一政策?该政策的执行情况如何?将来又会如何发展?近日,中国青年报记者来到2011年实现15年免费教育的府谷县调查,力图还原、呈现一个西部县的15年免费教育账本。

  免费教育省下部分贫困家庭半年收入

  府谷县三道沟乡的郝玲搬到县城已经快20年了。由于两任丈夫先后因病去世,孩子都要由她一人抚养。多年来,“把孩子供上一个好大学”一直是郝玲最大的愿望。不过,昂贵的学费让她的愿望实现起来有些困难。

  去年9月,一个令她感到“犹如放下心中一块石头”的消息传出:府谷县将推行15年免费教育政策。郝玲当时就算了一笔账,大女儿书嘉明年上高一,如果按照过去收费的情况算,每年需要缴纳学费1600元,高一的教材费约900元,班费50元,共计2550元。

  “如果是寄宿的话,还能得到每天3元的蛋奶补助,一年按200天算,这就是600元;还有每天5元的生活补助,以250天算,这又是1250元。”郝玲告诉记者。

  2012年8月19日,郝玲送自己的小儿子硕甫到府谷县前石畔幼儿园上学。她告诉记者,由于府谷县的公办幼儿园总是人满为患,报不上名,只能让小儿子硕甫去民办幼儿园。而按照过去的收费标准,硕甫今年所上的这所幼儿园,会收取一学期1200元的保育费,“现在,这一年2400元又省下来了。”

  郝玲告诉记者,她一年的收入约1万元,而且“很多时候靠干零活不一定能按时拿到钱”。府谷县推行的15年免费教育政策,对于郝玲一家来说,意味着半年的收入。

  对于府谷中学高二(19)班的学生石保存来说,府谷县的15年免费教育政策为他提供了宝贵的学习机会。几年前,石保存的父母相继去世,70多岁的爷爷成了家庭支柱。去年7月,石保存申请到府谷慈善协会的助学金2000元。而今年上半年,他又先后申请到榆林市高中教育专项助学金800元和府谷教育基金会1000元。

  “现在我住在学校里,上学一分钱不用花,一天还有3元的蛋奶补助和5元的伙食补助,一年的其他生活消费有助学金就够了,不用给爷爷增加负担了。”石保存说。

  2010年,府谷启动12年免费教育政策,把免费教育的受惠面扩大到全县普通高中、职中学生,不仅免收所有高中、职中生的学费、杂费和课本费,还继续对全县寄宿生给予蛋奶补贴。

  2011年,府谷县域经济总值达到407亿元,综合实力跃居陕西省首位、西部第6位、全国第69位。就在这一年,府谷县又将学前教育纳入免费教育的受惠范围,正式实行15年免费教育政策。

  今年4月,府谷县又在此基础上,实现了义务教育阶段“零收费”,免费为学生提供教辅资料、学具、作业本(平均每科两本)、寒暑假作业本各一套以及每年秋季开学免费为一年级、四年级和七年级学生提供校服一套。此外,寄宿生的住宿费也全部免除。

  目前,府谷县约有4.5万名学生因此受惠。据有着30多年教学经验的退休教师王守贵分析,其中获益最深的人群有三类:一是落后乡镇的农民家庭,他们依赖传统农业为生,年收入不足一万元;二是进城务工家庭,他们在城里租房、生活开销很大,免费教育对他们来说意义重大;三是县城里原有的贫困户,他们连生活都得要政府和社会救助,也负担不起教育支出。

  府谷中学副校长孙克勤向记者介绍,从2009年免学费开始,近4年来,学校相继免除学生每年的学费800元、杂费240元、课本费约900元、住宿费400元,以及高三学生资料费300元;此外,还按照县里制定的标准给寄宿生每人每天5元的生活补助和和3元的蛋奶补助。

  前石畔学校校长郭来银告诉记者:“过去,学校向学生收杂费,向外地学生收借读费,充作公用经费,可常常感到没钱;现在,所有的钱都来自政府,只要学校打个报告,钱就批下来了。”

  记者查阅了前石畔学校的财务账本,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近三年,学校的学生数从3000人减少到2074人,可政府拨付的款额却从1100多万元增加至1400多万元。

  外地学生不是“二等公民”

  在距离府谷县城60公里的大昌汗镇,来自湖北的孔先生近来空闲起来。由于他所供职的煤矿停产,使得孔先生和妻子有时间好好关心一下女儿的学业。他告诉记者,虽然女儿不是府谷当地户口,但也享受免费教育政策,现在上初一的她每学期只需缴纳380元的伙食费,“早晨还给吃一个鸡蛋,喝一杯牛奶,还有馒头、小米稀饭。”

  孔先生说,自己来府谷已经很多年了。他在湖北老家只有两亩地,收入难以维持生存。“现在我在这边工作,一个月能挣七八千元,妻子在矿上干零活,一个月也能挣两三千元。孩子上学也不用交钱。日子比过去好过多了。”

  在刚刚建成使用的府谷县第四完全小学,现在只有一年级,共108名学生,其中95人来自外地。校长刘忠说,学校不仅要让这些外地学生免费上学,还要特别照顾他们的语言、风俗习惯。

  河南孩子巴浩天是这所新学校唯一的回族学生。在开学报到那天,巴浩天一家和其他学生、家长共500余人在学校餐厅共进免费午餐。据刘忠介绍,这顿饭按陕北的习俗叫做“安锅糕”,意思是新学校开张的第一顿饭。“糕粉汤,还有四个小菜。外地人不吃我们陕北糕的,就给他们准备小麻花。”

  当了解到巴浩天“只吃素”的饮食习惯后,刘忠决定,“从今天起学校食堂每顿饭都增加一道素菜”。

  据了解,第四完全小学是由府谷县企业家和政府共同投资的,设施堪比东南沿海的一流学校。将来,学校用于维持免费教育的经费也将来自政府和企业家。

  在府谷县,来自全国二十几个省区的外乡孩子能占到全县学生的10%还多,在工业发达的西部矿区,这一数字能达到三分之一。为了将他们也纳入免费范围,府谷县财政需要每年增加投入上千万元。

  在府谷县县长辛耀峰看来,不管是从社会的角度还是从经济的角度看,这一投入都是“必须的”。

  “这既体现了一种人文关怀,又与‘府谷精神’中的‘包容’相吻合,外来务工人员是在帮助我们搞建设,我们为他们解决后顾之忧,理所应当。”辛耀峰说,“过去我们曾背井离乡走西口,到外面谋生受过别人的恩惠;现在我们发展了,别人背井离乡来府谷,我们就有责任为他们的生存发展提供便利。这是府谷‘先富起来’后应该做的,也是确保府谷可持续发展所必须做的。”

  怎么保障每一分钱都落实到学生头上

  去年8月的一个下午,郝玲在府谷县河滨公园散步时被派发了一张粉红色的传单,标题写着“致全县家长的一封公开信”,落款是“府谷县教育局”。

  “从来都没见过这样的传单,很有意思。”郝玲至今仍对传单的内容记忆犹新:“整整一页A4纸,正面写的全是政府给娃娃们从小学到高中免费、补贴的内容;背面是一张表格,叫‘明白卡’,一看就明白现在的娃娃念书能省多少钱。”

  记者从府谷县教育局的档案室里翻出了这张粉红传单。公开信主要介绍了府谷县实行免费教育政策的相关事宜,分为发信由来、政策介绍,补贴人数及金额,资金来源与管理等四部分。

  府谷县教育局副局长李正南是这份公开信的主要设计者之一。他告诉记者,2010年,府谷县用于12年免费教育的经费是6955万元,“这么大一笔钱,要如实落到每一个学生头上,就必须实现全民监督。”

  李正南说,为了让家长知情,府谷县教育局每年还会通过学校和其他渠道发放一张“明白卡”。去年8月,由教研室负责印制的“15年免费教育明白卡”也发到了家长手中。

  在资金来源这一部分,“明白卡”写得很明白。义务教育阶段免杂费资金由中央和省级按照8∶2的比例承担。义务教育阶段教科书全国统一订购,由中央财政承担,地方教材及配套资料由县级财政承担。寄宿生生活补助和蛋奶补贴由中央财政和省财政承担部分外,由县财政承担。高中阶段、幼儿园免补资金则由县财政全额承担。

  以2011年春季为例,府谷县共投入免补资金3771万元,其中,中央财政投入916万元,省级财政投入46.8万元,县级财政投入2808.4万元。

  在府谷县教育局计划资金办公室工作已5年的刘建飞,对于15年免费教育的经费运行再熟悉不过。他告诉记者,每个学期初,各学校都要把最新统计的学生人数报到他这里,经过他们的统一预算,再报到财政局,“等到财政局统一制订的预算报告经过政府批准后,再由我们拨款给各个学校。”

  据刘建飞介绍,每一所学校都有自己的经费账号。而15年免费教育的免补资金则由县财政设立基础教育专项资金专户进行专项管理。在管理过程中,教育局计划资金股也承担部分的审计职能。

  那么,教育局又是如何将这些教育款项落实到学生头上呢?

  刘建飞说,在县城的每所学校都有自己的报账员,而在农村,则由专门的会计负责。

  府谷中学的报账员周慧琴便是县城学校的报账员之一。她的工作流程是,先到教育局计划资金股汇报、核对人数,等待教育局把核对无误的人数报到财政局,然后拿着从财政局返回来的拨款单,去会计核算中心领取支票,最后到银行办理转账或汇款,或领取现金。

  据周慧琴介绍,所有的钱都由会计核算中心管着,学校直接管理的钱主要是助学金和寄宿生蛋奶、生活补助。“助学金由团委管,班里上报,团委制表按人数直接打入学生卡里;寄宿生蛋奶和生活补助由后勤管,后勤按照寄宿生人数分别打入学生卡中。”她特别强调,“后勤的账由财政局管着。学生的钱他们一分也动不了。”

  李正南告诉记者,为保证这些钱都落到每一个学生身上,不被学校挪用或挤占,在整个经费的运转过程中,府谷县纪检委纠风办、财政局、审计局、物价局、收费管理局也都承担了监管职能。

  就在两个月前,府谷县审计局局长王小林带着他的审计小组到府谷县庙沟门学校就“蛋奶工程”展开了专项审计工作,并进行了入户访谈。王小林表示,到目前为止,与15年免费教育相关的各项资金,还没有发现不足额、挪用、挤占以及变相使用等违规、违纪行为。

  去年8月18日,府谷县政府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大教育投入的决定》。该文件提出,“建立教育经费统计公告制度,接受社会监督。坚决查处截留、挤占、挪用教育公用经费和学校教育资源等违法违规行为。”

  高投入能否达到预期效果

  从学生家庭、到学校、再到县教育局,府谷县实行15年免费教育的账本,最终还是要汇入到县财政的大账上。

  据分管教育的府谷县副县长杨培林介绍,2011年,府谷县在教育上的总投入是9.9亿元,占GDP407亿元的2%,占上交后县财政实际收入23.6亿元的42%。而2012年,府谷县在教育上的预算投入达11亿元,用于维持15年免费教育的经费(包括补助)将达1.2亿元。

  杨培林表示:教育这本大账一定要算好,既要保证投入落到每一个学生身上,也要重视产出是否达到预期的效果。

  在府谷中学高级教师段清厚看来,政府推行免费教育是一件好事,但府谷县目前的经济发展水平和人民的富裕程度要高于周边地区,因此,一些家长和学生并不看重免费教育的机会。“对政府来说,在加大投入推行免费教育的同时,也应该思考,是否还有其他地方也需要政府这样的投入。”段清厚说。

  记者在府谷中学随机采访了几名学生,他们都表示不清楚免费教育政策实施前府谷中学的学杂费和住宿费的收费标准,他们知道的只是,从他们进入这所学校起,除了吃饭,一切都是免费的。

  对此,府谷县大昌汗学校校长麻建明表达了这样的观点:在以分数作为衡量一切标准的大环境下,应该把15年免费教育的当作一个可以藉此启发学生思想自觉、品德自醒、行为自律的契机。“你学本领,家庭支持你,社会援助你,最后政府给你埋单,这几方面的关系是一种温暖、和谐的关系,要不要回报要看你的觉悟了,而这种人的觉悟,恰是我们这些搞教育的人的所追求的。”麻建明说。

  而府谷县教育局副局长刘万斌的思考更深入:“免费教育不能包治百病。目前,府谷还有一些家长为了给孩子选择更满意的学校、教师,花费巨大,一些优质生宁愿放弃我们的免费高中,要转学去西安等地。这些都说明我们对教育的产出做的还远远不够,我们的优质教育资源还不均衡,还不能满足社会的需求。”

  “实现15年素质教育均衡发展是目前府谷县教育工作的重中之重。”据刘万斌介绍,早在去年8月,府谷县就已出台相关文件,提出要建立教师、校长两支队伍,突出教育投入、教育均衡、教学质量提升3个重点,完善中小学校舍建设工程、15年免费教育工程,教育现代化工程、人人技能功能等四大工程等目标。

  在府谷县的教育大账上,显然不只有15年免费教育这一项投入。

  在9月21日召开的陕西省前期评估府谷县教育强县反馈会上,陕西省政府教育督导团总督学曹普选也特别强调了实现教育均衡发展的重要性,并特别希望“府谷县能在创建国家级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合格县上带个好头”。

  “不仅仅是硬件、师资的城乡一体化,还要减轻学生的负担,把学生从高考的指挥棒下解放出来,让他们快乐生活、健康成长。”曹普选说。

  这,或许是府谷县教育账本上的下一项重要投入。

  本报陕西府谷9月23日电

  为府谷的未来储备人才,肯定不“亏”

  实习生 郝帅斌 本报记者 来扬

  在陕西省府谷县已实行了一年的15年免费教育政策,发端于5年前的一场讨论。    2007年冬天,府谷下了一场大雪。雪停之后,府谷县组织部分机关干部上街扫雪。正在河滨路清理积雪时,府谷县教育局副局长李正南的手机响了,对方通知他立即赶到县政府大楼,说是县里要商量一件教育上的大事。

  “我到了之后,发现张惠荣县长,也就是现在的张书记,还有当时县政府的几位领导已经在等我了。”李正南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回忆道,张惠荣召集县里相关干部商量的议题是,如何改善义务教育阶段寄宿生的生活问题。

  曾担任府谷县三道沟乡中心学校校长的府谷县教育局副局长刘万斌向记者描述了当时农村学校寄宿生吃饭时的情形。“那时,寄宿生都要从家里拿土豆、黄米,还得拿上一罐猪油,因为菜里是没有油的。”刘万斌回忆说,“寄宿生早上喝土豆粥,下午是菜糊糊黄米饭。一个星期吃不上一块肉,更谈不上高标准就餐。”

  据李正南介绍,曾当过教师的张惠荣在下乡调研时看到寄宿生的饮食状况后,很受触动,决心给学生改善一下伙食——于是就有了那一次雪后的商量。

  “商量的结果是,一个娃娃一天给补上一元钱,一周给吃上一顿肉,再给补上一次鸡蛋。”在李正南的记忆里,随后在府谷逐步实行的15年免费教育政策,就这么拉开了序幕。

  2008年春季,府谷县的寄宿生“肉蛋奶工程”正式启动,比国家启动“蛋奶工程”整整早一年。

  2009年3月11日,张惠荣在府谷县十六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专门提到,2008年府谷县财政共安排了1450万元,对全县义务教育阶段城乡所有学生实行“两免一补”,对农村9000多名寄宿生给予蛋奶补贴,对2800名贫困生进行学业资助。

  当年,府谷县的“肉蛋奶工程”与国家的“蛋奶工程”并轨,受惠面扩大到“农村义务教育阶段所有寄宿生”,并将蛋奶补贴标准提高到每生每天两元。此外,府谷县在全面兑现国家对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两免一补”(“两免一补”政策是指免除学杂费,家庭经济困难的免除书本费,同时对家庭困难的寄宿生实施补助政策——记者注)的基础上,投入1511.3万元,开始对全县普通高中、职中学生实行免费教育政策。

  李正南告诉记者,大约从2007年开始,一直在府谷从事教育工作的他明显感到有两方面与过去大不相同:一是煤炭价格的大幅上涨,府谷的资源型经济发展速度明显加快,二是政府对教育重视比过去大大提高,投入大幅增加,而“以前因财力有限,政府在教育上欠账太多”。

  煤炭经济的发展让府谷在2009年跨入西部百强县,并获得“全国最具发展潜力县”的称号。这一年,府谷的县域经济总值为162.56亿元,同比增长18.4%;完成财政总收入为42.03亿元,其中地方财政收入10.57亿元。

  府谷这个位于陕晋蒙交界地带的小县,不知何时得到了“小香港”的别称。府谷的煤老板们也开始大量在西安、北京购房购车,出手阔绰。“外界觉得府谷‘一步一棵摇钱树,三步一个聚宝盆’。诚然,府谷的富人很多,可并不是所有的老百姓都有钱。”李正南说,“对那些本地贫困家庭和外来打工家庭来说,孩子上学的费用仍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2010年,府谷启动12年免费教育政策,一年后,正式实行15年免费教育政策。

  在府谷县很多干部的心目中,2006年调至府谷任县长的张惠荣“思维总比别人快一拍”,他是府谷县推行免费教育政策的主要推手之一。在2012年9月6日的陕西省评估验收府谷县“双高双普”工作总结大会上,陕西省政府教育督导团总督学曹普选还专门提到他与张惠荣讨论府谷教育的一个细节:2009年,曹普选曾在一次教育验收活动中向时任府谷县县长的张惠荣提出了8个问题;3年后两人再次相遇,已转任榆林市委常委、府谷县委书记的张惠荣见到曹普选的第一句话就是,“曹总,2009年你给我提出了8个问题,这次你看看我们整改的怎么样?”

  “当时我听了以后非常感动。作为一个县委书记,事过3年,仍能记住当年的那8个问题,可见他心系教育,重视教育,亲自抓教育。”曹普选说。

  在发展教育问题上,张惠荣有着自己的理念:“我们的15年免费教育政策,受益人群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外来人口。我们不怕摊子大,因为从长远看,这可以吸引人才,更为府谷的未来储备下人才,肯定不‘亏’。”

  这一理念的背后,当然有雄厚财力的支持。不过,在府谷县教育局局长郭兴林看来,作为全国百强县之一的府谷,能出台15年免费教育的决定,不完全是因为县上财力充足,更多的是反映了县委、县政府的魄力和超前眼光。

  有评论者指出,一个地区的教育能不能实现15年免费,财力以及其他一些客观原因并不是最主要的。事实上,一个地区能不能实现免费教育,要看有没有解决民生问题、将公共财政多拨一点给教育的决心。

  本报陕西府谷9月23日电
(编辑:SN047)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我心飞扬 ( 沪ICP备06061530号 )

GMT+8, 2019-3-22 04:27 , Processed in 0.101725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