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294|回复: 5

“万里走黄河”昨日正式出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8-11 11:14: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1年8月10日   A12:A12-中国   稿件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杨育才







藏族姑娘在出征仪式上表演

晨报特派记者 杨育才 现场图片



  晨报特派记者 杨育才 青海玛多报道

    昨天上午,“万里走黄河”大型采访考察活动的出发仪式在黄河源头的玛多县举行。本次活动旨在为了解黄河流域的水利建设、水土保持、经济发展以及文化遗产保护等。采访考察团由水利专家、文化名人以及20多家主流媒体记者组成,将对黄河进行一次全景扫描式的考察报道。晨报记者将全程参与本次采访报道活动。

    作为黄河的源头,玛多县于2005年被联合国《湿地公约》列为国际重要湿地名单。昨天上午,玛多县三江源办公室主任李达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在1997年至2003年间,玛多因为持续干旱,过度放牧和鼠害,导致草场退化。从2003年以后,玛多开展了生态移民安置;2005年实施三江源生态项目,鼠害防害等生态保护与建设工程取得了初步成效。
 楼主| 发表于 2011-8-19 14:11:30 | 显示全部楼层
晨报记者全程参与“万里走黄河”考察 ■系列报道之一:水土保持初见成效,上游流失泥沙逐年减少


保护黄河源头,得利的中下游应该对上游“意思意思”
2011年8月19日   A16/A17:A16/A17-中国   稿件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杨育才





  晨报特派记者 杨育才 青海、甘肃报道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对于黄河而言,则是上游治理,下游得利。但如果黄河上中下游缺乏责任和利益的平衡,初见成效的黄河水土保持将无以为继。

    在上游拦截1立方米泥沙的成本只需1元,而在黄河中下游则需10元甚至更高,上游水土保持大大降低了下游的清淤成本。

    一名基层水利干部说:(黄河)下游要了我们的命根子,就得给我们钞票子,否则,黄河还会变成药罐子。

    经过近几年的水土保持工作,黄河上游注入的泥沙正在逐年降低。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对于黄河而言,则是上游治理,下游得利。但如果黄河上中下游缺乏责任和利益的平衡,初见成效的黄河水土保持将无以为继。

    晨报记者全程参与 “万里走黄河”大型自驾采访考察团。在前10天沿黄河上游采访的过程中,无论是黄河源头的牧民,还是青海和甘肃省的水利官员,以及随行的黄河专家,都希望尽早建立黄河中下游对上游的生态补偿机制。

上游水土保持缺乏资金

    在黄河源头的鄂陵湖边,玛多县三江源办公室主任李达伟向记者透露了几个数字。自2003年开始生态移民以来,全县共移民585户,超过全县人口的五分之一。牧民搬迁之后,有的不再放牧,有的则缩小放牧范围,由此带来的部分损失由政府补偿。

    据李达伟介绍,政府一次性提供8万元的住房费用,每年还向每户提供8000元的补贴,搬到城镇的则每年补贴6000元。实施以草定牧后,对牧民的草场每亩补贴6元。“这些都很少,和牧民放牧所得相比,要低很多。”李达伟认为,由于每个家庭人口数量不同,每年的按户补贴不合理,“应该按人补贴。”

    在甘肃省水土保持局,局长尚桢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在黄河上游的水土保持方面,甘肃省的坡耕地改梯田功效显著,但进一步的推广则面临着资金的短缺。“现在实行机械化操作,坡改梯每亩的成本在900元左右,在陇南地区更高,每亩需要1200元左右。这其中承包土地的农民自掏100元,中央通过转移支付补贴每亩400-600元,剩下还有一半的缺口。”尚桢表示,为推动甘肃中东部地区水土流失治理,到2015年,甘肃省规划新修标准梯田750万亩,其中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资金缺口。

    2010年,国家发改委和财政部提出坡改梯试点补贴每亩800元-1000元。尚桢透露,但今年实际执行的补贴标准,依然是过去的每亩400元-600元。

    尚桢还给记者算了另外一笔账。通过目前的坡改梯以及淤地坝等措施,在上游拦截1立方米泥沙的成本只需要1元,而在黄河中下游每清理1立方米泥沙的成本则需要10元甚至更高。“尽管现在已经采用调水调沙来清淤,但上述数字说明,上游水土保持大大降低了下游的清淤成本。”

水土保持补偿方案正起草

    提及黄河上游的生态补偿,随行的黄河上中游管理局副调研员孙太旻告诉记者,生态补偿的本质,就是要做到“利益共享,责任共担”。生态补偿机制的目的是保护生态环境,手段是通过政策法律,调整优化环境保护和建设相关各方之间利益关系。

    为了不污染黄河,青海省贵德县将当地仅有的两个工业企业关停,保证一河清水向下流。

    甘肃省水土保持局局长尚桢表示,无论青海还是甘肃,在涵养黄河源水量,减少泥沙入河方面,保证中下游用水方面,都做出了多方面的牺牲。

    首先是为保护生态环境付出的机会成本。比如移民,牧民离开自己的草场,农民离开被淹没的土地,或者搬迁到比较贫瘠的土地;地方政府为保护环境,放弃污染较重的工矿业,导致地方政府收入降低,这些损失掉的机会成本都需要给予补偿;其次,上游为保护生态环境投入的成本,比如植树造林、坡改梯等投入,也应补偿。

    尚桢向记者回忆,他曾听到一名基层水利干部说,“下游要了我们的命根子,就得给我们钞票子,否则,黄河还会变成药罐子。”

    据记者了解,建立生态补偿机制,已经列为我国“十二五”规划中环境保护的内容之一。将按照谁开发谁保护、谁受益谁补偿的原则,加快建立生态补偿机制。加大对重点生态功能区的均衡性转移支付力度,研究设立国家生态补偿专项资金。鼓励、引导和探索实施下游地区对上游地区、开发地区对保护地区、生态受益地区对生态保护地区的生态补偿。

    尚桢透露,目前,生态补偿条例正在国家发改委的牵头下制定,水利部主要负责水土保持生态补偿方面的内容。

    有关生态补偿,“十二五”规划还提出,要积极探索市场化生态补偿机制。对此,尚桢认为,民间资本目前还很难介入黄河上游的水土保持。“现有土地都承包到户,比如民间资本介入坡改梯,牵涉到改造后土地的权益分配问题,在目前还难以解决。”
 楼主| 发表于 2011-8-19 14:35:52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信不信,黄河水也能“有点甜”

黄河上游水土保持现状的三个“县样本”

2011年8月19日   A16/A17:A16/A17-中国   稿件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杨育才


王晓芬 制图


位于黄河上游的甘肃省定西市陇西县宏齐乡,过去的跑水、跑土、跑肥的“三跑”坡耕地,如今已成为保水、保土、保肥的“三保”梯田。
晨报特派记者 杨育才 本版现场图片


   
贵德县城全被绿树覆盖


   
  
  
采访考察团团长席伟斌在贵德畅饮黄河水

  晨报特派记者 杨育才 青海、甘肃报道

    黄河上游是指内蒙古托克托县河口镇以上的黄河河段,全长3472公里,流域面积38.6万平方公里,占全黄河总量的一半。根据河道特性的不同,黄河上游又可分为河源段、峡谷段和冲积平原三部分。

    河源段从青海卡日曲至青海贵德龙羊峡,经星宿海、扎陵湖、鄂陵湖到玛多,绕过阿尼玛卿山和西倾山,穿过龙羊峡到达青海贵德。该段河流大部分流经于三四千米的青藏高原上,两岸多为湖泊、沼泽、草滩,水质较清,水流稳定。

    峡谷段从青海龙羊峡到宁夏青铜峡。该段河道流经黄土高原山地丘陵,因岩石性质的不同,形成峡谷和宽谷相间的形势,黄河在这一段逐渐变黄。

    冲积平原段从宁夏青铜峡至内蒙古托克托县河口镇。该段黄河所经区域大部分为荒漠和荒漠草原,基本无支流注入,干流河床平缓,水流缓慢,两岸有大片冲积平原,即著名的银川平原与河套平原。

    本版中涉及到的考察主要集中于河源段和峡谷段。

    翻过日月山,万山两重天。青海湖畔的日月山,是我国青藏高原和黄土高原的分界点,也是牧区和农区的分界点。当“万里走黄河”大型自驾采访考察团由西向东翻过日月山后,原本铺着绿毯的高山草原逐渐远去,取而代之的是农田和裸露在外的黄土山地。

    离开青藏高原后,“少女时代”的母亲河渐行渐远。在青海东部以及甘肃境内的峡谷中,母亲河进入了她的“青壮年时代”。黄沙和峡谷,冲刷掉了母亲河的清纯和羞涩。蕴藏了近千公里的激情,一时喷涌而出。

    黄河上游经过的峡谷地段,是我国水土流失最为严重的地方。仅甘肃省境内的水土流失量每年就高达5亿吨,几乎占整个黄河流域入沙量的三分之一。水土保持,成为黄河上游工作的重中之重。近年来,青海和甘肃水土保持初见成效。

“县样本”1——青海玛多

生态移民还世“千湖”

    玛多,藏语意为“黄河源头”。在历史上,玛多县拥有4000多个大大小小的湖泊,俗有“千湖之县”的美誉。扎陵湖和鄂陵湖,则是黄河源头最大的一对“姊妹湖”。谁能想到,黄河源头拥有“千湖”的玛多,竟也出现过断流。

    李达伟,玛多县三江源办公室主任,生在玛多,长在玛多。在鄂陵湖畔举行的“万里走黄河”大型自驾采访考察团启动仪式上,李达伟向记者回忆说,在他儿时的记忆里,玛多水草丰美。但在1997年至2003年之间,草场急剧退化。“退化的原因是黄河源头持续干旱,牧民过度放牧,还有泛滥的鼠害,一亩地里有上千个鼠洞。”

    对黄河源来说,草场退化带来的威胁是致命的。2004年4月,黄河首次在源头的鄂陵湖出水口出现断流,30多米宽的河道只剩下一些低洼处结着厚厚的冰,河床全部裸露在外。根据水文资料,当时的鄂陵湖水位较往年下降2米,上游的扎陵湖水位更是下降了3米。

    黄河源头断流,这是玛多县生态全面恶化的最直接反应。与此同时,大小的湖泊也相继干涸。2004年,全县面积大于0.06平方公里的湖泊仅剩下261个。20年间,玛多县可利用草场的70%出现沙化和退化,湿地面积减少了80%。

    记者此次在从玛多县城赶往鄂陵湖的沿途看到,草原上看不到大片放牧的羊群和牦牛,而在湖边的水草中,则能看到大量游弋的野鸭。靠近马路边的草地上,偶尔还能发现几头藏野驴。

    野生动物的回归,得益于玛多县采取的三江源生态保护与建设工程。李达伟介绍说,从2003年开始,玛多县开展了生态移民安置,共生态移民585户2334人。2005年开始实施三江源项目,内容包括鼠害防害、湿地保护、沙漠化防治、工程治沙等。

    截至2010年底,共完成退牧还草988万亩,其中禁牧590.89万亩,限牧397.3万亩,减亩23.1万只羊单位。三江源地区生态系统退化趋势得到初步遏制,并呈现了“增水、增草”的现象,水源涵养功能得到恢复,草地退化趋势减缓,植被总盖度增长5%,优势种盖度增长11.5%。

    根据当地气象部门卫星监测数据,2003年,鄂陵湖和扎陵湖的水域面积达到历史最低点,分别是578和493平方公里;到2011年,两湖的水域面积则增加到677和560平方公里,加上降水的持续增加,萎缩和干涸的湖泊大多也已经恢复,“千湖之县”重现生机。

“县样本”2——青海贵德

七十余载种树保水清

    贵德,“以德为贵”之意。贵德位于青藏高原东北部边缘,坐落在龙羊锁和刘家峡之间。即将走出“少女时代”的黄河,在贵德将自己的少女之美体现得淋漓尽致。

    贵德号称是“青海的小江南”、“西宁的后花园”。整座县城坐落于黄河两岸峡谷谷地,黄河穿城而过,城外两边是光秃秃的黄土高山。但在城里,却是树木参天,绿树成阴,宛如一个世外桃源。

    黄河贵德段全长约80公里,河水清澈而平缓,河面宽阔而浩荡,温柔静谧,静如处子。在县城河滨的水车广场上,矗立着一块巨石大碑,上面刻着前国务院副总理钱其琛的题词:“天下黄河贵德清”,这也是对今天贵德黄河的逼真描述。

    但在历史上,贵德黄河并没有现在这样的清澈。根据清初《西宁府志》记载:贵德“背倚黄流,西临青海,河隍夹辅,松潘后屏。”由此可见,300年前的贵德黄河还被称为“黄流”。“天下黄河贵德清”,一方面来自于上游龙羊峡水库的修建。据黄河上中游管理局副调研员孙太旻告诉记者,龙羊峡水库是黄河上最大的多年调节水库,上游来水经过水库的沉淀,一河清水向下行,沿途又没有太多支流进入,水到贵德当然还是清凌凌的。

    此外,贵德人持续70多年的植树传统,也是黄河水清的一大原因。贵德县林业环保局副局长宋永宏透露,贵德一河清水不仅仅是上游水库的调节,同时还因为贵德人注重黄河源区的生态保护,黄河在草原上流淌,泥沙少。

    贵德人的植树传统,可追溯到70多年前。1939年,时任贵德县县长的吴世瑾,在县城周围大量开荒植树,植绿从此成为当地百姓的一大传统,延续至今。

    宋永宏介绍说,每到春季,当地老百姓都会自发地植树,政府只需要提供树苗,不需要组织或者提供其他任何经济鼓励政策。“他们看到了绿化带来的好处,新建好房屋,也会立即在房前屋后栽种各种树木。”

    在一个日出时分,记者登上县城南部的制高点南海殿,整个县城尽收眼底。令记者吃惊的是,县城里三四层楼高的建筑,绝大部分都被绿树遮盖,有的也只露出红色和白色的楼顶。这座小小的县城,竟是一块堪比江南的绿洲。

    在贵德县城内的水车广场,采访考察团得以近距离亲近黄河。这一段河面宽约100米,河底的卵石清澈可见。河的对岸,翠绿的灌木丛临水而生,连成一片。广场的下游,四五名小孩在父母的带领下,在河边戏水嬉戏。

    在完成取水仪式之后,随团的黄河上中游管理局副调研员孙太旻难掩激动之情,将铜尊里的黄河水一饮而尽。在他的带领下,随团的队员们纷纷舀起黄河水,仰起脖子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甜,好喝!”“真爽口!”“没想到黄河水竟然如此的甘甜!”

“县样本”3——甘肃陇西

黄绿梯田独拦亿万沙

“定西苦瘠甲于天下。”1876年,晚清封疆大吏、甘肃总督左宗棠在上奏中如此感叹。此后100年间,这句话一直是定西的真实写照。定西地处黄河上游,甘肃中部,属于黄土高原丘陵沟壑区,一度曾是黄河上游水土流失最为严重的地区。

    如果在今天,左宗棠还能随着“万里走黄河”考察团行辕定西,他一定会发出更大的感慨,“苦瘠甲于天下”说法,早已经随着滚滚的黄河水,成为历史。

    站在定西市陇西县宏伟乡的一个制高点,放眼望去,梯田里种着小麦、马铃薯以及各种中药材。梯田、草坡、水保林高低错落,梯田像是无数级黄绿相间的台阶,丘陵和山头则像是一座座绿色的金字塔。

    这些绿油油的梯田,完全是由过去光秃秃的坡地改造而来。甘肃省水土保持局局长尚祯介绍,在实行坡改梯之前,定西的坡耕地占全市耕地面积的88%。“在坡地上耕种,跑水、跑土、跑肥,当地过去有种说法,‘种了一坡、收了一车、打了一斗、煮了一锅’,是真正的广种薄收。”

    对于黄河上游而言,坡耕地所带来的水土流失,是最大的危害。在实行坡改梯之后,这一流域的水土流失得到很大缓解。尚桢解释说,和坡地相比,水平的梯田可以最大程度地拦蓄天然降水,减少水、土、肥的流失。“每亩梯田比坡耕地可多拦蓄40立方米-50立方米的雨水径流,拦蓄泥沙3-5吨。”根据甘肃省水土保持局的统计,全省现有各类水土保持措施,其中仅梯田措施每年就可拦蓄泥沙1.1亿吨,约占全省年入黄泥沙总量的五分之一。

    为减少入黄泥沙,除坡改梯之外,甘肃省还采用淤地坝,在水土流失严重的沟壑下游建坝,拦截泥沙。记者在当地看到,淤地坝大多建于黄河支流的小流域区内,在泥沙汇集和通道处形成了一道人工屏蔽,泥沙在坝上方形成平整的坝地,被农民开垦为良田。甘肃省水土保持局局长尚桢透露,甘肃全省有1623座淤地坝,这些工程每年可以拦截泥沙3.41亿吨,对减少入黄泥沙起到重要作用。

    这些淤地坝不仅可以拦沙,还可以拦截洪水,减轻下游威胁。“由于是骨干坝、中型坝和小型坝层层拦蓄,因此具有较强的削峰、滞洪能力。”此外,淤地坝还成为连接沟壑两岸的人造道路,方便当地百姓的出行。
 楼主| 发表于 2011-9-2 10:22: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万里走黄河系列报道二

透支“黑金白银”让黄河徒叹悲催
■建水电站断流令沿段大型湖泊渐趋消失 ■采煤致三省接壤地区地层塌陷小震不断
2011年9月1日   A18:A18-中国   稿件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李晓明               
               
       
               
               

               




8月19日晨报 A16、17版曾发表过“万里走黄河”系列报道一
               
               
       
               



头道拐水文站的水位坐标,目前水位线只有297毫米。
晨报特派记者 李晓明 现场图片

               
               
       
               

河中游是指内蒙古托克托县河口镇至河南郑州桃花峪间的黄河河段,河长1206公里,流域面积34.4万平方公里,占黄河全流域面积的45.7%。
王晓芬 制图


  晨报特派记者 李晓明 内蒙古、陕西、山西报道

    核心提示

    上游水利工程修建拦水淤沙,黄河河床30年抬高了将近2米,形成“地上河”;流域内的大型湖泊湿地日渐缩小,逐渐消亡;晋、蒙、陕三省接壤地区煤炭开发密集,致使地质破坏水土流失严重,小“地震”频发……

    晨报记者全程参与“万里走黄河”大型自驾考察采访活动,在黄河上中游目睹沿线生态坏境破坏日趋严重,地质灾害隐忧重重。

    人类与自然总是在不断博弈,水利和煤炭是大自然赐予的财富。社会在追求发展的同时,不断地向自然进行索取,大兴水利,开采煤矿,换来“黑金”和“白银”,堆砌起短暂的物质财富,却忘了有借有还,索取有度,牺牲了长远的自然生态。“也许再过几十年,等到资源耗尽,生存都将成为问题。”晋陕蒙接壤地区水土保持监督局局长陈雄龙的话并非危言耸听,或许是时候应该让母亲河的每个子女警醒了。

●考察点:巴彦淖尔市乌梁素海

同一纬度最大的湿地

60年萎缩四分之三

    位于内蒙古巴彦淖尔市的乌梁素海,是黄河改道而成,素有“塞外明珠”之美誉。

    乌梁素海位于呼和浩特、包头、鄂尔多斯三角地带的边缘,是中国八大淡水湖之一,总面积300平方公里,它是全球范围内干旱草原及荒漠地区极为少见的大型多功能湖泊,也是同一纬度最大的湿地。记者在这里看到,湿地芦苇丛生,风光秀丽,周围农田有着大片大片的西红柿和向日葵。

    然而,在这一片风光秀丽的景色之下,乌梁素海却面临着污染和面积逐年缩小的危机。新中国建立时,乌梁素海面积1200平方公里,现在只剩下300平方公里,60年间萎缩了四分之三。而日益严重的生活污水和工业废水排放,也使乌梁素海变成了五类水。

    当地官员介绍,乌梁素海湖水主要来自农田排水、山洪水和降雨补给。上游引黄河水用于农田灌溉、工业生产之后,污水排入乌梁素海,是造成乌梁素海水体恶化的一个重要原因,乌梁素海一度成为世界上沼泽化速度最快的湖泊之一。目前乌梁素海海底仍以平均每年淤高6毫米-9毫米的速度缩小,在污染最严重时推算,乌梁素海85%的水面将在30年后变成沼泽,乌梁素海将不复存在。

    面对这些威胁,巴彦淖尔市采取了关停污染企业、实施节水灌溉等一系列措施,不过效果如何,尚待时间考证。

●考察点:呼和浩特市托克托县

黄河上游和中游的分界点

河床每年抬高6厘米

    黄河上游和中游的分界点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所属的托克托县河口镇,黄河在这里拐弯,从东西流向转向南行,形成一个巨大的“几”字形拐弯。

    在托县的头道拐水文站,记者看到,上游湍急的黄河水在这里已经趋于平静,静静地流淌在河床上。宽阔的河床已经裸露了接近四分之一,两岸是开得很灿烂的向日葵花。插在河道中的水文坐标显示,目前的水位线是297毫米。宁蒙水文资源管理局局长钞增平向记者介绍,今年黄河流域遭遇了大面积的干旱,上游来水很少,最小流量只有15立方米每秒,水位属于低水位,最低的时候水位线只有150毫米左右。往年水位高的话,能够漫过两边的农田。

    头道拐水文站作为黄河上中游分界点重要的水文观测站,负责记录黄河上游来水来沙的重要数据。钞增平向记者介绍,长期以来黄河上中游交界处河道最大的变化是河床逐年抬高,黄河成为了“地上河”。钞增平举了乌梁素海这个点上的检测数据进行说明,从1981年到现在,河床整个抬高了将近2米,平均每年抬高6厘米。河床的抬高导致黄河防汛任务加重,同时这一段也是黄河凌汛最严重的河段。“这里纬度最高,气候最冷,冬天能够到零下39摄氏度,凌汛最严重的是三口河到万家寨这段,有1米多厚的冰层,需要用炮击、用炸药炸才能打破冰层。”

    为什么这里的黄河河道会逐年抬高?钞增平认为,一个原因是上游自然降水减少,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上游水库以及水电站等水利工程的修建,上游水量被大量拦截,导致中下游水势减缓,降低了对河床泥沙的冲刷力,导致泥沙不断淤积,进而抬高了河床。
 楼主| 发表于 2011-9-2 10:29:50 | 显示全部楼层
考察点:榆林市神木县红碱淖

中国最大的沙漠淡水湖

很可能几十年内完全消失

    陕西榆林红碱淖,是黄河流域另一个渐趋消亡的大型湖泊。

    陕西榆林市林业局副调研员郝文功向记者介绍,红碱淖的“淖”是蒙古族语,是水泊、湖泊的意思。红碱淖是陕西省最大的湖泊,也是中国最大的沙漠淡水湖,同时是榆林以及周边地区的水源地,湖岸线长43.7公里,最大水深10.5米,平均水深8.2米,但是随着生态环境的恶化,红碱淖面积不断缩小,很可能在未来几十年内完全干涸,走向消亡。

    气候变化和人为原因是红碱淖走向消亡的两大原因。据郝文功介绍,红碱淖的流域内有7条河流,其中在内蒙古境内3条河流,但是2006年最大的注水河营盘河被筑坝拦截,今年另一条注水河蟒盖兔河也被截流建造水库。两条主要河流被截断,而在陕西境内有4条河流较短小补水量不大,就等于直接切断了红碱淖最主要的水源,这不仅会加快整个流域的荒漠化进程,还影响着20余种珍禽,尤其是世界濒危鸟类遗鸥的生息,长此下去将造成生态灾难。

    为恢复红碱淖地区植被,保持水土,榆林市一直在推进生态修复工程。其中,治沙先锋张应龙是个典型,他原是神木县史志办一名干部,上世纪90年代离职领办企业,事业有成。2002年春,一次偶然的机会,张应龙来到神木县境内黄河一级支流的秃尾河上游的各丑沟时,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黄沙漫漫,风刮得紧时,不一会就把膝盖以下埋住了。自此,张应龙便立志治沙,拿出个人积蓄300多万元,承包了秃尾河源头南北长35公里、东西宽约10公里的43万亩荒地。治沙10年,完成治理面积14万多亩,治理区植被覆盖度达45%左右,秃尾河上游地区逐渐焕发出了勃勃生机。

●考察点:晋陕蒙接壤地区

黄河七成粗泥沙聚集于此

地质破坏致“地震”频发

    晋陕蒙接壤地区涉及山西、陕西、内蒙古3省(区)5地(市)13县(旗、区),面积5.44万平方公里,是黄河流域水土流失重灾区。晋陕蒙接壤地区水土保持监督局局长陈雄龙向记者介绍,黄河主要问题是治沙,而且是粗泥沙,细沙都冲走了,整个黄河70%的粗泥沙都在这个三省接壤区域。

    陈雄龙说,该地区煤炭资源丰富,是我国有名的黑三角地区,千万吨、两千万吨的煤矿比比皆是,近十多年来,随着该区能源资源的开发,生态环境受到严重破坏。共有水土流失面积4.65万平方公里,占全区面积的85%。

    “现在这一地区的形势很可怕,资源开发完了,生态却被破坏严重,后果不堪设想。”陈雄龙说,一些地方现在随着资源开发,非常富有,从原先的小山村发展成现在的城市,奔驰、宝马车遍地,但是也许30年之后,资源耗尽,很可能成为不毛之地,无法生存。

    陈雄龙还提到一个现象,该地区资源开发产生了大量的煤炭塌陷区,近两三年,这个地方不停发生小型“地震”,震级都不高,大概在2、3级,基本没有超过4级,尤其在神木地区,“其实那不是地震,而是煤炭区塌陷,造成地震的错觉。”

    对于生态遭到破坏的现状,陈雄龙忧心忡忡。“我可以大胆预测,像红碱淖这样的地方很可能在十年之后成为一个小水潭,非常可怕。母亲河消失的话我们搞水利的都是罪人。”

    然而,现实也让陈雄龙无奈,“我们没有职能没有经费,也没有上级的授权。”陈雄龙认为,这一地区生态遭到破坏的原因,还在于地处三省交界,缺乏监管。陈雄龙说,晋陕蒙接壤地区水土保持监督局作为一个监督机构,并没有执法权,发现破坏生态的情况也只能向当地政府报告,然后由政府具体执法部门进行处理,各省的处理也有差别,往往不了了之。

    如何把这一地区搞好?陈雄龙认为搞起来也很容易,“第一个应该有个统一的组织负责,级别应该够高;第二个是严格修订相关法规;第三加强政策研究,像对采煤塌陷区的研究,目前明显落后;第四应该统一补偿费标准,资源开发的同时应该拿出钱来治理。”
 楼主| 发表于 2011-10-20 19:24:34 | 显示全部楼层

少女母亲河 青藏高原的恋人

——黄河源头纪行

2011年10月20日   B11:B11-我·晨报   稿件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杨育才


左:车队抵达鄂陵湖
右上至下:贵德黄河大桥,河水碧清鄂陵湖畔的藏獒从西宁往玛多的214国道沿途风景鄂陵湖畔经幡围绕的牛头碑采访考察团出发
本版图片 杨育才 摄

  我——杨育才

    新闻晨报国内部记者。

   

    让我们创作自己的“超迷你”晨报!

    这是新闻晨报多维空间的N+1:每版由一位晨报人担纲主创,完成选题策划、采写组稿及版面编辑工作,展现他们非常规的视角见闻、评论感悟、兴趣爱好、生活智慧和想象世界。

   

    驱车行驶在伸手可触白云的青藏高原上,身子顿时得以舒展,像白云一样轻盈;心胸也豁然开朗,像高原和蓝天一样开阔无垠。在母亲河源头的鄂陵湖畔,辽阔、静谧、神圣的氛围交织在一起,沁人心脾。

    “少女时代”的母亲河,辗转缠绵于青藏高原,像是他的“恋人”;翻过日月山后,她逐渐褪去绿色,披上一身成熟的土黄,那一刻,她成为了黄土高原的“妻子”。

   

    今年8月初,我有幸跟随“万里走黄河”大型自驾采访考察团,从西宁驱车前往黄河源头玛多县,再从玛多县顺河而下,采访考察黄河上游的生态环保。

    这是我继长江源和玉树之后第三次登上青藏高原,但也是印象最深的一次。之所以印象最深,不仅因为是第一次自驾上高原,更重要的是,黄河源头的美景,颠覆了我此前关于她的所有想象。

路:“高原画廊”214国道

    玛多,藏语里的意思是“黄河源头”。玛多县城位于青海省果洛州西北部,距离西宁市有近500公里的车程,是西宁前往玉树的必经之处。

    当天一大早,20多辆越野车组成的车队鱼贯而出西宁市,向西进入西湟高速,在湟源左转驶入109国道,然后在青海湖畔的倒淌河转入214国道,一路向前即直奔玛多。

    214国道,被众多旅游者誉为中国最美的国道之一,堪称“高原画廊”。尽管我只途经这条道路不到六分之一的路程,但她沿途的美景,已足以令我流连忘返。

    青海境内的214国道,在数百公里的距离内,同时跨过长江和黄河这两条母亲河的发源地。再往南,她还跨越了澜沧江、怒江、红河三大国际河流的源头。一条路,能串起这么多条大江大河的源头,这不仅在中国,就算放眼全世界也非常罕见。

    玛多被称为“千湖之县”,沿214国道会看到不少大大小小的高原湖泊。其中一个的名字叫“苦海滩”,颇有意味。车队在湖边短暂休整时,只见朵朵白云漂浮在湖面上,湖边黄绿色的草原上,散落着白色的羊群。每一只羊,都像是云朵幻化而成的珍珠,洒落在绿色的毛毯上。

    开车行驶在这条天路上,白云似乎触手可及,身子顿时得以舒展,像白云一样轻盈;心胸也豁然开朗,像高原和蓝天一样开阔无垠。尽管队医提醒不要在高原上跳跃奔跑,但在那一刻,脚步的沉重,呼吸的急促,早已被“高原画廊”中的美景抛到九霄之外。

湖:黄河源头“姊妹湖”

    在玛多县城,因高原反应带来的头疼,我几乎一夜无眠。同车的一位队友,吐了一夜,无法前往黄河源头的鄂陵湖。

    鄂陵湖,在藏语里的意思是“青色的长湖”。鄂陵湖其实并非黄河的真正源头,只是黄河上游最大的淡水湖之一。黄河流经星宿海之后,从扎陵湖的西南流入,再从东南流出,注入鄂陵湖。两湖相距仅15公里,如果从空中俯视,两湖宛如两颗晶莹的蓝宝石,镶嵌在黄河上游,被人们并称为“黄河源头姊妹湖”。

    从玛多县城前往鄂陵湖有60公里车程,近半的路段还是整修中的沙石路。汽车后视镜里,蓝天白云之下,长长的车队掀起阵阵尘土,连绵不绝,蔚为壮观。

    当汽车翻过一座高原山丘,一片碧蓝陡然出现在面前,车里的人都情不自禁地欢呼起来。

    鄂陵湖就像一面巨大幽深的镜子,镶嵌在高原山丘之内。蓝天白云,交织于湖光山色之间,令人心醉不已。

    为保证黄河源的水土涵养,玛多所在的三江源从2005年开始实施生态修复工程,牧民生态移民,减少涵养区放牧。在鄂陵湖畔的草原上,已经很少看到成群的牛羊。在湖边长有水草的地方,常有天鹅或者野鸭出没。

    采访考察团在鄂陵湖畔的一块草地上举行了出发仪式,藏族青年为大家表演民族歌舞。高亢的歌声、五彩的藏袍长袖、草地上威严的藏獒、山头处飘扬的经幡、屹立的牛头碑,共同交织出辽阔、静谧、神圣的氛围,在我内心的深处,定格为一幅永不模糊的风景画。

河:母亲河的“少女时代”

    出鄂陵湖之后,清清的黄河水一路东行。进入青海和四川交界的玛曲县境内,母亲河迎来了“九曲第一湾”,掉头复向西北而去。“九曲第一湾”,恰似少女的优雅回眸,又像是对青藏高原的缠绵眷恋。

    在青海湖南侧的海南藏族自治州内,黄河再次东行。“万里走黄河”的车队,在龙羊峡下游的贵德县,追上了母亲河继续东去的步伐。

    车队抵达贵德县城,已是黄昏时分。在夕阳的照耀下,金黄色的黄河清大桥横卧在碧波之上。谁也想不到,桥的那一头,等待我们的,竟是一片绿荫掩映的世外桃源。

    县城周围,是光秃秃又望不见头的黄土高原;县城里面,却到处是合抱的大树,让人感觉似乎从黄土高原,一下子“穿越”回了江南。

    滋养这座小县城的,除了阳光和空气,就是黄河。

    黄河穿城而过,正是有了清澈的黄河水,这座荒丘之间的小城,才会如此的郁郁葱葱。而贵德人对黄河的感情,既有子女对于母亲般的反哺和敬爱,也有着年轻人对于心上人般的眷恋和情爱,还有着长者对于幼者般的怜爱与呵护。

    对黄河夹杂着诸多情感的贵德人,为保护黄河付出了自己的努力。他们植树造林,在贵德的黄河沿岸,很少见到裸露的黄土,水岸相接处,多是与河水一般绿油油的灌木或水草;他们放弃污染河水的工厂,绿荫所到之处,看不到一根烟囱。

    母亲河的“少女时代”也是短暂的。当她一路欢颜地继续下行,褪去象征“少女时代”的绿色,她换上一身成熟的土黄,母亲河,在此成为了黄土高原的“妻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我心飞扬 ( 沪ICP备06061530号 )

GMT+8, 2019-1-20 15:51 , Processed in 0.05453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