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张丽清

我们去上学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1-4-6 12:39:4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0# W.Y.Zhang
这个问题说简单似乎很简单,几乎每年都有人捐赠建“希望小学”,以改善落后贫困地区上学难的问题。说复杂很复杂,因为已经建立的“希望小学”有不少成了猪圈,仓库或者生产队办公楼。肯定伤害了捐助者的心,也让“旁观者”很困惑?反映什么问题呢?是素质,是规划?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
发表于 2011-4-6 18:23: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Y.Zhang 于 2011-4-6 18:25 编辑
回复  W.Y.Zhang
这个问题说简单似乎很简单,几乎每年都有人捐赠建“希望小学”,以改善落后贫困地区上学 ...
张丽清 发表于 2011-4-6 12:39

西方人有办慈善事业的传统 -- 如何而来,我不懂,也没有读到过有关的历史。或许也是为对此并不关心,没关心。可是办教育,慈善事业只能是辅助,不能说依靠。你说呢?“希望学校”终究还是不能托起孩子们受教育有发展的希望。
 楼主| 发表于 2011-4-7 15:06:38 | 显示全部楼层
西方人有办慈善事业的传统 -- 如何而来,我不懂,也没有读到过有关的历史。或许也是为对此并不关心,没关 ...
W.Y.Zhang 发表于 2011-4-6 18:23

完全同意张教授的观点。靠慈善机构或者个人来资助教育,终究是托不住这个“大盘”的。我们的某些领导一谈教育就会脱口而出:“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可现实状况呢?教育财政拨款就增加那么百分之零点几,讲了五,六年至今做不到,唉,任重道远啊......

发表于 2011-4-7 21:04:32 | 显示全部楼层
完全同意张教授的观点。靠慈善机构或者个人来资助教育,终究是托不住这个“大盘”的。我们的某些领导一谈 ...

张丽清 发表于 2011-4-7 15:06

首先要搞清楚的是什么是政府应尽的责职,像医疗卫生、教育、经济适用房、廉租房等关系到民生的相关项目,就应该由政府为主导,在满足了基本的需求后才能适当地开放市场,政府部门不应该老是光想着靠别人来募捐啊、集资啊以市场经济为借口来推卸自己应付的责任。
发表于 2011-4-8 11:46:13 | 显示全部楼层
完全同意张教授的观点。靠慈善机构或者个人来资助教育,终究是托不住这个“大盘”的。我们的某些领导一谈 ...
张丽清 发表于 2011-4-7 15:06

我们擅长口号,而且属于喊过了就算做过了的那种,包括照片中的八个字。
 楼主| 发表于 2011-4-8 12:58: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丽清 于 2011-4-8 13:00 编辑
我们擅长口号,而且属于喊过了就算做过了的那种,包括照片中的八个字。
Fanza 发表于 2011-4-8 11:46

看看这些简陋的学校。再看看上面的口号,真是特有讽刺意境。


 楼主| 发表于 2011-4-8 14:12: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丽清 于 2011-4-8 14:24 编辑

quote]看看这些简陋的学校。再看看上面的口号,真是特有讽刺意境。
张丽清 发表于 2011-4-8 12:58 [/quote]
再看看豪华学校。这是云南红河州弥勒县庆来学校(著名数学家熊庆来出生在弥勒县)由红河卷烟厂,云南烟草红河州分公司,红河雄风印业有限责任公司三方出资创办的经营性民办学校,共占地百余顷(一顷15亩,一亩约660平方米)。临湖而建,硬件设施,豪华,先进,完备。


      
别墅式的学生宿舍


有10米跳台的游泳跳水池


人工沙滩的湖边
[attach]141662[/attach]
豪华阅览室
[attach]141660[/attach]
豪华的厕所



假山景色
发表于 2011-4-10 18:32:29 | 显示全部楼层

河南贫困地区儿童营养堪忧 孩子称饿极了就睡觉

来源:大河网
2011年04月08日08:51

  核心提示
  昨天中午,位于国家级贫困县鲁山县西北部的观音寺乡桐树庄小学热闹异常,150名在校学生吃到了他们入学以来的第一顿免费午餐,接下来的一个月内,他们还能继续享用。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日前发布的国内贫困地区学生营养状况调查报告显示,中西部贫困地区儿童营养摄入严重不足,受调查的1400多个农村孩子中,12%发育迟缓,72%上课期间有饥饿感,学校男女寄宿生体重分别比全国农村学生平均水平低10公斤和7公斤,身高低11厘米和9厘米。这一调查结果被媒体披露后引发舆论关注,许多网友呼吁关注山区小学生的午餐难题。

  4月1日,由国内几十家主流媒体和众多网友发起的“贫困山区小学生免费午餐计划”正式实施,贵州黔西县沙坝小学成为第一个试点,桐树庄小学是我省的第一个试点。

  【现场】

  150个孩子在校吃上免费午餐

  花费现场公示,共计360.3元,每个孩子合不足3元

  昨天中午,位于鲁山县西北部的观音寺乡桐树庄小学如期迎来了下课铃声,与以往不同的是,学生们并未蜂拥跑出校门,而是在操场上排起了长队。在那里,老师及热心的学生家长已经备好了热腾腾的米饭和紫菜蛋花汤。

  学前班的张子奇拿着新发的不锈钢小碗等着吃午餐,他态度坚决地告诉来接他的家长:“等我吃完免费午餐再回去吃桌(吃酒席)。”

  按照年级从低到高的顺序,150名学生很快领到了午饭。学前班的学生一字排开坐在教室前的台阶上,一边往嘴里扒米饭一边四处张望,他们对这顿免费午餐感到新奇。而高年级学生,有的在教室内享用,有的则聚在外面边吃边聊:“比俺奶做的玉米糁好吃多了,你看我碗里这块肉多大。”

  因为是第一顿免费午餐,加上好多学生早上均没吃饭,所以一碗米饭让孩子们无法填饱肚子。老师们在一旁边看着,让个子大的高年级男生先过来打第二碗米饭,对低年级的学生,则是劝他们“少吃点,别撑着了”。

  午餐持续的时间很短,孩子们吃饱喝足后,老师们开始教他们如何刷碗,如何存放自己的碗筷,然后才与前来采访的记者一起吃剩余的饭菜。

  一块小黑板上,一位老师用粉笔算了这顿午餐的所有费用:大米25公斤,105元;猪肉12.3市斤,135.3元;青菜50元;油1公斤,10元;煤,50元;作料,10元,共计360.3元,每个孩子合不足3元。

  【调查】

  一半学生中午吃不到热饭

  冯晓航的午餐是自带的蒸馍,蒸一次要吃一星期,所以她的馍经常长黑毛

  群山环抱的桐树庄小学共有7个班级,自2002年与其他村小学合并后,共有21个自然村的150名学生,其中最远的离校将近5公里。大多数孩子上学都要翻山过河,因该村至今尚未享受到“村村通”政策,崎岖不平的山路让孩子们的求学之路异常艰难。据介绍,他们一天花费在路上的时间在4个小时左右,不少人中午放学必须急匆匆回家吃饭,然后马不停蹄返回学校。

  头一顿免费午餐,9岁的袁梦想只吃了一碗米饭,问他为啥不吃,他害羞地说,怕吃多了,明天就不让吃了。他患有小儿麻痹症,位于乔庄组的家离学校虽然只有2公里,但他每天花费在路上的时间比其他孩子多了一倍,为此,他经常中午不回家,有时吃奶奶准备的干粮,有时就只喝自来水充饥。

  六年级的冯晓航家住竹园村黄背洼组,离学校将近5公里,每天早上5点多就得起床,而她的父母均外出打工,她早上基本上没吃过饭,带些邻居蒸的馍做午饭,蒸一次馍要吃一星期,所以她的馍经常长黑毛,“有时候也上山挖些野菜就着吃,渴了去水管上喝自来水”。

  该校老教师武天龙说,桐树庄小学像冯晓航这样父母均外出打工的留守儿童占70%,早上不吃饭就来学校的学生占80%,中午在学校吃干粮的占50%,另有一部分学生要么到邻近的亲戚家吃饭,要么买泡面吃。“还有两个孤儿,情况更糟。”武天龙说。

  这两名孤儿,一名是12岁的五年级学生李一含,他的父亲患尿毒症去世,母亲改嫁后他由邻居照料,早上基本不吃饭的他,中午也是“有时候吃,有时候不吃,饿极了就睡觉”。另一名是6岁的一年级学生赵文海,父亲几年前外出打工去世后,他便到几家亲戚家轮流住。“亲戚家也不富裕,他更是吃了上顿没下顿。”武天龙说。

  记者问赵文海免费午餐好不好吃,他先点了点头,后来又说:“快食面更好吃。”因为从未有过零花钱的他,曾经吃过同学吃剩的快食面,感觉那是“天底下最好吃的”。

  许多老师也面临午餐难题

  除了教学之外,他们无一例外地还要为家中的农活操劳

  桐树庄小学共有10名教师,除了教学之外,他们无一例外地还要为家中的农活操劳。

  与学生一样,住在大山深处的这些教师也面临着离校远的困境,因为没修水泥路,即使有摩托车也很难在山路上畅通无阻,一遇刮风下雨,午饭就只能是在学校啃干粮喝开水。

  今年41岁的女教师慎省会自1990年即在桐树庄村一处叫黄安乐的山沟里代课,当时每月仅50元工资。到了2001年,有了孩子的她回家务农,可等孩子到了上学年龄时,黄安乐小学合并到了桐树庄小学,她家离学校将近4公里,为了照顾儿子上学,她回到学校做代课教师。“现在工资涨了,前两年500元,今年涨到600元了。”慎省会借来邻居的轧面条机,买来煤球在学校做顿午饭,这样既能解决自己及儿子吃饭的问题,又能帮中午啃干馍的孩子们烧些开水,“有时饭做多了,也经常给一些中午没吃饭的孩子吃”。

  在桐树庄小学教了大半辈子学的武天龙无奈地说:“几十年来,我自己也不清楚替多少贫困生垫过学费,也不知给多少个没饭吃的孩子拿馍吃,有时看到中午有些学生饿得趴桌子上不想动,我心里也酸酸的,但毕竟教师也不富裕,靠我们管那么多孩子吃饭也不现实。”

  【模式】

  爱心人士出资,

  老师家长监督钱咋花

  一顿免费午餐好搞,但能搞多久,这是个大问题

  桐树庄小学的免费午餐,首批启动资金由朱凤莲提供,这位在深圳开办保姆大学的河南老乡正准备在郑州开办中加家政公司,正忙于筹备开业的她得知桐树庄小学孩子们的困境之后,委托记者带去一万元现金作为启动资金。

  4月6日放学前,学校教师特意召集全校学生开了个会,让他们回去告诉家长,从第二天中午开始,他们将全部留在学校吃免费午餐,朱凤莲所提供的一万元钱至少能供给他们免费吃一个月。4月7日一大早,全校150名学生每人领到了一个新的不锈钢碗。

  对于免费午餐的运作和资金管理,教师武信通主动承担了买菜、买米的任务,匡中文担任会计,武天龙带领4个学生代表及学生家长薛小环和热心村民王玉成立监督委员会,全程监督免费午餐的购买及制作过程,以期“把每一分钱都花到孩子们的午餐上”。

  昨日,午餐时的热闹场景很快过去,老师及学生家长开始议论:“一顿免费午餐好搞,但能搞多久,这是个大问题。”一位学生家长称:“免费午餐若能长期搞下去,我就能脱开身外出打工了。”

  教师们粗略算了一下,150名学生每顿按3元标准,一个月就要上万元,现在做饭都是老师及热心村民帮忙,将来若聘请厨师,花费会更大。

  “免费午餐下个月还有吗?能不能呼吁更多人加入到免费午餐活动中来?”采访中,不少学生家长问记者。一位老师说,3元钱将解决一个山区孩子的一顿午饭,孩子们将不再饿着肚子趴在课堂听课,善莫大焉。记者朱长振文杜小伟
 楼主| 发表于 2011-4-12 14:05: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丽清 于 2011-4-12 14:07 编辑

回复 38# wmm
天蒙蒙亮就起床,基本不吃早饭,“爬山涉水”一,二小时去上学。长了黑毛的馍和着野菜是中饭,渴了喝自来水,饿极了就睡觉。有了免费午餐,也不贪吃,想着还有明天,后天......我真正明白什么叫“炼狱”!什么叫勤劳勇敢的中华民族!
发表于 2011-4-12 20:27:50 | 显示全部楼层

贫困学生扛100斤土豆去上学 每周吃不到2两肉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4月12日09:05  国际在线



牛奶真好喝,董仁增嘴角边挂着牛奶。

青海乐都县贫困学校


  本报记者探访青海乐都县贫困学校“学生餐桌”,眼及之处皆心酸

  今年2月底,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发布调研报告称,中国西部农村贫困学生存在严重营养不足,身高和体重都明显低于正常年龄儿童。

  去年5月后,该机构对青海、云南、广西、宁夏四个省份的12所农村寄宿制小学的学生营养问题做了抽样调查。参加体验的1458名10—13岁学生中,生长迟缓率近12%,低体重率达到9%,其中72%的寄宿学生,上课期间有饥饿感,维生素C的摄入量几乎为零……

  随着农村教育布局调整、寄宿生人数增加,各级财政对贫困学生的生活补助资金并未同步增长,这就导致一些地方不得不降低对学生的补助标准,贫困农村学生营养问题相当突出,生长发育迟缓和贫血的比率居高不下,被形象地称为“营养贫困”。

  4月6日,本报记者随浙江省爱心事业基金会、正泰公益基金会、浙江大学MBA联合会,前往国家级贫困县青海省乐都县,探访贫困学校的“学生餐桌”。

  □本报记者 张文华 文/摄

  4月6日下午,青海省乐都县马厂乡,下起了年后的第一场雪。

  高原的雪,有一种铺天盖地的气势,马厂乡中心学校,很快成了白茫茫一片。

  傍晚5点,开饭铃声骤然响起,孩子们像躲在海藻中的鱼一样,从每个教室里涌出来,带着各自的饭盆,奔向食物的方向。

  在排队等候的孩子中,我一眼就看到了王君,不为别的,只因他特别瘦小。

  “小朋友,几年级了?”

  “八年级。”看我有点愣住了,王君赶紧小声解释,“就是初二。”

  我难以想象他已经初二了。

  “1米37,别人也说我个头小。”王君抓着饭盆,眼睛亮晶晶地看着我,鼻子却在使劲嗅着食物的气味,“我饿了。”

  一个学生每周吃不到2两肉

  马厂乡中心学校有294个学生,住校生164人,一日三餐都吃在学校。

  学校没有食堂,只有一间煮“饭”的小房间。开饭前,我去转了圈,昏黑的屋里架了两口大锅,两个阿姨正忙着切土豆,“晚饭吃大肉加土豆,下面条吃。”

  阿姨说的大肉,就是案板上的一小堆猪肉。

  “有10斤呢。”

  “这么多学生,这点肉哪够?”

  “是不够,可这也不是天天有。”为了让每个孩子都能吃到肉,阿姨们想了个办法,“10斤肉切成丁,下到面条里,小是小了点,都能吃到啊。”

  很快,王君打到了晚饭,大半碗热腾腾的面,面汤在饭盆里晃动,他数着漂浮的肉丁,一脸满足,“一、二、三、四……阿姨,你看,有好几颗呢。”

  我凑过去看了看,饭盆里大块的土豆间,零星有几小块肉,王君小心挑出来,像宝贝一样舍不得吃。

  “周末回家,有肉吃吗?”

  “没有,回去了吃土豆。”同学寇文俊抢着回答,“阿姨,我们在学校里有肉吃,一个星期能吃到两三次。”

  算下来,一个孩子每周吃不到2两肉。

  几个孩子凑一起吃饭,谈论最多的就是“你吃到了几块肉?”孩子们说,饿了再吃一盆饭,再饿就睡觉。

  扛着100斤土豆去上学

  吃饭时,马厂乡中心学校的李莲秀,扒拉着饭盆里的土豆片,“看看是不是我们家的。”

  “你家的土豆,怎么会到学校来呢?”

  “阿姨,学校(吃的)不够,我们(住校生)都要带土豆和油的。”

  在马厂乡,家家户户都种了土豆和油菜,今年开学时,李莲秀和父母扛了100斤土豆、4斤清油(用油菜籽榨出来的)到学校报到。

  “阿姨,我们家的土豆特好,都是一个个挑出来的,我爸说了,小的、青的不能拿学校去,我要在学校吃饭的呢。”

  同学李丹也凑了过来,“阿姨,我家的土豆也很好的。”

  很多孩子们都说,因为自己住校,家里就把最好的土豆挑出来,尽量让他们能吃得好一点,差一点的土豆留在家里,“学校(的面)里不光有肉,土豆也比家里的好吃。”

  煮“饭”的小房间里,每天有几大盆土豆,很多都是学生带来的。副校长南积虎说,学校里别说食堂,连个像样的厨房都没有,饭都没法煮,只能煮面条和稀饭。

  这还不是他最发愁的,“我们西部山区啊,很多学校都撤并了,寄宿的学生多了一倍,但财政上对贫困学生的补助金,还是按原先的数量配置,等于是两个人吃一个人的饭,哪够学生吃啊,只好让他们自己带一点,这样也只能做到吃饱,做不到吃好。”

  一天一个鸡蛋,想都不敢想

  在中坝乡中心学校孩子们的观念中,有牛奶喝、有鸡蛋吃的日子,比过年还期盼。

  去学校的前一天,浙江省爱心事业基金会特意给孩子们准备了礼物:鸡蛋、牛奶、苹果。

  中午11点,学校煮好了鸡蛋,和牛奶、苹果一一去教室分发。

  三年级的薛香措,对着鸡蛋笑了半天,看到我走过去了,赶紧捧着鸡蛋躲到桌子里,同学们一拥而上,把他揪了出来。

  我以为他是害羞,不好意思当着我的面吃。薛香措还是笑,脸上两大块高原红愈发明显,“不吃,拿回去给爷爷吃,爷爷很久没吃鸡蛋了。”

  “那牛奶和苹果你自己吃吧。”

  “牛奶给妈妈,苹果给弟弟。”

  有同学已经狼吞虎咽地吃了,薛香措瞥了几眼,咽下了口水,从包里翻出了馍馍,这是他前几天带的,饿了就啃几口,“牛奶是什么味道我都不知道,我也想吃,不过要省给家里人吃。”

  初一的张富贵,也悄悄把鸡蛋藏了起来,“妈妈身体不好,给她吃。”他说,平时在家,自己一个月能吃到几个鸡蛋,妈妈好几个月没吃鸡蛋了。

  孩子们懂事得让人心酸,老师董其伟不得不“逼”着学生吃鸡蛋,“吃,吃,吃了长身体、学习好,一会我要来检查,看看谁的课桌里没有鸡蛋壳。”

  校长华增福说,山区的孩子们普遍身材瘦小,“个头、体重,跟你们那的学生没法比,营养跟不上,不光身体发育慢,还会影响学习,你就看这个鸡蛋,你们那的学生可能都吃厌了,我们的孩子,一天一个,想都不敢想。”

  牛奶原来是这个味道

  让薛香措咽口水的,还有同学董仁增嘴角挂着的牛奶。

  “阿姨,牛奶原来是这个味道啊!”第一次喝牛奶,董仁增先猛喝了几口,然后一点点抿着喝。

  “什么味道?说说。”

  小家伙紧紧抓着牛奶,歪着头,笑了半天,“就是,就是,反正很好喝。”

  “以前没喝过牛奶吗?”

  “没!”喝牛奶的几个孩子,一起喊着。王成兰拉了拉我衣角,“阿姨,我喜欢喝,就是还没喝习惯。”

  “你们在家,都喝什么呀?”

  “水、菜汤、土豆汤还有面汤。”孩子们的回答五花八门,“有牛奶喝,太幸福了。

  像是约好了一样,喝了几口后,孩子们纷纷把牛奶藏进了课桌。

  “太好喝了,留着慢慢喝。”郭洪学把牛奶放好,又掏出了馍馍。

  “想不想每天都有牛奶喝?”

  “想!”董仁增的声音最响亮,“阿姨,牛奶应该很贵的,我们能每天喝到吗?”

  孩子们就着雪花吃饭

  学校里没有食堂,王君捧着饭盆,小心翼翼走在雪里,走到寝室外的屋檐下,站着吃饭,边吃边跺脚。

  他把小脑瓜埋在饭盆里,“学校的饭比家里的好吃,这里有肉,家里只有土豆和馍馍。”

  和王君一样,大部分孩子都在屋檐下吃饭,边吸冷气边吃饭。雪下得很急,斜斜飘进孩子们的饭盆,没有人在乎,都埋头吃面,连汤水也喝个精光。

  “现在最大的心愿是什么?”

  王君放下碗,认真想了想,“希望快点暖和起来,在外面吃饭就不冷了。”

  那天中午,中坝乡中心学校的孩子们,吃的也是“土豆大肉面”。学校倒是有个小食堂,4排桌子,一次能容纳50人吃饭,但对全校360名住校生而言,实在是杯水车薪。

  孩子们鱼贯而入,打完饭后一溜儿蹲在食堂门口,食堂门口蹲满了,再站到屋檐下。蓟晓春和几个同学,干脆趴在室外乒乓球桌上,用瘦弱的背脊挡着雪,哆嗦着吃饭,“阿姨,你们有食堂吗?能坐着吃饭吗?我(露天吃饭)吃了3年了。”

  别看山区学校穷

  家里对孩子读书很重视

  青海省乐都县,2009年初,全县中小学寄宿生人数从2008年的3278人剧增至6667人,但营养补助款依然按2007年数据拨付,只能按人头分摊补助费。调查结果显示,由于营养摄入不足,10岁年龄组孩子的体重,要比2005年全国农村学生平均体重低3公斤;13岁年龄组中,男、女生体重分别低10公斤和7公斤,就男、女寄宿生的身高而言,分别比2005年全国均值低11厘米和9厘米。

  在两所学校转悠了半天,看到最多的,就是土豆。

  乐都县教育局局长周永善,也很感慨,“我读书那会,吃的就是土豆,现在当局长了,孩子们还是吃土豆,这种一代一代吃土豆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乐都县是国家级贫困县,可能是因为穷怕了,县里家家户户对孩子读书非常重视,“我们这里,只有好好读书,以后生活才会好,所以你别看山区学校穷,家里对孩子读书很重视,你别小看学校的土豆,都是最好的挑来的。”

  尽管家长们重视,可架不住乐都县贫困,山区家庭年收入3000元左右,“吃来吃去都是土豆、面条,只能吃饱,不能吃好,一般初中生身高只有1.4米多,体重比西宁的孩子还要轻5公斤左右,这些差异都是看得见的,看不见的就更多了。”

  周永善说,整个乐都贫困山区的住宿学生,就有1.2万多名,长期营养摄入不足,除了不利于孩子们身体发育,更不利于智力发展,乐都的孩子们想考出大山,要比沿海城市,甚至西宁的孩子,下更多的功夫。

  “很感谢浙江人民关心乐都的孩子,爱心营养餐也是我们一直想做、但做不到的事情,希望借助你们,能有更多的人来关心我们这里的孩子。”

  ■记者手记

  董仁增的馍馍和我的葡萄干

  4月的青海,和杭州完全是两个世界。下了飞机直奔乐都县,当天下午就下起了雪,县里人说,年后一直旱着,我们一到就下雪了,有利于植物生长,贵人带来瑞雪。

  去青海之前,我把家里最厚的装备都翻了出来,羽绒衣、棉裤、靴子、围巾、帽子、手套,全裹着上山,还是吃不消“瑞雪”的冷。

  西北山区的孩子,有我预料中的贫困,和预料外的礼貌,不管有没有采访他们,从我身边过的时候,都会冲我笑一笑,胆子大的直接喊一声“阿姨好”,我倒有些受宠若惊了。

  孩子们站在雪地里吃面,个个狼吞虎咽,我去“煮饭”间问了问,15分钟内,就分掉了3大锅面条,阿姨很热情,拉着我就要给我盛面吃。

  那会快6点了,说实话我非常饿,也很想尝尝这面味道如何,但一想到孩子们在数碗里的肉丁,要是真吃上一碗,阿姨肯定会给我舀很多肉,那孩子们能吃到的,就更少了,我谢过后赶紧逃了出来。

  回去的路上,和浙大MBA联合会主席周围一直唏嘘,这些孩子太可怜了,再好吃的土豆,天天吃谁受得了。我们打算晚上去超市买些糖果,第二天拿去给孩子们吃,就当小小的礼物。

  我最喜欢的是董仁增,很活泼,嘴角挂着牛奶,嚷嚷着要我给他拍照,还给我吃他的馍馍。我掰了一小块,难以下咽。小家伙说馍馍放了两天了,他是走读生,午饭就是馍馍。

  其他孩子“眼红”我吃他的馍馍,也把自己的递过来给我吃,我真不想吃,又不知道怎么推托,突然想起包里还有半包葡萄干,赶紧去掏。孩子们凑上来问我找什么,我说找好吃的,他们就忘了让我吃馍馍这事,伸长了脖子等。

  葡萄干找出来了,孩子们一拥而上,不过每人只分到一两颗,董仁增抓了一大把,我还以为这小子仗着跟我熟,想独吞,他说是分给挤不上来的同学,真是错怪他了。

  分吃了东西后,孩子们跟我特亲热,争着让我给他们拍照,董仁增像个老大哥,怕混乱中我的采访本和笔找不着,特意让人“给阿姨看好东西”。

  这些孩子如此可爱、懂事,非常容易满足,真希望他们能吃得稍微好一点,也希望有机会,我还能再去看看他们,看看他们有没有长高点,不过下次我一定会事先买好糖果。生活在城里的我们,每到吃饭时,常为吃什么感到纠结,现在,包括将来,我不会再那么纠结了,那里的孩子们,给我上了一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我心飞扬 ( 沪ICP备06061530号 )

GMT+8, 2019-6-19 13:18 , Processed in 0.05298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