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wmm

青藏高原冰川年均减少131.4平方公里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2-9-20 09:41:57 | 显示全部楼层

牧民倾尽积蓄守护青海湖近20年

2012年09月19日07:32  东方早报


8月28日,青海省青海湖边,南加在给藏民讲述草原沙化的危害。孙湛 早报资料


  早报记者 陈斯斯

  青海湖素以“高原蓝宝石”之誉闻名遐迩,曾被《中国国家地理》杂志评为中国“最美的湖泊”。然而,随着生态环境的开发和过度放牧,草原在退化成沙丘,物种在消失,湖边垃圾在威胁着牛羊的生命……

  南加,青海湖边一名藏族牧民,从30岁起开始关注生态,倾尽毕生积蓄,用近20年生命守护湖边的草原和湿地,治沙固沙,让千亩遭破坏的草原恢复植被和水源,救护受伤的普氏原羚和藏羚羊。在他的感召下,家人和众多志愿者也一同投入到保护青海湖的行动中去。

  卖牛羊为湿地注入水源

  南加的家位于青海共和县倒淌河镇梅雅村,在离青海湖东岸4公里的草原上。今年48岁的他,体格健硕,但双腿曾因坠马稍显不便。他曾做过商人,卖过药材和玛瑙,经营过草场和牛羊。上世纪90年代初,南加便有了保护青海湖的想法。从1997年起,他尝试恢复青海湖边的湿地。

  南加家边有块湿地“小泊湖”,以往这里满地鲜花、草地葱郁、物种丰富,是黑颈鹤的栖息地,但自上世纪70年代起,开发成旅游景点,草场被沙漠替代,泉水干涸;同时,随着环湖公路的修筑,人们跑到湿地捡拾黑颈鹤蛋或捕捞湟鱼,黑颈鹤只剩两只。

  南加卖掉大部分用来谋生的牛羊,并在湿地周围设立围栏,购置发电机、抽水机,注入水源,并放生幼鱼。为禁止牛羊进入,他每天绕着湿地巡护,且多次劝说和制止企图捕捉黑颈鹤的人。如今的小泊湖,从湿地的土壤、草的高度和密度来看,都已恢复到历史最佳水平。

  13年治理2000亩沙地

  南加的环保事业从1999年起范围扩大到沙丘。他称,目前青海湖周边沙化面积已达18万亩,经过他治理得到恢复的仅2000亩,有4000多亩仍在治理中。

  在南加眼里,治沙是一门学问,他摸索了13年。“第一年,我雇人把水泥柱、铁丝网搬到沙丘上,四周围起围栏,第二年去镇上购买草籽,靠人工刨地翻土埋种,投入8万元,结果草不是被牛羊吃掉,就是直接死掉。”最让他无奈的是当地人薄弱的生态意识,“总有牧民会把牛羊赶到刚长出草的沙地上,经过踩踏的植物很容易就死了。” 后来他摸索出经验:从当地土生土长的植物中提取草籽,直接撒在沙丘上,再将牛羊赶上沙山,靠牛羊脚力来回翻土,直接将草籽深埋,这样省钱省力,长出的草也不再那么脆弱;为防止牧民把牛羊赶进围栏,南加还在沙丘上挂起经幡。

  环保志愿者赶来护湖

  南加治沙还为保护濒临灭绝的普氏原羚,目前国内数量仅600只。

  桑杰是南加的小儿子,从他4岁起,便和一只出生不久的普氏原羚同吃睡,活像两兄弟,桑杰将它取名为“果周”。南加说:“果周出生时,它妈妈被狼吃掉了,让它和桑杰一起生活,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它,但毕竟它是野生的,我们越保护它,它越会失去对大自然的防御能力。”

  目前,南加家门口有个“普氏原羚救助站”,由18栋小房屋构成,南加就将果周放在其中一个救助站,让果周学会独立生活。除果周外,在近20年内,南加还救助过12只普氏原羚和3只藏羚羊,为200只普氏原羚租下1000亩草场。他的事迹也得到了当地政府部门的重视,他家附近还成立了湿地保护站以及物种监测站,诸多学者、志愿者来此进行生态研究。

  更让南加感到幸运的是,现在他身边多了两个好帮手——扎西和花青加,越来越多的环保志愿者也从四面八方赶来,和他们一起捡拾青海湖边的垃圾,以防止当地动物误食垃圾中毒死亡,还青海湖一片洁净。“如果有一天这里看不到保护站和救助站,那也许会更好,说明这里的生态环境已经恢复了。”
(编辑:SN047)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0 19:34:46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类活动对珠峰影响微乎其微

晨报记者探访珠峰生态环境,空气质量、大气环境非常优质

2012年10月10日   A16:A16-中国   稿件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杨育才         


                根据10年的观测,人类活动对珠峰附近生态环境并未造成很大影响。 IC图片

  晨报特派记者 杨育才 西藏报道

    “根据过去近10年的观测,珠峰附近的空气质量、大气环境非常优质,和纳木错一样,可以和南极相媲美。”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副所长马耀明告诉记者,虽然去珠峰旅游的人越来越多,无论是自驾还是徒步,人数都在逐年增加,但人类活动并未对珠峰附近的生态环境造成很大的影响。

    近日,“行走世界巅峰、探访珠峰文化——2012中国主流媒体环越珠峰大型自驾采访考察”车队相继抵达高原圣湖纳木错以及珠峰大本营,就近年来青藏高原特别是珠峰附近的大气和环境变化采访了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研究所专家。

高原圣湖湖面多在扩大

    ●40年来纳木错面积扩大了近百平方公里

    ●色林错面积增加近半达2300平方公里

    在青藏高原上,湖被当地人称为“错”。在海拔4700多米的高原上,纳木错像一颗五彩斑斓的宝石,镶嵌在蓝天、白云和雪山之间。

    车队抵达纳木错时已近中午,藏牧民们或骑马、或开着大卡车,赶着自家的牛群羊群向湖的北岸迁移,那里的水草更加丰美。

    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纳木错综合观测研究站就坐落在纳木错湖畔。车队一抵达,该站站长康世昌就迫不及待地带领大家参观整个观测站。

    作为我国冰川研究泰斗、中科院院士秦大河的学生,康世昌对青藏高原生态环境十分了解。“我们为什么要在纳木错建这样一个观测站呢?因为这里有冰川、冻土、湿地以及高原独有的大气环流,纳木错的自然环境就是整个青藏高原的缩影,这个地区是‘青藏高原环境观测的天然实验室’”。

    康世昌还纠正了我们对纳木错的既有认识。他介绍说,百度百科描述纳木错面积为1920多平方公里,湖水最大深度为33米,但那是上世纪70年代的测量数据。根据最新的测量,纳木错面积已扩张为2020平方公里,最深处超过100米,一半湖底的深度在95米以上。“为什么纳木错在扩大呢?它是一个封闭的湖泊,湖水不易流失,蒸发量又小于降水量,加上地表积雪融化的径流量增加,所以湖面面积也在扩大。不过,湖泊上涨会淹没部分草场,使得牧民不得不迁移。”

    康世昌透露,和纳木错一样,西藏另一个高原圣湖色林错也在扩张,而且速度更快。“由于冰川消融、降雨量增加等原因,色林错的面积已经从过去的1640平方公里扩张到现在的2300平方公里,成为西藏最大的高原湖泊。”

纳木错PM2.5值堪比南极

    ●植被覆盖多,人类活动对大气影响低

    ●是我国大陆地区能监测到的空气质量最好地区之一

    站在观测站前,一边是湛蓝的湖水,一边是和蓝天白云相接的雪山。康世昌指着最高的一座雪山告诉记者,那座雪山远在50多公里之外,之所以看起来很近,是因为这里的空气非常干净,“这里的大气微细颗粒物指标,就是我们最近常说的PM2.5,非常低,跟南极差不多。”

    一边说着,康世昌一边带领记者走向一个高约50厘米的仪器。“这叫太阳光度计,它的作用是通过太阳光来计算空气质量。”

    康世昌介绍说,只要提前将经纬度以及时间等参数输入,这个光度计就知道太阳的方位,从而自动地寻找太阳。每隔15分钟,光度计就要寻找太阳一次并进行测量。“光度计通过接受太阳光的多少来计算空气质量,如果空气中的细颗粒等悬浮物比较多,进入仪器的太阳光就会比较少。”

    康世昌透露,根据过去5年的数据监测,纳木错的空气质量非常好。“纳木错地区大气颗粒物含量很低,大气气溶胶光学厚度年均值为0.029;PM2.5的24小时平均浓度在10微克/立方米左右,远小于中国《环境空气质量标准》对于自然保护区不超过35微克/立方米的规定。这也是目前我国大陆能够监测到的空气质量最好的地区之一。”

    作为西藏最著名的旅游景点之一,纳木错的生态环境是否会受到游客增加的影响?对此,康世昌认为,纳木错地区植被覆盖好,当地居民多以放牧为生,生活燃料以牛粪和太阳能为主,不依靠煤等化石燃料,也没有显著的工农业活动,此外居民拥有的现代交通工具也较为有限。因此,纳木错地区人类活动向大气中排放的污染物很少,游客的增加不会带来很大影响。

    另外,康世昌还透露,根据该站生态观测试验场数据,近年来青藏高原上的生物量有所增加,但生物的多样性却有所减少。“高海拔地区的生态系统对气候变化非常敏感,基本不受人为控制,但我们仍然呼吁,游客应文明旅游。”

人类活动对珠峰影响少

    ●珠峰气候和生态7年来确有变化,但环境质量仍非常优质

    ●全球变暖与自然界变化规律有很大关系

    在纳木错观测站里,还搭建有湖区的第一个温室。当记者走进大棚里,一股热气扑面而来。大棚里种着蕃茄、黄瓜、豆角、玉米以及小青菜等。

    康世昌介绍说,在寒冷的纳木错湖区,温室里最高温度能达到40℃以上,即便晚上温度也在20℃左右。“建这个温室大棚,一方面可以解决科研人员的生活所需,最重要的是为了观测温室气体对气候变暖的具体影响,特别是在高海拔地区把牧场变为农场后对环境的影响。仅在西藏来说,气温升高对农业是有利的,无霜期增加,农作物的生长期缩短。”

    但温室效应却被公认为是青藏高原冰川萎缩的“罪魁”之一。在珠峰大本营下的中科院珠穆朗玛大气与环境综合观测研究站,同为秦大河弟子的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研究所副所长马耀明告诉记者,珠峰地区地广人稀,目前看来,人类活动并未对珠峰附近生态造成大的影响,“人类活动对珠峰的影响可以说微乎其微。”

    据马耀明介绍,中科院珠穆朗玛大气与环境综合观测研究站建于2005年,主要监测大气物理、大气环境、冰川、生态与地震等5个方面的基础数据,为中国及东亚的气候研究服务。“建站七年来,珠峰附近的气候和生态的确发生了一些变化,如气候变暖、冰川退缩、河流水量加大等,但总体来说,珠峰附近的空气环境质量仍然非常优质,和纳木错差不多。”

    近年来,不少科学家认为人类活动是造成全球变暖、冰川退缩的主要原因。对此,马耀明认为该说法缺乏可信的科研数据支撑。“人类活动对大气环境肯定有影响,但绝不是主要影响。自然界本身就有发展变化的规律,全球变暖跟自然界的变化规律有很大关系,不应该全怪人类。”

    “纳木错地区植被覆盖好,当地居民多以放牧为生,生活燃料以牛粪和太阳能为主,不依靠煤等化石燃料,也没有显著的工农业活动,此外居民拥有的现代交通工具也较为有限。因此,纳木错地区人类活动向大气中排放的污染物很少,游客的增加不会带来很大影响。 ”

    ——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纳木错综合观测研究站站长康世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我心飞扬 ( 沪ICP备06061530号 )

GMT+8, 2019-7-23 07:38 , Processed in 0.092184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