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63|回复: 1

“志愿者”赵伟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28 10:48: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志愿者”赵伟民
    初识赵伟民是在1969年3月,我们同一批上山下乡从上海到北大荒,落户尾山农场七分场。重逢赵伟民已是40年之后,2009年8月参加“尾山再回首”活动,七分场哈津沪三地百余知青集体回访尾山。赵伟民他是活动组织者也是志愿者之一,大队人马抵达哈尔滨,他以东道主的身份热情接待,欢迎宴会上登台致辞,神采飞扬,文字激扬。
    东道主?赵伟民是上海知青,咋跑到哈尔滨当东道主?
    没错,是上海知青!早前他在七分场菜园班跟农工学艺当上“技术员”,播种采摘,一帮娘子军得听他指挥。后来当食堂司务长,锅盆瓢勺,粮油菜肉,要服侍好全连百十来号知青的嘴和胃,够他忙乎的。忙乎到1974年,他被推荐上学,上海师范大学地理系,谁料被“暗箱”,录取名单公布,变成了黑龙江省供销学校,中专,学期两年,校址在哈尔滨。气愤,无奈,犹豫再三,最后咬咬牙,去!能够读书深造,总比留在农场要强。没料想这一步,跨出了尾山这座山,却再没离开过黑龙江那条江。
    毕业后分配到黑龙江省农业生产资料公司,开始几年,他安营扎寨在大庆分公司搞化肥调拨,铁道线上跑运输。后来奉调回到哈尔滨公司总部,升任为化肥科科长。以他的才干能耐,工作可谓顺风顺水。只可叹,长年累月,饱受北方风雪侵蚀,人却“变形”了。他自己开玩笑,已从上海知青蜕变成为哈尔滨知青,大块肉,大碗酒,大嗓门,活脱脱一条北方汉子,率真豪爽。只是口音难改,带点儿南腔北调,又常被人误认为是天津知青。
    呵呵,三地知青一身兼,如此也造就了他的独特优势,三地知青都有朋友圈!
    那年赵伟民听闻哈、津、沪三地都在编写老知青通讯录,但都局限于本地知青,想都是七分场的,何必“各自为政”,完全可以汇集成一册。心动不如行动,2009年8月,《尾山农场七分场老知青通讯录》正式付印出版,发起人兼主编就是他。
    别看薄薄一本通讯录,编制成册,所耗费的时间和精力难以计算。当年朝夕相处的知青,随着上山下乡运动谢幕,各奔前程,失去联系,形同散沙。如今再想要“聚沙成塔”,谈何容易!编撰过程中,确认知青姓名、落实所在城市、核对联系方式,每一条信息都来之不易,每一条信息都不敢马虎大意,生怕疏漏差错。
    赵伟民说,时至今日,他对寻找“知青老大哥”的往事记忆犹新。七分场知青中年龄最大、学历最高的要数“大胡子连长”张有财,哈尔滨十二中学的66届高中生,离开尾山后再无音讯。赵伟民,还有几位哈尔滨知青,凭着依稀印象四处打听,东寻西找,直到晚上11点多,才找到道外区一处破旧不堪的四合院。院内黑乎乎的,没有路灯,走道又黑又窄,全家人挤住在狭小的居室,灯光昏暗。久别重逢“大胡子”,这一瞬间就犹如感觉挖掘到金矿,只剩下狂喜。
    众人拾柴火焰高,整整花费了一年多时间,定居哈尔滨的赵伟民,还有上海的马诺,天津的杨杰等几位热心人,齐心协力,《尾山农场七分场老知青通讯录》终于问世。据统计,1970年之前七分场共计有哈、津、沪三地知青918人,这本通讯录汇集了879位知青的详尽资料,有名有姓,有电话有手机,现居住何城市,还包括何年何月第几批来尾山农场的。
    感谢赵伟民,感谢诸多“志愿者”!好歹自己是搞文字工作的,当年拿到这本通讯录,我就惦记着写几行字,夸夸他们不计报酬,不求回报,费心费力,精神可嘉。
    只怨自己拖拖沓沓,一直没有付诸于行动。拖啊拖,没料想人家可是时不我待。转眼就到了2018年,马上就要迎来知青上山下乡五十周年的纪念日,“志愿者”赵伟民再度出手,给我们奉献上精心制作的一组视频作品《我们的昨天――纪念尾山知青下乡五十周年》。
    《我们的昨天》共三辑。第一辑收录了近百张七分场知青的老照片,有单人留影,更多的是亲如兄弟姐妹的集体合影。照片背景,茫茫的荒原田野,清澈的边河流水,简陋的宿舍大院……每张照片都充盈着浓浓的北大荒风情,每张照片都将我们带回到那个青春热血的年代,每张照片都吸引着我们的目光,指指点点,是他,是她,好年轻,好帅好美!惟因相隔年代太久,照片上人物很多已难以辨认,对不上号。不着急,有照片,慢慢寻思。
    问过赵伟民,从哪“搜刮”来这么多老照片。多吗?不算多!他颇有几分遗憾地说,因为视频播映有时间限制,露脸的仅是一小部分,还有数百张只能收藏在电脑里,等待机会。要说照片“搜刮”并不难,向老知青征集,上飞扬网下载,每次总能搜到几张。难就难在持之以恒,集腋成裘。他说,要上视频,照片先要翻拍或扫描转为数码,而辛苦搜集到的老照片,不容有闪失,那是永恒纪念,是珍贵收藏,到手后必须尽快扫描复制,尽快归还原件。明明是“志愿”,可吃力未必讨好,也曾想放弃,但看到一张张尘封的知青旧照重见天日,内心充满成就感!
    精彩何止于此,视频作品《我们的昨天》第二辑第三辑,详尽地记录了2009年8月“尾山再回首”活动。七分场哈津沪三地百余知青集体重访尾山,有图片有录像,有旧迹有新景,有笑声有眼泪……
    我也参加了这次回访活动,虽然距今已近十年,看到视频,一切仿佛就在眼前。我们是幸运的,赶在“大扫荡”之前。为建设城镇化的新尾山,农场高层决策撤销各分场建制,将职工全部集中到总场。我们是幸运的,顺着道路两旁挺拔的白杨树,寻找到了大院子围墙的遗迹,寻找到了当年的知青宿舍,寻找到了晒满麦子的打谷场。惊喜交加,杨杰、温国强、唐延鹏,还有吴海涛等几位在农场结婚安家的知青夫妇,寻找到了曾经的旧居。推开柴扉,掀开门帘,土灶热炕,旧物依然,唯主人已非当年。摄像机镜头前,“我们回家啦!”那一声声深情的呼唤,久久回荡在蓝天白云田野森林之间。
    就在我们回访结束不到一年,七分场所在地,包括大西地和马点,房屋建筑全部拆除扒平,复垦为田。之后的知青再回尾山探访,只能看着一望无际的田野“追思缅怀”。知青历史需要保存,知青历史需要回顾。再一次感谢赵伟民,这位知青的“志愿者”,让我们可以情深深意切切,回眸“昨天”。
    然而赵伟民得知后,直截了当说,不要感谢他。真正的有功之臣是他们,沈维铭、杨杰、黄铭珏、段耀忠、周慧、瞿擎华、顾建民、刘振义、孙耀华……是他们无偿为视频提供了照片和录像资料。
    可是我还是要感谢他,不愧当过食堂司务长,土豆白菜也能做成一桌美味佳肴。要知道,《我们的昨天》可不同于“小年糕”等微信小程序,绝对是精品之作!我曾将这三辑视频给懂行的看过,评价是“相当专业”。无论是片首图案设计,影视图像连接,文字配图解说,还有色彩配比、动画特技等等,看得出经过专业“调教”,绝非“菜鸟”所能。
    问赵伟民,他说没有专业培训,更多是业余自学钻研,学Final cut pro(创建、编辑和制作视频软件)、学Photoshop(图像处理软件)、学Lightroom(照片后期处理软件)。为学摄影技巧和视频制作,买的专业书装满一书柜,仅学习笔记就记下几大本,数以万字。
    满以为当知青的志愿者门槛低,只要心热、嘴甜、脚勤就行。瞧咱老赵,老骥伏枥,志在“智能”!
    只是越老越忙,赵伟民现在更忙,当外公啦。他女儿在中央美术学院攻读研究生,学有所成,已在油画界崭露头角。女儿安家京城,小外孙一出生,外公外婆就颠颠地从哈尔滨“南漂”到北京,从幼儿园到小学,陪读至今。
    再忙再累,赵伟民依然甘当知青的志愿者,乐此不疲。最早到尾山的知青来自哈尔滨,1968年下乡,今年正逢五十周年。他拍马疾驰赶回哈尔滨,出谋划策,热热闹闹搞了一场纪念晚会。晚会上他拍照摄像,忙得不亦乐乎。没多久,他就在飞扬网上传一组视频,标题是《我们的今天》……
    知青有昨天,有今天,我们的今天,真好!
    尾山的知青,有志愿者,有赵伟民,真好!
                                                                                     方钟泽写于2018年10月27日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0-31 07:54:26 | 显示全部楼层
赵伟民的性格非常好,令人难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我心飞扬 ( 沪ICP备06061530号 )

GMT+8, 2018-11-16 20:04 , Processed in 0.22338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