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30|回复: 0

母亲的嘱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26 22:00: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母亲的嘱咐
    现代母亲节起源于西方,公历每年5月的第二个星期日,今年是5月13日。远在山东济南的邱洪宾发来一篇旧作《母亲的嘱咐》。他在邮件附言中说,此文写于前几年,曾在尾山农场飞扬网上发表过,母亲节重读,感慨良多……
    邱洪宾是原尾山农场财务科的会计,上海知青。
    我与他是老朋友,1969年3月26日同时从上海到尾山农场七分场,又同时调到分场往北数里路远的马点(种马养殖场),铡草拌料,喂马牧马,曾经同甘共苦。后来我调回分场,他仍留在马点。本已难见面,有段时间更是没了音讯,1973年,他与马点一大批知青出了趟远门,参加引嫩工程建设。工程结束大队人马重返尾山,不久他就上调到总场财务科当上了会计。算盘珠噼里啪啦拨打了足有五六年,一直到农场知青几乎全都远走高飞,他才收起算盘整理行囊。
    会计常被人称之为“账房先生”,正襟危坐,满桌子的票据账本,成天埋头记账算账,很少与外人相接触。邱洪宾他为人谦和,处事沉稳,平素不愿抛头露面,所以身居农场经济行政中心这么多年,始终没有成为“知名人士”。
    然而就是这位非知名人士,去年有次知青聚会,有知情人悄然向我爆料:侬晓得吗,邱洪宾是尾山农场的“老劳模”!
    老劳模,一个“老”字,两层含意。其一,他是尾山农场知青中最早一批被评上农场一级的劳动模范,时间为1971年,他还在马点;其二,知青十年,他居然有四年被评为农场一级的劳动模范。四届劳模,除第一次在马点时当选,其后三次都是在财务科当会计期间当选。想想,全场数千知青,能够评上分场或生产队的劳动模范,已是相当不易。农场一级的劳动模范,更是好中选好,优中选优。尾山知青中,像他这般“老劳模”,当属凤毛麟角,少之又少。
    获此猛料,以新闻为业的我,顿时两眼发光,恨不能马上挖掘出个大金矿。很可惜邱洪宾他人不住上海。当年离别尾山,他并没有随知青大潮回上海,而是一纸商调函落户济南。他的父亲上世纪五十年代从上海支内,长期在山东某大型国企任职总会计师。邱洪宾定居济南数十年,成家立业,培育后代,偶尔回上海探亲也是行程匆匆,很少有机会与昔时知青朋友相聚。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获知邱洪宾夫妇今年四月回到上海小住。明知道他很忙,厚着脸皮邀请他单独出来坐坐聊聊。很随意,一人一瓶矿泉水。
    我们聊天。他聊起在马点兼职当通信员,取信领包裹,从马点到分场,再从分场回马点,十几里路,每天长途跋涉。春夏秋冬,刮风下雪,还常遇到分场邮局信件报刊因为误点分拣到很晚。沉沉夜色,茫茫荒野,没能阻挡住他匆匆返回的脚步。那年代,鸿雁传亲情,家书抵万金,他知道,总有人没有安睡,在焦急地等候着“鸿雁”归来。
    我们聊天。他聊起以往麦收季节,农场都要从外面借调大卡车往龙镇粮库运送新麦,成千上万吨,一车接一车。可租车送粮是笔糊涂账,搞不清哪个分场送的,送了多少车。他调到财务科当年,主动请缨镇守龙镇粮库,一个多月,天天守在地磅边,紧盯着一辆辆送麦的卡车称重过磅。麦收结束,新麦入库清单呈报农场领导的案头,分场交粮多少,司机运麦几趟,谁也甭想再打马虎眼。从此镇守粮库成为一项常规制度。
    我们聊天。我有意无意将话题扯到“老劳模”上,希望从他嘴里挖出惊天动地的伟大事迹。可他不接话茬,不愿谈劳模这档事。他淡然说:“农场这些年,我们把最好的时光扔在了那儿,有人说刻骨铭心,很奇怪的是我做梦从来没有做到过……我总感觉自己这一辈子,庸庸碌碌,虚度七十。”
    我们聊天。意犹未尽,时间不早,握手再见。
    回到家,开始构思文章,一心要将尾山“老劳模”狠狠地吹捧一番。待动笔,却发现遭遇到一道难以破解的难题。文章主人公乃谦谦君子,为人低调、低调、再低调;可我不识好歹,尽想着高调、高调、更高调!如此,纵然费心费神,涂满稿纸,勉强交账,“账房先生”眼光何等犀利,肯定抄起红笔立马批复:啥玩意儿,一本烂账!
    中国有句老话,东边不亮西边亮。无从落笔之际,幸遇西方的母亲节,及时给我送来节日礼物,邱洪宾的大作《母亲的嘱咐》。
    尊重作者,尊重原著,一字未删,全文抄录:

    时光流逝,离开上海去尾山已三十多年,可是母亲的嘱咐却仍然像昨天一样时时在耳边响起。
    去尾山是我自己的决定,当我把决定告诉母亲时,母亲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就开始默默地为我准备下乡的物品,大到被褥衣物,小到针头线脑,真是恨不得把家分一半给我搬去。
    离沪的前夕,母亲把我叫到她的房间里说,明天我就不送你了,你自己出门要当心。在外做事要认真,不要顾惜力气,力气是越做越大的;不要轻易答应别人,但答应的事一定要办到,不要忘记别人对你的好处;不要抽烟,一是浪费钱,二是对身体没有好处。要节约。
    由于父亲在外地做基建工作,常年来来回回,对离别习惯了吧。我走的时候,母亲显得很平静,只是眼睛有点湿润。
    母亲已逝去多年。但三十多年来,母亲的嘱咐一刻也不敢忘,老老实实做人,勤勤恳恳待人。奈何社会复杂,世事万变。做事认真,处处碰壁;答允别人后,却因为种种自己应对不了的情况而违心。母亲的嘱咐,有时不得不违背。做的最好的还是最后一条,不抽烟。这可能是我的能力最后能做到的吧。

    那天晚上,读完文章,关机电脑,拉掉房间里全部电灯,任凭黑暗在四周弥漫侵蚀。我静静地坐在沙发上,默默地回味着邱妈妈的嘱咐。“在外做事要认真,不要顾惜力气,力气是越做越大的……”“老老实实做人,勤勤恳恳待人……”没有深奥的哲理,只是浅显的道理,可那些嘱咐直捣内心最柔软的部位。我有种想哭的感觉。
    夜色中,想起邱洪宾风轻云淡地说起,背着邮包漏夜赶回马点,遭遇风雪大烟泡,差点迷路荒野;想起邱洪宾谈笑自若地聊到,在龙镇粮库监管送粮车的日子里,孤身独行,漫漫长夜寂寞难熬……想起他说的点点滴滴陈年往事,忽然明白,若要说“老劳模”与众不同之处,就是邱妈妈所谆谆嘱咐的,在外做事要认真!
    荣誉是一时的,不可能是一世的,岁月易逝,光环终将消褪。今天回头再看“老劳模”,本质上,他就是一名兢兢业业、任劳任怨的知识青年,他就是一位认认真真、一丝不苟的“账房先生”。
    认真的人最适合当“账房先生”。邱洪宾落户济南不久,考出了山东经济学院毕业文凭;1992年全国首次实行会计职称统一考试,他当年就获得中级会计师资格证书。证书在手,重返会计岗位,又是认认真真地工作了近二十年,直到光荣退休。
     哦,想起来,那天我俩闲谈,坐饮矿泉水,他很认真地对我说:“别写我,尾山优秀的知青太多太多。”
    如今拜读了《母亲的嘱咐》,我将认真地回答他:“一定要写的,写知青当选劳模是一回事,更要写写我们知青当年所受的家教!看看眼下,能够认真听妈妈话的孩子太少太少,越来越少……”
    我忧虑。想我们知青这一代,大多已有第二代、第三代,真希望我的忧虑是多余的。
                                                                                  方钟泽写于2018年5月29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我心飞扬 ( 沪ICP备06061530号 )

GMT+8, 2018-9-25 23:15 , Processed in 0.20237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