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37|回复: 0

颂伦的“文明视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17 22:04: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颂伦的“文明视野”
    今年是2018年。150年前的1868年,日本明治天皇即位,日本近代史上著名的“明治维新”运动就此拉开帷幕。也是今年,我幸逢一位博士生导师,他是国内研究日本近代史的学术权威。需要加个惊叹号的是,他还是我们黑龙江省尾山农场的上海知青!
    人间四月天,原尾山场部学校马诺老师来电,说东北师范大学博导周颂伦,从长春回上海探亲,约我晚上在中山公园附近一家日本餐馆与之小聚。马诺还说,你们在尾山时就认识的。可叹,无论脑筋如何急转弯,就是想不起来我有如此“高大上”的尾山知青朋友。
    待贵宾入座,东道主马诺介绍:“这位就是五分场的周颂伦,认得吗?”认不得了,音容笑貌全无印象。离别北大荒四十载,我们这一代知青都已迈入老龄门槛,鬓发染霜,无一幸免。不过周博导似乎是例外,特显年轻,一眼看上去绝对是中年大叔,精气神俱佳,思维敏捷,谈吐儒雅。马诺老师也通晓日语,两人对话不时夹杂几句“巴拉巴拉”,听得我们眼睛“白瞪白瞪”。
    天下知青一家亲,又都是尾山人,没有陌生感。饮清酒,品烤鳗,尝寿司,大啖天妇罗,边吃边聊。遥忆当年,果然相识,我们在尾山农场时都当过学校老师,是同行。文革结束,全国大学招生实行统一考试,颂伦虽是68届初中生,刻苦自学,一举考取了哈尔滨师范大学历史系,挥手告别尾山。
    这一年是1978年。没多久农场掀起知青返城潮,他是在校大学生,摘帽知青,无缘回到上海。他无怨无悔,既来之则安之,一头扎进文卷书堆里,静心做学问。哈师大四年毕业,当年考入东北师范大学,转赴长春攻读历史系硕士学位,成绩优异,毕业后留校执教。学无止境,1996年他又远赴东瀛,考取日本法政大学法学部攻读博士学位,寒窗五年,2001年4月获政治学博士学位。不久,他重返长春,重回东北师范大学,升任为教授、博士生导师,潜心研究日本近代史,不仅发表了大量学术论文,而且桃李满天下。功成名就的他,如今担任中国日本史学会常务理事、副会长。
    也是凑巧,今年三月末,樱花盛开的季节,我全家报名参加旅行社的“日本六日游”,乘飞机,坐巴士,一路游逛东京、大阪、名古屋等城市名胜,走马观花,购物拍照。人啊,难免虚荣,刚从日本旅游归来,遇到颂伦这位“日本通”,怎么也得表现出我方某某对日本也是有点通的,至少不是一窍不通。
    不打腹稿,侃侃而谈。我说,导游讲的,如没有秦始皇派徐福率领童男童女东渡寻找仙药,日本岛国至今荒无人烟;我说,东京都最古老的寺庙浅草寺,真是太“浅草”了,跟咱大唐盛世时代佛教寺院不能相提并论;我说,最繁华的东京银座,最繁忙的就是扫货客,日本人真得感谢中国游客的慷慨大方,撑起日本经济半边天;我说,富士山这座活火山,备不住哪天喷了炸了,就把小日本给从地图上抹了去;我说……呵呵,不说了,不敢再说了,看“日本通”的脸部表情(已不想细致描述),发觉一不小心暴露了自己肚子里塞满了“浅草”。
    与颂伦匆匆一聚,之后不久他从长春给我寄来两本书,都是近年出版的新书。一本是他领衔所著学术论文集《文明视野中的日本政治》,另一本是他翻译的作品《比较文明研究的理论方法和个案》。
    是俺尾山知青撰写的大作岂有不看之理,谈不上认真拜读,也就通读罢了。邪乎,读完后,内心竟然隐隐产生“细思恐极”的感觉。
    《文明视野中的日本政治》一书,是教育部研究日本近代史重点课题的最终成果,足见其分量之重。首篇专题研究论文《文明“入欧”与政治“脱亚”:福泽谕吉“文明论”的逻辑构造》,即是由周颂伦与其夫人李小白所合著。
    论文落笔,开宗明义:“断然中止与中国、朝鲜等亚洲古老国家的传统关系,加入欧美近代文明阵营与西方文明国家共进退,这种‘脱亚入欧’意识是近代日本尤其是明治时期社会意识中占统治地位的思潮。”
    “富国强兵”“殖产兴业”“文明开化”是明治维新三大国策。相较于引领日本走向帝国道路的“富国强兵”和“殖产兴业”,“文明开化”才是明治维新得以成功的基础和前提。研究这段历史,必然要提及福泽谕吉(1835-1901),一位被日本学者誉为伟大的“启蒙运动家”。他的《文明论概略》,还有《劝学篇》《脱亚论》等著述当年风靡日本,至今影响不衰。
    年轻时代的福泽谕吉曾游历欧洲各国,1860年他担当翻译,跟随政府代表团乘船横渡太平洋远赴美国。海外经历,他敏锐地察觉到了未来世界的潮流,痛感日本必须积极引入西洋文明。他根据其书籍和参访笔记,执笔写下了10卷本的《西洋事情》,全面介绍西洋地理、兵法、科技、航海等知识。而在《文明论概略》一文中,他提出了“日本文明向何处去”的时代命题。福泽谕吉认为,一国文明程度的高低,可以用人民的德智水准来衡量,在深入比较了日本文明、中国文明和西洋文明后,他断定西洋文明为当时的最高文明,日本远远落后于西方,所以极力主张日本挣脱儒佛教主导的东亚文明的束缚,努力学习西洋文明。“干脆趁势打开更大的窗户,让西方文明诸国的空气吹袭日本,将全国的人心彻底推翻,在远东建立一个新文明国,使日本与英国并驾齐驱,东西遥相呼应。” 《文明论概略》在日本影响广泛且深远,被认为是日本思想界对亚洲的“绝交书”。
    颂伦夫妇的研究论文中,还多次提及福泽谕吉的《脱亚论》。此文对中国和朝鲜固守旧俗、不思进取近似恶毒的唾骂,既令人痛恶,也令人深省。提出“脱亚”,背景之一是明治维新后,日本人觉悟到以当前日本的力量不足以与西洋列国对抗,便转而举全力理解、吸收西洋的成果,自上而下地向全体国民灌输,迅速地取得明显成效。
    与之同时,文明“入欧”与政治“脱亚”的日本近代化运动,在文明的追求和获取方面表现得很为急躁,在文化的取舍方面充满对中国、朝鲜的蔑视,所以在外交战略方面整体性模仿欧美的亚洲政策,以急切得到文明成果,用之于军事、经济、外交诸方面,将文化观念上对中国、朝鲜的蔑视,转变为实践上的全面侵略。
    众所周知,上世纪三十年代起,日本即对朝鲜和中国发动侵略战争,随后卷入第二次世界大战,与美、苏等同盟国发生大规模战争。虽然日本最后战败,但以福泽谕吉为代表的政治人物所倡导的“入欧脱亚”论并没有随着战争结束而消亡。战后的日本政府和民众依然坚持“入欧脱亚”论,这从他们是如何尊崇福泽谕吉就可见一斑。
    现今日本流通的纸币,最大面值为1万日元。我也是刚知道,那张纸币上刻印的老人头像,赫然就是福泽谕吉!据说日本人习惯直呼这张万元钞票为“福泽谕吉”或“谕吉”。而且每次重新设计及发行新版日币,其他面值纸币上入选的人物头像都有所更动,唯独他始终“岿然不动”。
    福泽谕吉一生未曾出任过官职,始终是一介书生,但他的著述他的理念,百多年来,却已深入到日本人的骨髓深处。战后,日本依然奉行“富国强兵”“殖产兴业”“文明开化”等明治维新以来的三大国策,经济很快恢复并取得长足的进展,再加上与美国结盟……其实力绝不可小觑!或许,这就是我在读《文明视野中的日本政治》一书之后,会隐隐感觉“细思恐极”的缘故。
    以史为鉴,颂伦夫妇在其研究论文中多次提及:“福泽这样的文明论客全然丢弃了文明人的矜持,迅速将曾经对西洋人有过的警戒心、不信任感完全抛弃在脑后,骤然转向唯西洋列强马首是瞻的‘脱亚论’。这种中日关系中的范式,在考虑现今与今后的中日关系时,还会有很好的参考价值。”“中国一旦强大,日本便生猜忌,其外交政策就会向西方倾斜,这已成为近现代中日关系史上的定律。”
    掩上书卷,又回想起春风和煦四月天,在上海,与远道而来的周博导,还有马诺等几位尾山知青朋友的短暂小聚。很后悔那天光顾着畅饮日本清酒,晕晕乎乎的,竟然没有多多请教和聆听周博导关于中日关系发展趋势的真知灼见。更加晕乎的是,我辈似已被“抗战神剧”打了鸡血,满腔自豪“大中华”,侧目斜视“小日本”。小聚时我那一通“高论”,无形中暴露出一副盲目自大的心态,蠢啊。
    老百姓偶尔晕乎还无碍大事,相信我们的政府高层头脑还是清醒的,始终以“文明视野”密切关注我们的东亚邻国,不敢有丝毫懈怠。要不,教育部凭啥邀请颂伦等一众专家学者,专题研究,专门翻出日本陈年历史老账,还不是为点醒国内众多晕乎者也。再别将“厉害了”挂嘴边,我们至今还未脱离农耕社会的羁绊,离开现代工业科技文明还有很远很远的路要走。
    感谢颂伦,感谢颂伦的大作,开拓了我的“文明视野”!
    需要强调的是,撰写“文明视野”的颂伦先生,自身也极具“文明视野”。想当年,他考取哈师大之时,恰逢知青返城潮起潮涌,有相当部分的在校学生,看到只有恢复知青身份才能回上海,选择了中途退学。如果颂伦没有“文明视野”,随大流向校方递上一纸退学申请,很可能,申城多了一位产业工人,20年后多了一位下岗工人;而东三省的高等学府也就少了一位教授,少了一位博导,少了一位日本史专家。追求文明,追求文化,矢志不移,颂伦先生终于修得正果。
    时至今天,名义上退休的这位博导仍然很忙,忙于著书立传,教学演讲。而我,不敢打搅,唯希望再能拜读到他的新作。只是颂伦再忙,还请常回上海探亲访友。不说别人,上海有亲兄弟在,哥哥周颂信,想必尾山人不会感觉很陌生吧。
                                                                        方钟泽写于2018年7月12日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我心飞扬 ( 沪ICP备06061530号 )

GMT+8, 2018-9-25 22:58 , Processed in 0.215490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