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84|回复: 1

永恒的尾山地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7 22:04: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永恒的尾山地标


大凡一城一市,都有地标性建筑,诸如北京的天安门城楼,上海的东方明珠电视塔。与之相比,尾山虽小,却同样建有地标,在我们知青心目中还是著名的地标。

这处地标,就在尾山农场行政办公楼正前方的转盘道。转盘道是俗称,按公路建设专用名词,当称之为环形路口。尾山总场有三条交通主干道,分别通向龙镇和各分场,一个大大的丁字,交汇处即是转盘道。转盘道中心圆岛,耸立着一座高十来米的方形塔基,塔顶是一组工农兵塑像,塔的四边镌刻着毛主席题词手迹。正南为“提高警惕,保卫祖国”,正北是“兵民是胜利之本”。

当时总场,不管是行政办公楼,还是职工家属住宅区,清一色的平房,没有楼房。那座工农兵塑像塔座高于平房之上,又位居交通要道,可谓鹤立鸡群,自然而然就成为地标。

20098月,我们七分场哈津沪三地知青集体回访尾山,却发现总场办公楼还在,楼前丁字大路还在,而转盘道和工农兵塑像已荡然无存。听农场领导解释,近年尾山发展城镇化建设,总场布局重新规划,不少原有建筑设施因此拆除,其中就包括转盘道。

拆了尾山地标,可以理解,有点遗憾,更加怀念。

当时农场建设落后条件简陋,没有专用的客运汽车站,转盘道位居场部正中,交通方便,再加上高塔塑像,标志明显,这里就成为大客车候车点。每天一班大客车,接客送客,来往于尾山和龙镇之间。也因此知青年年探亲,或者到场部办事,几乎人人都到此转悠过,都认识高塔上那三位雄赳赳气昂昂的工农兵。

到了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季节,临近春节,归心似箭,等到探亲假批下来,连夜收拾行装。那些与开蹦蹦车的关系好,打声招呼,大清早出车跑一趟场部。老实巴脚的,凌晨天色黢黑就得开始长途跋涉。棉大衣棉帽子棉毡鞋,全身裹得严严实实,踩着厚厚的积雪,深一脚浅一脚,走上十里二十里。不管是乘车的还是步行的,在朦胧的晨曦中,影影绰绰看到公路前方那高耸的塔像,都会情不自禁地一声欢呼:“场部到啦!”

人到了,发车时间未到,大客车还窝在车库里休息。只能干等,三三两两,坐在塔像下的台阶,抽烟唠嗑,实在冻得不行,起身转几圈跺跺脚。再没事,就举头抬眼观赏工农兵,学习他们不惧寒风严霜,挽手挺胸,放眼尾山,胸怀世界。一感动,赶紧掏出相机,立正,“咔嚓”留个纪念。相信尾山知青珍藏的历史照片中,以此为背景的不在少数,这就是著名地标的魅力。

请原谅我无知,到尾山后就蜗居于偏远的七分场,偶尔到总场,也自以为转盘道及那尊工农兵塑像在我们知青来之前就已落成。等到返城回上海,也没搞清尾山地标的来龙去脉,更不知道塑像的创作者是一位上海知青。

日历快速翻到201110月,尾山农场场长薛洪起等人远道来上海。薛场长毕业于尾山总场学校,七九届高中生。那天原总场学校几位老师与之欢聚。王建国老师以主人身份,向薛场长郑重介绍朱博义老师,说如果尾山建立场史馆,朱老师的爱人薛永刚先生应该重彩浓墨写上一笔,因为转盘道中心塔基上那组工农兵塑像,就是出之于他手。

当时我听了就暗暗惊讶。薛永刚老师我们早就认识,场部修配厂的技术员,可从未听他说起过塑像这档事儿。事后方知,薛老师他是六六届高中生,多才多艺,从小就喜欢画画,素描、水彩、国画、油画都玩过。1971年农场改建转盘道,计划在道路中间竖立个标志性雕塑,就把他给请了出来挑大梁。革命的重任压肩上,革命的雕塑哪里找?找啊找,最后相中长春八一电影制片厂的厂标,那尊神采飞扬的工农兵塑像。如讲版权,此举当有侵权之嫌,可革命利益高于一切,农场高层很快讨论拍板通过。他们肯定也考虑到政治安全,选用形象高大的工农兵绝对不会犯错,如为追求艺术创新,标新立异,万一被扣上封资修的帽子,岂不自讨苦吃。

别以为照葫芦画瓢容易,手头只有一张电影海报,要将二维平面图像再创作成立体塑像,没两把刷子还是回家洗洗歇着吧。永刚艺高胆大,和另一位农场职工合作,脚手架一搭,扎钢筋,糊水泥,用简陋的工具,刻刮削剔,三尊人物给整得有鼻子有眼,身后再配上风展红旗,活灵活现。也就两个月,大功告成。自此尾山拥有了自己的地标,人来车往,只要一说我在转盘道等你,没有找不到的。

永刚勤勉做事,低调做人,无论在尾山还是回上海,几乎从不提及当年这一杰作,也因此知情者寥寥。那次我见到他,不无遗憾地告诉说,我们回尾山看到转盘道和高塔雕塑拆光光了,他很平静,早已有知青朋友将这事儿捅给他了。他说:“旧的终究要被新的取代。”这话没有错,永刚回沪后任职于建设银行,所掌管的那一摊与上海城市建设密切相关,大拆大建看得多了,多少富有历史纪念意义的建筑被拆毁,最具上海特色的石库门老城厢成片成片被夷平。

拆旧建新,本无可厚非,可我对尾山地标的消失还是感到难言的心痛。岁月无情冲刷,如今尾山这片土地上,留有我们青春印记的“遗迹”所剩几何?一栋土坯房,一片打谷场,一条机耕道,一行白杨树……如果全部消失无踪,我们对第二故乡的“乡愁”只能深深地埋藏在记忆之中了。

也有好消息传来,说尾山又有新地标了,是牛,而且是两头牛!一头是铜铸的“垦荒牛”,坐落在总场办公大楼前广场上,体魄强健,四蹄蹬地,犄角前冲,正奋力耕耘。还有一头是真正的铁牛,就在总场南大门的公路旁。硕大的钢柱上,赫然停放着一辆东方红履带式拖拉机,通体鲜红,虽已退役,雄风犹存。

两头牛,一南一北遥相呼应。两头牛,寓意尾山人的拼搏奋斗精神,同时也表达了尾山人对往昔峥嵘岁月的怀念和追忆。感谢知青朋友现场拍摄的照片,让我近距离欣赏到两头牛的光辉形象。

但是请恕我直言,两头牛,够不上尾山地标的美誉,充其量是路边的大型雕塑。知青们说起尾山的地标,永远抹不去的记忆,是转盘道、高塔、工农兵塑像,还有风展红旗……它的形和状、光和影、神和韵,早已深入当年尾山知青的心,是永恒的心。

尾山,还会再度拥有地标性建筑吗?我们期待。

写于2016年3月8日

选自方钟泽《娓娓尾山》



发表于 2018-6-13 14:18:5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建行薛永刚是尾山农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我心飞扬 ( 沪ICP备06061530号 )

GMT+8, 2018-8-17 23:44 , Processed in 0.20552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